第九章 马之殇
余显斌2018-01-16 12:241,584

  这是一匹野马,当地牧民说。

  当时,它在原野上,如一支白羽箭,一闪而来。然后,倏然凝成一点,立在那儿,扬鬃长嘶,声音洪亮如铜,远远传开,在天地间嘹亮着。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一闪,上了马背。

  这人,是庄飞,将军的贴身侍卫。

  人们都睁大了眼。

  白马发觉有人跳上背,骤然野性勃发,一撩蹄子,飞奔起来,飞越高坎,冲下陡坡,跃过沟壑,开始如一颗白色弹丸跳跃,既而飞成一道白线。

  庄飞任白马如何发狂,跳跃,始终紧紧伏身马背,双腿夹着马腹,如焊在上面一般。

  当白马又一次从天际跑回来,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浑身汗水淋漓,已服服帖帖地站在那儿。庄飞下了马,笑哈哈地拍拍马头,一脸阳光。

  马儿,把头挨着庄飞,很是亲昵。

  当地的牧民说,这匹野马被驯服了,一旦谁驯服了它,它会始终如一地忠诚于他。

  将军见这马一身雪白,十分雄骏,很是羡慕,走过去,也一跃上了马背,谁知,白马此刻一点也不驯服,猛然一声嘶叫,人立起来。将军没防备,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落在地上,灰头土脸。

  将军脸红了,喝令卫士,拉了这马,砍了。

  庄飞一听,“嗵”一声跪在将军面前,叩头出血,力求将军赦免白马,自己当以身相报。将军白了脸,瞪着他。不过,过了一会儿哈哈大笑道:“我只是一句戏言,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庄飞感动得热泪盈眶。

  从此,这匹白马就随了庄飞。庄飞给它取了个很猛的名字:白电,意谓此马快如闪电。庄飞骑着白电,跟着将军东征西讨,屡立战功。

  一次,将军带兵作战,冲入敌人伏击圈。一时,敌军伏兵齐出,围住将军。将军虽奋勇拼杀,无奈身边战士越来越少,战马也被射死,眼看就要全军覆没。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马嘶,一匹白马,驮着一位白盔白甲的将军,横枪跃马,直飞而来,冲入敌阵,瞬间来到浑身浴血的将军马前。

  来人,正是庄飞。

  庄飞跳下马,把将军扶上马背道:“将军,快随末将突围。”说完,一拍白电,让它驮着将军,当头飞奔,自己提枪步行断后。

  敌军不退,紧紧逼来,庄飞边战边走,突然一声大叫,一支箭射穿手臂。庄飞咬着牙,抓住箭杆,一声吼,拔出箭,回手一甩,羽箭带着风声,射倒敌军跑在最前面的一名旗手。一时,敌军退缩,将军终于脱险。

  这次大战,庄飞受伤了,白电也受伤了,臀部插了三箭。

  庄飞对自己的伤倒没感到如何,却抚摩着白电,心疼得直落泪。

  由于勇敢,由于胯下白电掌中银枪,庄飞地位一日日上升,当将军再一次陷入重围时,庄飞,已经成了和他平起平坐、共掌兵权的一位将领了。

  听到将军陷入重围,又一次,庄飞一匹马一杆枪冲入敌阵。慑于庄飞的威名,敌人一见白马银枪,纷纷逃散。将军又一次得救了,庄飞却战死沙场。

  一支箭,穿透了他的胸膛。

  将军热泪直涌,为庄飞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全军将士为庄飞戴孝,将军也不例外。

  白电默默的,不再长嘶,而是卧在庄飞坟前,亮亮的眼睛里,滚出大滴大滴的眼泪。将军走过来,抚摩着白电的鬃毛,也红了眼眶,大滴的眼泪落下。白电此时很温驯,一动不动。

  将军带着部队离开这儿,他骑上白电,回过头,向庄飞的坟墓庄重挥别,显得潇洒而勇健。在夕阳下,白电突然昂头长嘶,声音悲凉而忧伤。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将军长吟,声音苍凉而悲哀,脸上露出无限痛惜的神情。大家知道,将军仍沉浸在失去朋友的痛苦中。

  大家都感动地流下了热泪。

  突然,白电一声长啸,飞鬃扬蹄,出其不意地向前面飞奔而去。前面,山如斧截,壁立千仞。在全军将士大声惊呼中,白电带着还没醒悟过来的将军,一飞身,冲下了万丈深渊。

  临死前的一刹那,将军知道,白电也通人性。

  这次中伏,是将军的计谋,故意引庄飞入围,然后,将军在暗处射出了一支等待已久的箭,当时,混乱中,没人看见,唯独一双眼睛注视着他,亮汪汪的。

  那双眼睛,是白电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梵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梵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