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新的身体
金摇儿2018-01-21 21:592,145

  洛书笑了,“是啊,不如你把我丢出去自生自灭。”他可没寄希望于让这个人治好自己。

  毒王阴森森地说:“这里除了我走出去的没有活人,他们都变成了药。”

  “那你就杀了我吧。”

  “没想到你们不羁山的人会这么不守承诺,那我还是回去把那小子杀掉好了。”

  就算让对方杀死自己,洛书的脸色都没有一丝变化,可是对方说要杀了秦周周,洛书不由得大怒,不仅连师父都保护不了,连自己的下属都保护不了,在大怒之下是深深的挫败感,怒气只不过是用来掩饰真实情感的面具。

  他从小生活在遗世峰,峰上都是师姐,也能见着其他峰的男弟子,但秦周周是他第一个朋友,他还是挺在乎的。

  不求同年同月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他们已然发过誓,差的不过是了那杯与天地同饮的酒。

  “他死了,我也不会活着。”洛书当然不会对那种誓言真的在乎,他在乎的永远只有楚绣一人,这谎言说得毫无愧疚,他知道毒王不会下手。

  “你威胁我?”毒王三番两次地被他威胁,已是怒气横生。

  洛书闭着眼,丝毫不害怕,看起来确实有那么几分骨气。

  毒王哈哈大笑,笑得停不下来,笑的癫狂,然后突然收住声,就像被突然掐住了脖子,冷笑一声捏住洛书的嘴,塞进一只虫子,虫子自己顺着舌头爬下洛书腹中,洛书咳嗽着,只听见毒王阴森森地说:“以后你永远都死不掉了,就算没有了心跳,没有了身体,我的生息虫寄生的那块肉都会活着,然后还慢慢长出其他的肉,像一具尸体一样地活着。 ”

  “当然,现在我不会让你好过,从来没有人可以威胁我。”

  他招招手,外面进来几个尸人,把摊在地上的洛书抬走。

  他们走过恐怖的骷髅路,奇怪的植物林,最后来到一个山洞里,山洞上爬满奇怪丑陋的飞禽鸟兽,而这些虫兽最多的地方是他们面前的一个坑,里面既有成堆的白骨也有各种虫兽,层层叠叠,不知道有多深。

  洛书就这样被他们抛了下去,他没有成为特殊的存在,如以前那些被扔进了的人一样,虫子从他身体的任何部位钻了进去,没有可以钻的缝隙就在皮肤上咬开,钻进肉里。

  山洞里充满了洛书痛苦的尖叫,然后又突然消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舌头没有了。

  毒王没有随着他们前去,他就在洛书刚才带着的那间屋子里,只不过在下层,屋里已经模样大变,空气中的湿气很大,很适合培养虫兽,但房间里没有一只虫兽的踪迹。

  金子做的桌椅,浣衣庄的绸子,就连那珠帘上的珠子也是颗颗夜明珠,墙上的挂画中的女子栩栩如生,真不知是那位国学画师的手笔。

  如此奢华的房间和外面形成鲜明的对方,毒王来到角落出,在暗格中取出了两只玉盒,一黑一绿,巴掌大小,他犹豫片刻,把黑色的那支放了回去。

  小心地打开盒子,里面似有雾气,应是些冷气,用来保护盒中的珠子。

  珠子莹绿如玉,美得不像颗药,但它的确是药,而且还是出自药王之手,世间仅两颗,名为肉白骨。

  当毒王重新回到原先那间只摆了些石凳石桌的屋里时,地上已经放了一块肉,被根黑针钉在地上,肉块在挣扎着想要走,但却没法移动,这就是被生息虫寄生的肉块,属于洛书身上的肉。

  毒王拔起那根长针,拿着手里走了出去,屋子后边有一水池,不过一分大小,黑漆漆的死水,就连同岸边的草木都枯死了。

  他随手就把肉块扔了进去,然后又把一直握在手心的肉白骨也扔了进去。

  就像一块烙铁落入水中,发出滋滋的声音,浮起无数的气泡。天色已黑,毒王没有再守着这里,明日辰初再来即可。

  辰初之时,日头都未升起,毒王早已穿戴好等于此处。碧绿的湖水里虽无鱼儿游动,却可清晰地看到浅水处有些水草在摇头摆脑,岸边也有些花儿垂头去喝那湖中水,草木则奉献出它们刚收集好的露水。

  欣欣向荣的场面,若是有世间的文人墨客在此定会摆张桌子,赏景吟诗。可惜,这里只有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毒王,还有他手里眼睛猩红的兔子。

  兔子被他放下,闻见鲜草的香味便扑了过去,如过境蝗虫存草无生,吃得太欢的后果就是不小心从一个滑溜溜的石头跌入了湖中。

  兔子扑通扑通挣扎的水声后面是更加大声的水声,湖中间,那里浮起一捆黑发,随后一个人头伸出,一个男人爬了起来。

  水不过到男人的腰处,露出的上身十分精壮,并非山野莽夫的那种精壮,而是每一块肉都看起来很有弹性,却不显得突兀,组合在一起好看得很。

  “死老东西,痛死我了,还有,你居然把我的魂魄放在一只兔子身上!”那张脸居然是洛书的脸,一脸愤怒地骂着岸边的毒王,但手里却没闲着,拎起了落入他身旁水中的兔子,兔子的眼睛已经没有了猩红,一副惊恐的样子。

  毒王颇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小子的魂找到自己的肉身还有生前的记忆,不应如此啊,但事已至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洛书的灵魂异常,毒王也只能接着做下去。

  早晨的水有些凉,洛书也不想游水,抬腿便向岸边走去,两条大腿精悍有力,每一步都踏的很实,虽和之前的身体差不多,但蕴含的力量可不是那么简单,每一分肌肉都被“肉白骨”滋润过了。

  洛书毫不客气地捡起准备好的衣服就穿上,不远处有个荒废已久的石凳,他走过去坐着,毫不客气地说:“毒王,虽然你重塑我的肉身,但我并没有感激于你。”

  毒王眯了眯眼睛,虽然他没有星辰峰的人有相面的本事,但洛书所带来的霸气连肉眼就能看出来,肉白骨根本不可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弟有点不对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弟有点不对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