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曦楼(一)
琬樱2018-03-30 20:231,701

  看来,除了洛蓠外,其他人都被这个小鲜肉勾引了。

  看来,“帅”不管在哪个朝代都管用呀!

  洛蓠无奈地叹息。

  ·····················

  半晌,一个侍女端着盘子来了,盘子上有一块精致的红布。

  少女看了曹植一眼,笑道:“今日的灯谜说的凤凰,在这里。只是俗物,请笑纳。”

  侍女把盘子放到曹植坐的卓子上,打开了红布。

  布上,一只精致的凤凰手链躺在盘子上。那凤凰雕刻得栩栩如生,好像将要飞起来一样。那手链也是用闪闪发光的金子做的。这家真的很有钱的呀!怪不得这家千金和曹植走得那么近!有背景真的好哇!

  ························

  之后,那位少女一直缠着曹植,把曹植灌得快分不清人世了。

  “姑娘,吾和子建有些私事,需要姑娘回避一下。”少女道。

  洛蓠不用想,看她色眯眯的眼神,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但······曹植才8岁!

  “这位姑娘,贱婢先走一步了。”洛蓠对少女行了一个礼。她知道,这个骄傲的女人不允许任何女人在他身边游来荡去。搞不好,今晚都没法走了。

  “下去吧!”少女翘着二郎腿,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笑容。分明就是说:我赢了!

  洛蓠对着少女委婉地笑了一下。那笑容不动生色,任何人都看不出来。

  “等等!”曹植大叫。

  “等什么等?这不知死活的贱婢,居然勾引我家子建!还不快下去!”少女脸色铁青,大骂洛蓠,颇像一个抢不到青菜的泼妇,破口大骂。看看曹植,又用谄媚的语态说:“子建哥哥,我们走吧!”说罢,准备拉着曹植去房间。

  “圆月时,

  灯如昼。

  柳梢头,

  黄昏后。”清脆的声音传遍了孤单的大厅。洛蓠说罢,白衣一挥,自己把凤凰手链带到自己的手上,自己便离去了。

  “站住!站住!你这个贱婢!”少女大骂。

  “小姐,这少女走得太快,奴婢追不上!”半晌,一个奴婢跑来大厅,跪下,对少女说。

  “一群草包!”少女大手一挥,一声清脆靓丽的耳光重重地打在了奴婢的脸上。

  “甄小姐,吾恐怕不能留宿于您的府上了。“曹植低调地说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少女,便离去了。还没出楼阁,便听到有人在喊:

  ”为什么,为什么?“不用听,就知道这是甄洛的声音。

  ”小姐······“奴婢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了一下,”等你坠落时,才知道什么是幸福。“

  ······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轻轻幽凤,吹动了柳丝,也吹动了窗里一位公子的心。

  身上的白衣绣着几只银边黄龙,显示出公子的气派。

  “若真是你,你怎可能消失得那样快?若不是你,那她为何跟你那样相似?”那少年冷笑。

  手中的帕子又被展开,上面绣着几行清丽的字:

  今年圆月时,

  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圆月时,灯如昼。柳梢头,黄昏后。”这几句是洛蓠说的。等他拿起手帕时,字早已绣上去了。

  而前面的八个字,则是他日夜不眠不思而想来的。自己一针一线地绣了上去。不会女工的他被绣花针穿了几个窟窿,弄的他痛苦不堪。药不知上了多少遍。他每天都在琢磨怎么绣,绣上去了又自己拆了下来。搞了好几年都没完工。

  现在,完工了。那首小诗,好像不是他绣的,好似都是洛蓠背完那句话后自己出现的。

  他微微一笑,抓着手帕,躺在床上,翘起了二郎腿。

  月光照耀着他的脸,雪白雪白的,好似像花瓶一样。

  他望着月亮,又大又圆的月亮,高高地挂在夜空中。

  “月亮啊,月亮,如果你能把洛儿找到的话,那我一定要感谢您!”

  就这样,曹植不脱“蓑衣”卧月明了。

  PS:嗨喽!大家还记不记得我呀?哈哈,更新地有点慢。百分之10是我懒得打;百分之89是我妈不准我打(有些记仇。我真怀疑她是不是我亲妈。)百分之11是压力很大(归到第一项。此处凑字,请亲们不要建议。)上次我妈过来还没把那段回忆卡完就保存了。(错不怪我(推卸责任的小编))还有,还有,女主的身份好复杂,搞得小编头疼!因为这是历史,俺不能随意创改历史,还要把虐戏搞好,真的不容易呀!请冒个泡吧!此外,我有个“friend”的作品《偶像进行曲》。记得关注哦!拜拜!

继续阅读:月上曦楼(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恨曲:四海求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