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军师与将
风起水漪2018-05-16 09:024,725

  我步入武关,萧何待我多时,并告诉我还有一个人在等我。

  我迅速往前踱去,只见一个清瘦白俊的人从远处慢慢走进,然后向我一拜,“张良恭候汉王!”

  牵我心魂的军师呀!

  “子房!子房!”我激动地抱住张良双肩。

  “都怪我太于骄傲冒进了,几十万汉军全送于我手呀!”

  “汉王不必过于自责,世间万物,命数自定。今汉王帝星就位,良必相助也!”

  “我现在孑然一身,帝星之言实讥笑于我了!”

  张良一字一句讲道,“汉王您虽一人,但您心中雄兵千万,您身后是全天下千万万百姓!今后战他,定然所向披靡!”

  我颤动着看着张良。

  是的,我的内心此时变得无比庞大。

  西楚霸王,好戏才刚刚开始。

  清夜,我与子房榻前对弈。

  “子房,目前,黑棋大势直压白棋,白棋虽小有后方,但终归棋势单薄!何解何解?”

  “白棋虽式微,但若固守后方,再利用黑棋扩疆之际,自北黑棋立足未稳之地渐辟一条道路,再以此延伸,立足为点,立点为据,立据为盘!复盘不是不可能!”

  “好!好!我依子房之言,驱白以北!”

  这一天,我撇开随从,一人悄然来到废丘。

  这是曾经章邯的王都,此时,这座城池有个新的主人,韩信。

  尽管子房总在启发我,要以宽大的胸襟对待下属,但是我仍有一点点想不通的是,我困在荥阳三月有余,你韩信拥废丘十万大军,就一步也未曾跨进前来救援,我刘邦对这一点十分费解。

  所以,我今天没带任何人进了废丘,然后一路直奔韩信殿舍。

  见到我的各级汉将正欲前去报告韩信,均被我一一拦下。

  最后,我进了韩信居室。我听到了他“呼呼”的卧床鼻鼾,二话没说,走了过去,一把摘下他腰间的符节。

  韩信梦中突然惊醒,“汉王!”

  他赶紧下地伏拜。

  我手持符节,轻声说道,“韩大将军,近来睡可安好?”

  “汉王!多日以来,我一直记挂汉王安危,夜长不寐,固日间偶有小困,汉王来前亦是疲惫袭来,不已而息!”

  “我的韩大将军,夜不寐最为损身,万万使不得呀!”

  韩信见我无端讥讽于他,忙道,“汉王,请恕韩信之罪!”

  “话不能这样讲,我的大将军何罪之有啊?”

  “汉王彭城之战,韩信未能速战章邯前来相助,此罪一!汉王荥阳之围,韩信未能领军前来相救,此罪二!汉王复回关中,韩信未能出关相迎,此罪三!”

  我没说什么,其实这也就意味着你韩信说得没错。解释吧,韩信,我洗耳恭听。

  “为让汉王站稳关中,以防汉王攻打彭城受前后夹击,韩信日夜兼攻章邯,从未怠慢。后知汉王彭城受袭,韩信知废丘之战不能再久战了,于是,掘开渭河,水淹废丘!拿下废丘之后,韩信本欲迅速前来与汉王汇合,可怎知大水淹后的废丘突发瘟疫,我们十万汉军十有八九染上病疾,我以为若一旦强行遣派患病兵士前去与项羽对峙,我汉军恐真的全军覆没!我也坚信,以汉王之智,定能逢凶化吉!固于废丘一面颐养士兵,一面加紧排兵布阵训练,待汉王归来。”

  我瞬间觉得我的大将韩信真是人才中的人才,不仅能带兵打仗,还能口含珠玑!我刘邦真是佩服得不要不要的。

  既然你韩信已为自己和我找了那么多台阶来下,那也行,就目前我这个汉王的底气,我觉得有个台阶也确实够了,于是,我以一种极度认可他的语态说道,“大将军所言甚是,今日我汉兵仍有十万之众,东山再起,指日可待!大将军何说有过!乃是有功啊!大功一件!”

  韩信下拜,“不敢,汉王!”

  “韩信听令,今日擢为左丞相一职,并命你率三万精兵,征伐魏国,即日出兵!”是的,子房的北驱战略亦很明显,矛头直指首鼠两端的魏赵两国。

  他们是导致我彭城惨败的一大祸因,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还白吃了我那么多的军粮!

  最最重要的是,项羽此时重新踏上了绞杀齐国田荣的征程。

  魏国,赵国,韩信来了。

  其实,我很想说史书把韩信封为兵仙,那真是一点不过,因为目前新败,我汉兵实在紧缺,所以我只给了韩信三万人马,光魏国就有十万多兵力,而赵国更有兵力二十万。然后,兵仙这样用兵。

  攻打魏国应该说是给韩信进行了个热身。

  暗度陈仓这招可谓屡试不爽,不这一次暗度的是阳夏。

  韩信在攻打魏国必经的渡口临晋,布置了成百上千艘渡船,摆明了我随时要过河跟你魏国干一仗的姿态。

  魏国自然不会白等着你韩丞相过来揍他,即刻排兵十万,严密死守在临晋对岸蒲坂。可谓旌旗招展、人山人海。

  但是,已经说了是明摆着,因为待得魏军部署安排妥当以后,韩信亲率一万精兵悄然北上,从渡口阳夏,一人临时开发出一个木桶,配合兵器划桶过了黄河,然后猛攻魏国重地同样是蒲坂的大后方安邑。

  安邑守军大多调往了前方阵地,因此被轻而易举拿下。然后韩丞相再率兵和临晋两万士兵前后夹击,打了魏军一个措手不及。

  魏军十万灭。

  魏王豹俘。

  魏国亡。

  打下魏国,韩信马不停蹄整顿军备,迅速开往赵国边境,做攻击姿态。

  这一次韩信又把三万兵马分成三份,当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万一份,而是一万八、一万、两千。

  一万兵力由韩信率领并扎营黄河之盼,一万八兵力在河旁道路设伏,然后最核心的布局是那两千兵力。

  韩信自领一万大军挑选一个叫井径的地方,发起对赵军二十万大军的正面攻击。这个井径地势被韩信充分利用起来,因为道路实在狭窄,相战两军硬生生被挤压成两排士兵对仗,这样即使你有二十万士兵也无非只是增加了背后摇旗呐喊的声音,百分之八十的兵力如同排队打饭一样,还要心急如焚担心前面的兄弟把自己菜给打完了。

  赵军虽然被打得很憋屈,但他们发觉前排的兄弟竟然个个有如神助,秉持着一丁点不让后面兄弟吃到一根菜叶的决心,带领后续十几万大军一路高歌猛进。

  韩信一万兵力很自然地节节败退,然后直至退到黄河边上退无可退,赵军大喜,对面带兵的是哪里来的傻蛋呀!自己把自己带上绝路。

  这确实是自己把自己带上绝路,不过上了绝路的是二十万赵军。

  对面的傻蛋率一万大军在退无可退之时,掉转枪头,像杀红眼一样往回猛扑,你赵军人多我也看不见啊,无非就是两个排嘛,先把前面的干了再说。

  与此同时,河道两旁设伏的一万八主力全线开火,韩信像收割小麦一样把两排赵军整整齐齐往回割。

  毕竟也是二十万,排在最后面的兄弟慢慢也知道了前面的状况,情况既然有变,那就不打饭直接撤退吧。

  后面几万赵军该丢丢,该跑跑,反正就一个方向,回大本营。

  可是,不是慌着打饭就是忙着逃跑的赵军永远想不到,自己的大本营此时全部插满了汉旗。

  是的,韩信提前布置的那两千汉兵长途奔袭从大后方抄袭了赵军的大本营。

  韩信就这样以三万兵力轻取二十万兵力的赵国。

  什么叫真正的一个打十个!这就是我的韩大将军!

  韩信三万大军连克魏赵共计三十万大军!

  捷报传来以后,我大喜过望,真不愧为当代兵仙、万世流芳呀!三万汉兵,破了三十万魏赵,泄我私愤,攻得城池,我堂堂汉王顿时威名远播呀!

  扫除了魏赵的障碍以后,后续的棋路需要越发谨慎了。一时欣喜的我又回归了平静。

  因为此时的项羽已斩杀了田荣,屠了齐国城池,迅速班师返回,意图与我再大战一场。

  不过齐国还是令人敬佩,项羽的屠城激发了他们极大的复国情怀,所有齐民自发游击反抗西楚统治。所以比起我的关中三秦,西楚的大后方齐国还是不稳定。

  这日,我再次询计子房。

  “如今项羽齐国新胜,不久之后定会卷土重来,下步棋该如何是好?”

  “拔兵荥阳,深沟垒壑,重新构防,让汉王的福地成为我们在关中之外最为强大的堡垒。”

  “好,三日后,大军东进荥阳。不过,北边的韩大将军新胜,是否让他一鼓作气再北上拿下燕国?”

  “汉王不可,魏赵两国败在轻敌大意,此时韩信将军威名远播,赵燕相邻,燕国此时定已举全国之力以逸待劳、殊死顽抗,再颁王令于韩信,那可是害了他。”

  “子房言之有理!那燕国打还是不打?”

  “上兵伐谋!容臣修简一封谴使燕国。”

  “好!”

  不得不说,张良确实把时势看得比我清楚。

  燕王臧图久居北域,诸侯混战往往影响不到燕国,历史格局的变迁往往也与燕国无关。因为无论是秦灭六国、诸侯灭秦乃至于后来的项羽分封,每一次燕国都是采取和平不流血的方式进行时势变革。

  这一次,也一样。

  张良告诉臧图:智者因势而为,西楚东袭齐国久攻而不下,西拒汉王却拒而复返,其势衰颓,汉王新败却转而几万兵力连灭魏赵三十万雄兵,其势不挡。利弊相衡,是何取舍,燕王深思……

  可以说臧图算是个识时务者,拜读我军师大作后,没几日,遣使入关中,正式降我大汉。我当即封他臧图继续主政燕国,长保燕国一方水土安宁。

  现在,轮到齐国了。

  被项羽击败的齐国并没有安心受项羽安插下的任何一位官员的统治,很多保卫故土的勇士追随着旧主不断起义,一次次努力后,田横重新收复齐国,夺得齐王之座。

  我召众将商议,诸将分为了两派,一派主战,一派招降。

  我问道,“军师何意?”

  张良一字一顿说道,“齐国不同于魏赵以及燕国,首先齐国地大三国地小,其次齐国人多粮多兵也多,最后齐国饱受战乱,将士兵民上下精诚团结、勠力同心,因此,强攻不得。项羽两度拿下齐国,留守将士却纷纷被推翻,显而易见,齐国又招降不能。”

  我觉得军师讲得确实有理,可是,这既然打又打不得,降又降不能,那又当如何?

  张良于是把灭齐之计娓娓道来。

  韩信接到张良计策后,于是精心安排。

  我最强军师和最强战神结合起来,我当然知道,齐国已是囊中之物。

  韩信遣使齐王田横,齐国、齐君、齐都一切照样,汉愿以珠宝、战马、粮食、兵械无数,唯愿与齐国结盟,共图大业。

  田横听后,哈哈一笑,可以。

  因为他清楚,兵荒马乱的年头,就没有什么真心的结盟,我齐国愿与你结盟,但你和项羽真正打起来的时候,我当然一个也不帮,谁赢跟谁混嘛。你刘邦要用钱粮来巴结我,来啊,多多益善。

  同时,田横注意到韩信重兵囤积齐国边境,其意也十分明朗,也就是随时可能会撕翻脸,打起仗来。于是,老谋深算的田横耍起无赖来,他心一横,钱货我要,你韩信敢亲自来送,那么人头我也照收。

  这种渔利双手的想法,在我的最强军师和最强战神面前,是不是显得有些贪得无厌了,不过张良还就怕田横不贪。

  这一天良辰吉日,我的左丞相韩信带领一万士兵前来齐国境内与齐王田横结盟交好。常注意历史的人就知道了,我的韩丞相带上一万人马打头阵的时候,就是要杀人了。

  贪心的田横很有仪式感地与我的韩丞相结了盟,然后收了钱货,然后手一抬,周边山头伏兵四起。

  韩信手一抬,一万士兵抄起家伙,喊都没喊一声,直接往齐国腹地退走。

  田横就纳闷了,这韩信是不是傻了,怎么不按常理往外跑呢?我在外围还囤积了重兵等着你韩信退过来呢。

  我的韩丞相如果真傻,就真会往回撤了。韩信能迅速退往齐国腹地,是因为提前安置在田横包围圈外的大军的掩护,外围大军迅速与田横伏击大军展开了正面对峙,拖住了田横大军追赶韩信的节奏。

  韩信与一万兵卒马不停蹄,直接往都城临淄杀过去,沿途旗鼓呐喊,“齐王田横已斩首,弃城投降者一律不杀!”齐城守将都知道田横前往边境结盟,韩信从边境方向杀过来,那岂不是已经干了田横。胆子大的和韩信打上几个回合,胆子小的直接开溜。

  于是,韩信几乎没遇上什么阻碍,便轻易拿下了齐国都城临淄。

  田横抵挡不住汉军猛攻,沿途往回撤,这就傻眼了,到一个城池怎么插的都是汉旗,仓皇带军跑到临淄城下,一看更是心肺俱裂,韩信一万逃兵怎么就占领了我整个齐国呢?

  韩信都未下城迎战,田横逃军就被追上来的汉军绝对主力全军歼灭了。

  自此,魏赵燕齐等诸侯国全数纳入我汉王版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