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华夷之辨
狸花衔蝉2018-01-25 16:013,271

  谢宸祯肯定道:“此计可行,但是我们需要先在小琉球落脚之后,再慢慢从倭寇手里往外救人,到时候即使会有部分人不想去,但是失去土地和生计的人肯定是愿意的。”

  “嗯。”方孝孺也跟着点头:“这些人被掠去后,原户籍还有没有保留都是个问题,与其让他们做了流民,带去开垦新土地,重建自己的家园对他们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

  正在他们讨论得兴高采烈之时,客栈楼下来了六个腰间挂着刀的人,为首的人一脸挫黑,大胡子炸着,正是被朱允炆封为煤球精的大汉,这次召集了几个人来报仇来了。

  虽说他大小是个倭寇头子,但是他们的藏身地一般在山里村里或者岛上,这城中卫兵衙役警戒森严,他也不敢太张扬,只带了手下几个好争勇斗狠的人。

  “你看清了?他们进的是这家吧?”煤球精问道。

  “没错,就是这家,他们的马还在后院拴着呢。”手下人回答道。

  “在城边看清楚是几个人了吗?”

  “五个人。”

  煤球精点点头,说道:“除了那个穿白衣服的臭小子,也就后来接他们那个人看起来像是个有本事的,剩余三人不足一提。”

  “根据在涞水他们花钱的手笔来看,他们身上钱财肯定不少,毕竟一般人身上不可能随随便便掏出买三匹马的银子。所以这次主要是抢钱,不要乱杀人,除了那个穿白衣的,绝不能留他一口气!。”

  煤球精恶狠狠的说道。

  “那好,既然主意敲定了,那就准备实施就可以了。”朱允炆兴奋地拍了下桌子,妈蛋自从变成朱允炆之后一路莫名其妙的变着法受气,这次终于有个明确的目标了。

  “公子你们晌午就没吃饭吧,这天也快黑了,吩咐小二,让后厨开始备饭吧。”谢宸祯派了一个人下去。

  “这两个是……”正事说的差不多了,谢宸祯看向了鹿芪和章琦予两个半路加进来的人。

  鹿芪先拱了拱手,自我介绍道:“在下鹿芪,庐州人。”

  “鹿芪……”谢宸祯轻轻念了一遍,“你还未到弱冠之年?”

  鹿芪点了点头:“明年就到了。”

  “噢。”谢宸祯有点吃惊,忍不住赞叹道:“英雄出少年啊,未及弱冠之年,就开始惩恶扬善了,佩服佩服。”

  “这有什么厉害的,我十九岁还当皇帝了呢。”朱允炆不服气地说道,引来了一片关爱智障的眼神,这话你也好意思说?你个败家皇帝要不要点脸了。

  鹿芪听了谢宸祯的这番夸奖和朱允炆的话,先是笑了一下,眼神反而暗淡了不少,轻声说道:“若不是家破人亡,但凡能和家里人一起生活,谁愿意过这种无依无靠的搏命日子。”

  “嗯……抱歉。”谢宸祯的面容也凝重了起来。

  朱允炆过去搂住了鹿芪的肩膀,宽慰道:“咱俩都是无家可归之人啊……你要是个女的说不定还能结个婚成家啥的。”

  这话说得鹿芪虎躯一震。

  朱允炆这么一皮,王钺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话说,公子啊。”

  “咋了?”

  “昨日在当涂,老奴曾经问了公子一个问题,可还记得?”王钺问道。

  朱允炆一呆,点了点头。

  “什么问题?”鹿芪、谢宸祯和方孝孺也看了过来。

  “就是,我为什么那天在宫里醒来后性格和语言上为什么发生了变化。”

  谢宸祯和方孝孺听了,也是一脸我也想问但是没好意思问的表情点着头。

  鹿芪则看了看朱允炆,又看了看谢宸祯他们,一拍脑袋也是发现了问题,对啊,既然他是应天府里的建文皇帝朱允炆,为什么说话口音和习惯上却明显和周围人不一样。

  而且也没有皇帝那种威严,性格上不正经的感觉和随和感过分得强,加上当时几乎把所有人的名字都忘了,细细一想似乎确实不对劲。

  一时所有的目光全部转向了朱允炆,朱允炆经过昨天一晚上的准备,倒也是胸有成竹,开口就说道:

  “其实那天本来并没有困意的,只是闭着眼睛想事情,突然就感觉眼前开始慢慢的从黑转亮,身子也已觉得越来越轻,飘了起来。”

  说完,朱允炆看了看四周的人,见他们没有怀疑的神色,只是一脸好奇的认真听着,便暗地里松了口气,接着说道:

  “紧接着,当感觉身体飘到一个很高的地方停住后,眼前那片白光里开始慢慢的显出一个身影来,但是影影绰绰只能看见轮廓,看不清容貌。”

  “然后呢?”鹿芪问。

  “然后,他伸出手,手里拿着一团白光,跟我说,这光里蕴藏着往后六百年的历史,若你想要,伸出双手,便赐予你,若无感,摇三下头,便放你归去。”

  听到这,周围的人不由得露出了惊讶又兴奋的表情。

  “然后我就把手伸了出去,举过了头顶。那团光就朝我飞了过来,从我的眼睛里直接进入脑袋里,当时眼前走马灯一样快速闪过了大量的场景,简直头痛欲裂。”

  “待稍稍适应后,头痛感慢慢弱了下去,再一思考,确实感觉自己看见了不少新奇的东西,但是我原来的记忆却开始混乱了,至于语言习惯,可能也是受了影响吧。”

  朱允炆说完了自己昨夜费了仨小时时间编的理由,房间里一片寂静,即使他已经闭嘴了,但是人们还是呆呆地盯着他,张着嘴。

  尤其是章琦予那个死道士,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某非是得了上仙的指导?那团白光,可能是蕴含了某个后世者记忆的灵体。”

  谢宸祯皱着眉说道:“听起来倒像是……对了,你是谁?”这刚想起来,章琦予还没介绍自己呢。

  “他是王钺儿子。”朱允炆贱兮兮地说道。

  “啥?”大家都吓得不轻,尼玛太监居然有这么大个儿子?

  “不是!”章琦予连忙打住了,“王钺是我师傅。”

  谢宸祯眼光瞬间就从章琦予脸上向下滑下去了:“你也是个太监?”

  章琦予:“……”

  眼看着话题越跑越远了,方孝孺连忙往回拉,问道:“那也就是说,公子知道了后六百年都会发生什么,能不能举个例子是什么样的事?”

  朱允炆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先说个近的吧,我叔叔朱棣会定年号为永乐,并把国都迁往北平。”

  方孝孺听了一愣,摸着胡子思考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倒也确实不是不可能……”

  毕竟朱棣的势力根基在那边,而且北部隐患未消,前线信息传播不方便,往北迁都大大有利于防卫边疆,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

  鹿芪也跟着问道:“那以后,大明朝会变成什么样呢?”

  朱允炆一时语塞,他没想到会有人问这个,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如实回答,思前想后,便说道:

  “说实话……大明国祚并没有长到六百年后,但是既然上天告知于我,那便是想让我们一起想办法尽力补救吧。”

  众人看起来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并没有多伤心,毕竟自秦始皇一统天下之后,命最长的汉朝也没能超过五百年,大明没到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明朝怎么灭亡的倒是没人问,毕竟都这么多朝过去了,无非是内忧外患。

  “那……之后会发生什么?”谢宸祯问的是明亡之后。

  “欧洲,就是丝绸之路的终点,拂菻之地会崛起。”朱允炆小心翼翼地说道,他还是比较担心打击到他们天朝上国的心态的。

  但是令朱允炆没想到的是,方孝孺和谢宸祯他们只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像“不可能”这种否定类的话,一时反而让朱允炆有点疑惑。

  方孝孺看见朱允炆有点懵逼的表情,问道:“怎么了吗?”

  “你们……相信了?”

  “这有什么不信的?天下之国何止千百,若上天唯独只眷顾我国,那他也太偏心了。”方孝孺笑着说。

  他这一解释,朱允炆反而更懵逼了,这和自己印象中固步自封华夷之辨什么的不一样啊?

  关于这点,朱允炆的印象还真是错的,明朝的华夷之辨并不是人们熟知的清末那种,以地域来划分谁是蛮夷,那是缺乏自信心的清朝统治者敲定的。

  在明朝,或者连带汉唐,华夷之辨的分辨不是国家之间的,更不是民族或者地域之间,而是文明和野蛮之间的。

  所以同样是国家,远在半岛的朝鲜,隔海相望的日本,同样会被中土接受,中华之传统并非是抵制外来的物品和理念,对于有用的东西,那自然便要拥抱接受。

  所以明朝在遇到了已经接受文艺复兴的欧洲传教士,士大夫们会去和他们交流东西方文化,翻译西方的新兴科学著作。

  遇到了殖民者,那就接待,然后拿他们的枪、剑和火药去研究,为自己所用,承认自己不如人并谦虚地学习,并不丢人,这是反而是作为文明人的重要体现。

  即使是在明朝人眼里的蛮夷蒙古人,他们的服饰更为便利,于是锦衣卫就有了英姿飒爽的大帽和飞鱼服。

继续阅读:十二、自投罗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回大明之帝国交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