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生(一)
三国晓渊2018-01-29 17:044,615

  “啊!”。

  一道划破初晓的声音,使得树林里的鸟儿们全都惊的四散纷飞了出来。这些鸟儿们似乎还在睡眼迷蒙,一个个东倒西歪的站在大树的枝梢上。显然它们也是很极不情愿的才飞出来的。而它们要怪是谁打破了它们的好梦,那也只能去怪现在已经在枯井里陪伴了它们一天一夜的秋晓渊了。

  已经困在枯井里睡了两夜的秋晓渊又迎来了他新的一天。可是现在的秋晓渊看上去那可并不怎么好。一团乱糟糟的头发上飞舞着几只不知名的小昆虫,已经接近干枯快要裂开的嘴唇还在冒着丝丝血迹,一双没有任何生气的眼神就这么睁着,久久他才眨了一下。全身到处都是自己已经干透的血渍和这枯井的污泥所融合的污渍。而尤其要说的是他两只手的十指情况十分严重。他的十指因为长时间的攀爬而磨掉了最外面的那一层保护皮,就像是一个打开了壳的大脑一样,只要有那么一丝轻微的触碰就能给秋晓渊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

  而那种感受叫疼痛。

  现在的秋晓渊没有了任何的生气。已经两天没有喝水的他再也没有力气蹦跶了。他就像是一条搁浅在枯井里的鱼一样,除了等死以外他也没什么还能再做的了。他有预感,他觉得自己应该撑不过今天了。

  在他过去的那一天里。他曾试过歇斯底里的怒喊,但这连他都不知身在何处的枯井又哪有人会听得到。他也试过一次又一次的攀爬,可最后带来的只是一副满是摧残的伤痕。他还向老天求救过,也试过了自己头脑里所有能想到的办法。

  可这些最后,都没有让秋晓渊逃出生天。

  至于秋晓渊裤兜里的手机?别开玩笑了,早就被那韩毅拿走不知道给扔到哪里去了。

  现在的秋晓渊,可以说是回天无术了。

  缺水所带来的各种副作用使得秋晓渊的身体奄奄一息。渐渐的,秋晓渊的视线开始模糊了起来。他面前的井壁在他的眼中竟幻化成了一条往上盘旋的阶梯,枯井外的天空不知何时也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光芒。在那上面,还有几个模糊的身影头上顶着光圈的人在向秋晓渊招手。如果说戴着光圈的人会是谁的话,我就只能猜他们应该会是天上的天使了。

  而此刻的秋晓渊正因为缺水所带来的昏迷已经逐渐产生了幻觉,那是人濒临死亡的幻境。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秋晓渊他也没有任何像小说里其他主人公那样有个绝世美女出现来拯救他脱离苦海,然后跟其双宿双飞,成为一代赢家。又或者自己在临死之际打通身体某个潜在的精元能量,然后成为比常人厉害百倍千倍的武侠高手。这里不是小说,秋晓渊他不会也没有像其他小说里的主角那样会到处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奇遇以及那只要是美女都会一眼相中的主角光环。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一个比同龄人更成熟点的普通人而已,只是一个语文成绩好一点的人而已。他,也就仅此而已。

  还是那副奄奄一息的身体,秋晓渊只觉得现在的他有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原本疼痛难忍的身体在此时突然的全都消失无踪。他开始缓缓的向上飘了,登上了一级又一级的台阶,离井口也越来越近。

  就在他双手已经触碰到井口之时,秋晓渊他看到了自己那奄奄一息的身体还躺在下面。那是一副已经濒临死亡的身体,那是一副再也醒不过来的身体。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真的就好像身处电影里的天堂一般,只要自己再往上走那就真的有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一瞬之间,秋晓渊幡然醒悟,他赶紧朝下往自己那病痛的身体钻去。而就在秋晓渊刚转身往回飘时,他依稀的在耳边听见了彷佛那是天使留给他的一句话:“去吧,待你完成你的事之后我们会再来接你。”

  “待我完成我的事之后会来接我?”

  当秋晓渊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身体原本的疼痛又全都跑了回来。不过这时的他似乎又感觉比刚才好像要好了一些,他不知道这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什么的。他开始回想起了刚刚在他昏迷时耳边听到的那句话,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现在自己都快死了,鬼知道我还能不能去做我要做的事。

  秋晓渊就这么无助的躺在枯井里想了很久,直到远方的天空传来了一声雷鸣……。

  “听说了吗,咱们班又有一个同学挂读去了。”

  “是谁啊?”

  “就是那个那个……额,秋晓渊。对,是叫秋晓渊。我差点都记不起他叫什么了。”

  “我听说他的父亲好像坠楼死掉了,也不知道他现在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怎么样了。”

  “别说了,“光头强”来了。”

  这是一段位于某中学教室里的对话,临近上课的两个同学们还在互相交流着各自拥有的“八卦消息”。直到班主任给了他们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眼神之后,他们两个才乖乖的闭起了嘴。

  这个班主任是一个约莫四十出头已经离异多年的单身汉子,他平时总是爱抓着某些同学的小错误来为他做东做西。平时讲话举止看似斯斯文文和蔼可亲的样子,可一旦班级里因为某个同学被学校扣分的话,那么他的另一面就会被释放出来。谈话,检讨,叫家长。这就是他对于犯了错误学生的处罚三部曲。因为这个班主任头发总是剃的很短而且他又姓关,所以这个班的同学们就赐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外号:光头强。

  班主任光头强来到教室后,刚刚还乱哄哄的教室一下子就清静了起来。他站到那满是粉笔灰的讲台上,清了清嗓子后对着在坐的同学公布道:“秋晓渊同学因为家中的某些变故已经在前几天由他的叔叔提交了挂读申请,从今以后他是不会再回来了。班长下课后,去叫一些同学帮忙把他的桌椅抬到政务处去。以上这些都是我上课前先跟同学们说的,现在我们开始上课。”

  待光头强一说完背过身写起黑板字时,不安的学生们又在其背后悄悄的讨论了起来。

  “这下好了,咱们班又少了一个能够对抗光头强古文课的人了,以后要是被他问到我又该找谁来帮忙啊。偶滴神,秋晓渊你快回来拯救我吧。”王金凡那充满磁性的魔音让隔着一张桌的胡毅志都感到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故意压低了一层语气对着王金凡轻声说:“秋晓渊就是因为受不了你才去挂读的,我想我明天也要跟着秋晓渊去挂读才行。”

  “去你的。”王金凡用着那标准的兰花指指着胡毅志说。然后他转过了头,拍了拍前面那个人的肩膀,对她喊道:“班长,你说这小子他是不是又犯浑了,我看今天下午原本秋晓渊要冲的厕所就换成他冲好了。”王金凡说着,带着一丝坏笑看了看身后的胡毅志。

  而班长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并没有听见王金凡刚刚所对她说了些什么,她只是自顾自的看着教室窗外的那条汶水河。在秋晓渊走之前,他也是这么喜欢静静的看着汶水河的流淌,只不过今天的汶水河看起来比平时汹涌了许多。看到远方的天空中一层厚厚的乌云正缓缓的飘向这边。她知道,一场狂风暴雨已经阻挡不住就要降临了。

  看到班长并没有理会王金凡,王金凡又提高了声音对着班长喊道:“班长,班长。今天去让胡毅志……。”王金凡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便立刻停止住了自己的嘴。

  “王金凡,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

  而在另一边,得到秋竹全部遗产的秋墨在这两天处理完所有的财产转接手续和房屋变卖以后,便马不停蹄的赶上了前往隔壁H市的火车。因为就在刚刚不久之前,一通来自他早已期待已久的电话,让秋墨带上了在M市里的一切,奔向着这条电话线的另一头。而至于秋墨所对秋晓渊迫害的那些,那可不单单只是因为自己与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之间的仇恨,更大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也需要这么一笔钱,这么一笔能让他二十年前就该“赎罪”的钱。

  至于韩毅,他花着仅仅市价一半的钱就从秋墨的手上得到秋竹的那套房子之后。他就立刻抬高了近三倍的价格将其卖出。所得的利润那也是他一辈子从来都没有想过的。至于他以前还在建造的那座房子,他早就把那栋晦气的房子转手给了别人。而这样一来,他的口袋里又进了一笔获利不菲的钱。

  此时的他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枝红杏出墙来啊。

  韩毅每天就这么悠闲的在自己所新开的茶叶店里泡泡茶喝,打打麻将。而今天,感觉心情倍儿爽的韩毅突然心血来潮的喝起了自己以往都舍不得喝上的上等普洱,以庆祝他今天如此的feel倍儿爽。那沁人心脾的茶香,让劳累了几天的韩毅一下子全身舒缓了不少。

  韩毅就这么“北京瘫”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上现在还播报着销售998某智能手机的广告。韩毅没去理会,他舒适的躺在沙发上打起了盹。而就在他快要入睡的时候,广告之后的一条紧急新闻让快要入睡的韩毅又微微的睁开了双眼。

  “据广东省气象局预报。连续干旱半个月的广东省将会在未来二十四小时之内受到今年入夏以来的第N个超强台风“黑克比”。黑克比台风此时位于广东省东南方约四百公里左右的太平洋海面上,它之后将会以每小时五十公里左右的时速正面袭击M市,届时临近M市的其他县市区都会受此影响。请以上地区的人们及时做好防范,关紧门窗,不要外出。现在,我们有请XXX首席预报员为我们介绍这次超强台风的具体生成原因以及它后续的行驶路线……。”

  “下雨了?”韩毅微微的仰起了头看了一眼窗外。看着那满是乌云密布的天空,他一下子又feel倍儿爽的在那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看等这场雨下完后就会发现那具旅游虎头山的失足少年掉入枯井而死的尸体了吧。真没想到,就连老天它都在帮我省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韩毅的窗外所看到的就好像是那种末日来临的情景一般。天空虽然已经被来势汹汹的乌云所布满,可雨却并没有下,只是零零散散的在空中飘着。尽管现在台风还没有到来,但从街头上寥寥无几的几个行人在顶着那狂风艰难的向着前方走时,我们就可以看出这四百公里外那台风所带来的压迫感了。

  这暴风雨之前的平静,直到一声响彻天空的巨雷方才被打破。狂风,暴雨。这天气似乎压抑了很久,就等待今天把它一朝释放。这哗啦啦不要钱的雨水就好像是太平洋给凿了个洞,哗啦啦的不要钱似得拼命往下掉。

  短短才几个小时,街头低洼的地段便都成了老天爷惩罚的第一个受害者。

  而这,也说明了当地下水道的良心似乎还略显不足。

  狂风暴雨肆意的袭击着这小小的M市。水产的养殖户,田地的种植户,纷纷都遭受到了重创,他们无一例外都在抱怨老天的这场雨实在是下的太大了。

  但只有一个人除外,他就是那已经困在枯井近三天都没有喝水的秋晓渊。

  位于某风景区的一处废弃枯井里,这场倾盆而下的暴雨让这枯井上头的一处山泉容量暴增。已经承载不住雨水的山泉顺着陡峭的岩壁哗啦啦的流向山脚,也全都一股脑的流进了枯井。而困在枯井里的秋晓渊,在经历过众多的失败之后,再看到这乌云密布的天空为他而下的这场倾盆暴雨时,他又重新燃起了一股生的欲望。

  雨水很快夹杂着一些细小的沙石流进了枯井里。很快,便渐渐的淹没了这个小小的枯井。

  似乎这雨势和形势都发生的太快,快的都让秋晓渊有点儿始料不及。在充满水的枯井里,秋晓渊只觉得自己离井口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

  秋晓渊从井底冒了出来,他伴随着还在电闪雷鸣的天空发出了他逃出这枯井的第一声嚎叫。

  现在的他在经历了这令他痛苦绝望的七十二小时之后,忽然觉得这世间的一切对于他来说似乎都不重要了。因为他觉得现在无论拥有什么,他都可以将其放弃。但唯一不能放弃的,那就是生命,那就是自由。

  秋晓渊攀上井口跳出枯井后,就这么无力的躺在了枯井的旁边。此时在他的眼中,不再只是拘束于那小小的方圆之间,而是变成了一片广阔无边的世界。他就这么躺在这满是雨水的枯草地里任凭这狂风暴雨所给他的无情肆虐。他吸吮着来自天空为他而落的雨水,感受着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天空为他而吹响的号角。他觉得,现在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故意给他安排的一场洗礼。

  帮他洗去过往的一切,迎接这重生的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