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试炼前夕
神秘的小月2018-01-29 17:044,452

  蜂巢试炼为期两个月,按照我的计划是:头一个月,找一个僻静且安全的地方睡觉,一个月后,所有人都疲乏困倦的时候,我再满血复活,去捡捡漏什么的。

  其实我本没有必要去拼命,极乐让我参加蜂巢,也不过是一种形象工程。我只要出现在试炼场,那她就已经达到目的了。至于我能不能带出剔骨草,能不能为合欢派谋取利益,这对于她来说,都是无足轻重的。

  虽然我搞得紧张兮兮的,但其实蜂巢并没有那么危险。

  蜂巢一至四层,最厉害的也就是一种叫“木精灵”的小妖兽。根据杨花的介绍,幼年木精灵大约为炼气期一层的实力,而成年木精灵则有个两三层,所以简单来说,就是相当弱鸡。

  不过杨花提醒我,木精灵虽然单体实力很弱小,却是一种群居妖兽,总是成群结队的出入。若遇到几百只木精灵,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爆炎符”驱赶,实在不行,那就跑。木精灵跑得并不快,一般炼气期的轻身功法,就能很快甩开它们。

  我这人比较小心,而且自认运气不是很好,所以第二天,我又去买了很多符咒。什么爆炎符,凝冰符,雷电符的,总之是买了一大堆。

  这黄金城除了万宝阁,其他私人店铺还是挺便宜的,毕竟店铺林立,难免为了恶意竞争而故意压低价格。这虽然并不是一种良性发展趋势,但对于我这个消费者来说,还是喜闻乐见的。

  绿萝依旧自说自话的跟着我,虽然没有之前那么聒噪,但也是烦的要命。特别是当我大手大脚购置符咒的时候,她总是闪烁着大眼睛,一脸委屈的看着我。我拿她没辙,分给她一点,她立刻又笑靥如花。简直是个无赖呀!

  我倒并不是真的善心大发,自然也有别的考虑。绿萝怎么说也是炼气顶峰,现在给她点好处,将来进了蜂巢,总能用得上她。

  其实相较于蜂巢里那些木精灵,我更怕的是其他门派的修士。比方说灵云宗的那个二货莫羽寒。

  我还未进入修仙界时,那二货已经有炼气期七八层的样子,这些年来也没有传来什么消息,说他筑基成功之类的。所以我估摸着,这次蜂巢试炼,他一定也是会参加的。

  你们也许会说,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莫羽寒也许早就忘了当年的事了。

  我只想说,他是不是君子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他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而根据我在丽春院多年的识人经验上看,一个死要面子的人,多半都是小心眼的。

  而且越是装扮的像个翩翩君子,就越小心眼。你只要得罪了他们,哪怕只是一丁点小事,他们都会记恨你一辈子。然后某年某月某日,用一个突如其来的方式,在你背后捅刀子。捅完你以后,他们还会装作没事人一样,来安慰你,劝你心胸放开一些,要大度。

  所以,蜂巢试炼虽然明令禁止修士间的争斗,但每一届试炼,总有那么几个倒霉蛋会莫名失踪。我并没有什么害人的意图,但防人的心眼总还要留几个的。如果到时真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我只能先让他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回到合欢派后,我第一时间申请了一个练功房,然后将自己关在了里面。离试炼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要熟练掌握法器和符咒的使用,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

  练功房是专门提供弟子演武的地方,是一个四周都布下禁制的密闭空间,无论修士规模搞多大,都不会拆房子。但声音是避免不了的。

  所以每天我在里面噼里啪啦的胡搞一通,看门的小蔻总是胆战心惊的。我之所以带小蔻来,主要目的还是怕自己有什么意外,毕竟我是个菜鸟,一旦不小心把自己给炸了,总也要有个人去叫救命呀。

  好在小爷我天赋不错,这短短一个月时间,就练得有模有样了。

  临行前一天,极乐将我们六个敢死队员聚集在了一起,装模作样的提点了一番,又送给我们每人一颗避寒珠,说是什么带着就不会怕冷了。

  我真想大嘴巴子抽她!

  以为小爷我没去过黄金城是吧?这一颗破珠子才卖一颗灵石,你要是买两颗还送一颗呢。我们这可是为了合欢派去拼命,你就给我们这破玩意儿,还是人吗?!

  但心里骂归骂,我依旧还是微笑着感谢了她的好意。绿萝和几个师姐看样子也是一肚子不满,但寄人篱下的,虚伪虚伪也就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我睡眼惺忪的来到主峰合欢殿前的广场集合,差点吓了一跳。整个广场上呜呜洋洋的簇拥着上百个娘们,各个花枝招展的,就像是在选花魁一样。

  “我去,这搞什么呀?”我自语一声。

  “有人当里子,就有人要当面子,这世界上什么都缺,就不缺会喊溜溜溜的队友。”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果然是绿萝。她与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修不同,穿的是一件和我一样的素色道袍,脸上也没有上妆,本来披散的头发梳了一个简单的马尾,看上去既清秀又干练。

  “哇偶,你今天的打扮很特别吗!”见惯了她平日里的风尘样,这么仙气蓬勃的,我还真不适应。

  “该低调就要低调,你以为我是傻得吗?”她不屑道。

  “也对!”我意味地点点头,“若按照你平日里的妆扮,这刚进蜂巢,就立刻被人那个了。”

  她脸一红,瞪了我一眼,嗔道:“你就不能正常点吗,现在还龌龌龊龊的。”

  看得出她很紧张,因为说话的语气都变了。其实说实在的,我也有点紧张,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凡事已然发生,紧张也没有用,走一步算一步吧。

  不多时,一架巨大的飞舟从天边缓缓飞来,并最终停泊在了广场上方。

  极乐仙子站在船头,一身素白纱裙随风飘扬,倒也像个不下凡尘的仙子。她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位长老,一个我认识,是隐月峰的紫兰仙子,也就是绿萝她师父,还有一个我从没见过,看来应该是一个记名长老吧。

  紫兰仙子见飞舟停稳,也不耽搁,一跃而下,对众女道:“依次上船,不可耽搁!”

  她说话总是简洁明了,很符合她爽快的个性。

  众女得令,一个个提起裙摆,足尖点地,就如同一只只彩雀般,跃上飞舟。那场面,简直就像百鸟朝凤一般,别提多壮观了。

  我和绿萝等几个参加试炼的弟子是最后跃上飞舟的,并排站在了极乐和两位长老身后。

  一路上无论是我们,还是身后那群拉拉队,谁都没有说话,整个气氛凝重的就像出殡一样。

  黄蜂谷位于合欢派以西三百里,是一片杳无人烟的沙漠地带。

  飞舟行将至此,眼界辽阔,天地之间除了一片金黄,似乎再也找不出丁点颜色。掠过几座荒丘,飞舟倏尔停止前行,悬在了一片山谷之上。山谷亦是萧索,毫无生气可言,唯有几只秃鹫惊乍地在空中盘桓,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偷眼向下望去,就见山谷内影影绰绰站了很多人,服饰装束各不相同,看来应该来自不同门派。

  有的门派很规矩,让弟子排列成一个方队,有的门派则很随意,弟子三个一簇、五个一群,毫无章法可言。最夸张的是灵云宗,居然让弟子摆了个阵,从空中俯瞰就像条蜈蚣一样,简直蠢的不行。

  极乐并未急着让我们下去,而是站在船头向下观察了一会。片刻,她拿手点指西南方的一片空地,吩咐道:“都给我去那里集合!”

  姑娘们闻言,纷纷一跃而起,如同七彩花瓣,飘然而下。合欢派本都是女修,就我一个男弟子,肯定要低调的断后。如果带头冲锋,那不是明摆着拉仇恨嘛。

  我站在船舷处,向西南方一看,嘿,巧了,正好是灵云宗蜈蚣的尾巴处。这一群小母鸡从天而降,冲向蜈蚣,明显是要去啄死它呀。极乐还真是阴险,逮着个机会就要占点便宜。

  等我混在姑娘们中间,低调的落地后,首先就看到了云天真人那张铁青的脸。看来他也发现了问题所在,赶忙招呼门下弟子,让他们解开阵型,自由活动。

  这阵型一旦解开,弟子们各个泄了气一样,时不时偷眼瞧向我们,那一个个色眯眯的眼睛,感觉立刻要冲过来一样。

  我们这边的姑娘也是开朗,非但不畏惧,反倒是各个抛起了媚眼,时不时还做个飞吻什么的,看得我都感觉丢人。

  非但是灵云宗,就连万剑门、三清观、疾风堂等,的男弟子也按耐不住了,纷纷向我们投来献媚的目光。原先寂寥的山谷因我们的到来,一下子变得骚动起来。唯独只有老尼姑和她的小尼姑们,一个个憋着大嘴,满脸不屑和厌恶的神色。

  云天真人是这次试炼的主司,见各个门派都已到齐,加上整个山谷内的氛围正趋向一种莫名的春意盎然。他突然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缓步走出方阵,扫视了一圈山谷,对各门派负责人说道:“时辰不早了,各位道友请吧!”

  就见各门派负责人纷纷走出自己的方阵,然后围绕着山谷中央的一个小祭坛,站成了一圈。等站定后,他们互相传递了一下眼神,然后不约而同地开始掐诀念咒。

  因为离的较远,我只能看见他们嘴巴一张一合的,并不能听清念得是什么。

  忽然,他们停止念咒,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芒从他们掌中激射而出,直直地冲向祭坛,仿佛就像在打怪兽一样。不多时,一声爆响自祭坛传来,紧接着,天地为之色变,整个黄蜂谷刮起了一阵飓风。飓风裹挟着尘沙,谷内顿时黄沙漫天,不可视物。

  我们都是些炼气期小屁孩,哪抵得过这般摧残,纷纷以袖遮目,像慌乱的小鸡一样,紧挨在了一起。

  良久,尘埃散尽,再瞧祭坛,早已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小型金字塔。塔分四面,每一面上各有一道圆形拱门,门内黢黑一片,不知暗藏何种玄机。

  各派负责人见入口已现,就各自回归方队,唯有云天真人还伫立在那,微笑着望向各个门派。

  “此乃玄虚秘境入口,不知哪派弟子愿意首先进入啊?!”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装逼,我真是服了你这个老头子了。

  “弟子愿带头前往!”

  灵云宗方队传来一声坚毅的高呼,紧接着,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缓缓走了出来。他一出现,立刻引起合欢派姑娘们的骚动。我去,你们矜持一点行不行,不要看见帅哥就发春好不好?!

  我定睛细看,突然笑出了声。哟吼,这不是莫羽寒那二货嘛,这几年不见,真是愈加风流倜傥了呢。

  不过说真的,虽然和他有点小恩怨,但不得不承认,确实帅得掉渣,就是我这个男人看了,也不由得赞叹。

  “好,很好,不亏是我灵云弟子!”云天真人一张老脸都乐开花了。

  莫羽寒长得越来越帅气,这爱显摆的毛病也是越来越强烈,云天真人这一夸,他简直要飞起来咬人了。根本不先探查一下塔内的情况,就这么直愣愣地冲了进去,看得我都替他捏把汗。

  “那么,谁愿做这第二个呢?”云天真人继续问。

  “弟子愿往!”声音依旧是灵云宗方向。

  看来他们是说好了给云天的老脸贴金呀。贴就**,反正与我无关,我一会就随个大流就行,这出头鸟的事情,还是你们去做吧。

  我优哉游哉的想着,突然,有人从后面推了我一把,力道之大,堪比重锤,我整个人一下子飞了出去。

  “他娘的,是哪个王八蛋推得我?!”我好不容易站稳,本能地回头咒骂了一声。就见极乐面沉似铁,恶狠狠地盯着我。

  “抱歉抱歉,是我自己不小心!”我赶忙点头哈腰的赔礼,整个人像孙子一样。

  再看四周的其他门派,无论掌门还是弟子,各个张大了嘴巴,满脸不可置信的困惑。

  这脸真是丢大了,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将计就计。我立刻直起腰,大步走向云天真人,先恭敬地深施一礼,笑道:“云天真人,不如先让弟子进入,如何?”

  “哦,那……那你进去吧!”事发突然,老头子看来也处于懵逼状态。

  我哪还顾得上查探,别说是秘境入口了,就是火坑我也得钻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