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自投罗网
狸花衔蝉2018-01-26 23:183,136

  平心而论,朱允炆虽然目前正处在人生低谷,从皇帝直接撸到了平头百姓,而且还没有户籍。

  得亏在朱元璋死后,朱标性格宽厚,朱允炆随他爹,对户籍制度不那么上心,导致松懈了不少,要是在洪武年间说不定哪会他就得被当成流民抓起来发配边疆。

  现在会合了谢宸祯方孝孺他们一伙人之后倒是不用担心这种事了,毕竟几个刚下岗的大员罩着,就算遇见城门口盘查的朱允炆也能跟在人堆里面里面混过去。

  但是相较于常人来说,朱允炆一行人的起家的班底绝对是无比的雄厚,无论是财力基础还是人才能力素质上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而且加上朱允炆获得了个预先获得的先知属性Buff,外加革新和人文两大超时代理念支持。

  只要取得了立足之地,让这帮人的能力发挥起来,超过一些小型国家简直是百分百可以达成的目标。

  虽然看起来这些人里朱允炆的个人能力是最弱的一个,但也正因为穿越者的身份,知识的深度和广度都远超当代人,这是能最大限度的发挥这个团队力量的基础。

  换句话来说,他的人生经验因为时间的原因比明初的人们值钱。

  目前计划有了,实施起来自然不必说,鹿芪对走镖这种事了解得多一点,有时护送特别贵重而且路途遥远的东西时,经常会有两个镖局合干的情况,他们可以找一趟目的地是福建沿海地区的镖入伙。

  “我们的目标如果不是挣钱的话,那相对来说会更容易,,我们可以用最低的价格入伙,然后答应把沿路斩获的倭寇或者土匪人头全部交归他们,那应该没有镖局会不答应。”

  鹿芪又补充道:“况且我们个个……呃,大部分人都是熟习武术还自备兵器马匹,应该还会有人抢着要咱们。”

  鹿芪从个个改口成了大部分,自然是因为朱允炆、方孝孺、王钺和章琦予这四个战斗力不入流的人。

  方孝孺无所谓,毕竟他是大学士,是搞脑力的

  王钺同样无所谓,毕竟他是宦官,是搞服务的。

  章琦予也无所谓,毕竟他是道士,是搞观星炼丹算命的。

  朱允炆就有所谓了,毕竟他皇位丢了现在啥也不是,这一家伙显得他好像啥本事都没有,当时脸色就黑了,心里开始默默盘算是不是自己该学个武什么的了。

  最起码以后被鹿芪膈应了还嘴底气能足一点,不然还了嘴被鹿芪砍了,这死扑街撒丫子一跑,他自己身份又特殊,没法报官不说,鹿芪就算自首了说不定朱棣还会背地里赏他钱……

  想到这,朱允炆突然发现自己跟唐僧取经路上的状态有点像,问题是鹿芪没戴紧箍咒啊。

  其实原来倭寇是不截商队的,毕竟这帮货人生地不熟的路都不认识,但是有大量浪人和当地的土匪山大王同流合污了,形成了本土化的倭寇。

  现在天已经将黑了,众人决定明天再出去找,眼下刚才下楼的那位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可以下去吃饭了。

  朱允炆他们几个除了早饭,这一天什么都没吃,话说完精神一松懈下来后,饥饿感就上来了。

  众人就纷纷下楼去大堂吃饭,这家客栈不是很大,基本上现在已经被这伙人占满了,有来打尖住店的人,小二也会直接说今天被包下了。

  这次晚饭就相对丰盛一点了,鱼虾鸡豚样样俱全,米饭碗筷也摆好了,一行人坐下就开始造。

  谢宸祯和他的属下坐在朱允炆他们的旁边,另一个千户赵铭凑到谢宸祯旁边小声说道:“谢大哥,您觉得辞官跟他去小琉球那种蛮荒之地值得吗?。”

  谢宸祯吃了口鱼肉笑着问道:“怎么了?嫌苦啊?”

  赵铭摇摇头:“那倒不是,弟兄们都不是娇生惯养之人,只是为大哥你不平啊,平日里皇上跟大哥你的接触也不是特别多,何必放着好日子不过呢?”

  谢宸祯面色不改,回答道:“其实主要是,先帝孝康皇帝对我谢家有恩,而且陛下他虽然看起来和我平日不怎么亲近,但是也还是依着先帝的意愿,对我照顾有加,更何况……”

  谢宸祯瞄了瞄四周,小声对赵铭说道:“我跟燕王之子有过节。”

  赵铭一愣,这些他并没有听说过,下意识跟着问道:“什么过节?”

  谢宸祯笑着摇了摇头:“对不住了,这话我还真不好跟你说,请多见谅。”

  这时,郭灏插嘴道:“放心吧之文(赵铭字),陛下不是个等闲之辈,跟着谢兄走,没错的。”

  “这我也知道。”赵铭也同意这点,“这个计划一般人肯定想不出来,去往小琉球自己可以免于被燕王追杀,另一方面又能教化当地,无论是在胆识上还是于国于己上,确实无可挑剔。”

  谢宸祯又补充道:“不仅如此,我今天发现陛下看人的眼力也非同一般。”

  “此话怎讲?”赵铭问道。

  “那个叫鹿芪的白衣少年和叫章琦予的道士,都是有本事的人,陛下第一次跟他们见面,就敢把他们带上,可见陛下也看出来了这一点。”谢宸祯一脸神秘地说。

  “那个鹿芪应该是出身于庐州鹿氏大族,从眼神和动作习惯上看,有一定文化而且是自幼习武,而且行为磊落,嫉恶如仇,未及弱冠就失去家园,没有颓废反而冒死去除贼,这就不是一般人。”

  郭灏和赵铭大点其头,“那另一个呢?”

  “章琦予……”谢宸祯的眼神深邃了不少,“我只能看出来他没有恶意,不是个心肠歹毒之人,不过看他的样子,像是主动要靠近陛下的,但是此人目的不明,咱们还是得多加留心。”

  “那他……能力如何啊?”郭灏问道。

  谢宸祯摇摇头:“这我还真看不出来,毕竟我对道士不怎么了解,但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个人本事小不了。”

  赵铭点了点头,没在多问,虽然他跟朱允炆不熟,但是他最信任谢宸祯,既然他说跟着没错,那便跟着就是了。

  说道朱允炆的看人能力,其实他远没有谢宸祯水平那么高,只是他直觉比较敏感,从鹿芪和章琦予身上他只能分辨出这个人的人品性格是什么样,像鹿芪是自幼习武这点朱允炆就看不出来。

  更确切用现代话来说,朱允炆是个预判能力比较强的人,而且有一丝的欧气在身上。

  朱允炆这会正在那抱着只鸡啃呢,边啃边赞叹,这古代自然养殖的鸡就是不一般,连鸡胸肉吃着都很带劲,又筋道又鲜香,这家店盐和花椒之类的调味料放得也刚刚好。

  等饭菜吃得差不多了,店家便开始上茶水糕点了,众人休息一下聊聊天,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就准备早点睡了,毕竟谢宸祯他们昨天晚上一直在赶路,都缺觉。

  就在这个档口,门口来了几个大汉,一进门就四处张望,一看就找到了朱允炆和鹿芪。

  “锵锒锒”的几声这几个人的刀就抽出来了,诨号煤球精旁边的那个货拿着刀指着朱允炆他们几个,厉声喊道:“你们五个给老子出来!”说着还转着圈指了指周围的人威胁了一下。

  朱允炆和鹿芪一看,心说卧槽老子不去找你,你他娘的还敢回来送。

  朱允炆一翘二郎腿:“老子不出去,你个龟孙能怎么着?”

  “老大他不出来怎么办?”这狗腿子看向了煤球精。

  煤球精一拧眉毛一抡刀:“给我进去把他们拖出来!”

  说着,这几个人就举着刀就迈步来冲着朱允炆他们过去了,刚跨过门槛没两步,谢宸祯一拍桌子,十几个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拔出佩刀直直地盯着这货人。

  当时这群人就傻了眼了,一个集体刹车,煤球精还被后边那个没止住步子的戳了屁股一刀,当时就瘸了。

  谢宸祯一扬手,这边十几个人就围了上去,把这些不长眼的玩意逼到了角落里瑟瑟发抖。

  这煤球精肠子都悔黑了,他是平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脾气有点暴躁外加脑子有点不够数。

  “这些人是谁?”谢宸祯看向朱允炆他们。

  “投靠倭寇的人渣而已。”鹿芪冷笑着说道。

  煤球精手下的人一看情况不对劲,那个不小心戳了煤球精一刀了第一个扑出来跪倒了磕头:“各位大爷,其实我是被逼的啊,我不认识他们,早就想金盆洗手了,求各位饶小弟一命。”

  这有个开头了就不得了,连搀着煤球精的那俩都把自己老大扔地下不管了,跪了一排求饶。

  那煤球精连疼带气得,脸上都有了红色了。

  鹿芪拔出刀眼神冷森森地走了过去:“劳驾各位帮我把这几个押出去,我要亲手宰了他们。”

  “鹿公子请稍等!”

继续阅读:十三、第一滴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回大明之帝国交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