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抉择(二)
三国晓渊2018-01-29 17:044,797

  叶宇声他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紧紧的咬着秋晓渊不放,他到底和秋晓渊有着什么样的关系。这一切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包括就连现在坐在叶宇声前面的秋晓渊他也不知道。

  此时的秋晓渊已经被叶宇声喊进了另一间侦讯室。在这间只有他们两人的密室之中,秋晓渊第一次有了与叶宇声的直接碰面。对于眼前穿着制服一脸严肃冷漠,比他大整整一轮半还和他有那么几丝相像的叶宇声来说,秋晓渊总是感觉自己心里突然涌现了一丝既陌生而又好像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特别是当叶宇声带着那么一丝和他有点儿相像的眼神在看着他时尤为强烈。

  “你是叫秋晓渊吧?”此时的叶宇声开口对着秋晓渊问道。

  “是啊。局长,那你又怎么称呼?”秋晓渊回答道。同时,他也不忘再次详细的看了看叶宇声的模样。他发现,这个人自己好像很小的时候有些模糊的印象,似乎曾经见到过,但自己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我姓叶,叫宇声。你可以叫我叶局长。”叶宇声对着秋晓渊介绍道。不过,现在的他要做的那可不是和秋晓渊互相介绍,而是还在那想着到底该怎么处置这个秋晓渊才好。

  “叶宇声?”秋晓渊在嘴里淡淡的念了一句。对于这个名字,秋晓渊只觉得自己好像哪里听到过,但却又无从想起。直到最后,他终于忍受不了心中的疑问,对着叶宇声问了一句:“我们是不是见过?”

  “见过,当然是见过了。你母亲叶慧芸她还是我姐姐呢。”叶宇声淡淡的看着秋晓渊冷笑道:“而你现在也应该称呼我为小舅子才对。”

  “小舅子?”听到这么一句爆炸性的话,秋晓渊瞬间那就愣了有好几秒。但他还是尽量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过了很久,秋晓渊他才想起了当年那么一丁点早已忘却的往事。

  看着眼前的小舅子叶宇声,秋晓渊激动的对着他问道:“我母亲呢?我母亲现在在那?她现在过的好吗?”

  秋晓渊的这般连问,他不自觉的又想起了当年种种的一切……。

  时间我们又将它推回三年前。

  我们都知道,当年秋晓渊父母的离婚那都是因为他父亲沉迷于酒瘾以及长时间的家暴才导致的。但这一切都只是表面现象,在这里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那都是秋晓渊所不知道的。

  叶慧芸,那是秋晓渊母亲的名字。她与秋晓渊父亲之间的结合,在他们刚一开始的时候,那就颇受阻拦。

  秋晓渊母亲的老家是在M市隔壁的H市,不过秋晓渊却从来都没有去过一次母亲的娘家。在二十年前,当时母亲的叶氏家族在当地那也算得上是雄霸一方。而秋晓渊的父亲秋竹却还只是一个某小饭馆里掌勺的厨师。至于他们之间是怎么相识,又是怎么走在一起的,这些秋晓渊自然那是不清楚。

  不过,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身为记者的我。

  他们之间的相遇就和秋晓渊与秋夜相遇时的情景无异,也都是在饭馆里认识的。不过在这里,我并不想重点叙述他们两个之间的爱恨情仇。

  之后,他们的长跑恋情结束了自然就到了婚姻这一地步。可是他们并不知道的是,叶氏家族在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情后,并没有因此而开心起来。相反,他们之间,从那时到结婚那都一直是遭受到了叶慧芸父母以及整个家族成员强烈的反对与干涉的。

  而他们反对的理由,那也是很简单的。一个字,金钱与地位。

  在二十年前的时候,那还处于一些封建没落思想的他们当得知自己的千金女儿居然与一个普通掌勺的厨师谈起恋爱时,他们就对这秋竹的第一印象给秒杀了。而且当他们还得知了秋竹还有一个杀人犯的弟弟时,这一下子就让他们更加对秋竹不满了。为了阻止这对恋人在一起,他们甚至不惜将秋晓渊的母亲给软禁在了一个房间,不让她出去。

  他们也曾经为他们的女儿找了一些比秋竹更加好,更加有钱的男人。可对于这些男人,叶慧芸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们。

  直到叶慧芸在家被软禁了三个月之后。

  当他们再一次找到自己的女儿,想要为她做进一步“思想工作”的时侯。他们发现叶慧芸的肚子不知何时已经微微的隆起了。直到这时,他们才知道现在所做的一切早就为时已晚了。

  无奈之下,叶慧芸的父母只好同意了秋竹与叶慧芸之间的婚事。

  于是,叶慧芸就这样挺着一个大肚子跟着秋竹回到了M市,嫁给了他。

  而在叶慧芸肚子里面的,自然那就是秋晓渊了。

  对于自己的母亲,在秋晓渊的脑海里已经很少有她的印象了。他只知道,自己的母亲很少说过他们娘家那边的事,而且自己也从来都没有去过。他只记得好像在一次母亲生着重病的时候,见到过一次外婆家的人来到这里探望母亲。

  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的一幕是,当时有个大哥哥曾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变了一个魔术,说在自己那空空的口袋里已经被他用魔法放了一块糖。当时的秋晓渊还不相信,于是伸手一摸,结果真的就如那大哥哥说的一样,好神奇的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块糖出来。

  对此,秋晓渊还兴奋了好几天都睡不下去,一直缠着那个大哥哥教他这神奇的魔法。

  而这当初往秋晓渊口袋放糖果的人,则正是叶慧芸的弟弟叶宇声。

  在这之后不久,秋晓渊开始懵懂记事的时候,她母亲的身体就已经开始不好了。因为秋晓渊经常会在自己的半梦半醒中,听到母亲在深夜时的阵阵咳嗽声。但当时的他还以为这只是个小毛病,对此并没有过多的在意。直到现在,他才清楚,那哪会是咳嗽了好几年的小毛病呢。

  而后,父亲就因为母亲的情况越来越不好,再加上那时的他也没有了厨师的工作下了岗。在没有经济收入和母亲那日益高昂的医药费这些种种的压力之下,秋晓渊的父亲便开始渐渐的自暴自弃,沾染上了酒瘾。最后在酒瘾发作的时候,便不顾青红皂白的对母亲实施了一顿又一顿的家暴。

  母亲最后被逼无奈,只好拖着满是病痛的身体因此而回到了娘家,与父亲在几年前就正式到了法院离婚了。

  之后后面的事情,大家也都清楚了,我就不必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镜头我们再次将它转回到秋晓渊与叶宇声的身上。此时的秋晓渊并不知道这眼前的叶宇声究竟想要对他做点什么,想要怎样?于是,他开口向叶宇声问道:“难道过去的这三年里我在这里所遭遇到的所有麻烦那都是你背后搞的鬼?”

  叶宇声只是淡然一笑,对着秋晓渊简短的回道:“你说呢?”

  当秋晓渊从叶宇声的身上一得知原来自己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所遭受的各种各样针对性的“对待”原来是自己的舅舅所为时。他一下子就怒了,生气的对着叶宇声质疑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在秋晓渊过去的这三年时间里,他所遭遇过的事情绝对不止我所叙述的那些那么简单。但这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他唯一重要的是自己在三年前为那件事再次报警的时候,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音信。现在想想,原来这叶宇声早就是和自己的叔叔以及韩毅勾结在一起了。

  “没有为什么,只是为了给我那死去的姐姐出上一口恶气。”此时的叶宇声有点激动的说着,两只放在桌上的手也因此也握的紧紧的。

  “母亲死了?”秋晓渊不敢想象,才仅仅只有几年的时间自己的母亲就这么快的离他而去,他真的无法想象。

  “是啊。肺结核,这都是你,都是你父亲所害的。”叶宇声突然愤怒的喊了起来。他来到了被手铐锁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的秋晓渊身旁,不由分说的抓着秋晓渊的头往桌上狠狠砸去。秋晓渊的额头顿时就因此而浮现了一大块乌青的印子,但是还好,并没有出血。只不过这头上的外伤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最重要的是脑子里面。因为在被叶宇声这么一下子狠狠撞过去之后,他顿时感觉自己的脑子好像要炸开似的,这种无以言表的疼痛让他连接下来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叶宇声再给了秋晓渊肚子一拳之后,他才接着对秋晓渊喊道:“当年我早就让我的姐姐别去嫁给那穷酸鬼,而是去选择我给他介绍的那高富帅。可她就是不听,这下好了。她现在就这么进了黄土,害的我父母也因此悲愤离世。而原本那雄霸一方的叶氏家族也因此在我手里渐渐凋落,使我自己现在不得不被逼与一个我不相爱的女人结婚,借此上位。”

  “时至今日,我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切,那都是你和你父亲所造成的。”

  说着,此时的叶宇声再也忍受不了他积蓄在心里已久的那些不满与痛苦。在这密闭的审讯室里,叶宇声就只想朝这个迫害了他一切的秋晓渊拿来发泄。

  尽管从真正的意义上来说,秋晓渊对此那是毫无联系的,可叶宇声的发泄到最后还是足足持续了有好几十分钟。

  发泄完的叶宇声在长舒了一口气后放开了被打的遍体鳞伤的秋晓渊,瘫坐在后头的椅子上。这个刚刚年近四旬,成为北城公安局局长才不久的叶宇声。就因为这样,而无辜的对着一位年仅十八还是他外甥的秋晓渊,不分青红皂白,不问理由的对他进行了这么一番惨无人道的殴打。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他将来完全掌控了整个北城的话,那还不知道北城人民今后的日子会被他搞的什么样。

  “我说叶宇声,你根本就,就不配当这北城的局长。像你这样,把自己的失败算,算在别人的头上,你算,算什么局长。”

  打累的都快瘫倒在一旁的叶宇声在听到了秋晓渊那模糊不清断断续续的声音时,便走了过去,一把抓起了秋晓渊的头,对他喊道:“什,什么,你在说什么?”

  秋晓渊看着他,边笑着边直视着他的眼睛,对他大声的喊了一句。

  “我说像你这样把失败算在别人的头上,你注定坐不住这局长的位置的。”

  此时的秋晓渊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一道道被殴打后的伤痕以及淤青。那两只死死被锁在审讯椅上摆脱不出的手,也因此而勒出了两道深紫色的淤痕。他的脸也因为那叶宇声一次又一次的发泄之下,而被揍的鼻青脸肿。他才刚刚和杨峰打的毛细血管破裂已经微微出血的嘴,又一次在叶宇声猛烈的殴打之下,他的整个嘴巴附近那都已经聚集成了一个厚厚的血块。并且时不时的,还有几滴鲜血直直的从他的嘴边流到了地面。

  看着眼前如此狼狈的秋晓渊,叶宇声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此时的他突然开口,对着秋晓渊说:“我和你的游戏到这里也就玩完了,但我得先提醒你。如果你现在还呆在这M市北城的话,那你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因为现在不止我一个人想要你消失,还有另一个人也在紧巴巴的看着你。我念在今天咱们还是有那么一层小小的关系上就给你一句话:出去之后你就别再回到北城了。否则,下次再见那就是你的尸体了,聪明的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

  叶宇声一说完,便打开了审讯室的铁门走了出去,然而在他临走之际,他又不忘对秋晓渊最后叮嘱了一句:“友情提醒,我劝你现在最好还是离开秋夜,不然的话你以后会后悔的。”

  “等,等等……。”秋晓渊还想对即将离开的叶宇声说些什么,可是他的身体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他只能看着叶宇声的身影,缓缓的消失在他的面前。

  而此时,呆坐在这公安局好几个小时的秋月秋夜两姐妹也终于等来了叶宇声。秋月立马走上了前对着他喊道:“喂,我在这里有个朋友被抓了,您快点帮我把他放出来。”

  “朋友?”

  此时已经一身疲惫的叶宇声虽然知道这个出言不逊的人她是秋墨的女儿,还以为像往常一样她这一次又是来求他捞走某某犯事的“吸毒朋友”,于是他便对着秋月问道:“那你这一次的朋友又是谁啊?”

  “秋晓渊,秋晓渊。”秋夜赶忙从一旁的角落里跳了出来,对着叶宇声焦急的回道。

  叶宇声又再次听到了秋晓渊这三个字后,立马就气出声来,对着她说道:“你该不会就是那个秋夜吧,那你和秋晓渊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这么的在意他?”

  叶宇声为什么会知道回答他话的人就是秋夜?他们之间这也是第一次相见啊?其实,这原因那也很简单。因为在医院里找到了秋夜的那个人物,他既是明面上秋墨的手下,也是暗地里与叶宇声联系的手下。

  而刚刚秋晓渊和杨峰在医院打闹的那件事情,他也略知一二。

  秋夜一听到叶宇声的问话后也不知该如何向他回答,沉默了好久。直到她看见叶宇声渐渐有点儿不耐烦的表情之时,情急之下,秋夜便只好娇羞的埋下了头,羞红着脸对着他说:“他是我,男朋友。”

  “诶。”

  叶宇声回头看了一眼,而后拍了拍秋夜的肩膀,对着她说:“我劝你现在趁早离开这个秋晓渊,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的。”

  说完,他便对着里面的某个小民警喊了一声:“放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