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初识鹿芪
狸花衔蝉2018-01-16 13:503,346

  朱允炆摸了一把脸,长叹一口气,说道:“这倒是说来话长,不过没事,我会告诉你们的,等到了当涂县,会合了谢宸祯他们,我就跟你们好好解释一下。”

  其实朱允炆心里明白,这个问题早晚他得回答,但是如果实话实说,因为自己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那个理论上存在的时空穿越玩成真的了?

  那就爱因斯坦和相对论就得跟他们解释一辈子,所以朱允炆目前只是想拖过去,等编出个没什么漏洞,并且符合这个时代人观念的借口,再跟他们解释。

  “醒了,别瞎想了,早点睡吧,明天还得赶路呢。”朱允炆躺床上抖开被子,准备睡觉了。

  既然朱允炆承诺会解释了,王钺也没那么着急问了,把灯一熄,留了句“记得把门锁上”,然后把门带上回自己那屋睡觉了。

  次日清晨,朱允炆正做着反攻大陆……啊不是,反攻南京的美梦,虽然皇位是朱允炆心甘情愿放弃的,但是一天皇帝都没体验实在是太遗憾了,起码让人看一眼后宫佳丽都什么样啊。

  就在这时候,门外王钺就开始敲门了:“公子,醒了吗?”

  “干什么?”朱允炆没睁眼,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

  “有人找……关于那个昨天那个黑脸大汉的。”王钺犹犹豫豫地说道。

  朱允炆一听,一下子坐起来了,他可不知道那煤球精还在楼下面捆着呢,他以为这小子去找了一车面包人来算账了。

  火速穿好了衣服,朱允炆和煤球精虽然差不多高,但是没有人家体格壮实,衣服穿上后显得略宽松。

  “来了多少人?”朱允炆开门问道。

  “就……一个啊。”王钺看着朱允炆,有点犯迷糊,这白痴皇上又想到哪去了?想到这,王钺又补充了一句:“应该不是来找事的。”

  “哦……”朱允炆放宽了心,主要是朱棣给他留的阴影实在有点大,“什么事?”朱允炆一倚门框,又恢复了之前欠揍的懒散德行。

  “公子你自己下去看看吧……估计和那个大黑脸之间有点仇。”王钺说道。

  打开窗户往窗外一看,天也才刚亮不久,路上人慢慢多了起来,算时候也该起床了。朱允炆整理了一下外表,跟着王钺走下去了。

  下楼一看,人也不算少了,有来这吃早餐的,在柱子上绑着的那位煤球精已经放下来了。

  店小二好像把朱允炆扔的那中衣捡来给他穿上了,这会他正鼻青脸肿的靠着柱子坐着,低着头,看上去没什么精神。

  在离他最近的那凳子上,坐着一个二十上下的少年,从抹额到鞋底彻彻底底的一身月白色,外面套着一件靛青色的半臂,右手拄着一把剑。

  听见楼梯上有脚步声音,这个少年抬头一看,正和朱允炆一对眼,朱允炆心中大吼一声:“咋他娘又一个比老子帅的。”

  这少年面白无须,柳眉杏眼,脸色冰冷,直直得盯着朱允炆看,轻轻点头,心说这个小子面相看着挺随和清秀的,体型相差这么多,居然能把那黑汉打成这样。

  这少年来的时候,煤球精已经穿好衣服了,他也不知道那伤是按什么程序打的,反正他看着尤其额头上那一下就不是一般人下的手。

  人的正面骨为了保护大脑,一般要比手骨硬上不少的,少年又不知道那是煤球精自己栽的,真以为朱允炆是个深藏不露的练家子,一拳给这黑大汉额头打成这样的。

  这一路楼梯走下来,少年和朱允炆一直对视着,区别就是少年在根据朱允炆的面相猜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朱允炆是死不要脸满脑子在想这个人凭啥脸比老子帅,衣服比老子帅,剑也比老子帅。

  朱允炆和王钺一前一后走到了那少年的跟前,那少年起身行了个抱拳礼,说道:“在下鹿芪,祖籍庐州府庐江县。”

  这个人虽然颜值很高,但是却比朱允炆低了快一头,这让朱允炆心里平衡了点,看着大概是在一米七以下。

  虽然这个身高在今天是有点矮,但是在那个年代可以算中等身高了,毕竟朱允炆是个皇帝,天天好吃好喝供着,个子比一般人高很正常。

  朱允炆也学模学样的拱手:“在下坂本,有何贵干?”

  谁知道刚说完这句话,眼前白光一闪,一把剑就架朱允炆脖子上了,鹿芪眼神瞬间就满是杀意,冷声问道:“你是倭人?”但是他又看了一眼太监装束的王钺,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不解。

  朱允炆和王钺都吓傻了,店里人也都愣了,这两天怎么这店里各种出热闹事?而且还总有那太监搀和,莫非是宫里出了这么个妖孽被赶出来了?难不成燕王造反也是因为他?

  朱允炆小心翼翼地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心说我没事瞎玩什么梗啊,小声地解释道:“大哥……刚才开玩笑的,在下扬州府江都县人,姓梁名楷。”

  “胡说!你的口音根本不是扬州的。”鹿芪的剑又贴近了朱允炆的脖子几分。

  “不不不,我也是祖籍,祖籍扬州,后来一直生活在北地辽州。”朱允炆都快哭出来了,你个庐州人为啥会知道扬州人什么口音啊?

  身后王钺一个劲翻白眼,最近才发现这朱允炆的扯谎功力有点厉害哦,当着人家面瞎编愣是口齿流利,剑架在脖子上脸不红心不跳的。

  幸亏鹿芪是不太了解北方人什么口音,将信将疑的把剑放下收起来了。然后问了一句:“这个人是你打成这样的?”

  朱允炆迟疑了一下,其实自己只踢了他一脚,看得见的伤都是他自己栽的或者从楼梯上滚下去磕的,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问道:“你认识他?”

  鹿芪回头瞥了那个煤球精一眼,轻蔑但是咬着牙说道:“一个倭寇头子而已。”

  倭寇?朱允炆一惊。

  倭寇在前期主要是报复蒙古东征的日本海盗,但是倭寇并不是日本的政府行为,日本也多次讨伐破坏贸易的倭寇,南朝国王和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满都因为讨伐倭寇而被明朝封为日本国王。

  但是到了洪武年过了之后,倭寇的成分就杂了不少,日本人朝鲜人明朝人都有,明朝还因此实行过海禁政策,但是并没有禁止渔民的出海作业。

  倭寇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八幡大菩萨”旗帜,八幡神因为是源氏一族的保护神,所以自镰仓时代开始被当做武神、弓箭之神,而原本的八幡神只是镇国除灾,保佑生产等。

  后来随着丰臣秀吉的八幡船禁止令,倭寇活动开始减少,虽然仍然有武装商队存在,但已经不称为倭寇,明朝便开关恢复贸易了。

  “哦……”朱允炆思考了一下,“你跟他有过节吗?”

  “过节?”鹿芪闻言面色惨淡地苦笑了一声,“夺我家园,杀我族人的深仇大恨,是仅仅过节二字能承受的吗?”

  朱允炆闻言一窒,他原以为庐州深居中华腹地,平时应该跟倭寇什么的打不上交道,但是他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鹿芪说的是自己祖籍。

  “抱歉……”朱允炆终于语气正经了一次。

  “没事,阁下出手制服了这家伙,帮了不少忙,在下应当感谢才是。”鹿芪淡淡地说道,“那他,就请交予在下处置吧。”说着,他握在剑柄上的手又紧了几分。

  “鹿公子请慢。”朱允炆阻止道。

  “怎么了?阁下莫不是想要酬劳?”鹿芪看着朱允炆,眼里满是提防。

  “误会了,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只是想问一句,鹿公子是想只杀这一个人,还是所有倭寇?”朱允炆问。

  “为寇者自然都该杀。”鹿芪语气坚定地回答。

  “那就跟我们来吧,我保证日后让你杀倭寇杀个够。”朱允炆的语气严肃地邀请道。

  身后王钺一惊,这又是闹的哪出啊?这倒霉皇上能不能让人省点心,怎么总是一拍脑子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啊?

  “你吗……”鹿芪上下打量了一下朱允炆,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有这个本事?”

  朱允炆一指身后的王钺,回答说:“你应该认识,这个人的装束是宫里的宦官。”

  鹿芪摇摇头:“我不相信朝廷会真正下功夫对付倭寇。”

  朱允炆也摇摇头:“我不是朝廷的人,但是为了能不平凡一生,我会真正下功夫对付倭寇。”

  鹿芪沉默地盯着朱允炆,仔细考虑了一下,独自奔走各地很久了,他能看出来朱允炆是诚恳地邀请他,再加上他自信于自己的身手不是朱允炆能对付得了的。

  但是朱允炆敢说这句话,就证明他一定背后有实力做到,一直单打独斗,鹿芪自己也明白,自己本事再高也是杯水车薪。

  最终,鹿芪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了语气说道:“我对阁下的真实身份,很感兴趣。”

  “那好,一言为定。”朱允炆伸出了手。

  “什么意思?”鹿芪有点迷茫地看着朱允炆的手。

  “……就是握手,意思是你我双方达成一致了。”朱允炆解释道。

  “哦……”鹿芪虽然不太习惯,但是还是不太自然地把手伸过来握了握。

  “话说,公子你有没有发现。”一直没插上过话的王钺在后面说道。

  “啥?”

  “凡是跟公子说过话的人,都被你把说话习惯带跑了。”

  “……”

继续阅读:七、飞翔的煤球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回大明之帝国交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