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该婚外情
喜妹2018-03-28 17:132,329

  江辰约在酒店碰见,程逸被释放不久,现在媒体记者还在报道程氏。林菀怕被记者拍到,特意乔装成金发女郎。

  无视酒店大堂员工投来的轻蔑视线,林菀学着西方女人的妖娆,豪迈地扭动腰和臀部,特别有自信地走向电梯。

  电梯厢门一关上,她肩头垂下,无力地靠着一边。

  透过宽大墨镜的过滤,她盯着那个不断增加的红色字眼,心口砰砰直跳。紧张,也带着某种忽略多年的情愫。

  这是林菀最痛恨的。

  明知她与江辰以惨烈方式分手,如今她还名义冠上了其他男人太太名义,可江辰一回来,她多年故意躲着的东西,仍旧冒出来。

  并且,还是那般的清晰,似昨日发生。

  “菀菀,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我听说这样一句话,在地球上最后一个乐园,只有我和我的爱人,还有马尔代夫,所以我一定会带着你,我的爱人,去马尔代夫。”

  甚至第一次牵手,第一次亲吻,第一次触碰禁忌……

  林菀闭眼,试图压下心口那股涌动。

  电梯门一开,她又调换角色,走向江辰所住的总统套房。这个房间,她并不陌生,当年他们第一次就是在这里发生。

  而当年的江辰和现在不同,为了留下重大纪念,他存了几个月的工资,又预先一个月才订到这间套房。

  几年后,他们却以偷情身份重新回到这里。

  真够讽刺。

  似猜到她来,林菀刚伸手去敲门,门发出一串铃声,嘀铃铃打开。

  林菀故作镇定进去,顿时被男人用力一推,抵在墙壁。

  扫眼女人身上廉价却安全的打扮,江辰冷哼,“还算准时。”

  江辰只要见她就忍不住出口伤人,他只要见到林菀就想发疯。

  听着男人嘲讽,林菀心微痛,但至少他们有过一次,她倒也冷静了。

  不慌不躁地取下假发套等伪装物品,林菀揉开盘起的秀发,几缕发梢调皮挠过江辰脸颊。江辰眼神骤然幽邃,大手猛然往前,撕开林菀身上的红色裙子。

  小手捏紧墨镜,接着一松,林菀强逼着自己接受,不要去反抗。

  冷盯着女人一张死鱼脸,江辰故意撕碎她所以衣服,随即走回沙发,“我现在不想做,我想看你跳舞。”

  暴露的滋味本就难堪,林菀指甲死掐着掌心,动作机械地走到茶几面前。

  她正艰难摆动手脚,江辰声音如鬼魅,邪恶又响起,“我要看芭蕾。”

  纯洁神圣的舞蹈与她当下所处的情景,形成浓烈反比,无疑是在羞辱她。林菀下颌肌绷紧,脚尖踮起,缓缓起舞。

  江辰眼神淡冷,偶有几缕星火晃过,证明他并非毫无反应。

  嘭!

  大床深陷一块,林菀脑袋撞到床头木板,直冒星光。可江辰不会在意她的感受,依旧强取豪夺。

  他有意折磨林菀,看到女人起了情欲,故意停下。

  林菀下意识靠近,却听到一道炎凉讥笑。

  “程逸如果知道自己能够平安出来,全靠妻子出卖肉体换来,你说,他会作何感想?”望着女人额头薄汗,江辰心里腾然升起一股快感。

  不是生理反应,而是这个女人当年狠心背叛他,却无法抵挡他的魅力。

  不仅是得瑟自己对林菀的影响力,更多是一种报复,嘲讽林菀当初决然离开,实际心口不一,极度没有贞操的人格。

  察觉男人作坏,林菀深吸口气。

  江辰勾唇,翻身去取过烟盒,熟练点燃。

  林菀抿唇,难受地皱着眉头。她怀孕期间闻不得烟味,到现在还留下这个毛病。药草不断灌入肺部,林菀呼吸不由加急,微拉起床单,轻挡住鼻子,稍微减少吸入。

  “程逸吸烟超凶,你还是适应不了,莫非你们夫妻两人分床睡?”江辰好像特别好奇他们夫妻生活,笑问着。

  “我们在一起那年,他戒了。”林菀忽略后面那句,猜不到男人的想法,咬了咬唇瓣,小声恳求,“这是我自愿的,不要告诉他。”

  烟蒂火光忽闪见,江辰那双眸子愈发阴戾,怒火迅速弥漫。

  一根迅速抽完,江辰故意似的,继续抽,还冲着林菀喷吐烟气。林菀强忍恶心,小脸憋得煞白。

  “自愿?假设视频不在我手上,你愿意跟其他男人睡觉,换程逸出来?”江辰咬牙,俊脸愠怒明显。

  林菀垂眸,回想到那种场景,却不认同江辰的假设。

  他提出这种要求,无非是想羞辱她,其他人和她没有仇恨,怎会人人都像他?可若是,她为了程逸,会吗?

  林菀自问,却得不到精准答案,“我不知道。”

  江辰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将烟摁入烟灰缸,带着满口香烟气味,恶狠狠地堵住林菀嘴巴,肆意蹂躏。

  林菀被呛到,难受地连连咳嗽。江辰似头愤怒狮子,不让她有任何歇息时间,不尽的折磨。

  几次晕厥前,林菀眼泪差点落下,可又强忍着。因为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她不能埋怨任何人。

  而江辰现在对她残忍,也是她当年的抉择。

  一切事情都有源头,而她前面不是没有另一条路可走,可是她偏偏选了这些。既然做了决定,那这辈子就该默默承受,无怨无怒。

  江辰看似残暴,可他也注意到她的表情,她不会知道他心里的痛苦。

  他特别想问问她,这么多年有没有后悔过,可是他却看不到她的眼神还有对他的一丝留恋,却全部都是为程逸考虑。

  这令他愈发恼火,彻底抛开那点怜惜。

  一夜疯狂过后,江辰已经离开。

  林菀揉着胀痛额头,捡起地上睡裙,准备到浴室收拾一下。

  忽然,一直开着的电视出现她所熟悉的面孔。

  “昨日尽善尽美基金会庆典,江氏集团继承人江辰携手钟家千金钟丽丽共舞一曲,为贫困山区儿童筹募到善款一千万。同时,两位门当户对,心地善良的慈善家在台上当众宣布,即日举办订婚……”

  林菀手中衣服蓦然落地,愕然地看着电视上那对金童玉女。

  俊男美女,正好相配呢。

  不像她身份地位差了那么多,就算是死不松手最后只是自己难堪。

  林菀自嘲,目光却挪不开电视上的钟丽丽。

  钟丽丽是古典美女长相,浅笑间美目盼兮,用沉鱼落雁也难难形容,因为她身上自带的高贵气质独特。而且一看就是名门闺秀出身,涵养非一般人能及。

继续阅读:第五章 是不是去偷人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名门第一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