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狩猎霸王
风起水漪2018-05-29 17:393,733

  我们狩猎的第一步就是,扩大狩猎队伍,发檄天下诸侯共同围剿项羽。不过说实话所谓天下诸侯也就是发动一下我的齐王韩信,从东面包抄过来,威胁他的老巢彭城,然后与我荥阳正面军队形成夹攻之势,而其余那些远处观望的燕王之辈,不来捣乱也就够了。

  第二步扶植彭越,断他项羽口粮。彭越自打兄弟被项羽打散地打散,斩杀地斩杀,不过重新给他些本金,拉起一支小规模队伍来那也就一两天的事。然后再由这支新鲜队伍重新做起他彭越的老本行,吃着刘邦的,抢着项羽的。然后这一抢就抢绝一点,谁让你项羽当时要把山大王往死里逼呢。

  第三步,釜底抽薪那可谓更狠。被抽的薪其实就是项羽最大的羽翼英布。

  当年我就说过,项羽杀错了韩王,留错了英布。

  完成这个不可能的任务的人还是另子房非常自信的随何。

  随何做为汉使前去九江拉拢英布。进了九江,英布命人让随何在驿站先行住下。随何笑了,那么随意地让敌使住下,说明你英布立场也不算坚定。

  过了几天,英布也未召见随何,随何又笑了,既然你英布有些犹豫不决,那我就帮帮你吧。随何令人传报,汉使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告诉九江王,请九江王尽快安排见面。

  果然,英布次日召见,问道,“不知汉使有何天大的秘密要告诉我啊?”

  随何大笑,这个秘密就是,“九江王就要大祸临头了!”

  英布大笑,“楚汉忙于相争,有谁能顾得了我,我又何祸之有?”

  随何顿了顿,讲道,“楚营此时已得到九江王秘密迎见汉使图谋不轨的消息,不日项王就会亲自杀过来问罪九江王了!”

  “哈哈哈,笑话!你以为我英布能走到今天是混来的?我英布可以不效忠你们任何一家,但前提是得看看你们开出的条件!”

  “我们?哦,明白了,原来楚使也到了九江!”随何略有讥笑之意。

  “是!我正等着看一看你们的筹码和诚意呢!说吧,你家刘邦许诺我什么?”

  “我家汉王说了,只要九江王愿意襄助于他,南郡一带广沃封土就是您的了!”

  “滚!刘邦这是来拿我寻开心了吗?我现在的九江就比那南郡富饶宽广十倍百倍,叛楚归汉那么大功劳也就那一点小小封地,刘邦是不是打仗打傻了?滚,滚,滚,赶紧滚出去,本王没功夫再跟你浪费时间了!”

  随何大笑而去。

  英布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刘邦简直欺人太甚。可是,自打晚上英布接到传报后,他比白天还要气,可以说能给气炸了。

  因为,随何竟然闯进楚使住的驿站,然后一刀把楚使结果了。

  这完全就是把英布逼上了梁山。

  第二天,英布五花大绑抓来随何,扬言马上要把他送去向楚王谢罪。

  随何大笑,“我来之前,九江王叛变的消息就已传去楚营了,可惜昨晚驿站太黑,我怎么一失手给露了个楚使的随从,想必此时这个随从和他的快马该出了九江地界了吧,可惜呀,可惜!”

  英布简直要疯了,举剑冲了过来,迎头就要砍,随后大叫,“你英布眼下只是项羽一个人的敌人,杀了我你就变成楚汉两营共同的敌人!来呀,动手吧!”

  英布一闻此语,顿时手也软了。

  随何见状接着说道,“其实昨日南郡之语乃我骗你来着,我家汉王说了,若得英布这样的当世豪杰相助,大汉若能一统天下,九江王必是天下首功!”

  “你家汉王真是这样说的?”英布急切问道。

  “当然,眼下天下贤士良将都投奔于我家主公,但我家主公却口中一直念叨,良人万千,何抵英布一人!”

  “好!士为知己者亡,回去告诉汉王,我英布自今日起,全军将士唯他差遣!来人,快给随大人松绑!”英布令声震彻屋瓴。

  就这样,我未废一城一池,一金一银,仅子房授随何一计,便反水了项羽最大的羽翼九江军团。

  三步棋走完,我们也就开始动手了。

  因为我们知道,如果近在荥阳的汉军主力部队不带头先动手的话,韩信、彭越、英布可能还是不会轻举妄动。毕竟这些年没有项羽铁骑踏不到的地方。

  次日,我集结荥阳全部汉军,设坛祭旗,全军出击项羽。按照军师计划,分为三路大军,一军守城,两军出击。出击的两军前后行军,留城的一军派出轻骑兵长途奔袭,持续攻击项羽濉河一带的运粮队伍。

  前军由卢绾、曹参几位将军率领,基本策略是避楚前军锋芒,引兵深入,打伏前兵。

  果然,交战第一天,楚兵好战,没一会功夫便杀退汉兵,还追出数十里,然后中了我军埋伏,双方又厮杀一番,楚军骑兵毕竟冲杀能力强,即使埋伏,也很难做到全军歼灭,但至少也能让楚兵吃上些亏。

  这样虚虚实实往来对峙数十天,双方各有伤亡。哪怕项羽几次亲率出击,也很难获益多少。按照军师起初布局,双方交战半月余,韩信、英布、彭越几支兵力应该差不多都参与进来了,但是,事情远远不想想象中那样顺利。因为,他们迟到了,或者可以说,他们还不想过早进来。

  如果这样,这三个人非要等到我楚汉分出胜负,那么我刘邦要他们何用。

  于是,我叫来子房商议,子房献出另一计策。议和。

  因为,一旦楚汉议和,这三个人一定会很恐惧。在楚兵回去路上必经的彭越害怕项羽,然后背叛项羽的英布更害怕,号令迟滞的韩信同样害怕腾出空闲的我。

  最重要的是,我们楚汉这个议和,不是假议和,而是真议和。天下以荥阳外鸿沟为界,以东为项羽,以西为我刘邦。

  项羽愿意议和,因为他的兵力、粮草实在是有些不济,而且他的爱姬还十分思念家乡。

  我当然也愿意议和,因为眼下虽然项羽没有范增,但靠蛮力称霸天下的他打起仗来现在仍然很蛮。最重要的是,彭越在鸿沟以东,英布在鸿沟以东,韩信也在鸿沟以东。我没算错的话,东边应该只能容下一个王吧。

  楚汉挑出良辰吉日,派出将相代表签订盟约,即日两军纷纷退去。

  楚汉一动身退兵,可谓两军尽开颜!毕竟荥阳一役,我们打了整整四年。

  自然,另外三位坐不住了。在我退兵途中,英布、彭越分别派来人,辩解道,“我们主公因病耽搁了些会兵的时日”,两边口径出奇的一致。我笑了笑,摆手让他们先退下。

  我们继续退兵,丝毫没有迟疑。因为,我还在等一个人,等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韩信。

  我知道,韩信比谁都清楚,项羽班师,要解决的人头,最先肯定是最近的彭越,其次是他恨得牙痒痒的英布。最后嘛,解决了前两拨人马的项羽,韩信未必会怕他。

  是的,也许,从一开始,韩信就从未怕过项羽。

  眼看我的军队马上要退入安阳,离我王都咸阳已咫尺之遥。这天晚上,子房求见。

  已睡下的我马上跳将起来,我知道,这个时候,子房想见我,一见方能定乾坤。

  果然,子房见面一叩拜,“主公见谅!深夜叨扰!”

  “子房快快请起!尽管说!”

  “议和其实一开始就是臣下的一个计策,不过为了尽显真实,起初并没有与汉王讲详尽了。明日我们就可以回咸阳了,我觉得是时候了。”

  “但说无妨。”

  “撕毁合约,反追项军。”

  “这是为何?”我不解的问,说实话,那么些年我自己也有些疲惫了,也想着回王宫休息休息,这都到家门口了,很多将领士兵都想回去呀。

  子房慢慢说道,“此时的项羽应该已经兵临彭越,开战在即,彭越是不得不战,然后,据我所知,英布听说两军议和以后,来我军请战的快使一派出,他已自领全军向荥阳发来。”

  “那子房觉得我们加上彭越再加上英布,胜算有多少?”

  “五成!”

  “五成胜算我们就要尝试一下吗?”

  “是的,这样的机遇已经是这些年我们最大的一次胜算了!何况,我推测一旦开战,有人一定会坐不住的。”

  “你是说韩信吧!”

  “是的。他深知三支兵力合围疲惫不堪且没有军师参谋的楚军,以他的用兵之道来看,项羽无胜算,既无胜算,他就不会静待英布、彭越抢攻了,他一定会出兵!不过,这一切还有一个前提!”

  “什么前提?”

  “发出王令,昭告天下,韩信齐王的封土为陈留以东至大海全为齐境!如此,我以为韩信必为之心动!”

  “好!就这样办!”当夜,我紧急召集将臣,发出王令,停止入咸阳,反攻楚军!

  正和彭越酣战的项羽怎么也没想到,我刘邦会不守信诺反杀回来。

  然后英布至,项羽更是怒发冲冠。

  三军围剿项羽,但是他依然游刃有余。相持了数日后,一支阴森强大、军纪骇人的队伍出现了,上面赫然一个“齐”字。

  是的,韩信来了。

  这位兵仙手下所有的战士全数分为三排,第一排是黑铁打造的长盾,三人护一盾,第二排是长戟兵,第三排是弓箭兵。

  第一排形成盾墙阵,伴随着“呼哧”声稳步向前推进,较远距离时,弓箭兵射箭专门击杀马背上的骑兵,靠近时持戟兵专伤马腿,然后刺杀落地的骑兵。

  这场血腥的厮杀仅三个日夜,史上最强大的霸王军团从几十万被歼杀到只剩下一万骑兵,被困于垓下。

  我刘邦、英布、彭越、韩信全数近一百万大军在垓下层层围住了项羽。

  傍晚十分,我叫来子房,因为我觉得此时胜负显然已分,这个猎物的活动范围只有小小的垓下,是该收割的时候了。

  我实在没想到,子房说,“里面那个人是用三万人灭了章邯三十万的人,不要大意,千万不要大意,苍天只给了大汉这一次机会。”讲完这话的张良微微闭着双眼。

  我被震惊了,像触电一样看着眼前像神一样的张良,因为即使在这时,他还不轻举妄动,他本身的历史存在,就是全部用来狩猎天下的吧。

  更或许,千年老印也许是让我亲自来看一眼这位天神是如何谋略天下的。

  我静静地说了句,“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