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抉择(三)
三国晓渊2018-01-29 17:045,003

  自从三年前开始,不幸,难过,痛苦,几乎就像家常便饭一般时刻萦绕在他的身边。归根究底,秋晓渊都还要感谢这么三个人:秋墨、韩毅、以及叶宇声。

  当秋夜与秋月见到了被关押在审讯室里还一脸伤痛的秋晓渊之后,他们两个都赶忙走上前去几乎同时心疼的问道:“晓渊(哥哥)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说着,他们两个也都同时的拿出了纸巾,递在了秋晓渊的眼前。

  秋晓渊只是本能的接过秋夜的纸巾,然后将纸巾放在了还在微微出血的额头上,盖住了向外涌出的丝丝血渍。他摇了摇头,对于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他就只是笑着对他们两个解释道:“没什么,这只不过是我刚刚在监牢里又和杨峰打了一架罢了。”

  看着秋晓渊努力挤出这般毫不在意轻描淡写的表情。没人能够看出,这事实残酷的真相只有他一人清楚。

  看到秋晓渊“亲口”说他没什么事之后,秋夜与秋月本想就这么带着秋晓渊离开的。可秋晓渊却愣在了原地,说:“你们再等我一下。”

  他跑回了北城派出所。找到了值班室里的民警,向他询问道:“关在里面的刘天启他什么时候才能放出来?”

  “这我不知道,得去看上头的意思。”那值班民警就这么简短对秋晓渊回答道。

  “哦”。秋晓渊淡然的回了一句。然后当他回头准备离开时,他身后的民警这时却突然的提醒了他一声:“你的手机别忘了拿了。”

  “手机?”这时,秋晓渊才想起刚刚在进派出所的时候手机就被他给没收了。

  他又折回了几步,接过了那民警手里的手机。此时的民警看着他也开口对他念叨了一声:“刚刚有好几个打给你的电话。”

  “电话?”秋晓渊打开了手机,看到上面的好几十个未接来电的时候,他也着实的吓了一跳。

  然后,他赶忙的朝着电话的另一头拨了过去。

  “你俩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打你们俩这么多电话你们都不接。”电话的另一头一接通后就这么激动的对着秋晓渊喊道。

  而秋晓渊也只是呵呵的笑了两声,对着电话的另一头回道:“对不起啊,我现在就回去。”

  电话的另一头听到后便是一阵沉默。秋晓渊本想就这么挂掉电话的,可就在他快要按掉挂机键时,电话的另一头这才淡淡的飘出了一句:“你家刘老头今儿早上出车祸了。你就先不用回殡仪馆了,去市人民医院吧。”

  “什?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秋晓另一渊站在原地呆呆的愣了好几秒。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赶忙在电话头里回问道:“你该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谁现在会拿人命去开玩笑,你快点去吧。看样子那老头撞的还挺严重的,可能就快不……。”电话的另一头说道这便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了。待他那一边沉默了有好几秒之后,这才缓缓的挂掉了电话。

  “不,不,这一定不会是真的,这一定不会是真的。我这才刚从医院里出来,这老头怎么就这么不挑时候的跑回医院里去呢?”

  秋晓渊不敢相信刚刚所听到的这番事实,他的手机也因此而掉在了地上,吓得秋夜与秋月两人赶忙在秋晓渊的身旁直问他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秋晓渊竭力的保持住自己的理智,对着一旁的秋夜与秋月说道:“接下来你们就不用再陪着我了,你们这么折腾一整天也很累了。秋夜,你自己也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做,你待会就是要和你的妹妹一同回去见你那亲生父亲啊。”

  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桩桩事情,秋晓渊他实在是不想再给任何人添上一丝麻烦了。他本想回到监牢里先和刘三儿把这件事情和他说说的,可他又觉得如果现在说的话他怕刘三儿待会儿又不知道会出什么篓子。所以他最后还是打算自己先去医院,看看刘老头的情况之后再说吧。

  “晓渊(哥哥)。”秋夜与秋月看着秋晓渊裹了裹身上的军大衣准备离开的时候,便担心的喊了起来。

  秋晓渊本已跑出门外了,可是当他跑了几步之后却又实在是放心不下秋夜,便又跑了回去。而后他情不自禁的拥上前去紧紧的抱着秋夜,抚着她那修长的头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无论发生什么,我们之间最后都一定会在一起的。”

  待他俩拥抱片刻之后,秋晓渊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手。夺门而出,朝着另一条漆黑的道路跑走了。

  看着秋晓渊离去的背影,秋夜的心里自然那是放不下的。因为她不知道秋晓渊身上到底还背负着什么,还隐藏着什么。她很想知道,也很想了解这个心事重重的男人。

  “上车吧,我的好姐姐。”此时一旁默不作声的秋月对着还在发呆的秋夜说道。而早在她来到派出所时,她就已经事先打了个电话让自己家里的保姆为他们做好饭菜备好姐姐的衣服,等他们回去。

  “好的,妹妹。”

  秋夜在秋月的陪同下坐进了这辆豪华的娇车,开往了“家”的方向。

  这2012年12月22日新生的第一夜也终于降临了……。

  另一边,还被关押在这监牢的刘三儿现在都还不知道那刘老头出了车祸入院的事情。自从刚刚秋晓渊被带了出去直到现在天都黑了,无聊又睡不下去的他只好找上隔壁的邻居-杨峰来说说话,聊聊天了。

  “喂,喂,你这小子说说话啊,你听没听到啊。你丫的刚刚做的那些事情不是挺牛B的吗,你怎么这么早就睡下去了呢?喂,喂,你听没听到啊。”隔着监牢的墙壁,刘三儿趴着墙对着一墙之隔的杨峰喊道。

  而另一旁的杨峰对于刘三儿的话并没有回答,也没有睡下。他只是自己一个人呆坐在那监牢的床上透过铁窗看着皎洁的月光。自从他被带进了这里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吭声,也没有做什么,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呆坐在这小小的监牢上抬头看着铁窗外的天空。

  没有任何人能够知道,此刻的他现在到底在那想着什么。

  惹来无趣的刘三儿也只能就此为止,认为那隔壁的混蛋早已睡了下去。只不过他有一点实在想不通的是,他觉得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真的是太快了。凭什么秋晓渊这小子这么快就有女朋友了,而自己还打着光棍一条。想到这里,在这一刻,刘三儿第一次对秋晓渊的主角光环产生了那么一丝小小的嫉妒。

  而就在刘三儿还在那想事非非的时候。冯小瑶就已经拿着一些公文档案袋来到了刘三儿监牢的门外。刘三儿透过门上的玻璃远远的见到她,便赶忙激动的走上前去对她问道:“我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冯小瑶一看到刘三儿这幅油腔滑调,油嘴滑舌的德行就一肚子气。她站在铁门外,看着刘三儿对他不耐烦的说:“是啊,是啊。这还真是恭喜你啊。”

  “是的话那还等什么,快开门啊。”刘三儿在监牢里喊着。

  “我不能开门,因为……。”说到这,冯小瑶突然的停了下来。露出了一丝狡黠而又阴暗的目光瞟了一眼刘三儿。

  “你,你想怎么样?”看着不怀好意的冯小瑶,刘三儿心里清楚,她那坏坏的眼神里保不齐的又在想什么鬼主意在整他自己。

  好一会儿,冯小瑶这才淡淡的接着补了一句:“因为就算你现在能出去,那你也得等到明天。”

  “这为什么?”刘三儿奋力的拍打着铁门,对着门外的冯小瑶喊着:“这为什么,这为什么?”

  “就因为我现在已经下班了。”冯小瑶就这么轻松愉快的回了刘三儿一句,而后她就心情舒畅边哼着歌边乐呵呵的迈着轻快的步伐走掉了。

  “回来,回来,你给我回来。”不甘遭受如此“屈辱”的刘三儿一直拍打着铁门在那呼喊着。

  当冯小瑶离开刘三儿的监牢在经过了与刘三儿一墙之隔杨峰所在的关押室时,她感觉里面情形好像有点不对,杳无声息的。于是,她便走了过去,透过门上的玻璃瞄了里面一眼。

  看着默不作声一直看着天空一动不动的杨峰。冯小瑶似乎发现他的情况好像有点儿不对劲,于是她便连忙轻轻的拍打着铁门对杨峰问道:“喂,你没事把?”

  “没,没事”杨峰背对着冯小瑶回了一句,而后又继续沉思了下来。

  得了无趣的冯小瑶也没过多的在意,嘟着嘴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而在这寂静的牢房里,待冯小瑶走了之后,就只剩下了一直嚎叫的刘三儿和突然变了心性的杨峰两人了。

  “这就是我们的家?”

  秋夜指了指眼前这栋精致装修而成的高档别墅,捂住了嘴对着一旁的秋月惊讶的问道。

  “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家啊。”秋月说着,还没有等秋夜从中缓过神来。她就已经拉着秋夜推开了眼前厚重而又金灿灿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这间别墅的构造整个看上去那都是金灿灿,亮晶晶的。秋夜一进门,就被眼前的那盏很大的水晶吊灯给照的睁不开眼。在她的左手边,她率先注意到的是那里放置了一个超大而又很厚实的高档名木餐桌。在这餐桌的上面,还摆放了好几道由保姆刚刚所烹饪好的可口饭菜。尽管那些饭菜全都盖着,可秋夜还是能闻到了那一股欲罢不能十分浓厚的肉香味。

  这里是一栋装修的很温暖的别墅。整个地面那都是用金黄色某名贵的高级木板所铺满的。而且这木板之下竟然还有地热功能,这让秋夜本来就已经冰冷似铁的脚踩在这温暖的地板上时,那就别提有多爽了。

  这里面的暖气在这寒冷的冬天里那也是二十四小时开着的,所以只裹着一件单薄外套的秋夜在这里面丝毫都感觉不到冬日的寒意。

  别墅里整个大厅的摆设那也是极尽的精致。一台镶嵌进墙壁里的大电视前还放着秋月用来打游戏的各种插卡机。在电视旁矗立着的一个暗红色实木酒架里,那也塞满了各式各样不同种类看似很高端很名贵的各种酒。至于那一大块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深蓝色玻璃茶几以及围在茶几旁的那三座牛皮大沙发,那就更不用说了。

  而在秋夜的右手边,那是一块盘旋式直达这别墅二楼的木梯。从那里走上去,秋夜还能看到二楼上那一整块洁白的地毯铺满了整个走廊过道。并且,从二楼来到别墅的后头。下面,那就是一块超大超独立的游泳池。

  “秋月?这真的是我们的家吗?”看着眼前这富丽堂皇,高大宽敞的别墅,秋夜有点儿不可相信的对着秋月问道。

  “当然咯姐姐。而且你的房间,就在这里哟。”说着,秋月便一把拉着秋夜的手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前,推开了她早已为她姐姐备好的那个房间。

  现在也已赶到家的秋墨早已是按耐不住自己那激动的心情。他还没等司机管家为他打开车门,他自己就先走出了车子,拄着一根拐杖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口前。他对下一刻即将到来的情景那也是既激动又兴奋的。这个已经五旬而过的中老年人,在拄着拐杖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时,第一次因为手颤抖的厉害而迟迟没有推开眼前的大门。

  直到他手机突然在这不合时宜的时候响了起来,这方才打断了他那激动的心情。而他一看这上面的来电信息,脸色立马就变了。秋墨摁下了接听键,对着电话的另一头喊道:“叶宇声。我不是说了吗?我已经决定退出了,你怎么还给我打电话。”

  秋墨说着,他本想就这样合上电话,可叶宇声在电话的另一头却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难道你不想在临走之际再做上一份“大”的吗?”

  “这个”。秋墨听到后略微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向电话的另一头问道:“那你先说说。”

  叶宇声觉得秋墨有戏了之后,便在电话的那头娓娓道来:“首先。至于刚刚的事情,我得先和你说一声。是我太冲动了,是我的不对。”

  “别打那有的没的,我们之间除了金钱的交易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你看不起我出身,我也看不起你虚伪,咱们都彼此彼此。说说把,这一次到底是什么来头。”秋墨在电话的这一头对着叶宇声回道。

  “好,痛快。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叶宇声在电话的那头说道:“虽然你要退出,但最近我有个买家找到了我,说他需要接近五百公斤的货。而放眼整个北城,除了你我目前实在是找不到另一个能信任也有这么多货的人。我就想问问你,你收还是不收。”

  对于秋墨来说,听到叶宇声有这么一笔生意他再赚不赚这笔钱其实那都无所谓了。因为这才一年下来秋墨就已经靠着这东西赚的盆满钵满了,他也没必要对此再冒险一把。更何况这一次的剂量居然是五百公斤,他平时每一次做的时候那都只是几十多公斤,从来都没有过百的。因为他知道,干毒品的行业那可不是跟卖菜一样量大就行,那也得靠各种销路和各种人脉的围护他才能干的起来的。

  这一次,秋墨他也挣扎了好一会儿。可是最终,他还是被这巨大的利润给吸引了。就和三年前谋划秋晓渊父亲秋竹的那些遗产一样,对着金钱有着无比追求的他来说,他是不会就此收手的。更何况还在自己就快要退出的这节骨眼上,不是能赚一笔再赚一笔的吗?

  而秋墨这一无尽的金钱欲,那也很有可能是他以前的时候穷久了,穷怕了。所以他现在才对每一分钱都有着如此病态的追求。

  想了一会儿后,秋墨在电话的那头对着叶宇声回道:“明天、老规矩。”

  听到秋墨的回答和他设想的一样,叶宇声毫不犹豫的合上了电话。他看着已经暗下来的手机屏幕,一眼冷盯着屏幕里的自己在那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我看你这一次会怎么死,你知道的太多哪能让你走掉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