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抉择(一)
三国晓渊2018-01-29 17:043,566

  位于洗浴中心顶楼的某间隐秘办公室内,一道身影早就在那等候多时了。桌上的烟灰缸在积满了厚厚的一层烟灰时,叶宇声和韩毅这才缓缓赶到。

  这道身影刚想开口,叶宇声就先抢他一步说话了:“秋墨,先不管你待会儿要说什么。我就先问你,这个秋晓渊我们现在要拿他怎么办?刚刚我可是很幸运才抓到他的。”

  秋墨听到叶宇声的话后先是一阵不语,沉默了下来。而另一旁早已按耐不住的韩毅也急着开口对秋墨劝道:“这三年来我们陪他玩的游戏已经够了,如果现在还不下手,将来遭殃的那可就是我们自己啊。我们不能养虎为患啊。”

  秋墨不是挺怨恨他原来那死去的哥哥的吗?至于他遗留下的儿子秋晓渊难道不也应该成为了他眼中钉肉中刺的吗?其实不然,现在在秋墨的心里,对于三年前自己所做的一切,他可是十分后悔的。因为,这些我们又要从他三年前夺取了秋竹的一切那里说起。

  当年在为了自己哥哥的那笔遗产而秘密谋划了秋晓渊事件之后,他曾到自己哥哥的房子里去翻找过些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在他翻找到了一个用着很破旧的红色塑料袋包裹的一些文件,打开一看时。这里面的内容,让秋墨连连摇头在那自言自语的念叨着:“不,这不可能,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秋墨看到的究竟是什么呢?这红色塑料袋里面其实只放着一张将近二十年的土地产权证、一张保释金的发票以及一页写了近百个名字的请愿书。而这每个名字的下面,都标注了一些金额,一元,十元的那都有。

  而这些,就是一段尘封了将近二十年秋墨所不知道的秘密。

  当年的那些邻居民众出来为犯事的秋墨求情,你们以为他们真的就是这般义务的,自发的组织起来吗?不,这当然不是,人只有在有了利益之后,他们才会因此挺身而出。而当年他的哥哥秋竹其实那也并不是说没有为他弟弟出了那份保释金,他不说只是希望借此能让自己的弟弟秋墨早日能醒悟起来。可是他没想到,自己却会被弟弟搞的今天这样一个结果。

  当年的秋墨因为为了一个女人而进了监狱之后,他那老头子就变卖了几乎大部分的财产和土地才为这个儿子捡回来了一条命。当然了,对于这个不肖儿子老爷子在死前肯定是不会也不想留下点什么给他的。所以,就秘密的嘱咐了秋竹帮忙看着点他的弟弟,如果他还不知悔改不思进取的话,那么这份为他准备的土地产权证那就不用给他了。所以,秋墨现在所做的一切也真的是属于拿回他自己的一切。

  只不过这代价却在无形中有点偏离了。

  所以在此之后,本来他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可是当他得知了秋晓渊竟然还活着的时候,他的心里那可真是百感交集啊。

  现在我们再次的回到韩毅的洗浴中心。对于他的这个侄子,秋墨在这时候那也不知该如何抉择才好。做了吧,又有点儿对不住自己的哥哥;不做,可他迟早又有一天要找上门来。这一时之间,在秋墨的心里那起了两难抉择啊。

  终于,秋墨似乎下定了决心,对着叶宇声和韩毅肯定的说道:“秋晓渊这件事我都和你们说过了。把他交给我来处理,待会儿叶宇声你回去了之后就把他给放了。”

  叶宇声和韩毅还想说些什么,就被秋墨给一口堵住,说:“好了,这件事情以后就不要再谈了,下面我想跟你们谈谈其他事。”

  秋墨清了清嗓子,然后对着他们两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打算退出。”

  “什么?退出?”韩毅和叶宇声几乎是同时喊了起来。

  他们听到后一下子就震惊了。叶宇声赶忙的向秋墨问道:“是不是因为钱的问题?如果是的话,其实我们都可以好好再商量的。”

  韩毅听到后也急着在一旁附和着叶宇声说:“是啊,是啊。我们这合作才刚开始一年,地盘刚刚才站稳。现在正是赚大钱的时候,你就这么急着要走,那你走了之后我们又找谁来代替啊?”

  秋墨摇了摇头,并没有吱声。他还是重复着刚刚的那句话,说:“我打算退出。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想和你们多说什么了。”

  “不。不行,你现在绝对不准退出。”一旁默不作声的叶宇声对着秋墨喊道。

  “那如果我一定要退出的话,你又能对我怎么样?”秋墨板起了另一张脸,对着叶宇声冷冷的说道。

  “那么你就得看住你的宝贝女儿了。”此时的叶宇声也毫不示弱的回道。

  “你敢?”秋墨突然愤怒的站了起来,然后扯着叶宇声的衣领吼道:“你敢威胁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在这给办了。”

  此时的韩毅看着势头有点儿不对,赶忙劝阻着他们俩,说道:“都消消气,都消消气。我们再谈谈,再谈谈。”

  待他们俩被韩毅劝开稍微冷静下来之后,韩毅此时才充当和事佬对着秋墨劝解道:“你也知道的。如果我们没有了你在东南亚制毒的基地,那我们也自然就做不成这单买卖了,而且这件事那也不是你说能退就能退的。我们从一开始做的时候不就一起约定好的了吗?要做就做到底的。而这也是为了预防我们之间有人出卖。你这才不到一年就这么走了,当然会让叶兄有点儿质疑的嘛。你就和我说说,你是什么原因才要退出的。”

  秋墨听着韩毅的话,他也知道在当初做的时候就已经约定好了做到底。可是现在的他真的很后悔当初的选择。但是他没有办法,因为他真的没时间了。另外,秋墨对于刚刚叶宇声所威胁他的事情,他对此也感到了一阵寒心。

  “我就是要退出,你们俩就看着办吧,我已经不陪你们玩了。”秋墨淡淡的说着。而后他站了起来,准备起身离去。

  当秋墨走到了门口,准备推开门离去的时候。叶宇声却突然的挡住了准备离去的秋墨,对着他威胁说:“你如果真的要走出这个门的话,那你以后可就要好自为之了。”

  叶宇声为什么就这么不顾得罪秋墨要阻止他退出呢?其实这原因那也是很简单的,像这种特大制毒贩毒的罪行,一旦被查获的话那是必须死翘翘的。所以他们必须是同一条心做到底,如果有谁退出的话,那人保不齐的就已经叛变了。

  因为谁都不知道那人会不会心血来潮的跑到公安局,成为了一个污点证人之后就此反水。

  尽管叶宇声目前已经是M市北城公安局的局长了,可对于他来说那也不能够让秋墨这般随便的乱来。

  此时的韩毅一看他俩的势头又要激动起来。他突然心生一计,赶忙走上前去对着他们二人劝道:“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各退一步,秋兄你这么突然的退出我们也是事先没有准备。这样,你再这里呆下一个月,待我找到了另一条合适的进口供应商之后我们就绝对不会再去阻拦你退出,并且你也得保证等你离开了之后就一定不准再回来这里。而叶兄,你也别动不动的拿人家的女儿来威胁。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信不过秋兄的话,你也可以去调查调查一下秋兄,看看秋兄有什么问题,会不会出卖我们。不过,像我认识秋兄这么多年来说,他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被迫要退的。”

  叶宇声与秋墨听到了韩毅的这个解决方法后,都觉得尚能接受。而韩毅也趁此时机的抓起了他们二人的手,示意他们握手言和。

  “好的,韩毅,我就给你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就会带着我的女儿离开M市,从此不再踏入这里。”秋墨对韩毅说了最后一番话,然后甩下了袖子扬长而去。

  “这,你看我们接下来该如何是好?”韩毅此时对着还没走掉的叶宇声说道。

  “还能怎么办?就只有先按你说的去做了。而我也得看看这个秋墨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叶宇声说着,他也迈开了腿离开了这里。

  “混账,竟然敢威胁起我来了。”此时的秋墨刚走出洗浴中心,便对着楼上的叶宇声狠狠的咒骂了一句。而后他便坐上了自己手下所开来的车,缓缓的驶离了这里。

  叶宇声也紧随其后的离开了洗浴中心,回到了北城公安局。而此时关押了快一天的秋晓渊他们三人,在那里也是闹的很不可开交。

  当刘三儿得知秋晓渊刚刚在医院里所发生的一切之后,他也是不忘对着隔壁关着的杨峰喊了一句-禽兽。

  而此时秋晓渊也在一旁对着他问道:“你是怎么被捉进来的?”

  刘三儿听闻后那也是嘟着一张嘴,对着身旁的秋晓渊说:“呐。还不是在你门口站着的那个女警察捉的。不过,我告诉你件事,前不久就在那大街上……。”

  此时的冯小瑶在他们牢房的门外听到了这刘三儿又要拿那件事讲给秋晓渊听时,她愤怒的走上前去,拿着一根警棍敲打着牢房的铁架子,对着刘三儿说:“你丫再敢到别人面前胡说,信不信我让你这辈子都走不出这牢房。”

  说着,冯小瑶又走了几步。对着在刘三儿身旁的秋晓渊问道:“哦,原来你就是秋晓渊啊。”

  “是啊,那又怎么样呢?”秋晓渊回答道。

  “你们都是一副鬼德行。”冯小瑶恶狠狠的看着他说道。

  而此时,秋月协同着秋夜一起来到了北城的派出所。冯小瑶见状有人来了之后,她这才慢悠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秋夜此时先坐在派出所的角落里,而秋月则先跑到了他们的值班窗前对着里面大声的喊了起来:“有人在吗?我要见你们叶宇声局长。”

  而这时的叶宇声早就已经吩咐了手下让他带着秋晓渊到他的“秘密审讯室”里。而他,也要在那审讯室里等侯着他这十几年来都恨之入骨的“大外甥”。

  至于秋月,她一时半会是见不到叶宇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