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以后记得随叫随到
喜妹2018-03-28 17:132,207

  清晨时分,林菀被噩梦吓醒。

  看到旁边床位已空,林菀想到交易的视频证据。

  她等了几天,又牺牲色相才换的一次机会,此次若是失去,她根本不可能救出程逸了!

  林菀焦急如焚,别墅太大,她隐忍着下体撕裂胀痛,四处奔跑。

  不知过了多久,她看着鞋柜内的男士拖鞋,记得江辰昨晚穿了它。

  显然他已经去上班了。

  林菀反射到这个消息,没有迟疑,跑回卧室换衣服。脚下一滑,她不慎从楼梯滚下,膝盖与脚踝受到重创,最后姿势尴尬地反趴在楼梯小落台间。

  微动一下,腿抽疼,林菀疼的想哭,可她已经习惯不再轻易哭泣。

  咬着牙,林菀尝试站起,可腿实在太疼,膝盖只能微弯曲。她深吸口气,唯有撑着墙壁,半俯身,缓缓爬上去。

  不过,林菀还是暗暗庆幸的,因为别墅没有佣人,没人会看到她的窘迫。

  回到卧室,林菀捡起地上皱巴巴衣服,用力抻平。回想这几天历程,她胸口蓦然发闷,有几分酸意。

  不是她委屈,而是她兜兜转转跑了这么久,难得找到关键线索,最后仍旧没把有用证据弄到手。

  她救不了程逸了。

  眸子涩然,林菀强忍哭意,套上衣服,转身去拿手机。江辰既然回来,她还能去江氏找他,不信逮不住他!

  霸王餐不结账,这是不可能的!

  重拾信心,林菀发现手机指示灯亮着。

  自己整晚不归,星星发现她不在家,想她了吧。

  想到儿子林星星,林菀千仓百孔的心瞬间被治愈。然而,只是一则 新消息,还是江辰发来。

  “视频在你手机上,程太太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希望你也是如此。”

  林菀愣住,接着惊喜地翻找视频,发现一个凌晨时分上传的视频。

  视频是程氏办公室监控的缺失的前半段,里面有着被害的未成年女生给程逸下药,最后以为各种姿势靠在他身上,假装被强奸。

  林菀眸色沉了沉。

  群众下意识偏向弱者,而受害人的身体又检测出程逸的液体,实锤重锤全部砸向程逸,指明他披着羊皮,真实是十恶不赦的强奸犯。

  程逸被抓那天至今,记者们不知从哪里翻出猛料,一直曝光程逸有恋童癖,公开场合趁机猥亵女孩。甚至有人谣言程逸双性恋,曾对多个男童下手。

  林菀认识程逸多年,一听,就知是无稽之谈。

  收拾情绪,林菀惹着浑身酸痛,将视频一式两份,发给律师与办程逸案件的警长。随即,她前往警局。

  “视频只能说明受害人前期有意愿与程逸发生关系,但据后面视频,清晰表明受害人反悔,程逸却犯罪了。所以,程逸的行为依然眼中触犯我国法律。”警长严肃说明。

  林菀皱眉,没想到辛苦拿到的东西,最后没起效果。

  律师眼神安抚她,开始与警长斡旋。

  林菀不清楚律师说了什么,但结果似乎还不错。

  “程太太,你先回家,我们下午拿视频去鉴定科和其他地方。虽然过程有点曲折,但您拿到这个至关重要的视频,程总一定有救!”律师简明扼要说明,鼓舞林菀。

  如寒天中的火把,瞬间点绕并温热了林菀的世界。

  林菀激动得不能自已,眸中水色润泽,朝着律师用力点头。

  回到家里,儿子星星已经上学,林菀暗松口气。她几宿不眠,双眼血丝缭绕又红肿,昨晚又经过那件事,现在蓬头垢面,跟疯婆子几乎一样。

  幸亏儿子没看到,否则肯定被吓到。

  “死哪去了,现在才回来?”方玲玲嗓子似被人用手捏着,尖锐难听,“我家阿逸不在,你就去鬼混,林菀,你不是人啊!”

  “妈,我拿到关键证据,阿逸很快就能释放。”林菀无感,程逸母亲一直不喜欢她,但程逸待她极好,她就从不计较了。

  “那我今天能见到阿逸吗?”方玲玲激动万分,提着拖鞋迅速下楼。

  “今天应该还不行,但就在这几天吧。”林菀微笑,试图安慰方玲玲。

  方玲玲神色顿暗,但比起前几天心惊胆战,总算是有个好消息。看着林菀那张笑脸,方玲玲冷哼。

  “林菀,阿逸因为娶了你,才被人陷害,现在还在看守所受苦。你做这些都是应该,别想我会感激你。”方玲玲嫌弃地看眼林菀,回想当年,又提旧事,念叨着,“扫把星!阿逸当初肯定我,娶了那家小姐,就一生无灾无难……”

  林菀抿唇隐忍,低头任由程母数落,没有附和,也没有反驳。

  因为她不想给程逸添麻烦。

  匆忙洗漱后,林菀和律师见面,拿着视频兜兜转转几个地方。不过,似乎有人暗中帮助她。

  没过几个小时,程逸就无罪释放了。

  看守所铁门前,林菀小脸被冻的通红。

  她远看程逸被警员带出,两脚用力剁几下,带着麻痛往前跑去。

  看到女人憔悴脸色,程逸知晓自己能出来,一切靠她奔波。他感动又心疼,两臂张开,用力抱住林菀。

  “菀菀,辛苦你了。”

  小手在男人后肩胛轻拍,林菀浅笑,脸颊梨涡深陷,“阿逸,我们之间不用客气。”

  感谢,该是她对这个儒雅又温柔的男人的。

  程逸深呼口气,大手轻揉弄林菀发顶,白牙龇开,“走,我们先回家,再去接儿子!”

  林菀一愣,眼神复杂看向他,欲言又止。

  似有感觉,程逸回头,“菀菀,你有事跟我说?”

  “暂时没有。”林菀摇头,嫣然浅笑,“我们回家吧。”

  那句离婚,终究有些不忍心,被压下了。

  随后,程逸收拾一番后,两人到小学,接儿子林星星下课。

  “老程,你旷工好几天了!”林星星如火箭炮地冲向程逸,一被程逸抱起,两只小手就捏着程逸的脸颊,似发泄不满。

  然而,林菀与程逸都看出,儿子是害怕了。

  程逸被抓几天,外面新闻漫天飞,小孩不懂,但林菀明显感到程逸不在,儿子比往常要焦虑。但儿子向来懂事,从不过问。

继续阅读:第三章 她逃不掉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名门第一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