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序章
三国晓渊2018-03-29 18:123,633

  “叔,你说我父亲已经在家等着我了?”。

  “是啊,我的好侄儿,你快上车吧。”

  某中学门口前的这番对话,无异于是一场噩梦的开端。背着沉重书包,稚气未脱,还一脸天真无邪的少年就这么毫无防备,匆匆忙忙的坐进了前面停放着的一辆黑色轿车。

  因为,他心里知道,今天是他第十五个年头的生日。

  “侄儿啊,到了那里你可就别怪我这个做叔的了,要怪就去怪你死去的父亲去吧。”那少年所谓的叔叔无奈的摇摇头,站在车窗外向他招手告别。然而在下一秒,就在那叔叔的注视之下。坐在那少年身旁的司机从他的驾驶座下,突然的掏出了一个纯棉不透气的黑色头罩,瞬间就套在了那名少年的头上。紧接着,那司机还顺手拿起了车上放着的一个烟灰缸,毫不留情的朝着那少年的头狠狠的砸了过去。而那少年还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就带着这头上突如其来的巨痛,昏了过去。

  车在司机的操控下启动了引擎,传来了阵阵轰鸣的声音。而那位少年,就在他所谓叔叔的目光注视之下。随着那辆车,朝着前方的那条道路,一同缓缓的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某中学校长办公室内。

  一年过六旬的老头正靠在舒适的办公椅上陶醉的品茗着手里的咖啡。尽管他知道自己已经快要到了退休的年龄,黑色的染发剂已经遮盖不住他两鬓斑白的鬓角,双手的指关节也会在阴雨天里隐隐作痛,当年健硕硬朗的身体也在这时光的摧残下变得老态龙钟。然而这一切,都无法成为他拒绝接受学生家长各种好处的理由。

  就比如这杯不知何人所送的咖啡。

  此时,老头的办公室外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老头听闻后忙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整了整衣领,弄了弄领带。挺直了他那驼背的身躯坐在了舒适的办公椅后,他才字正腔圆的喊了一句:“请进。”

  “您是?”老头久违的拿起了桌上的眼镜,上下打量着这个不知哪位学生的家长。

  这位突如其来的中年人年龄看样子大概是在五十岁左右,中等身材,体形较为高大健硕,孔武有力。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衣领上打着一条淡蓝色方格的领带,脚上穿的是一双崭新的棕黄色皮鞋,目测身高在一米八以上。额头上有几道浅浅的皱纹,这应该是最近才刚刚长出来的。总是板着一副脸,很沉默。但从进来到现在一直带着那种锐利的目光紧盯着老校长看,看的老校长心里都有点儿发毛了。并且时不时的,还带着一丝警惕的眼神观察着周围,好像生怕有什么人会突然的冲出来害他似的。但尤其有一点引人注意的是,从他右耳的脸颊下直到脖子后头,一条长约近十公分的陈年刀疤,就这么栩栩如生的印在了上头,让人一见心里头都会不由自主的畏惧起来。

  这老校长心里明白,对于他。自己千万不能有任何的疏忽和懈怠。

  “我姓秋,单名一个墨。”这位刚走进校长办公室便带着浓厚声音自称是叫秋墨的中年人,还没有等老校长请他进来坐,他自己便目中无人的坐在了老校长的面前,抬起了他的二郎腿在那抖啊抖啊抖的。

  而他,也正是刚刚在校门口外那位少年口中所喊的叔叔。只是很让人不理解的是,他刚刚为什么要这么做?

  “秋墨?”

  这老校长一听到这两个字,他的心瞬间就小小的咯噔了一下。但他还是尽量的不露声色,镇定的从桌子下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包茶叶,在沏了一杯茶递给了面前的这位名叫秋墨的中年人后,他才缓缓的开口询问道:“那秋先生今天到访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为我的侄子办理退学手续的。”那名叫秋墨的中年人用着简短的话语对着老校长回道。

  而这老校长听到后也不含糊。赶忙站起身来,缓缓走向了一旁的落地书柜前。看着里面满满一柜子的学生档案,他边打开柜门边对着秋墨问道:“那您侄子是哪个班级的?”

  “九年十二班。”秋墨从嘴里淡淡的回道。同时,他还不忘再向那位老校长又细心的叮嘱了一句:他叫秋晓渊。

  有了秋墨的最后一句,老校长也很顺利的在九年十二班的档案里翻查到了一位名叫秋晓渊的学生。只不过当他在详细的看着这名学生的个人简介时,他隐隐的感觉到这里面似乎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奇怪啊,这学生成绩也算过得去,怎么会这么突然的提出退学呢?而且怎么会是他的叔叔过来,他的父母呢?另外,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未曾来我这提起过说要退学啊。”这老校长在那自言自语的呢喃着他心中的疑问,孰不知一个不经意间的回头却着实的吓了他一跳。

  只见一旁的秋墨坐在了他办公桌前,左手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而右手却缓缓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香烟,带着那饶有深意的眼神以及微微翘起的冷笑,他紧紧的盯着一旁的老校长。

  这老校长咽了咽口唾沫,哆哆嗦嗦的拿着手里的学生档案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椅上。而前面坐着的秋墨却早已从自己的烟盒里拿出了一根香烟,默默的点了起来。

  瞬间,整个校长办公室立刻就充满了一股厚重刺鼻的烟熏味。而就算是有了很多年烟瘾的老校长,他也不敢也不会在这过过嘴瘾。

  对于秋墨在他办公室里吸烟的举动。这老校长刚想说些什么,就又被秋墨一个犀利的眼神,把他嘴里想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秋墨缓缓的吐出了第一口浓烟,将手里的烟灰往地上掸了掸后,说:“我这哥哥就在昨晚出了一场事故,人现在都还在医院里躺着。嫂子嘛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和他离了婚走了。我这侄子他如果不去医院照顾他爹的吃喝拉撒,难道你去啊。现在我这么一个解释不知道校长满不满意。”

  “就算是这样,在这初三的最后时期,有哪个爹妈会让孩子中途辍学呢?再说你们都是亲戚,为什么你就不能帮忙照看一下,何必要搞到退学呢。更何况距离毕业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难道就真的必须得让孩子退学才行吗?”

  这些气势磅礴,汹涌而出的话只是在校长的心里嘀咕着,他并没有说出来。但是他心里更清楚的是,别人家的家事自己也不好多问。再者说现在的这个时期那也有很多学不下去的学生早早的就中途辍学。他自己也是管不了的。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对于眼前的这个人,在他老校长的眼里,他是万万不想和这号人物发生某些不愉快的。

  “满意,满意。”老校长不敢多言,赶忙拿了份表格递给了秋墨填写,生怕自己又不知在哪抵触了这个霉头。

  “呐,这是挂读申请表。如果后悔的话还是能继续回来上课的,毕业证也能照发。”老校长不忘细心的提醒着正在表格里遵照他指示签字的秋墨。

  而现在的老校长,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他的额头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是大汗淋漓,汗如雨下了。尽管在这里已经开着有十几度的空调,但他额头上的冷汗还是止不住的一丝又一丝的往外冒。

  秋墨在老校长的引导下签完了这表格里一系列乱七八糟要填写的内容后,便一把将这刚写好的表格毫不客气的给甩在了老校长面前。

  老校长在看了看秋墨所填写的那些条条框框的内容,最终确认无误了之后。他才从里面的好几张表格里掏出了一份,递给了秋墨,说:“一式两份,这份表格你就自己带回去吧。”

  “这样子就行了?”秋墨看着手里的表格,对着老校长质疑道。

  “当然,当然。”老校长赶忙的对着秋墨回道。“那秋先生现在要不要留下来喝杯茶或者咖啡?”

  “不必了。”秋墨摆了摆手,谢绝了老校长的好意,而后便起身离去。但当他走到了门口又看了看手上拿着的这份挂读申请表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背对着老头说了一句。

  “这小子是不会再回来的了,这毕业证还是留给你自个用吧。还有,你以后晚上走路最好看着点。”说完,在他的手里边,从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后,那张挂读申请表就已经安安稳稳的躺在校长的办公桌底下了。

  秋墨话一说完,便推开了门走了。

  过了很久,这老校长在确认秋墨已经走远了之后,他才长叹了口气,瘫倒在了他的办公椅上。

  而这秋墨,他到底又是何许人也。在现在这个二十一世纪的法制社会里,恐吓威胁他人那可不是简单的民事案件,这么做的后果那可是有可能构成刑事犯罪,得坐牢的。可这秋墨他也的确非等闲之辈。比起这么一点小事,和他当年的事迹相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那还是在十几年前,一件令人震惊全城的命案让整个北城的人都知道了北城有这么一个人。一个为了女人而在寒冷的雨夜里孤身前往当地的一位黑社会老大的家中,当场就将正在睡梦中的黑社会老大及其一家子人全都给活活砍死在了他的刀下。

  他,秋墨。在当年,就是一个眼也不眨的“杀人犯”。

  据说当时警方全副武装去抓捕他时,看到满地的血止不住的往门口外流,那股浓重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时,他们十之八九的都跑出了门外,把隔夜的饭菜全都给吐了出来。因为这现场里的一具具被砍的支离破碎,肠胆外露的尸体,真的是太过于血腥,太过于惨无人道了。

  而对于警方的到来,满身是血的秋墨只是默默的坐在了一旁的角落,在那里抽着一根又一根的香烟。直到他抽完了最后一根香烟之后,他才这么轻而易举的被警方给戴上了手铐。

  如果当年不是众多备受这黑社会欺压的邻居百姓们为他求情,恐怕这秋墨可能会是开国以来在这M市北城里第一个被判死刑的人。

  不过听说他这几年才因为在里面劳动改造表现的不错,这才在最近被提前的释放出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