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脱离应天
狸花衔蝉2018-02-06 15:092,609

  “好,应了。”你不愿意留,我还巴不得你赶紧滚远一点呢,朱棣心说。

  方孝孺到底是天下文人之中的翘楚,当场就洋洋洒洒地写下来了一篇文笔优美流畅的即位诏书,比电脑前某个一晚上憋不出二百字的辣鸡不知道强到那里去了。

  “先生的文笔还是天下无人可比的啊,有如当年大汉第一笔杆子陈琳啊。”朱棣把诏书细细品读了一遍,情不自禁地称赞到。

  “……”方孝孺听了没搭理朱棣,陈琳是谁?陈琳原来在袁绍帐下,用无比犀利的文笔写出了让曹操看了如坠冰窖的讨贼檄文。

  之后袁绍战败,袁家内斗被曹操统一北方后,陈琳便归降到了曹操帐下,朱棣拿陈琳跟方孝孺对比,明显话里藏着刺故意恶心方孝孺的。

  方孝孺自然心知肚明,没理朱棣这茬,直接问道:“在下可以走了吗?”

  朱棣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方孝孺虽然脾气臭了点,至少已经比自己想象中的配合很多了,而且也不会太传出到自己逼迫读书人的恶名来。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伙都看见了,我朱棣一直好言好语的,是方孝孺这个赤佬跟要咬人一样,所以他要辞官回乡不是我朱棣欺负读书人。

  “既然留不住先生,那便不强求了,请自便吧。”

  “告辞。”方孝孺听了,连像样的礼都没施一个,扭头就走了,朱棣看着他的背影也是恨得牙痒痒,最好这辈子里方孝孺这三个字永远不会凑在一起出现在自己眼睛里。

  处理完方孝孺这些人,至于其他无关紧要的人,大多数会被朱棣的追随者代替,官位迟早不保,其中就有谢宸祯,他事先就准备好了行李,打算前往当涂。

  关于朱允炆实际已经出逃这个消息,谢宸祯没有告诉其他人,也没有上报指挥使,知道这件事的和一起行动的人越少越好。

  自己只是个两个从四品镇抚使中的一个,没影就没影了吧,朱棣都不一定知道朱允炆认识他,如果朱棣一即位,锦衣卫的高官就集体跑了,他就是缺心眼也该猜到那帮人干啥去了。

  所以谢宸祯只带了十多个可以信任的亲信部下,对朱棣上报说弟兄们想要辞官开镖局,以前就跟朱允炆请奏过,可是朱允炆那个昏君总是在后宫夜夜笙歌不理朝政,死活批不下了,所以今儿个幸遇明君当政,还请皇上能了却我们这个心愿。

  谢宸祯平日在为人方面很讲义气,虽说官位不大不小,跟上司们的关系都一般,只是点头之交。但是跟自己手下的关系还是很铁的,平日称兄道弟的。

  这次谢宸祯极其慎重的挑选了随行的人,手下的将官只带了两个千户和一个总旗,这几个都是家不在应天府,除了逢年过节不回家的人。

  至于其他的人就都是谢宸祯自己的亲信了,虽说慈不掌兵,但是谢宸祯本性心软,他自己的卫兵里有很多都是家破人亡的孤儿,忠心自然有保障。

  此时正是倭寇大肆侵扰沿海地区的时候,去保护商队什么的确实算是个正火热的营生,他们这些前任皇帝的侍卫身份本来就比较尴尬,再加上谢宸祯对朱允炆一顿嫌弃又歌颂了一把朱棣,这种小事就被顺手批准了。

  谢宸祯对那些部下和家里也是这么说的,再怎么说,这些人未必都能守得住口风,万一家里人跟村口老赵扯闲天,嘴一痒痒,自己非得被灭族不可,比朱允炆都惨。

  再怎么说朱允炆也不可能被灭族啊。

  谢宸祯在家打点好了行囊,和部下约好了一起从应天府南门出发,他还要去拜访一个人。

  城内的一处大宅里,这座大宅装饰并不华丽,但是看起来也颇为大气,一个正值中年的文人穿着青色的直缀站在院中间,默默打量着院子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眼中的不舍一转而去。

  “老爷,一个叫谢宸祯的求见。”

  “知道了。”说着,便回屋取出一个小布包。

  唉,该吩咐的已经吩咐完了,是该走了。

  出了大门,也是脱下官服的谢宸祯嘴里叼个狗尾巴草,手里拎着个包袱,一副吊儿郎当的德行在那歪着。

  “哟,方大人,您真要去归隐田园吗?刚一看见我还以为出来的是个讨饭被打出来的。”谢宸祯看着一瞬间和农民差不多打扮的方孝孺,一个劲的说风凉话。

  方孝孺斜眼瞥了谢宸祯一眼,说道“谢镇抚使倒是很快进入了流氓状态啊,难怪听说兵是穿上盔甲的土匪,今日方知此言不假。”

  “谢夸奖。”谢宸祯虽然不是文盲,但是毕竟是个习武之人,平时跟着一帮没什么文化的粗人嘻嘻哈哈惯了,脸皮也是磨练的比较厚。

  “事先说好,是你说的皇帝还没死,如果死了,我就砍了你再去隐居。”方孝孺脸一板,一甩袖子先走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朱允炆死了就杀我?他娘的又不是老子把他弄死的,有本事你找朱棣去啊,跟我这耍什么脾气?死书呆子。谢宸祯呸了一口,快步跟了上去。

  谢宸祯可能不知道,要不是朱允炆临时换了个人,方孝孺还真就敢指着朱棣鼻子骂,只不过骂朱棣的代价比较大,要是方孝孺不厚道,死前提一句:锦衣卫镇抚使谢宸祯是我哥们儿。

  那谢宸祯也就跟着陪葬了,也就是谢宸祯不了解,不然非得天天绕着方孝孺走。

  这边方孝孺谢宸祯一伙子准备出发去当涂县,而早已出发去当涂的朱允炆和王钺两个人却遇到了麻烦。

  二人出了应天府,途经了一家小客栈,二人投宿在此,开了两间客房后,走了这么长时间了,肚子也都饿了,于是就坐在大厅里吃点东西。

  明初有很多东西还没传入中国,西红柿炒鸡蛋什么的就别想了,没有西红柿,鸡蛋倒有的是,要是再往前过了宋朝,基本上炒菜就免谈了,但是咱大天朝自古以食为天。

  别看东西没现代丰富,但是够绿色啊,这会的羊肉和黑猪肉什么的搁到今天那都是好东西,河里的鱼又欢实又肥,而且江南地区吃东西自古讲究一个鲜字,要的是食物本身的美味。

  王钺要了两碗米饭,这地方离长江也不远,河鲜比较多,又要一个砂锅炖的草鱼,再炒盘子韭菜鸡蛋够对付一顿了。

  俩人虽然有钱,但是不能让人看出来,一是俩宫里的下人在这要是来一桌肥羊鱼脍,好茶好酒的,谁看着都别扭。

  再加上人在外,不能露白,容易被歹人顶上,朱允炆身为皇上,虽然没登基之前也接触过弓马武术,但是当了皇帝之后就没闲工夫练了,身体素质只能说还凑合。

  况且就算之前的朱允炆会,现在这个也不会了,至于王钺这个太监打架只能当半个使,所以能低调就尽量压低存在感。

  但是依然挡不住周围人都偷瞄着议论他俩,这组合实在是稀罕,没个主子,就一个太监和一个宫女坐着吃。

  “可能是来接哪位王爷或者大官的吧?”

  “不应该啊,这地方里应天府也不远,骑马一会就到了,何必在这接应呢?”

  “可能是燕王过来打京城,这两个跑出来的吧?”

  “你说他俩是住一屋还是俩屋啊?”

  “嘿嘿嘿……”

继续阅读:五、扒衣大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回大明之帝国交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