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再一世
金摇儿2018-01-13 18:042,165

  楚绣从噩梦中惊醒时满头大汗,脸上还混着泪水,身下的褥子已经被指甲抓烂了,生生破坏掉上面绣着的那只可爱小白虎。

  看着面前的帐帘,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在梦里,她修习了千年,在最后的飞升之时,五鬼合力伤她元气,那时已无力抵御天雷,天雷却不会因此而收回。魂飞魄散就在一刹那间,一个憨憨的身影扑在她身上,那是她的徒儿,从来没有被她重视过的洛书。

  洛书憨傻,资质愚笨,只会些简单的洗衣做饭的法术,这样的人又岂是能抵住天雷的人,最终,他们还是一起死去了,她也不算孤独。

  庄周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她亦如此,不知梦中是她否?

  思多无益,楚绣不是多愁之人,就当那梦中是她的前世,再活一世不应当如那般孤独一生,仙途可寻,却可多识得一些道友,不至于群起围之而无解。

  “子惜。”唤来最亲近的侍女。

  “在。”轻轻柔柔的声音,子惜人如其名,听声便能得人之惜。

  “洛书在何处?”

  “被罚房中抄书一本。”

  已不记得为何要罚洛书,只是这时有些想见他,便起了身。子惜备着衣裳搭在架子上,手端一玉盆,作楚绣洗漱用。

  子惜替她细细地梳着长发,道:“姑姑是要是看洛书吗?”

  “嗯。”懒懒的回答一声,这不是什么不能承认的。

  “待会再去看吧,师尊刚吩咐,姑姑醒了便去她那一趟。”

  说话间已梳洗好,子惜替她取了白纱遮住容颜,楚绣虽未说话,看样子应该是答应先去师尊那里了。

  绝音阁中,清音师尊已经起不来床,七百多岁的人容颜似四十的妇人,此时躺在床上,不知者以为只是睡着了,其实她将要仙逝。

  “绣儿呀,最放心不下你呀。”

  清音说了一句便喘得说不下了,楚绣给她顺了顺气,取一旁侍女所持的玉瓶,味烈,回光反照之药。

  果然,清音喝下去之后神色如常,坐了起来,拿着楚绣的手吩咐:“不可随意杀戮,不可与婉儿争执,如有机会,就替我去看看兰音安好好吗?”

  “好。”

  楚绣答应后,清音那吊着的一口气放了下来,倒入被褥中,室中侍女纷纷下跪。

  “子惜,按规矩办。”楚绣的声音有些沙哑,她很伤心,但又不会哭出来。

  这一日,遗世峰传来钟声,大丧。遗世峰的规矩,师尊仙逝,其身边侍女皆陪葬,如皇葬一般隆重。

  子惜和子梦是负责陪葬之事的人,看着侍女们沉入湖底,子梦受不了地埋怨道:“这个规矩好恶心,自己死了还要别人一起送命。”

  子惜没有说话,她的见解不同于子梦,她们生来就是姑姑身边人,若姑姑真的去了,那时候她活个几百年也该腻了。

  师尊的葬礼任何人不能缺席,楚绣亲自去叫洛书。

  敲门,无应,直接推了门,见到书桌上放这一半书,人却不见,翻看抄本,只写了一些,字迹丑陋……

  楚绣有些生气,虽然明知道洛书孩子心性,却还是气他不思进取,连抄个书都没有耐心,怎么耐得住千年修习的寂寞。

  屋子侧面还有个小门,是一处小泉眼,清凉至极。洛书最喜欢这,因为他玩耍回来时总是满头大汗,泉水甚合他意。

  果然,还未靠近便听到了他的声音。

  “我师父饶不了你!”

  哦?竟然还有其他人。

  楚绣一眼就看到了洛书,他正被绑着双手吊在树上。黝黑的精壮身体上好几道血痕,被打的。

  树下一青衣男子,背对着小门,因此他只看见了洛书亮晶晶的眼睛,没看见身后的楚绣。

  “我师父来了会打死你!”

  男子不以为意,“你师父那个老女人,现在正在你们师尊那里哭啼啼呢。”说完还挥着鞭子,欲再给洛书加一道血痕。

  牛皮鞭离那身子差一尺的时候被捉住了,男子用力拉扯却纹丝不动,转头一看,正是他口中哭啼啼的老女人楚绣。

  他立即放开鞭子,跪地求饶:“大姑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气气洛书,求你放过我吧。”

  楚绣神色不变,手中的鞭子一捏便化为灰烬,要是求饶有用的话就不会死你们多人了,清音也不会嘱咐她不看杀戮。

  嘱咐归嘱咐,楚绣压根不在意,不管前生今世,她依旧觉得强者是要靠立威而名就的。

  没有理会跪地的人,解下洛书,洛书脚落实地立马活蹦乱跳,踹得男子抱头求饶,洛书虽不会法术,体力却是顶尖的好。

  “回去!”楚绣厉声说,自然是对着洛书。

  洛书这才不甘不愿地收回男子身上的脚,瞪了对方一眼,气呼呼地回了屋里。

  楚绣也没停留,紧跟着洛书后边回了屋,留下的青衣男子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但他没有看见地上的那根绳子动了,像条小蛇那样爬上他的脖子,收紧……

  “师父,你不要这么放过他,打得我那么痛。”

  “不会放过他的,我叫子惜来给你敷药,等会去送师尊一程。”

  “师尊走了吗?这点伤不碍事,我穿上衣服就可以走。”

  洛书只见过清音师尊一次,便是他拜入楚绣门下时,因此清音的仙逝并没有带给他很大的触动。

  他悄悄拉扯着身边人的衣角:“师父,我以后给你做个比这个好看的棺,玉的!”

  子惜靠得近听见了,低声偷偷地笑,这哪里是讨好的话,她们修习自然是为了飞升长生。

  “别胡说。”楚绣不着痕迹地打落那只扯着自己衣角的手,他可没洗手,别弄脏了。

  洛书摸了摸被打红的手背,嘀咕着:“我没有胡说。”

  这时一名侍女从门外跑来,“大姑姑,外边有人闯进来了!”她手中剑已断了一半,必然是经过了交战。

  楚绣很生气,那些人居然敢在葬礼上生事,多等一日都不行,是急着去投胎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弟有点不对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弟有点不对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