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尚方
金摇儿2018-01-14 14:562,295

  “尚方,你为何在这里?”楚绣是很高兴。

  尚方有些愣怔,他识楚绣七年多,从未见过她这样笑眼熠熠。

  “你真是楚绣?”

  “哼。”

  楚绣不答他,抬手便想点他笑穴,但尚方何人?不羁山玄剑峰大弟子,岂连小小的点穴都会能中。

  两人只手过招,指尖均泛着点点星光,煞是好看。

  尚方拆了一招后,闪身退后一丈叫道:“不玩了,不玩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他没有故意相让,是真的没法再拆她的招式了,太累!

  “上一世。”她轻声说。

  尚方不当回事,只当她是不想说。他们修习之人,如果遇到大机缘,修为一飞冲天又不是不可能。

  “唉,你总带着面纱也不是事,我多帮你留意下治脸之法。”

  楚绣摸了摸面纱下的脸,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脸如何能治好,只是现在却没有这念头,再一世,她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

  想着想着便入了神,她怕尚方继续说这些连忙转移了话头:“尚方还没说何事下山呢。”

  说到这样尚方就一脸幽怨,和他的气质极不符,“我来下聘。”幽幽地说。

  楚绣吓了一跳,她怎么不知道尚方要娶妻?

  “呃,是替二师弟去下聘。”他连忙补充。

  不羁山的二弟子,楚绣想了一会才记得长什么样,老实巴交的只爱剑法,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想娶妻。

  “其实我们也不清楚什么回事,只是星辰峰的大弟子见二师弟时给他算了一卦。”

  “算出他应成亲了?”

  “是算出他有个儿子。”

  两人还欲说下去,却听远处传来走水的叫喊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飞了过来。

  他们到时已火势汹涌,走水的是前院,客人住的后院,应当是没什么损失。法术只可借物无法生物,这场面也只能靠大家慢慢去救。

  尚方眼尖,居然看见洛书坐在墙角的地上,他走过去,“洛书,你怎么了?”洛书的样子实在不好,灰头土脸,一半身子都沾了泥,不知道去哪里弄的……

  洛书听到有人叫他,抬起头来,看见是楚绣两人,哇地一声哭出来:“师父,我错了。”

  “怎么了?”楚绣开口,却没有扶他起来的意思,还是尚方看不过去,拉了起来。

  “我把金子弄丢了!”

  他们四人只带了锭金子和一些碎银下山,碎银今日在醉仙楼用光,洛书这一弄丢就弄丢了他们的全部盘缠,难怪如此失落地坐在地上。

  尚方看见楚绣板着立马把洛书拉过来藏在自己身后,“你别生洛书的气,小孩子总有些丢三落四,来,我这里有些银子。”他掏出自己的钱袋塞到洛书手里,

  只是洛书并不领这个情,走到他师父面前,普通一声跪下,“师父,我烦的错我自己担,你罚我吧,钱我会想办法的。”

  “你能想什么办法,连自个东西都看不好,有什么资格跟着我。”楚绣冷笑,甩下他回房。

  “你回遗世峰吧。”

  楚绣已经远得只能看到个背影了,但却有这样一句话清晰地传到他耳中,洛书只觉得周围变得灼热,如火光一般把他烧得体无完肤,远处离他而去的影子却没有停下来。

  尚方接下突然倒地的洛书,搭上他的额头,一片火热。

  洛书醒来时并不在客栈里,屋外的人听到他起身的动静后掀了帘子进来,手上端着碗药汤,看着像是个大夫。

  他接下药也不急着喝,问那老大夫:“这里是哪里,送我来的人呢?”

  “这里是不羁山脚,送你来的公子早就走了,你赶紧把药趁热喝了。”老大夫督促着他喝下去。

  药汤没有普通人熬制的那样呈草绿色,而是透明的水状,洛书问到了不羁山上灵药味。

  “那位公子有说什么吗?”喝下那药确定是加了灵草的。

  “有,有!你不说老夫都忘了。”

  “他说了什么?”洛书急忙拉住他的衣袖,生怕老大夫转身去放碗的功夫就给忘了。

  “其中一位什么也没说,另一位说如果你醒了最后还是追上去,或许能追得上。”

  “两位?”

  “是啊,白衣那位才俊看起来比较关心你,说话的是另外一位,穿着紫袍的年轻人。”老大夫确信自己记得很清楚,因为实在是两位都好看得紧。

  不羁山的人都比较喜欢穿青白色衣物,唯独星辰峰的大弟子喜好一身紫衣,洛书也不难猜到可能就是那位了。

  传说他一卦算可以算尽世间事,如果真是他说让自己追过去的话,洛书觉得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毫不迟疑,连外衣都没来得及穿上,只抓在手里便跑了出去,大病初愈腿软得厉害,好几次都踉跄着要摔了,拼一股毅力生生撑起身子。

  只是他还是太晚了,客房已人去楼空,问掌柜才知自己已昏睡两日,人早已在一天前离去。

  镇子只有一条官道通向外面,问清路后咬牙就抬腿顺着路追去。

  行路匆匆,洛书却总觉得有人跟着他,他第六感一向很好,在林子蹲兔子时总要注意些风吹草动,一丁点的区别都能让他察觉到,不然早就让黄雀在后的大猫给吃了。

  炎热的正午,他又渴又饿,看到那路边飘过的影子只当是武林中人用轻功赶路。

  这官道又荒又长,他的脚程已经算快的了,半天下来却连个茶铺都看不见,他可是听下过山的师姐们说了,五里一铺十里一亭,这怎么看都过了五里吧。

  正好身边有路过的一家子,坐着马车,停下来应该是有人去小解,他上前问道:“请问你们有水吗?”

  洛书的样子实在太惨了,还没梳理好的头发全被汗水弄得粘乎乎,尘土扑在脸上也没有去抹一把,还有那干裂开的嘴唇……

  “小兄弟,你要喝水吗?”先开口的是那家夫人,从车里拿过水葫芦递给他。

  此时洛书眼里只有水,不客气地接过来大口灌下,比喝酒时还要豪爽,等下反应过来时发觉葫芦中已经没水了,他红着脸把葫芦还给人家。

  夫人低声地笑了一下,只觉得这还在老实得可爱,她见洛书还未喝够却也不没继续给他拿了,其实自己家都只有一点水了。

  “前边再一里的地方就有茶铺了。”她好心地告诉洛书。

  “谢谢,谢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弟有点不对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弟有点不对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