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朱棣即位
狸花衔蝉2018-01-18 10:243,721

  朱允炆一惊,正要找路逃跑,被王钺一把拉住了:“公子请放心,只需垂首立于此地即可,老仆自有说辞对他,若是慌忙而逃,必难走脱。”

  朱允炆一听,便乖乖地低着头,自顾自地原地模仿女性的身姿,美成了一朵艳丽的菊花。

  那军官到二人面前勒马停住,见二人原地没动,心里有点疑惑,厉声问道:“你等是宫中的人吧?为何出现在宫外?”

  王钺深施一礼,酝酿出了悲痛不已的声调:“军爷明察!小人本是永平府人氏,幼时即被蒙古人掠去为奴,此女为小人之妹,亦是被掳。”

  “后幸为太祖皇帝所救,但已无家可归,小人自愿入宫为奴,为皇家扫堂养马,换得一间茅屋,供天生失声小妹生活。”

  “怎奈那朱允炆本性淫乱无比,竟趁小妹端午佳节入宫给小人送吃食时,起了色心,强行临幸了小妹,并收为宫女,日日夜夜为其当牛做马洗小裤衩。”

  “幸遇燕王靖难,朱允炆那厮自焚而亡,我二人才得以逃出宫来,只欲求得半生平淡日子啊!”

  说着,王钺便扑到在地一阵哀嚎,朱允炆臊得也是掩面而泣,同样是穿越,自己自打成了建文帝之后,被迫穿女装,皇位被夺,此刻还被这死老太监一顿痛贬。

  穿越成个丐帮要饭的都比当这缺德皇上强啊。

  那燕军军官见了这场面也是咋舌无语,一个命苦的老太监伏地痛哭,他更命苦的妹妹也是掩面啜泣,还羞愤得用脚对着老太监一通踹。

  “唉……看你等也是命苦的下人,这有几钱银子,权当心意,收下快快走吧。”军官从怀里取出些钱,扔给了王钺,打马回去了。

  王钺还臭不要脸的把钱揣了起来,起身看了一眼身边一脸死相的朱允炆,情不自禁的老脸一红。

  远处还听到了那几个燕军骑兵的交谈声:

  “这皇上真不是个玩意……活该自焚烧死。”

  “若是能见到尸骨,我一定要好好鞭尸一番。”

  “我也要鞭!同去!”

  “同去!”……

  场面一时十分尴尬,朱允炆长叹一口气:“想不到王少监口活竟是如此了得,如此看来,日后若是没了盘缠,还能指着您老这张嘴说书换几个钱花。”

  “情非得已啊陛下……”王钺低着头说道。

  “把钱给我,那算老子挣的。”

  王钺:“……”

  应天府已经封锁了城门,设了关卡。朱允炆和王钺找了个角落一直猫到了入夜,才从后城的密道溜出去。

  回头望着应天府,因为李景隆和朱橞主动打开了城门,所以一切安宁,恍如昨日,对百姓和大部分官员来说,只不过换了个天子而已,左右轮不到自己,让谁当都无所谓。

  众生俯首谋私利,不问云间月圆缺。朱允炆在城门外不远的树下刻下了这么句话,当然为了不被朱棣发现,朱允炆刻的是汉语拼音。

  “话说老王啊,我什么时候能把衣服换掉啊?这衣服走路都迈不开步子,还不能张嘴说话。”朱允炆挠了挠头说。

  “公子请放心,今夜先寻个客栈,明日一早老仆就去衣铺买男子的衣裳来。”王钺劝说道。

  “好吧,可是这附近哪里有客栈?”

  “这……老仆亦是不知,只知此路可去往当涂。”王钺也无奈地摇摇头,毕竟他也是常年在宫中侍奉的人。

  二人无计可施,只能在夜色下沿着路慢慢走,应天府南部的各地未遭战乱,所以还算安宁。

  “公子……日后打算如何啊?”王钺问道。

  “你觉得该如何呢?”朱允炆反问。

  “老仆自当跟随公子,若是想过太平生活,便找个村庄买房买地,若是想夺回皇位的话,到了当涂县,北上滁州前往中都,号召仍然忠于陛下的人马与燕王再战亦非不可。”王钺静静看着朱允炆。

  “罢了,在治国方面,我一定不如叔叔朱棣的。”朱允炆长叹一口气,即使现在的他来自未来,但也仍然只是个二十岁的小子。

  如果自己当过总统什么的,还可能会考虑一下再战。

  平日里虽然会想着回到古代改变历史,可是现在朱允炆意识到,可以预知未来这点远远不够,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和朱棣争皇位……

  就是朱棣不来抢,穿越来的朱允炆说不定都会把皇位让给朱棣,他根本不相信自己治理明朝能比朱棣更强。

  主要也是因为朱允炆来得正是时候,没体验过皇权的美味,还让满朝文武一阵膈应,才会这么痛快地放弃。

  “那……公子欲往何处过日子啊?是养牲畜还是种果粮?”王钺有点兴奋地问道。

  “……你是自己想过田园生活吧”朱允炆挑着眉问。

  “实不相瞒……这是老仆的夙愿啊,与五柳先生陶潜一样,采菊东篱下……”王钺一脸向往。

  “还来就菊花。”朱允炆这一句接的王钺一刻钟没倒过味来。

  “我可没打算后半生踏实着过,我要去干一件大明朝没人做过的事情。”朱允炆一脸自信,王钺看着直发毛,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公子到了当涂,准备前往何处啊?”

  “先南下,再向东渡海,有一个小岛你知道吗?”朱允炆问道。

  “公子欲往琉球?那虽是外国,但毕竟属大明藩邦,未必安全啊。”王钺一惊。

  “不是,你仔细想想,我说的是一个岛,琉球国是只有一个岛吗?”朱允炆再次提示。

  “……琉球诸岛分为多国,不知公子说的哪国啊?”王钺有点摸不着头脑。

  朱允炆一听也愣了,合着那么大一点个琉球群岛还分裂过?自己前世还真没怎么研究过。

  “总之不是琉球!”

  “莫非是倭国日本吗?”

  “到当涂再告诉你。”

  “……”

  二人又走了几步,终于遇到了一家名叫艺蓬的客栈,疲惫不已的两个人立刻重振精神,走了进去。

  时间大概是刚到亥时不久,天刚黑一会。店中还有些许围在桌边喝酒聊天的人,店小二见进来两个宫中打扮的人,连忙迎了上来。

  此时,皇宫的火早已被燕军熄灭,燕王朱棣沉默地望着烧得乌漆嘛黑的宫殿,和殿中间早已烧成焦炭的尸骨,忍不住也是扶额长叹。

  “再怎么说也是同族啊……殿下感伤也是人之常情。”姚广孝慢步走到朱棣身旁说道。

  “这孩子……何至于此啊。”朱棣不禁掩面而泣,“你说你自杀便是罢了,烧奉天殿作甚,重修又要用去不少钱财,败家啊……”

  饶是造反爱好者姚广孝,这会也是忍不住翻白眼,再怎么说咱们也是打着靖难旗号来的,结果把当朝皇上都靖熟了,不立刻下罪己书洗白自己就算了,当着三军将士面前还净说点不招待见的话。

  就算天下已经牢牢掌握住了,也得注意点影响吧。

  在走了一遍拒绝三次劝进的程序后,朱棣正式即皇帝位,但是宣称是继承的明太祖朱元璋的皇位,并且废除了建文的年号,改称建文四年为洪武三十五年。

  还把一切被朱允炆修改过的法令政策全部改回了洪武年间的,无论是不是正确的改革,总之要把朱允炆的痕迹全部抹去。

  至于尸体是不是朱允炆本人的,朱棣自己心里也存疑,但是现在这么多人看着朱允炆被朱棣下葬了,即使日后真的有叫朱允炆在外面起事,就算是真的朱允炆,想让其他人相信也不太可能了。

  毕竟当年可是朱棣当着所有人的面前,把朱允炆的尸体从宫中搬出来下葬的,而且朝中也有人能作证,朱允炆说过不会苟活这种话。

  所以不管那具尸体生理上是不是朱允炆,至少在政治定义上,那就是朱允炆,这对朱棣来说就足够了。

  至于尸体是谁的,对锦衣卫来说,最不难找的就是尸体了。

  跟随朱棣的人们自然都受到了属于他们的封赏,至于朱允炆的大臣们,重要的人物像现在还在募兵的齐泰和黄子澄等人,朱棣已经派人去抓捕他们了,在眼前的,就是方孝孺了。

  其实对于方孝孺,朱棣心里还是有数的,这种书呆子类型的人,紧要关头未必能起到多大的正面作用,但是最起码的忠心,还是不缺的。

  进京城之前姚广孝就特地说过,方孝孺肯定不会投降,但是绝对不能杀他,起码方孝孺在读书人中的影响力里还是很高的。

  所以对于方孝孺这种铁王八性格的人,朱棣心里就没对能招降他抱有多少希望,况且这种本来就和自己不和,自身水平又不是特别出众的人,招降过来干啥啊?没完没了的烦自己?

  于是朱棣在大殿召见了方孝孺,希望他能给他起草诏书,至少能起到安抚天下人心的效果。

  然后方孝孺就哭着进了大殿。

  朱棣则是默默的等着他哭,毕竟人总要发泄的不是吗?

  但是朱棣低估了方孝孺的耐性,他愣是哭了两刻多钟,中间停都不带停的,搁到现代,当医闹起码是值两千的主。

  “先生不要这样啊,只是效仿周公辅政而已。”朱棣见地上都湿了一大片了,再不劝来月地上非长出青苔来不可,就尴尬地劝了一句。

  “哦。”方孝孺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找我干什么?”语气无比平静,好像刚才在这哭得日月无光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想让先生写即位诏书……”

  “好。”

  “???”朱棣一脸懵逼,“那你个老小子刚才哭那么欢干什么?”

  方孝孺眼一瞪:“这么了?皇帝都自焚了,还不让哭几声?”

  “行行行……”你那是哭几声?我要不劝你,你怕不是能哭到明天。朱棣内心一顿吐槽。

  “先说好,让我写诏书可以,但是有条件的。”方孝孺仰着头,一副不服气你砍死老子的表情。

  “先生请讲……”朱棣无奈地说道,话说这货不是个书呆子吗?怎么现在跟个老流氓一样,连蒙古人在自己面前都不敢这么鼻孔朝天的跟自己讲话。

  方孝孺要是死活不乐意还说话这么冲,朱棣早把他拉出去用投石机给丫扔长江里了。问题他还愿意写,这就让人很为难了。

  “写完之后,从此辞官隐居,不问政事,若是答应,当场就可写,若是不应,还是快快杀我吧。”方孝孺干脆地说。

继续阅读:四、脱离应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回大明之帝国交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