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突然打击
狸花衔蝉2018-01-27 21:341,760

  谢宸祯一看也差不多了,鹿芪开始体力不支了,他自己的呼吸也累得急促了起来,找了个鹿芪收招的时机后跳了一步,表示差不多可以了。

  朱允炆那眨了眨眼,问道:“这算是谁赢了?”

  鹿芪微微喘着粗气回答道:“再这样拖下去,我肯定会先没力气。”

  谢宸祯也是笑着谦让道:“要是实战的话,我可能一开始就被伤到了,姑且算平手吧。”

  就在这会。方孝孺也来到了后院:“汉祥(谢宸祯字),荆雨和王钺他们回来了。”

  谢宸祯疑惑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找到合适的镖局了?”

  方孝孺摇了摇头,一脸坏笑:“镖局没找到,倒是找了个人回来,我让他们去王钺那屋等你们了。”

  谢宸祯和朱允炆鹿芪对视了一眼,三人好奇的起身来跟着方孝孺上了楼。

  黄观刚进来见了方孝孺时,心情就更激动了,差点没就地圆寂,握着方孝孺的手就不撒开了,方孝孺也是意外的惊喜,二人好好聊了会,这才让黄观去楼上歇会,他去找朱允炆他们。

  朱允炆他们跟着方孝孺到了王钺房间,黄观一看见朱允炆,当时眼睛就湿润了,往前凑了几步一家伙就跪下了:“陛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朱允炆有点摸不着头脑,只能答道:“好,一起都好。”

  “看见陛下安全臣也就放心了!”

  “放心,你好我也好。”

  方孝孺和王钺把黄观拉起来一个劲的劝,朱允炆在那看了半天,最后脸红着问:“那个……你是谁来着?”

  黄观:“???”

  方孝孺、王钺、谢宸祯、鹿芪四个人当时脸就挂上黑线了,叹气的叹气,扶额的扶额。

  “你真对不起人家对你的忠心。”鹿芪幽幽地在朱允炆脖子后面念叨。

  朱允炆也是一脸难受,我真看不出来这是谁啊,跟百度百科上的画像没法对应我能怎么办?

  方孝孺安慰着黄观:“没事,之前皇上连我都认不清了,习惯就好。”

  谢宸祯凑过来提示到:“公子,这位是右侍中黄观黄澜伯。”

  “哎呀你早说不就行了,真是的。”朱允炆快步走了过去,拉着黄观的手就开始胡扯:

  “黄先生了,我自打出了京城开始就老惦记你了,天天想得我吃不下饭,就等着你给我寄个照片带个特产啥的回来。”

  黄观擦擦眼泪:“此话当真?”

  朱允炆点点头:“当真。”说完就拍了拍黄观的肩膀:“ 跟我们一起去澎湖巡检司吧,等安定了下来,就把你的妻子儿女也带过去。”

  说起这个,黄观的眼神瞬间的暗淡了下来,沉默了一会,颤抖着声音说道:“我的妻子是有气节的人,她一定已经死了。”

  “什么?”朱允炆呆住了,他似乎回忆起来,早在黄观投江前,他的妻子就已经带着两个女儿在淮清桥上投江自尽了。

  朱允炆自从出了京城之后,一直没有细琢磨这次靖难带来的流血,或者说他不想去主动去想,他始终在骗自己,只要骗自己说不知道,自己就会以为没发生过。

  他知道会有很多人死去,方孝孺是朱允炆暗地派谢宸祯通了气才选择了出走。

  但是那些不知道的人呢?齐泰、铁铉、黄岩、王叔英、黄子澄、练子宁、卓敬、陈迪、张伦等人恐怕早已是凶多吉少。

  他们有的被凌迟处死,有的自杀身亡,有的屠灭满门,有的子孙流放。

  这血淋淋的名单,即使是写在纸张上,让人看着都觉得不寒而栗,更何况现在,这些人是因为朱允炆而死的,就是自己眼前人生活中的同僚。

  他们本来可以活的,但是却因为自己死去了,自己这个最该死的人反而还好好地站在了这里。

  饶是现在的朱允炆是最近才来的穿越者,想到这都脚下一软差点摔倒,还是鹿芪和谢宸祯在后面一把架住了他。

  他是穿越者,他知道这些事,他本来可以将他们尽可能的救下来的,无论是带走也好,用自己的权威强行让他们逃走也好,即便有失败的,也好过只能眼睁睁看着血流淌在自己眼前。

  但是他当时忘了,为什么忘了?因为他自己想逃……

  “忠臣孝子之肉,有何不甘!”

  “生即已矣,未有补于当时。死亦徒然,庶无惭于后世。”

  “我不是会出卖自己的人。”

  一句句话回响在了朱允炆的脑海里,周围人看着朱允炆的脸色开始变颜变色的,都围了过来。

  “怎么了公子,不舒服吗?”王钺问道。

  “累了吗?”鹿芪摸了摸朱允炆的头,“是不是一出汗着凉了。”

  章琦予没说话,他看出来了朱允炆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谢宸祯看了一眼方孝孺,发现方孝孺也在看着他,二人都沉默不语,朱允炆之前说过他通晓了未来,那……

继续阅读:二十、目标泉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回大明之帝国交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