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夜开 连笙初现
舟梓2018-01-25 02:361,754

  浓雾,漆黑的夜,满月都被遮蔽。

  城楼上的火把透射出唯一的光线。

  四下里静悄悄的,偶尔打个呵欠,声音都能传出好远。值夜的小兵士握着冰寒的长枪,呆滞地望着城门,再坚持一个时辰就该换岗了,回去的路上买上一屉热腾腾刚出锅的包子,再到街角牛大叔那儿喝上一碗牛肉汤,到家倒头就睡,这样想着好像身上都暖和一些。

  突然,得得的马蹄声从浓雾深处传来,踏碎了这片安宁,几欲昏睡的兵士骤然清醒,调整好站姿,探究的目光紧锁前方。

  不一会儿,一匹通体血棕的高头大马疾驰而来,马上一人,未至近前右手已探入怀中取出一物,后高高举起。城楼上的望哨在看清那物之后,便立即打出放行手势。看门的小兵士懵懵懂懂,直到开门放那人离去后还没搞清楚状况。

  一个时辰之后,雾已消散,天色转亮,城门大开,早起的行人间或来往。

  困倦的小兵士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城中走去,街面上的早市已经逐渐摆开,像平常一样,捧着热包子到牛大叔摊子上就着牛肉汤消磨一顿早饭。

  心里琢磨着先前望哨直接放行的那人不知是什么身份,都没见盘问一下,上个月县太爷的亲家过来都问了几个问题做了记录呢。估摸着是更厉害的人物罢,但这小小的洛城,能来什么大人物呢。

  算了,随他去吧,再大的大人物与他这小看门将又有什么干系呢,赶紧回去补觉才是眼下最要紧之事。

  一日的辰光睡到晌午就耗去了大半,再烧上一顿晚饭,吃喝罢了,收拾妥帖,又该往营里应卯了。到营地时,同一班的弟兄们已到了半数,同大家闲聊两句,说起昨夜之事,一旁听着的老大哥突然开口询问:“你可看清楚那人手上所持之物是何模样?”

  “那是自然,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小兵士蹭到那位老大哥面前,“那东西形状说来也不奇特,就是寻常令牌大小,椭圆,扁平,只是上面的字号纹饰,天色太暗,未能看得清楚。”

  “你再想想,那令牌是个什么质地,上面可有悬挂其他缀饰?”

  “呦!您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令牌好似并非金银所制,虽离得有些距离,但依稀能看到那令牌像是透亮的,暗夜里竟微微泛着光。至于缀饰,是有这么个东西,但只大概瞧见是枚珠子,具体的就瞧不清了。”

  老大哥听完,默了一瞬,“果然,果然是连家!”

  一众小年轻云里雾里的,急急询问其中之意。

  “说来你们不晓得也是应该的。但连家总该知道吧?”

  “是满门尚武,世代为将,还出了我朝第一个女将军—静怡将军的那个连家?”昨夜当值的小兵士反问。

  “那是自然,当今世上还有哪个连家值得如此说道。”老大哥点点头,“昨晚进城之人想必就是连家信使了。你方才形容的那令牌应当就是连家的锁玉流光佩,那是先帝赐予连老将军的,据说由极北冰原奇玉所制,入手微凉,暗夜流光,天下间只此一枚,象征连家崇高的地位及纯澈之将魂。此佩一出,非君不可阻。却不知是何要事需得动用此佩啊。”

  “可是我们这洛城与连家并无甚关系,也未曾屯兵,连家急令发往这里确是为何啊?”小兵士再次发问。

  老大哥抖抖袖子,徐徐说道:“有一件事,这天下间知之者极少,我却在年轻时有幸听到过一回。大家都知道连老将军膝下一子一女,现今这一双儿女均已成年,但这么多年,世人却从未见过连家夫人,传闻有说夫人早已仙去的,还有说本来就无夫人,那一双儿女均为收养的,种种离奇之言,流传甚广。其实,我也并不清楚,但只一事,想来或许与这连夜发令有些干系。早年间,我曾在连将军营中做过伙房下手,有一回连老将军突然让准备几道洛城菜,打听到说是偶然思及连夫人的家乡……”

  “您这意思……连夫人竟是洛城人!”已经有着急的兵将脱口而出。

  “约莫是吧。”老大哥从先前蹲着的墙边站起身,“行啦!再多讨论也是徒劳,若是大事,早晚都会知晓的。时候差不多了,集合去罢!”

  围着的兵士们三五成群往集合点走去,一边还在讨论着,各自抒发着自己的猜想。

  “想什么想,不用了!我现下收拾好就启程,这洛城上下总共只三百兵将左右,太少了。你还是先往临近的岳城调兵吧,之后到泽城汇合。连夜兼程,流光佩开路,最多三日即可回到北境,届时再做后一步打算。”静怡将军——连笙,此刻正坐在传说中神秘非常的连夫人庭院中,一口茶送到嘴边尚未来得及喝下,听完信使的汇报便急急做出决断。至于信使前面所说连夫人的意思是想想再决定的话,完全被抛之一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笙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笙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