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雷公与路痴
侧侧轻寒2018-01-29 12:1311,602

  那条龙来到我家的第一天晚上,我们面临着一个大难题。

  “我要睡哪里呢?”他抱着枕头问我。

  我抬手一指那个金鱼缸。

  “……不要。我现在身体已经恢复了,进不去了。”

  “去太阳下晒半个小时先!”

  他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我只好又认真考虑了一下:“也对,晚上了,已经没太阳了。”

  他用力点头,充满期待地看着我。

  “这样吧……把冬天的取暖器拿出来,帮你烘一烘干?”

  他的眼泪打着转,几乎要夺眶而出了。

  没办法,温柔善良的十七岁少女元音我,心软了。

  于是我指指沙发。

  他居然也不再抗议,开心地替自己铺床。

  “你以前当龙的时候,都怎么生活啊?”我窝在单人沙发上,问他。

  “和现在差不多。不过,在那里一直都活得很……艰难……因为没有像你对我这么好的人。”他说。

  自动忽略后半句,然后问:“龙也睡床?”

  点头。

  “吃饭?”

  点头。

  “谈恋爱?”

  摇头。

  我恍然:“对哦,你们没有爱情的。”想想牛郎织女就知道了。

  “不是,是因为我年纪太小了,哥哥说早恋是不好的。”他羞涩地说。

  “呵呵……”我白他一眼——一百多岁的早恋。

  “那你们是不是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啊?”

  “我有恐高症。”他再次提醒我。

  “别人……我是说别的龙呢?”

  “他们……我很少见别人的,不大清楚。”他说。

  居然一点内幕都没有。我怎么就遇见了这样单“蠢”的不明生物啊?

  不过也好啦,有人替自己洗衣做饭擦地板,而且长得还这么好看——人生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此!

  “啊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要关门睡觉时他问我。

  “元音。”我漫不经心地说。

  “我叫龙烨。”他微笑,在灯光下显得那么灿烂无邪。

  “啊,啊,好听。”我敷衍他,马上就把门一关。

  半夜突然雷声大作,下起倾盆大雨。

  雨点斜打进窗,正在好睡的我痛苦不堪,勉强撑着爬起来关好自己房间的窗户,然后开门出去要把客厅里的也关好。

  不料我房门刚一开,就有一条人影窜出来拼命地抱紧我。

  有!人!在!我!家!里!

  我死命挣扎,可抱着我的人力气这么大,居然一下子甩脱不开。我急了,顿时下意识地大叫:“救命啊!有小偷!有色狼!有……”

  因为外面的电闪雷鸣,根本没有人听见我的呼救,我正在手脚并用拳打脚踢之时,没有想到这个小偷居然把脸往我肩上一靠,趴在我肩上就哭了!

  哭……了?

  “我好害怕……元音……”他一直发抖,一直抱紧我,一直往我的怀里钻。

  “你……你认识我?”我抖抖索索地问。

  “难道你已经被他们洗脑了吗?”他更惊慌,抓着我的肩问,“我是龙烨啊,龙烨,你被洗脑了吗?你已经忘记我了吗?”

  啊,想起来了,他是龙烨!

  我刚收养的一条虫……不对,龙、才对。

  “没有……你是龙……那个……龙烨嘛。怎么了?”我问着,艰难地从他的怀中钻出来,长出了一口气。

  他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他们要抓我回去了!”

  我把他的手一把打掉:“抓你回去干吗?”

  他不屈不挠地再次抓住我的手,紧握不放:“因……因为……我是逃出来的……哥哥说,我活着就是为……”

  结结巴巴地讲到这里,他却突然停了下来,脸色煞白,就是不继续讲下去。

  我疑惑地看着他:“你活着是为了什么?你是逃出来的?”

  他双唇微微颤抖,额头上冒出细细的冷汗。停顿了许久,他才深吸了一口气,说:“因为……你看,牛郎织女被分开的时候,就是一直打雷的……”

  我翻了个白眼,把他的手硬掰开:“拜托,我和你不要用牛郎织女来形容好不好?谁跟谁啊?”

  手一掰开,他改成再度抱紧我,紧得我气都喘不过来。

  面对这个树袋熊一样的男生,我默默无语泪两行,只好拍着他的后背安慰他:“好啦好啦……其实打雷下雨是常有的事嘛,不一定就是来找你的啦。”

  “不是啊,他们在叫我,你有没听到?”他恐惧地问。

  我仔细听了一下:“什么啊……好像狼嚎嘛……”

  “不是啊,那是雷公……还有龙的叫声,一定是大哥在叫我出来!”

  “好啦……我知道了,有人要把你带走,对吧?”

  我实在受不了他像只八脚章鱼一样地纠缠,将他一把甩开,冲过去把阳台的门一脚踹开,在阳台上像个精神病患者一样尖叫:“打雷的!你给我停下来!龙烨不会走的!他要和我在一起!”

  龙烨脸都绿了:“元音,他们会劈死你的……”

  “要劈也劈你才对!关我什么事啊……”我回头大叫的时候,在雷声轰鸣中,一道耀眼的雷光唰地就朝我身上打了下来!

  刹那间,我想到了远在异地的父母,想到了我的姐姐,想到我至今还无缘在人海中相遇的未来男朋友……真是红颜薄命啊……

  不对,我是红颜吗……

  管它呢,都要死了当一下美女又怎么样……

  就在胡思乱想之际,那个雷落在我身前,然后……转了个身?

  一个雷会转身?

  雷当然不会转身。

  转过身来的,只是一个浑身闪烁着耀眼光芒的男生。

  所以……应该叫雷公?

  我对天发誓,早知道雷公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而且长这么漂亮,我天天被雷劈都心甘情愿!

  我情愿在我失恋的时候被雷劈死!情愿在我七十岁时——八十好不好——被雷结束生命!

  就在我安排五六十年之后的事情之时,那个雷公越过我走到龙烨的面前:“烨。”

  “熠……”他诧异地叫他,“怎么是你啊?我还以为是焱大哥。”

  “焱的手机被偷了,还不知道你逃出来了。”

  我当场晕倒。

  在昏死边缘听到龙烨问他:“谁这么厉害能偷大哥的手机?”

  “当然是我啊。”他得意地笑着说。

  “那雷公呢?”

  “本来是要来劈你的,但现在雷公被扫帚星逼婚,正焦头烂额中,所以我就提出代替他来了。”

  “这么说你们是一伙的对不对?”我问。

  “雷公”看我一眼,问:“你是谁啊?”

  “你现在在我家!”我大叫。拜托,我知道我长相平凡,可是也不至于被忽视到这种地步吧!

  “啊……这么说你是收留烨的人?”他问。

  我重重点头,肯定我的身份。

  帅哥回头问龙烨:“原来传说是真的?只要是人类遇见我们,就一定会好好地尊敬我们,爱护我们?”

  龙烨很严肃地点头:“嗯,没错,元音真是又尊敬我又爱护我……”

  话音未落,我已经飞起一脚踹得他连退三步:“混蛋!是你说龙族的规定,一旦遇见了谁,这一辈子就要跟着这个人,永远不离开的!要不是你苦苦哀求,我才不会收留你!”

  龙烨捂着脸,羞愧地看着我:“其实……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嘛……”

  “完全不一样!我才没空收留一条来路不明的蚯蚓还好好地尊敬它,爱护它!”我对龙烨怒目而视。

  他忙扑上来,拉住我的手:“元音……我不可以回去的……你就收留我好不好?”

  我瞪着他可怜的样子良久,然后一把甩开他,说:“随便你们啦,你要留就留下来好了,谁叫我爸爸妈妈把我生成这样善良体贴又温柔的人呢?”

  都说我很善良了,结果那帅哥居然在旁边畏惧地看着我,悄悄拉过龙烨问:“你怎么会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快点换个地方吧!我感觉她……要吃你时,你还会替自己身上撒好调味料!”

  我顿时火冒三丈:“谁吃人了?只不过看你长得漂亮多看几眼而已,犯得着这么小气吗?好像我是色女一样!”

  “本来就是吧……”那个叫熠的把龙烨挡在身后,抗议。

  “就算是,那你叫我女人是什么意思?我很老吗?我有那么老吗?”我步步紧逼,他节节后退,“你几岁?知不知道女生最大的禁忌是什么?你再说这样的话,将来绝对找不到喜欢你的女——人!知道了吗?”

  我戳着他的额头,加重语气。他额上的汗一直滴到我的脚下,水流一样。

  为免家里洪水成灾,我狠狠白了他一眼:“算了,我又不是你妈,没必要教你做人的道理,先放过你一次!洗澡去了。”

  “那个……”他在后面虚弱无力地问,“真的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找不到喜欢我的人吗?”

  “绝对!”我咬牙切齿,翻着柜子找我的浴巾。全身都被雨淋湿了,感觉好冷啊。

  “雷公”还在后面抖抖索索地问:“那……那你可不可以……教教我……”

  “熠哥哥……你是不是该回去了?”龙烨像劫持一样把他拖到阳台上,一把推出去,重重关门。

  我抱着浴巾出来时,他正靠在阳台玻璃门上抹汗。

  “怎么了?”我探头看了看外面的狂风暴雨,“你就这样把你哥哥推到暴雨里去啊?”

  “反正他也是从暴雨中来的嘛……”

  “这倒也是哦。”我点头。

  “差点就刺激到他了……”他心有余悸地说道,“熠哥哥一发病,比我大哥还可怕,简直就是龙族灾难……”

  “病?什么病啊?”

  “没……没什么。”他又掩饰。

  反正我也没兴趣知道,所以就转了话题:“对了,他是不是来抓你回去的啊?”

  “他不会……他只是来看看我找到的终身依靠……”

  “终身依靠?谁啊?”我汗。

  他看着我,一直在看我。

  我恶寒……

  果然他激动地握住我的双手:“元音,全靠你!全靠你奋不顾身地冲出去,全靠你冒着生命危险替我挡天雷,全靠你坚贞不屈剖明心迹击退熠哥哥……你为了我,连五雷轰顶都不怕吗?”

  这一串排比句简直是大杀器,我本来就恶寒的身上更冷了,汗毛一根根竖起,久久不肯倒下。

  我狠狠给他一脚,然后丢下一句“神经病”,赶紧抱着浴巾洗澡去了。

  第二天我感冒了。

  龙烨又紧张又害怕,一直用颤抖的手摸我额头,说:“好烫啊……为什么人类会这么容易生病?”

  我虚弱地骂他:“你是傻瓜所以不会感冒啊?”

  “当然不会啊。”他摇头回答,想了半天才辩解,“不对不对,我不会感冒不是因为我是个傻瓜,而是因为我是一条龙!”

  我翻了个白眼,不想再理这条神经短路的龙。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只是淋雨而已,这样也会生病呢?为什么……”

  “不要吵我……你出去给我买点药!”

  龙烨用很抱歉很抱歉的眼神看着我,说:“对不起元音,我真的不能出去替你买药。因为哥哥们都说我是路痴,我一出去,就再也回不到你身边了……”

  我绝望地闭上眼:“我难过得就要死了!药店就在楼下,往左走五米……第二个店面而已……你快点去……”

  “往左五米对吧?”一听到这么简单,他终于动心了,给我盖好被子,掖好被角,然后又再度问了一遍,“往左五米?”

  我闭上眼,不想再看见这白痴:“门口柜子上有零钱,抓一把去买药。”

  结果……我一直等啊等啊等,到两个小时又四十分钟过去以后,才确定他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难道他真的……迷路了?

  往左五米而已啊……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只要有毅力。

  我强支病体,跌跌撞撞下楼,往左走到五米外的第二个店面,进入药店买了感冒药。

  捏着药付了钱,我扶着柜台觉得药店里有种异样的气氛。抬头一看,收银的阿姨一直伸长脖子,隔着玻璃往左边看。

  于是我问:“刚才是不是有个……长得还蛮不错的男生,来买感冒药?”

  阿姨用力点头:“对啊,很漂亮的男生!一直在念叨着‘往左五米’。然后他买了药出门,就往左走了五米,然后看看周围,又走了五米……而后又……”

  阿姨如此了如指掌,一定是追出去看了,我保证!

  而且……那条龙果然是路痴!

  我踉踉跄跄地出门,扶着药店门站了一会儿。

  实在是没力气走路了,也不想去找他。这个城市这么大,怎么找得到他啊?不如就自己回家去……

  但是……但是也许他就在这附近?这样我就不用自己动了,洗衣做饭都有人替我做多好……

  艰难地权衡利弊后,于是我向左走,发誓走一百米左右若没有发现他就回家。

  结果,或许是感冒太严重了,脑壳坏掉了。说好了一百米的,我走了大约一百米之后,又不知不觉走了两百米、五百米、八百米……

  脚步沉重,见风惊冷。我缩着身子,昏昏沉沉在街上走了很久,没有找到他,也不想回去。

  我几乎没有意识地在路上一直向左走。甚至连找龙烨的目的都忘记了,只是麻木地走。

  终于就在我快晕倒的时候,有人尖叫一声,扑上来抱紧我——以那种树袋熊一样的力度和姿势来看,一定就是他了。

  于是我放心地顺利地让自己晕了一会儿,毕竟有人会扶住我了——抱住也行。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实在抱得太紧了!我喘不过气来,只好先晕一下。

  然后在眼前一片黑暗混沌中,就听到周围的人一直在叫:“救护车!快打120!”“要不要心脏复苏?”“人工呼吸呢?谁会做人工呼吸?”

  真是世间需要热心人啊……

  我有点感动。

  可是,会不会太热心了?

  我无力地抬起手,龙烨随即就紧紧握住了,贴在自己脸颊上,就跟昨晚我们看的电视里女主角弥留时那样,标准的男主角动作。

  周围的人一看见这种戏份,顿时更加紧张了:“救护车,救护车怎么还没来……”

  “不要救护车啦……”我实在无奈,只好努力睁开眼,用嘶哑的喉咙对着围上来的众人说,“我只是感冒了,有点累,晕一晕就好了……”

  周围的人带着隐隐的失望散去了,只有龙烨一直抱着我,坐在路边的花坛上。

  我虚弱无力地躺在他的怀里,透过他的手臂,看见他身后盛开的撞羽朝颜,如同粉色铃铛的花朵在风中波浪一样起起伏伏,淡薄的阳光照在上面,鲜明可爱。

  抱着我的怀抱温温暖暖的,臂弯的弧度也妥帖又舒服,我忍不住微微笑了出来,在龙烨怀里挪了挪头,抬头看向他。

  他的眼眶微微泛红,眼中居然都是眼泪。

  “干什么啊?我又没啥事,你为什么要哭?”我呆了一会儿,勉强出声问。

  他默默地低头望着我,许久,才带着微微的哭腔问:“你都这样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出来……要强撑着自己的病体,走这么长的路来找我?”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大概……就是舍不得有人给我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的幸福生活吧。

  谁叫我就是这么一个懒惰的女生呢?

  我把头转向一边,看着街道说:“好了,少说话了,带我回家。”

  他眼睛突然波动了一下,低声问:“回家?家……对吧?”

  我实在受不了他那种眼神,淅淅沥沥的,江南烟雨一样,缠绵悱恻。为自己的想象暗自又抚一阵鸡皮疙瘩,然后说:“对,回家。”

  回家,这个词很奇怪吗?

  他居然真的抱起我要走回去。

  “打出租啊!”我叫。

  “你有钱吗?”他问。

  其实我有带钱的。不过,因为在他的怀里……嗯,实在感觉很不错……所以我也就随便他了。

  反正免费劳动力嘛,出租车费,省一点是一点。

  我指点着他回去的路,他抱着我走过三条街,两个路口,十九个垃圾桶,然后我发现走过头了,我们又折返回来……

  所以,是不是……路痴会传染?

  其实收留一条龙也还是蛮不错的。

  早上一起床,他就已经把面包烤好了,牛奶也拿进来倒在杯子里加热,我想吃火腿,他就切好;我要吃鸡蛋,他就煎好;我要吃果酱,他就抹好……

  一起吃完饭,我上网,他陪在我旁边看,崇拜地一遍又一遍惊叹----

  “元音你的武器太漂亮了!”

  “元音你的反应好快啊!”

  “哇……元音你连这么凶的螃蟹也能一刀砍死……真厉害!”

  “元音你……”

  惊叹声高潮迭起,跌宕起伏,与我玩游戏的进度配合默契,严丝合缝,简直是最佳游戏伴侣。

  我得意地捏着手柄问他:“你也玩?”

  他摇头:“我……我再看看,你玩吧。”

  “好吧!”

  我听说一个男生会看你玩游戏而不是抢你游戏玩,他一定是因为喜欢你……

  不过我想龙烨不抢的原因是……他太笨,不会玩。

  如今我完美无缺的生活中,只有一点不好,那就是一定要起大早陪龙烨下去买菜——他这样的路痴,到三百米外的菜市场,绝对是一去不回头的!

  嗯……虚荣心是很满足啦,因为所有的人都在看你……的身后。

  但是——

  “为什么相信你不是我弟弟的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而用羡慕的眼神看我的人一致认为你绝对是我弟弟?”我愤怒地问龙烨。

  “因为他们没看到你好的地方嘛。”他认真地说。

  这么说的话,我就得到安慰了,默念“内在美内在美内在美”,又充满自信!

  一般来说,我们买菜的程序如下:

  “元音,这两棵菜哪棵好一点?”

  “大的那棵。”

  “元音,这几只鸡腿哪只好一点?”

  “大的那只。”

  “元音,这两条鱼哪条好看一点?”

  “大的那条。”我说。

  “不是问今天吃的鱼,是这两条金鱼。”他蹲在地上指指卖金鱼的,“你喜欢黑色的还是红色的?”

  “金鱼啊?无所谓,反正一到我家就会死的。”我漫不经心。

  鱼缸里的那两条金鱼立即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龙烨忙安慰它们说:“放心啦,就算你们出事了,我也会叫湮救你们的,别担心哦!”

  我随口问:“湮是谁啊?”

  他顿时怔了一下,自觉失言,讷讷地说:“是……是我龙族的一个朋友。”

  “朋友就朋友嘛,我又不认识,干吗这么紧张。”我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色,莫名其妙。

  他逃避地转开脸,避开我的目光,又去对小鱼们说话去了:“元音现在感冒刚刚好,呆在家里很寂寞的,你们谁去陪陪她好不好?”

  我也蹲下,在他耳边说:“别人会以为你是傻瓜的,这么大了还对着鱼说话。”

  他转头看着我,微笑:“一时忘记了……元音,我们就养两条吧?”

  “好啊,反正鱼缸大。”我点头。

  “我觉得很奇怪,怎么你家里有空鱼缸,却不养鱼?”

  “哦,那是我姐姐为了趁新鲜解剖,所以才买的。”我一边说,一边看着用头狠命撞玻璃要自尽的一群金鱼。

  龙烨赶紧抚慰它们,一边回头低声说:“你不要吓它们嘛。”

  我翻个白眼:“我哪儿吓它们呀,都是实话。”

  “怎么可能呢?”他朝我微微一笑,又转头对金鱼们展开圣母般慈祥温柔的微笑,“放心吧,元音是很善良很体贴的女孩子,你们到了我家就知道了!”

  我实在忍不住,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最后还是买了两条金鱼,一红一黑。

  龙烨小心地提着装在袋子中的鱼,跟我上楼梯。

  我一回头想对他说什么的,但是阳光刚好刺在我的眼睛上,我望着跟在我身后的龙烨,一时居然忘了要说什么。

  正将那两条鱼举到眼前的龙烨,微笑的容颜平静而温柔。

  他的面容在阳光下璀璨夺目,让这普通的空洞楼道突然像拥有了颜色一样,似乎阳光都是先从他身上经过,再折射到我的肌肤上。

  一刹那,我有一种恍惚的呼吸停滞感。

  真是奢侈啊……居然是这样的男孩,在我这么无聊的暑假里,陪伴在我的身边。

  龙烨仔细地把鱼缸洗干净,放上卖金鱼的人送的两根水草,轻轻把金鱼捞到鱼缸里。

  我站在他身后看着清凌凌的水中两条游曳的鱼,觉得玄关也开始变得生动起来:“其实养两条鱼挺好的。”

  “是啊,我也喜欢它们。”龙烨含笑,弹了弹鱼缸壁。

  我毫不留情打击他:“可惜啊,我姐姐一回来,它们就全完了。不是被解剖,就是被电击。”

  金鱼身子一颤,又开始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龙烨努力地安慰它们,转头责怪地看了我一眼:“可是你姐姐一直都没回来啊,她到哪儿去了?”

  “你忘记啦?我第一天回来的时候就在门口叫过她的。”要不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姐姐,谁会去路边捡虫子啊?还不是为了带回家给她解剖吗!

  完全不知自己差点被解剖的龙烨,认真地凝视着我,用天真而甜蜜的语气说:“是吗?我没注意……我对你以外的事没兴趣嘛。”

  我鸡皮疙瘩掉一地:“停!以后一定要彻底杜绝用这种语气说话!”

  他有点委屈,但还是乖乖地点头:“好吧。”

  “我今天要去朋友家,你在家等我哦,不许出去,免得又迷路。”我一边穿鞋子,一边吩咐他。

  他点头:“早点回来啊,你感冒才刚刚好。”

  冒着大太阳,一路穿过行人寥落的街道。

  都快到木樱家了,我才忽然想起来,前几天在她那里借的书还没还给她。

  “好像是个什么明星写真集来着……”就是有点想不起来了,叫“蝴蝶”还是“间谍”来着?最近我的生活被龙烨搅得一团糟,哪还记得这茬事儿啊。

  我转身又怏怏地回家,努力地爬上六楼。

  可能真的是因为感冒的原因,才走到四楼我就呼哧呼哧累得要瘫倒了。就在我头晕目眩扶着楼梯挪动时,在楼梯口向上不经意地一瞥,看到了站在我家门口的一个男生。

  ……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因为……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男生!

  只有十七八岁左右的男生,但是,神情却好像已经看透了世情一样,平静而波澜不惊。斜斜的天光从楼道外照进来,笼罩在他的身上,在这样阴暗的楼道上,他像迷离的花朵一样绽放。

  因为感冒初愈、因为走了五楼,我茫然而无力地站在那里,几乎连呼吸也没有地,只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害怕,害怕现在从我身边清清楚楚过去的风,让我刹那间就年华老去。

  他没有注意到我,只抬手敲了我家的门。

  龙烨开门,无声无息地让他进去,两人之间什么也没说,仿佛他早就知道他要来,他也早就知道他在里面。

  我觉得脚有点软,蹲在五楼的楼梯口,终于有点回过神来,抱着膝盖想了好久。

  这个人不会是他的哥哥什么的吧……不对,他年纪好像比龙烨还要小一些。那就是他弟弟了?不过龙族的实际年龄大概我们也看不出来就是了。

  不知道有没希望让龙烨把他介绍给我……

  没希望的话就威逼利诱龙烨介绍给我……

  再不行的话就动手,打到龙烨答应介绍给我……

  我在心里盘算着,然后开门进去。

  钥匙声让龙烨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元音……你……回来了?”他紧张兮兮,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对啊,我向木樱借了本书,忘了把书带去了。”我一边说一边往周围看。

  奇怪,没有任何人的踪迹。

  我的目光在室内扫了一圈,然后落在龙烨身上。

  他一直紧张地握着自己的手腕,身体僵直,一动不动。

  “怎么了?”我上去抓他的手看。

  “没……没什么。”他拼命避开。

  我就更怀疑了,抬手啪的一下,打开他覆在他右手腕上的左手。

  手腕上是一个新撕裂的伤口,新的皮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生长着,遮盖住下面的鲜血淋漓。

  我骤然一惊,吓得把他的手一把甩开。

  “刚才……嗯,不小心碰伤了……”他脸色煞白,还勉强想对我解释。

  “是不是刚刚进来的那个人做的?”我一声怒喝打断他的谎言,对那个美少年的好感顿时化为乌有。

  “你……你知道了?”他低声问,不敢看我。

  “他要让你回去,对吧?”我逼问,“那你反抗什么,就回去好了啊!干什么要负伤反抗啊?这样……这样……”

  我突然就说不下去了。不是因为生气,不是真的想要他回去……而是,我真的不喜欢他这样若无其事地掩饰自己的伤痕。

  龙烨默默地看着我,没出声。

  我这才感觉自己脸都涨红了,眼圈也火辣辣的,里面似乎有些滚烫的东西即将要掉落下来似的。

  就像……就像自己养得好好的一只小狗,每天抱在怀中亲昵抚慰的,却忽然有一天出去被人打折了腿,我不跟人拼命才怪呢!

  我狠狠地抬手,将那些还没掉下来的眼泪全都抹掉,然后问:“那个胆敢伤害你的混蛋现在在哪里?你叫他滚出来!”

  龙烨畏惧地在我面前低头,不敢说话。

  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在哪儿?”

  龙烨偷偷地抬头,往空中看了一眼。

  我朝着他的目光看去,空气隐隐波动,水波一样的云气弥漫,渐渐幻化成一个身影。

  就是那个美少年!

  我冲上去就去抓他的领口,可明明我看见自己的手已经揪住了他,他的身影一虚,又像水一样散开了,我的手中空空如也。

  时间与空间全部静止,他悬空浮在离我的指尖一厘米的地方,沉默地看着我。

  他的眼睛像琉璃一样,清澈之极。

  此时突然周围的一切都暗了下来……不对,是他身上有灿烂的光华绽放开来,比窗外的阳光还要夺目,显得周围一切都成为暗淡的影迹。

  他慢慢伸手在我的额前,白皙修长的手指对准我的眉间。我看见涟漪波动般的光线在他的指尖缠绕,随空气微微流动,极尽绚烂。

  一片安静中,我仿佛置身于白茫茫的世界之中。我什么也听不到,感觉不到,只在眼前极光般变幻的场景中,缓缓闭上眼睛……

  “湮!不要!”

  龙烨的声音,在我黑暗的脑海中忽然响起,如同春雷震荡,隐隐回响。

  我猛地一惊,顿时睁开了眼睛。

  龙烨在这迷幻的场景中,挡在了我的前面,阻在那个美少年面前。

  我这才回过神,问:“怎……怎么了?”

  其实我不想这么低调的,我也想扑上去狠踹那个半空中的美少年,大吼着你这个坏蛋想杀我,但是……以目前的形势来看,最好还是不要向这人挑衅才好。

  龙烨回头认真地对我说:“不是……不关他的事!”

  我怀疑地看着他。

  “他……他是我们族的族长,他只是来看看我的。”

  “他看起来很小哦!”我怀疑地打量着那个美少年——这清露一样的眼睛,花瓣一样的唇,简直是彻底颠覆了我印象中类似于甘道夫的白胡子白头发神秘族长模样嘛,“你们有这么小的族长?”

  “对啊,他才七十四岁嘛,按照龙族来说还未成年,但是他的法力又是我们当中最高的,连他自己的身体都根本无法承受……”

  龙烨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停了一下,硬生生咬住了舌头。

  我疑惑地看着他,不过对于法力什么的我也无所谓,所以只换了个我比较关心的话题:“可是,他法力高就了不起啊?刚刚那模样,是不是想要杀了我啊?”

  龙烨赶紧摇头:“不是不是,他只是担心龙族行踪泄露,所以想要洗去你的记忆而已。”

  “哦……”这么一说的话,性质好像也没那么恶劣了。

  龙烨回头望着那个已经缓缓落地的美少年,说:“总之,湮不会伤害我的。”

  我双手叉腰,不肯罢休:“还说不会伤害你?你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龙烨深深低头,说:“我……我受伤了,湮在帮我治疗。”

  我顿时语塞了。

  好吧……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看来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看了那个在沙发上平静看着我的美少年一眼,终于一步一步挪过去,说:“对不起,刚才误会你了,我还以为你是要来带龙烨回去的,所以态度有点恶劣。对不起!”

  说罢,深深鞠躬。

  如果我的善解人意会让这个超级帅哥对我留下好印象,上帝啊,我赞美你……不过他们是不是会服从上帝的命令啊?

  那个美少年看了我一眼,说:“我们没有上帝的。”

  我呆了呆,摸不着头脑——不是吧?

  他又看着我,缓缓地从双唇间吐出两个字:“是的。”

  我立马捂住心口,一脸戒备地跳开两步——哇,这人有读心术,一定要严加防备!

  他看着我如临大敌的模样,面无表情,声音还是那么平静:“读心术是看你大脑的,你捂心脏干什么?”

  虽然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带着一种迷人的少年音,可我此时此刻压根儿没感觉了,指着他大叫:“喂,警告!不许看我在想些什么!”

  他漫不经心地转过头去,说:“谁想看。”

  “不想看是不是就是答应了?”我才不会让他蒙混过去。

  “是,这种无聊的心理有什么好看的——‘这个人长得还不错嘛,法力又高,要是经常到家里来多好啊,看看也满足少女心。他还是族长,如果能镇压全族,让所有人赞成烨和我在一起就更好了,这样就没有任何人能妨碍到他帮我洗衣做饭擦地板了’……”

  话音未落时,我已经不假思索地朝他美丽的脸一脚踢了过去。

  就在我的脚要踢到他脸的瞬间,他化为一片微尘散开,刚好避过我的脚。

  那片银色的尘埃迅速飘移,落在门口,又汇聚成人形。

  他打开门,回头对龙烨说:“好了,我会对族中所有人说,让你暂时先留在这里一段时间的。你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你大哥,他如果一定要带走你,我也没办法反对。”

  龙烨抬手朝他挥了挥,又想起什么,赶紧伸手一把卡住我的肩,说:“放心吧湮,元音对我好得不得了,我在这里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我一个手肘撞在他的腰间,破坏了他营造的幸福气氛。

  龙烨捂着腰龇牙咧嘴。

  龙湮淡淡瞥了我一眼,说:“随便你,我走了。”

  “他是来干什么的?”

  龙湮走后,我开始审问龙烨。

  “真的只是看我而已。不要担心。”他安慰我。

  “那你的脸色为什么到现在还这么苍白?你的手又究竟是怎么受伤的?”

  他微笑着看我:“没事啦,有一点痛而已。”

  “一点?而已?”我问。

  他点头。但是因为脸色苍白,看上去非常疲惫。

  我不至于是这样一个笨蛋。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也知道龙烨不想告诉我。我突然有点难过,低声说:“如果你能躲到一个别人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就好了……这样他们就不会想带走你了。”

  “元音……”龙烨用很温柔的眼神感动地看着我。

  然后,他突然啊地大叫出来。

  “怎么了?”我忙问。

  “永远找不到……我想起来了……很严重的事情!很严重很严重!”他脸色惨白,好像被人抽干了血一样。

  我害怕地看着他,他也害怕地看着我,良久,说——

  “湮是比我还厉害的路痴!他……现在刚离开我,身体虚弱,不能用瞬移……他会被谁捡去啊?”

继续阅读:第三章 我有一只小白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到一条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