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太监之子
狸花衔蝉2018-01-19 14:313,207

  “之子吧。”

  道士对说话的声音把握得很好,只有近处朱允炆三人听清了,后面的观众们还伸着脖子一脸迷茫的张望呢。

  如果按这个道士的推测呢,昨晚是一个太监和一个宫女来投宿,自己猜出了那个宫女跟皇室有关系,今天宫女不见了,多了两个年轻的男子。

  其中黑衣那个体型面相和那个宫女极为相似,如此看来是男扮女装,那昨天推测出的朱允炆女儿,自然就变成了儿子。

  说了这句话,朱允炆三人的面部表情便开始复杂了起来,道士心中窃喜:果真是如此!

  然后就被朱允炆一脚踹躺下了,还拉上王钺鹿芪一起过去对其进行惨无人道地圈踢。

  “还他娘的建文皇帝儿子,建文帝今年才他奶奶的二十出头能有这么大的儿子?你是你爹出胎的时候抱着一块生的??”朱允炆一边踢一边骂。

  接着朱允炆对鹿芪使了个眼神,用手指点了点自己脖子,鹿芪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一脚踢在那滚来滚去的道士后脖子上。

  这还没满十个时辰,这店里已经有第二个人晕过去了,朱允炆一摆手:“抬走!”

  店里重归了平静。

  倒不是道士耍小聪明,一般的老百姓谁知道当朝天子多大岁数啊,只知道换皇帝了要变年号。他也没见过皇上,问又没处问去,自然不知道朱允炆多大,只是根据常理推断皇帝自己跑出来还只带个太监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谁知道现在的朱允炆是个打扑克哪怕手里就俩A都敢抢地主的人呢?

  对于这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还喜欢瞎bb的人,朱允炆自然不能轻易饶了他,但是具体要怎么处理还真不知道,杀了吧犯不上,放了又害怕这货乱说暴露自己身份。

  于是三人走到一棵树下,把这道士往树上一靠,朱允炆打算和王钺鹿芪商量一下。

  这个时候鹿芪的好奇心彻底压不住了,一看四处没什么人了立刻就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你是建文帝的什么人啊?”

  “假的,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建文帝才二十多一点。”

  “啊这个我听见了,那你是他弟弟吗?”

  “我是他本人。”

  “哦……”鹿芪的表情渐渐僵硬了起来,这个信息似乎超出了他大脑cpu的运算处理能力,直接懵逼了。

  朱允炆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别瞎想了,我已经不是皇帝了。”

  “那你为什么在这啊?”鹿芪问。

  “不然在宫里等死吗?”

  “那你为什么只带了一个王钺出来?”

  “我之前不是说了还有人会在当涂县跟我们会合的吗?我是逃跑又不是出巡,当然来不及带人了。”朱允炆有点哭笑不得,感觉鹿芪好像因为太震惊脑子有点不好使了。

  鹿芪又盯着朱允炆看了许久,幽幽地说道:“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还能统治大明朝四年,真是个奇迹。”

  “你能不能说句好听的,我就算不是皇帝了,起码也是姓朱的皇室出身,就不能尊重我一下吗?”朱允炆脸当时就拉下来了。

  “而且这件事你可别瞎跟别人说,费那么劲逃出来了我可不想再被抓回去再死一回。”

  “好吧,看在你有心除倭寇的份上。”鹿芪点了点头,又看了眼那个昏迷的道士:“那他该怎么办?”

  朱允炆挠了挠头,说道:“要不然就带着吧,虽然他猜错了,但也八九不离十,也还有点能耐,再不济也能当个仆人使,你觉得呢老王?”

  “也只能先带着了。”王钺表示同意。

  接下来就要去买马了,朱允炆把那道士全身上下都摸了个遍,毕竟四个人了,还得考虑要不要多买匹马什么的,结果从头到脚只搜出了一钱多银子,吃顿好饭还行,买马顶多能买条尾巴。

  还是王钺在精打细算方面略胜一筹,跟卖马的讨价还价了半天,外加你看我们还有一蠢货昏迷了的情理牌,卖马的才终于答应了买三匹马送一辆拉货用的二轮板车。

  但是通过买马让朱允炆对钱这东西有了新的认识,他们买了三匹马,还不是战马只是代步的蒙古驮马,一共就花了不到四十两银子,这四十两银子给一般的步兵发军饷的话能给一个排的人发一个月的。

  更何况组建骑兵对马匹的要求更高,还要有盔甲武器,一时让朱允炆深深的感觉到了财务的危机,王钺随身带着的财物,连银两带珍宝盘算下来,也就三万两左右。

  妈的之前看的小说里面,主角动不动几千几万两的扔银子是种什么体验啊,老子皇帝出身带着两包宫里的宝贝都没这魄力啊。

  其实朱允炆想的还是有点偏差的,他忽视了自己目前在长江以南,明朝的交通远不如二十一世纪,所以他买的马匹价格相较于从兀良哈直接买来说,足足翻了一倍多。

  三人牵着马出了闹市区,王钺给自己的马套上了板车,为了防止道士半路上掉下去,也用绳子结结实实地捆在了板车上。

  况且这车减震效果极差,跟着车一块抖总比一路硌硌丁丁的颠着强吧,朱允炆是这么想的。

  看着眼前路途开阔了,鹿芪和王钺翻身上了马,但是朱允炆一时却有点怂了,毕竟他没骑过,这蒙古的马五大三粗的,自己肯定打不过它,要是不听话咋办?

  “你等什么呢?”鹿芪好奇地问了问。

  “那个……”朱允炆紧张地用手撸着马鬓毛,撸得马眼睛都眯起来了,问道:“它不会瞎跳乱跑吧?”

  鹿芪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你身为皇帝不可能马都不会骑吧?”

  朱允炆小脸一红:“一直没骑马,忘了……”

  王钺倒是见怪不怪了,毕竟之前朱允炆连方孝孺和自己的名字都忘了,能记住马怎么骑就见鬼了。

  “先拉着缰绳,一只脚先踩住马镫,那只脚!你一大老爷们侧身坐着不嫌别扭啊?”王钺努力指导着。

  朱允炆深吸一口气,准备好了动作一使劲便摇身上了马,过程顺利得出乎了朱允炆自己的意料。

  看来朱允炆的身体还自己保留着一些机械性的动作技能,毕竟有些东西,一旦学会,就不会忘记。

  稳了稳马之后,三人轻夹马肚,哒哒哒地朝当涂县去了。

  再说谢宸祯这边,毕竟他们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后从应天府直接骑马去的当涂县,在朱允炆一伙人刚吃完早饭准备从溧水县出发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连夜骑马赶到了当涂县。

  由于他们一共加起来有十五个人,所以几乎包下了一家客栈的房间,连夜赶路大部分人也都困了,都在房间里休息。

  只有两个人例外,就是谢宸祯和方孝孺,谢宸祯靠着窗户坐着,手里端着个茶碗,一边看风景一边劝着方孝孺:

  “昨天一夜没睡,你也不困啊?回去休息一下吧,皇上是匆忙出走,无马可用,比我们慢是理所应当的。”

  方孝孺则是来回的踱步,一脸的焦虑:“这我也明白,但是这当涂县如此之大,我们怎么碰头啊?”

  谢宸祯倒是早有了对策:“我早就派部下轮班去沿路各家客栈寻找了,如果有宫中打扮的人,自然会带过来。”

  “但是如果他们换了衣服呢?”

  谢宸祯一脸无耐地看着方孝孺:“你不要拿皇上和王少监当傻子行不行,他们为了跟我们会合,一定会保持原有的穿着作为醒目标志的。”

  “哦……言之有理。”方孝孺点了点头,紧锁的眉头松动了不少。

  谢宸祯说的没错,朱允炆换了衣服但是王钺没有始终还保持着出宫时的穿着正是这个理由。

  随着板车的不断晃动,昏迷的道士渐渐苏醒了过来,仰起头四处张望,看到了骑马的朱允炆他们三个的背影。

  “大仙,你是同意收我为徒了吗?”那道士喊道。

  “滚蛋。”王钺客客气气的回应了一句。

  “你叫什么啊?”鹿芪一如既往的好奇。

  “贫道姓章,立早章,名琦予,玉字琦,给予之予。”道士大声回答道。

  “你没个字号吗?”朱允炆问道。

  “有,道号珏真。”

  说到这,朱允炆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自己好像没有字,不光自己,好像所有皇帝除了自力更生登基的都没有字。

  “那个……老王啊?”朱允炆转头看向了王钺。

  “公子何事啊?”

  “我的字是啥?”

  王钺先是一愣。接着回答道:“公子您未满二十就已登基为皇帝,没有字啊。”

  朱允炆一琢磨好像是这么回事,毕竟字是同级的人相互称呼用的,但是皇帝身为天下万物之主哪来的同级,至于自己的长辈,直接叫名就行,确实没有取字的必要。

  就在这时,前面打马过来一个大汉,拦住了朱允炆一行人,那大汉打量了一下王钺,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位可是王钺王少监?”

继续阅读:十、星辰大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回大明之帝国交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