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楼意外
神秘的小月2018-03-19 15:307,377

  合欢派曾经有七个山头,但现在却租出去了三个。原因当然是穷。

  对于普通人来说,没钱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而对于修仙门派来说,非但痛苦,更是要了亲命了。

  其实在几百年前,合欢派也曾鼎盛一时。

  当年格局混乱,各修仙派系林立,仙魔不分,每个门派都认为自己是最牛的,谁也不服谁,结果当然是打。

  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搞得是血流成河,混乱不堪。

  合欢派当时的掌门“极乐仙子”秉持的是一种中立政策:你们归你们打,打死打残打怀孕,只要别妨碍姐们练功就好。

  这是一种很明智的选择。当然,也跟她们的修炼方式有关。

  合欢派自开宗以来,从不收男弟子,追求的是一种原始的阴阳调和之术,而她们独有的阴阳合合功,更是源自古老的仙家秘籍。

  ——不追求仙丹,不执着灵药,更不在意什么乱七八糟的法宝法器,只要有男子,就能修炼。

  所以,当年很多受了伤的男修,即使爬也要爬到合欢派。一来治愈受创的身体,二来滋润干涸的心灵。

  这一来二去的,合欢派的姑娘们也发了一笔不小的横财。

  可突然有一天,灵云宗的宗主“云天真人”一觉醒来,发现这样闹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于是突发奇想,召集来了一些当时比较有实力的宗门,提议成立一个仙派联盟。美其名曰荣辱与共,说白了,就是抱团欺负小朋友。

  灵云宗当时就已经贵为魁首,云天真人更是九州为数不多的元婴修士之一。

  那些宗门的负责人一想,单兵作战不如抱团取暖,况且灵云宗腿比较粗,不抱白不抱。于是一拍即合,狐貉们倒也像模像样的勾搭在了一起。

  仙派有张良计,魔宗自然就有过墙梯。

  当天,所有的魔宗都偃旗息鼓,次日鸡还未鸣,就以鬼域为首,成立了一个魔派联盟。

  而那些夹杂在两头中间的小鱼儿们,也纷纷权衡利弊,向各自的主子抛去橄榄枝。

  反观合欢派,一点察觉也没有,极乐仙子还在那纵情狂欢。

  等她反应过来,黄花菜都凉了。两大巨头一南一北,面露微笑而又虎视眈眈的站在你身旁,直勾勾地看着你欢愉。

  事已至此,极乐仙子也倒是能屈能伸,立刻投向仙派。差点就亲自上阵,带着姐妹们以身相许了。

  其实按照功法来说,合欢派属于妖道,应该倾向魔宗一些。但其地理位置很是尴尬,周围都是仙派的宗门,如果加入魔宗,哪天一言不合,分分钟就被人群起而扑之,所以无奈之余,也只能出此下策。

  云天真人倒也是心大,来者不拒,说是什么魔宗有个百花谷,我们仙派好歹也要有个合欢撑撑场面,别到时对峙起来,连个长头发的都站不出来,岂非让人笑掉大牙。

  这话一半是说给极乐仙子听的,而另一半是说给妙慧庵的“玄静师太”听得。

  老尼姑平日里就嚣张跋扈,仙派几次三番配送伤者前去救治,都被她撵出了山门。

  她的理由倒也充分:佛门净地,男子勿入。

  ——其实说白了就是借口。

  合欢派安插在妙慧庵的探子早已不止一次,看到她和小雷音寺的和尚月夜幽会呢。

  与之相比,合欢派虽然没羞没臊了一点,但却行得正、坐得直——老祖宗留下的功法就是这样,难不成还假立贞洁牌坊?!

  但也因为这一点太过奔放,背离了仙派的正统思想,所以联盟对合欢的约束颇多,这也不能做、那也要收敛,逼得合欢派只能去花大价钱买一些男性炉鼎回来修炼。

  这非但功效甚微,还徒增了一大笔开销。

  久而久之,经济每况愈下,到最后只能将山头割租出去,以勉强维持生计。而极乐仙子的修为,也停滞在了金丹末期,悲哀的再没长进过。

  其实很多事情难分利弊,或许也正因合欢派沉寂多年,没有什么人去关注她、关怀她,所以才让她在前不久的拍卖会上,出人意料的拔得头筹,买下了一个男性弟子。

  这对于全是女修的合欢派来说,并不合规矩。但用极乐仙子的话说,就是宗门已至秋寒,若再固步自封,只能等死。既然左右都要对不起老祖宗,不如搏他一把,保不齐云开雾散,迎来第二春呢。

  一个男弟子真能改变一个门派?想来也挺莫名其妙的。

  首先,这个男弟子资质不错,为单灵根,火属性。

  不可否认单灵根很少见,却也没有到稀缺的程度。况且火灵根本是一种普通灵根,并不像冰、炎、风、雷那么让人惊叹。

  但奇就奇在,这名男弟子非但是单火灵根,还是纯阳体质!

  一般而言,人的身体都是阴阳平衡的。男子阳盛一些,而女子则阴柔一点,普遍就是五五开或四六开。有些罕见一点儿的,三七开就了不得了。像此子,纯阳,也就是十零开,简直就是妖孽般的存在。

  可虽然说得很玄乎,其实对于修炼本身而言,并没有什么帮助。顶多是因为单灵根的缘故,所以更易于突破关隘一点。

  但玄妙之处,并非在于他本身,而是对他人的提携。

  相传,在一本非常古老而神秘的天书残卷中,记载了关于纯阳体质的一些破碎片段,不是很全,但大体是这么说的:

  纯阳之体必是天生,男子特有,若生女为阳,则活不过一个时辰。熬过一个时辰,必为仙胎。

  也就是说,如果你生个女儿是纯阳体质,那么她活不过一个时辰就一劳永逸了,倘若一个时辰后她还在哇哇直哭,那瞬间就能得道成仙。

  至于男子,少时无异,待其成年,食其元阳,则有助于修为。若同是火灵之根,必固守精关,待其元婴初成,与之交合,必破冰飞升。

  这后半句很重要,大白话就是,元阳之体的男子如果还同时是火灵根,那么在你元婴修成之前,都不能与女子行房。一旦你凝结元婴后,取走你第一次的那个女人、男人、阴阳人、动物、植物、无形物,不管是什么鸡鸭鱼肉、妖魔鬼怪的,都能突破当前的修为,直接进阶下一层。

  这是很要命的!

  试想,即使资质再高,从元婴修炼到出窍,少说也要个千八百年。更别提这种设定没有限制,若是换做大乘修士,那还不直接飞了天,连劫都不用渡了。

  可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是浮云,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把极乐仙子这个老妖婆给宰了。如果她买我之前就说明这些情况,打死我也不会来合欢派。

  这摆明了是让我往火坑里跳呀!

  ——

  我是一个很识时务的人,虽然觉得屈辱的就像一只光着屁股的鸭子,但人在屋檐下,该低头就低头,该配合演出就配合演出。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既然反抗不了,就好好享受。

  极乐仙子的演讲很精彩。

  在天马行空的画了一个时辰大饼后,台下少女们的目光各个熠熠生辉,如狼似虎般的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我真想不通,台下这些少女们的爹娘都是怎么想的,好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家里绣绣花、写写字,长大了钓个金龟婿就得了。非要听信传言,博一个虚无缥缈的修仙大梦,把闺女一个个地推进火坑。

  莫说我修不修得到元婴,即使成了,哪轮得到你们,看极乐把我搂得像个棒槌一样的状态,恨不得现在就想与我洞房。

  退一万步说,我修到了元婴,极乐没撑到,坐化了。可还有云天、玄静等一众仙盟里的老家伙。想起那日云天真人来见我时,那色眯眯的目光,我现在都感觉到屁股隐隐作痛呢。

  修仙在九州并不稀奇,只要有一点灵根的人,都会去各大门派碰碰运气。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关于修仙界的传闻。

  但我不是个好高骛远的人,从小就没什么志气,唯一的梦想,就是一直在丽春院当一个龟公。

  我是个孤儿,是老鸨王妈妈把我带大的。

  她告诉我,我是被父母遗弃在了妓院后门的台阶上的。

  当时雪很大,她以为是一包银子,所以就捡了起来,发现是一个孩子后,想丢却没忍心,于是就将我带回了丽春院。

  妓院女人虽多,奶水却没有,丽春院更是我见过,除了合欢派外,安全措施做得最到位的地方。所以我从小没有喝过一滴奶,全凭稀饭苦熬,虽然瘦小,但好歹活了下来。

  王妈妈说我命真硬,现在想想,也许和纯阳体质有关吧。

  我八岁开始干活,白天帮姑娘们洗衣做饭,晚上替客人们斟茶递水。王妈妈给我取名王二,但无论姑娘还是客人,都喜欢叫我小龟。

  我喜欢这个称呼,曾经希望把它延续下去,变成大龟,老龟,死乌龟。

  但事事难料。

  三个月前,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正月初一。

  除夕前后,丽春院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客人,客们寻欢作乐一年,无论是谁,都会在这段时间选择回家——做一个好丈夫,当一个好儿子。

  那天雪很大,姑娘们都没有梳妆,慵懒的坐在花厅里,喝喝茶、聊聊天、吃吃蜜饯,偶尔取笑取笑我。

  天气很冷,我在为她们生暖炉,时不时顶她们几句,大家也不会生气。因为我知道,这才是她们最真实的一面,一旦小脸上了红妆,那她们就只懂得阿谀奉承,强颜欢笑了。

  临近正午,我也刚从厨房忙完,饭菜还未端上桌,一个不速之客却猛地推门而入,修士打扮,面容稚嫩。

  姑娘们吓了一跳,来人同样也是,虽然他看上去趾高气昂的,但闪烁的眼睛却出卖了他的怯弱。

  看来是第一次上青楼,还是个雏儿呢。

  我瞥了一眼屋外,两个与来人相同装束的年轻人正躲躲闪闪。

  果然如此,定是与同伴打赌,敢不敢进妓院。

  这种情况很多,见怪不怪。

  寒风夹带着雪片,飘然入室,姑娘们开始叫嚷,催促他快些关门进屋。

  青年进退两难,一时间竟不知所措。

  “这位大爷怕是走错门了吧?”

  他绝不会进来,更不会动真格,只等一个台阶,我给。

  “是是是,走错了,嘿嘿。”他点头致歉,声音细如蚊吟,显然不愿被门外的同伴察觉。

  死要面子活受罪,这我还不敲他一笔。

  我一个箭步上前,攫住手腕,笑道:“大爷,我送您。”

  身后姑娘们巧笑嫣然,她们自然看出年轻人的窘态,也看穿了我的企图。

  “十颗灵石,保证大爷您风风光光,体体面面。”我暗自低语。

  虽然凡尘都用金银,但修仙界的灵石更为值钱,每一颗都价值不菲,对于普通修士来说,我这一次绝对是狮子大开口了。

  他不及思索,暗掏腰包,偷偷递给了我。

  我去,非富即贵啊,不是仙二代,就是天资极佳的宝贝弟子。

  我是个讲诚信的人,即刻高呼:“大爷,今儿个初一,姑娘们累了一年,总该歇息几日,养养身子,就对不起您儿了!若是大爷看得起咱们,元宵佳节,烦请您老人家再次移步光临,届时买一送一,定让您来个比翼双飞!请!——”

  说着,我攥着他的手,躬身哈腰的送他出去。

  他也不客气,昂首阔步,那模样仿佛胯下装了个马鞭一样自信。屋外两人眼睛都亮了,嘴巴张得就像两只嗷嗷待哺的鹌鹑。

  可没走几步,愣头青居然脚下一软,整个人莫名栽倒在雪地之上。我一愣,赶紧撒手撤步,俩小伙伴也是大惊失色,慌忙上前搭脉查看。

  “大爷怎么了?”我问道。

  俩小伙伴哪知怎么回事,见愣头青面红耳赤、吱吱呜呜的,以为是刚才多喝了几壶酒,后劲上来有些酣醉。于是和我说没事,就一左一右架着走了。

  我以为这事过去了,所以也没在意,把灵石和姑娘们一分,该吃吃,该喝喝,一切照旧。

  次日天晴,化冰寒。

  鸡还没有起床,妓院的花厅里却无端出现一群老头老太,各个人模狗样,撇着个大嘴,那表情像是欠了他们很多银子一样。

  王妈妈嘴里骂骂咧咧,脸上却笑意相迎,她当然不知道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

  这些老家伙中,最特别的就属极乐仙子。其实她看上去很年轻,也很漂亮,就像那群老家伙的孙女一样,但骨子里透出的魅劲,一看就像个土生土长的青楼姑娘。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王妈妈自然对她特别亲近,于是偷偷问她,这是什么情况?

  “赎人!”

  回答王妈妈的并不是极乐,而是玄静老师太。

  老尼姑心高气傲,装模作样惯了,当然不愿和凡尘的老鸨多说什么,所以开门见山,一点儿也不含糊。

  “那不知各位……各位,看上了哪个姑娘了?我们这……”王妈妈一头雾水,只能试探着寻问。

  “姑你娘个屁,我们要的是他!”

  说话的是一个大胡子,一根胡萝卜粗的手指指向了我,同时还在对我挤眉弄眼。

  我当然认识他——疾风堂的执事,“风铁掌”嘛!

  别看他现在一本正经的,前段时间来光顾的时候可威风了,丽春院几乎每个姑娘都与他的手指亲密接触过。

  不过也仅此而已。姑娘们常向我抱怨,说他除了手指以外,其他地方真是袖珍得可怜。

  他向我挤眉弄眼,我当然明白,这点破事儿我才懒得提。

  于是我故作不认识,问他道:“这位大爷,不知小的做错了什么,要劳烦这么多老……老人家,大清早的来青楼问罪?”

  “嗄,娃娃你误会了,老夫这次前来不过是想帮你赎身,带你回灵云宗而已。”云天真人第一个发话,缓步走到我的面前,还怜爱地摸了摸我的脑袋,“娃娃,这些年你受苦啦——”

  苦你个头啊,我最讨厌别人摸我头了。——若当时就知道你收我,是为了想如何如何,我早开腔骂娘了。

  “云天道友虽是仙派盟主,但也不能自说自话吧。这说带回去就带回去,是否不把我妙慧庵放在眼里啊!”

  老尼姑倒是爽快,一来就是威胁。不过妙慧庵确实有点实力,加上背后还有老和尚撑腰,更是底气十足。

  “阿弥陀佛,师太言重了。依贫僧之见,凡事都讲究一个缘字,既然如今各派都来到这了,不如就随缘吧。”小雷音寺的元通法师是个和稀泥的高手,人倒也不错,就是眼瞎,看上了老尼姑。

  “大师说得在理,我们疾风堂虽然只是小门小派,但今天初见小兄弟,就感觉特别有眼缘。我们……我们不如就让小兄弟自己挑吧!”

  风铁掌说着话,向我又挤眉又弄眼,那意思显而易见:小龟,咱们好歹是故交了吧,跟着风哥混,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我当时就想拆穿这个老不要脸的。

  ——让我挑?!摆明了坑我嘛!

  虽然当时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但就从情况来看,这么多名门正派的负责人抢我,那我一定极其特别。所以无论我去哪,其他门派都会对我不利,因此我只能装傻,把问题抛还给他们。

  “我……我……我害怕。”

  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从未见过大场面,一时惊惧略带哭腔,这并不丢人。我还特意躲到了王妈妈的身后,以此来告诉他们:我只是个孩子,你们别欺负我!

  王妈妈也是老江湖了,马上心领神会,一把将我搂进怀里,不住地安慰我,让我别害怕。那模样,那神情,简直就是一对被土匪欺凌的孤儿寡母。

  他们虽然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但毕竟都是些和尚、尼姑、道士,和青楼的老鸨子玩套路,那还差得远呢!

  气氛一下子就僵持住了。

  可就当所有人都没辙的时候,一个奇怪的人却慢慢走了进来。

  那人体型微胖,身着锦绣华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大冬天的还摇着一把折扇,这姿态摆得也是一溜一溜的。

  一进门,那人就满面春风,向所有人躬身行礼,很客气的道:“在下沈百万,万宝阁金叶子堂掌柜,不知可否容在下说几句呀?”

  后来我才知道,万宝阁有多神气。

  他们以经商为主,从不参与修仙界的纷争,但几乎垄断了所有法器、法宝的铸炼材料,就连合欢派所购买的那些个男女炉鼎,也都是他们出产的,所以无论是仙派还是魔宗,都不敢得罪万宝阁。

  他既然要说话,岂有不让之理,几个老家伙就像见了父亲一样,纷纷给他让出一个位置。

  沈百万倒是也不含糊,继续道:“先前闻听各位说是赎人,既然是赎,便是买卖;既然是买卖,就要讲究个公平。凡事以和为贵,既然如今谁也不肯让步,不如就让我们来一次公平的买卖。”

  “买卖?!不知是什么买卖?”

  说话的是一个消瘦的老道,贼眉鼠眼的一看就很精明。

  他是长春道人,三清观的一个长老。三清观比不上几个大宗门,自知无力争取,所以刚才一直在当背景。如今听沈百万说要买卖,他突然就来了兴致。

  要知道,三清观虽然实力不行,但香火还是很旺盛的。那些老道各个生意精,婚丧嫁娶一个不落,你这边人亲人刚咽气,那边老道们吹吹打打的就来了,简直比勾魂鬼差速度还要快。

  “长春道长莫要心急,”沈百万倒是沉得住气,“这说是买卖,不如说是拍卖。在下提议,由万宝阁做嫁衣,一次性买下这位小兄弟,然后各位公平竞价,价高者得。如何?”

  “当然啦,”他补充道,“万宝阁此举并非想占各位便宜,此次拍卖的所得,扣除万宝阁先前垫付的金额,余下的将全部存入这位小兄弟的私人户头,即使他最后所属的门派也无权挪用。这样一来,不但公平公正,也是对小兄弟负责呀。”

  他这样做很有效,不但避免了纷争,又不至于让人觉得他万宝阁想插足。最关键的是,似乎听上去对我很有利。

  可我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呢?

  灵云、妙慧、小雷音寺等财大气粗,自然没什么意见,加上万宝阁信誉摆在那了,也不能多说什么。倒是捉襟见肘的合欢派,反常的居然也没什么异议,当时我以为极乐这个老妖婆是想放弃,可后来才知道,她早就心怀鬼胎了!

  其实这件事本不用这么麻烦,如果不是那个愣头青嘴碎的话,我早就被云天真人悄悄带回灵云宗了。

  那个晕倒的愣头青并不普通,叫莫羽寒,是灵云宗新收的一个炼气期弟子,冰灵根属性,天赋好的是一塌糊涂。

  灵云宗上下都对他十分溺爱,每月的灵石配额也是多得飞起。也正因如此,身边总有很多阿谀奉承的普通弟子。

  那日就是这样,两个狐朋狗友哄骗他下山喝酒,那个愣头青也没心没肺,居然屁颠颠就跟着去了。

  他是冰灵根属性,体寒,本不宜饮酒。但愣头青哪里知道,几杯下肚,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酒过三巡,两个狗友又蹿腾他上青楼,说是只要他敢,就赌一个月灵石。

  酒壮人胆,他自然无法无天,于是就直挺挺地冲进了丽春院。谁知这愣头青还是个小雏儿,一下子见到这么多花枝招展的女子,立刻血脉膨胀起来。

  最关键的是,我居然还是纯阳体质,一不小心抓了他的手,瞬间激发出了他丹田内积聚的热力。酒,女人,我,三方面作用叠加在一块,导致他真气乱得像一锅粥。

  等愣头青被抬回山,云天真人一检查,发现他体内的寒冰珠化了一大半,立刻明白了此中蹊跷。于是赶忙封锁消息,准备连夜来找我。但他哪里知道,愣头青一醒来,发现自己修为伤损大半,哭爹喊娘的非要把我剁碎喂狗。

  真是蠢透了!

  他也不想想,灵云宗里有多少暗探,这一叫,搞得人尽皆知。所以等云天真人赶到丽春院,基本就可以直接开仙盟大会了。

  事情既然已有对策,之后就各凭本事。

  元宵佳节,我出人意料的被合欢派拍下,成了一名正式的合欢弟子。而极乐仙子在我入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布告天下,广收门徒,以此来牟取暴利。

  所以一个月后的今天,我才会被她抱在怀里,接受台下众女色眯眯的眼神洗礼。虽然我觉得很丢人,也很无奈,但不得不说:

  极乐仙子的娇躯,还真是柔软至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