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开始(三)
三国晓渊2018-01-29 17:044,689

  某个不起眼的一处公园下,聚集了有十几二十个老头。他们全都围坐在一个侃侃而谈的年青小伙子身上,听着这小伙子大肆宣扬的末日论。而这小伙子眼里看重的,却是他们颤抖双手上的百元大钞。

  秋晓渊终于赶到了街角公园。而此时的他来到后却看见刘三儿正在那用着招摇撞骗的口才在忽悠着一群围观的老头,这就让秋晓渊见到后心里很不是一番滋味。因为秋晓渊曾经答应过刘老爷子要看好刘三儿,不要让他犯事的。

  时间我们再把它推到三年前。当时被刘三儿强行带回去的秋晓渊在经历了这么一番重大打击之后,他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度曾想过要去自杀了解。直到后来在刘三儿和他那刘老爷子的苦苦劝说之下,秋晓渊他才渐渐的放下了这极端的想法。

  尽管当时的秋晓渊他已经慢慢的放下了自杀的念头。可看他每天捧着自己父亲的骨灰瓶在那殡仪馆的大门口上坐着,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做,就这么傻呆似的持续了好半年的时间。刘三儿他看在眼里,愁在心上啊。

  “他再这么下去那也不是办法。”在吃饭的时候,刘三儿远远的看着他说道。

  直到有一天刘三儿他终于看不下去了,他突然就乘着秋晓渊的一个不注意。一把抢过了他手上拿着的骨灰瓶,然后重重的将它给摔倒在地。

  顿时,这骨灰瓶便在地上成了一堆碎片。而在这里面装着的骨灰,就这么随着轻风而缓缓的飘走了。

  这一切的发生就是这么的始料未及。当秋晓渊回过神见到已是满地碎瓷片的骨灰瓶之后。他并没有因此愤怒的瞬间抡起拳头和刘三儿打上那么一架,也没有大声狠狠的朝他嚷嚷咒骂些什么,他只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在那儿捡起了这地上一块又一块的碎片。

  而见此情形的刘三儿自然对秋晓渊那半生不死的模样感到一阵气愤。他突然愤怒的抡起了拳头,朝秋晓渊的脸上狠狠的挥去,而秋晓渊顿时便因为这刘三儿的一拳而挥倒在地。

  “你刚来的时候不是嚷嚷着要去死吗?那么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来帮你一把。”刘三儿他对着秋晓渊喊道,而后他又举起了拳头,准备挥向秋晓渊。

  “够了。”秋晓渊怒吼的喊道。他用手挡住了刘三儿向他挥来的拳头,然后紧接着他也用上了另一只手朝刘三儿身上挥去。

  “很好,很好。”被打退几步的刘三儿对秋晓渊说道。然后他一个箭步的冲了上去,又给了秋晓渊一拳。并且叫嚣着说:“起来啊,继续啊。难道你就这么不行了?”

  “谁说的?”秋晓渊缓缓站了起来,而后猛地朝刘三儿扑了过去……。

  他们两人就这么扭打在了一起。而也正是从那一刻开始,秋晓渊他才真正的走出了自己的阴影,开始了属于他的新生活。

  从那一天之后,秋晓渊他就来到了北城工作,开始了在北城的生活。而他所工作的地方,也就是现在的这个大众小餐馆。而他也正是在那一天里,他遇见了她。

  回忆的往事就这么随风而逝,现在的秋晓渊已经过上了属于他自己的生活。能每天这么来到这小餐馆里工作,晚上再回到殡仪馆里接替刘三儿的夜班。对于这样普普通通的日子,他已经是很心满意足的了。

  只不过现在的秋晓渊还是有点儿发愁。因为最近这一向健康从来都很少生病的刘老爷子,在半个月前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突发了脑溢血,躺进了医院。而这欠下高昂的医药费就成了现在秋晓渊和刘三儿眼里最发愁的事情了。

  而刘三儿和秋晓渊他们也说不过这刘老头。这才不过在医院里躺了两三天好上了那么一点的刘老头,就已经瞒着他们一个人急匆匆的下床跑回了家。并且嘴里还一直嚷嚷着他们两个下一次不要再把他送上医院了,有什么事情给他买点药吃那就行了。

  其实,刘老头他这么说,那也是很迫于无奈的。因为他知道,这才在医院住了三天,就把他们三个月的伙食费都给弄没了。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那他的疾病就会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再多的钱那也永远都填不满。

  此时,秋晓渊看到刘三儿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就把围在一群的老头们全都给支开了。但刘三儿在支开那群老头之前就先回头给了躲在后头的秋晓渊一个眼色,然后才大摇大摆的带领着这群老头走入了前面那条幽深黑暗的巷子。而秋晓渊在见到这群老头全都走了之后,便赶忙的冲了过去,然后拿起了放在那里的一个储钱罐就往着另一边的人群跑去,之后瞬间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忽然,一个走在最末位的老头子大声的喊了句“罐子”。只见在刚刚原来那边放着的储钱罐瞬间就被一道身影给抢了过去,随即朝着另一边人群里跑去,然后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至于刘三儿,他早就摆脱了这群老头的纠缠。在转过巷子的时候,就已经顺着一堵低矮的围墙翻墙而逃去了。

  而这群被骗的老头们个个面面相觑,全都无奈的在这公园里叹息着……。

  秋晓渊就这么抱着这一储钱罐在这北城里满大街的跑着。直到他在拐过一条巷子的时候,他才被躲在这里的刘三儿给拦了下来。

  一见到刘三儿,秋晓渊就把拿在手上的储钱罐给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然后对着他说:“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别再这样,你又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如果你要是被捉进去了那该怎么办?你那老头子我该怎么给他交代啊。”

  “够了”。刘三儿一把推开了秋晓渊,愤怒的说道:“秋晓渊。我告诉你,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管。你可别忘了你自己在当初是什么样的。现在就凭你身上的那点钱,你觉得何时才能凑够那老头子的医药费。”这刘三儿的最后一席话,放低了一点声音。两人面面相视,都低下了头。

  沉默了好一会儿。两人就这样默默的背靠着巷子两边的墙壁,直到一阵轻风把这罐子里的钱给吹飞了。

  “快捡。”刘三儿边捡起地上的钱边说道。可无奈还是有几张给飘出了巷子外面。秋晓渊见状,也赶忙的跟着跑出了巷外。

  “这是你的吗?”这温柔细腻的女声让秋晓渊觉得这个声音似曾听到过。当他捡起地上的钱抬起头来一看时,这副让他最难忘却的面容立刻就让秋晓渊回想起了自己与她的那些陈年往事。

  “陈,陈香君。她怎么会在这儿。”秋晓渊他故意压低了一丝声音说道。很显然,他并不想让陈香君听到。因为他不希望有别人再来掺和进他自己的事情。

  而此时,就在陈香君的身后。尽管满是大街的人群,但秋晓渊还是发现了其中某些异样的“存在”。

  “你,你,你是秋晓渊吗?”陈香君开口向秋晓渊问道。而此时的秋晓渊却突然拿起了她手中的钱,只是低声道了句“谢谢”后,就赶忙往巷子深处跑去。然后大声的喊着“三儿。快跑。警察”。

  而在那陈香君身后埋伏的几名警察也是眼疾手快的。全都迅速放下了伪装的包袱,赶忙冲上前去追赶着前面的两人。

  其中的一名警察来到了陈香君跟前,对着陈香君问道:“怎么你认识这两个人?”

  “哦。不,不,我不认识。刚刚只是捡起了地上的钱,交还给他罢了。”陈香君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然后他指了指秋晓渊离去的背影,对那位警察问道:“那两个人做了什么?怎么你们要去抓他呢?”

  这个警察听到后也是一脸的无奈,说:“我们要抓的是一个叫刘三儿的小偷。我们已经观察他很久了。正准备今天落网,可是没想到现在还是让他给发现了。”

  “刘三儿?”陈香君摇了摇头,说:“不对,不是这个。是另一个刚刚跑去喊话的那个。”

  “额,那个好像是他的一个兄弟,好像是叫什么秋晓渊的。我们目前对他的情况那也不是很清楚。哦,对了,你以后如果还见到了他们的话还是先麻烦给我们报警,让我们来处理。”这小警察说完也不想再多透露点什么,赶忙的就跟上了前方的大部队一起抓捕秋晓渊和刘三儿去了。

  “秋晓渊”。香君在嘴里又念叨了一遍。

  “三年前你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与此同时,在这北城的另一个地方。秋墨来到了M市北城的市人民医院,终于见到了自己已经找了将近二十年的女儿-秋夜。

  秋夜没有醒来,她并没有想到过在今天,她的父亲就守候在了她的身旁。如果她醒来的话,她一定会狠狠的痛斥自己的父亲在当年为什么要这么做。

  秋墨此刻就这么紧紧的守候在秋夜的身旁。他看到现在脸色苍白,还未苏醒的秋夜时,他就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是被刀割绞一般。很疼,很痛。比起自己身上的病痛都还要疼上百倍。他就这么紧紧的握着秋夜的手,久久都不愿放开。直到医生神色紧张的来到病房后,秋墨才轻轻的随着医生走出了病房。

  “我让你做的DNA亲子鉴定现在怎么样了?”秋墨刚走出病房门,就焦急的对着医生问道。

  “这个我们最快也得在明天才能得出结果。”这个年轻的小医生对着秋墨回道。只不过在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那份检测报告后,他又带着一丝难以启齿的语气对着秋墨说:“秋先生,我有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刚刚我们在为你女儿做血液鉴定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你女儿可能疑似患有早期的……。”说到这,这小医生他又停了下来。因为他实在是难以述说下面的事实。

  “早期的什么?”秋墨向他问道。

  这小医生他没有急着向秋墨继续说。而是先让秋墨先深呼吸几下,在拉到了一旁的凳子里坐稳之后,他才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道:“慢-性-白-血-病。”

  “你说什么?我女儿她有白血病。”秋墨忽然就这么大声的对着医生喊了一句。而后他愤怒的抓住了那小医生的衣领,紧紧的扯着他衣领对他说:“如果你敢在我面前胡说的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躺在这北城的殡仪馆里。”

  看到这一情形的保安见状后赶忙走上前去,推开了秋墨和那个小医生。这保安本想招呼着更多的保安上来,但却被这小医生给阻止了。那小医生只是简短的对保安解释道:“没事,没什么的。这位病人家属只是有点儿激动而已。”

  待这保安离开之后,那小医生这才对着一旁的秋墨说道:“这是事实,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就算你杀了我,你女儿也不会因此而好转的。对于这件事,我也表示很难过。而现在你要做的,那就是抓紧时间治疗才行。”

  在听到那小医生所说的话后,秋墨这才逐渐冷静了下来。他站起身来,又看了看还在病房里躺着的秋夜。有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一切就像是老天在逗他玩一样,才刚刚找到她不久却又发生这种事。这不是逗他那是什么?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女儿会这样的话,他宁愿自己找不到自己的女儿,让她的身影活在自己的心底里。

  过了好久,他才慢吞吞的对着医生问道:“她还有的救吗?她还有多久?”

  “这些都还不一定。这是要看病人自身的身体状况和手术治疗后的结果那才能够确定的。”那小医生就这么对着秋墨解释道。待他看到秋墨已经是能稍微冷静一点之后,他才接着向秋墨继续述说道:

  “你女儿患的是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起病缓慢,早期没有明显症状,病情可以稳定一到四年。但随着病情的发展,就会进入加速期,迅速出现贫血,乏力,低热等更多症状。之后很快就会进入急变期,可以急变为AML或者ALL,临床表现与急性白血病完全一样,治疗效果和预后则比原发性急性白血病更差,通常迅速死亡。”

  “这些我听不懂的词你就别说了。就一句话,你能有什么好的治疗办法吗?”无助的秋墨第一次会对一个医生这般低声下气的问道。

  “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只有匹配到成功的干细胞骨髓才能有较高的痊愈率。不过这也微乎其微啊。”那小医生说道。

  “而且,你的女儿现在已经进入了加速期。就算是骨髓治疗,痊愈的效果最多也就只能提升百分之十。”说到这,这小医生他也不想在多说些什么了。因为自己说的再多那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在他最后的这一番话说完之后,便悄悄的走了,只留下了秋墨一人,在那儿接受他不愿意相信的事实。

  “难道这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吗?”秋墨他瘫坐在这病房的门口外无奈的对着自己说着。

  而与此同时,负责部署抓捕秋晓渊的叶宇声局长也已经来到了这北城公安局里翻看起了整个北城里的监控录像。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在巷子口里跑出来与刘三儿争吵的秋晓渊。

  而后,叶宇声淡淡的对着录像里的秋晓渊说了一句:“大外甥,我来找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