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宫
顾温憙2018-01-25 18:421,461

  礼仪也学了好一会儿,百般聊赖间,母亲便过来了。

  “见过母亲。”

  我放下书,笑吟吟的拉起母亲的手;母亲嗔怪道:“瞧你,把人放在西阁,我和老祖宗弗不开面子,便让人打发了其他几个嬷嬷去了别院。”我眯了眯眼睛,娇笑道:“我就知道母亲和老祖宗最疼我。”

  母亲刮了一下我的鼻子:“鬼灵精。”随即看了我一眼:“学得如何了?”陈妱道了福,满意的笑道:“大小姐聪明灵慧,倒是个通透的。学得极好;这规矩也是难不倒大小姐的。”我笑笑,一脸小女儿的傲气;道:“怎么样?你女儿可是个灵慧的。”

  母亲哭笑不得,倒也是随了我去:“好好好,如此这般,我便是放心了。”又小坐了一会儿, 母亲便离开了。

  海棠苑

  戚子姝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戚子棠的脸上也不怎么好看。戚子姝倒了杯茶水,看向自家母亲:“母亲,戚子吟听闻是学得极好;这寿辰致礼也准备妥当了,万一被皇后所察觉,又是献技的,那我和子棠以后可怎么嫁给王爷当王妃?她一个人就是嫡女,我们哪有表演的份儿? 老祖宗又是个偏袒的…”

  戚子姝胡乱拨弄着古筝,一想到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若不是戚子吟,她就是戚府的大小姐;戚子尧生死不论,好歹是个男丁,本身就是戚子吟的嫡兄,万一发达了,她这庶女身份可是一辈子的了。也不知道前些日子戚子吟是中了什么邪,一向有些娇泼的性子没了,就喜欢在房间里鼓捣画作;人也文静了许多,举止也挑不出错处;就像个无缝的鸡蛋,无懈可击。

  二夫人林锦儿想起自己也是个庶女身份,到了她儿女这一辈也是如此;也是不甘的,但还是出言劝道:“你们俩就是沉不住气,这错处哪是那么容易找的?这回你们要好好练,回头我去央了老爷找找宫里关系,说不定这事情还有些眉目。你们可别被那戚子吟给比下去了才好。至于那个戚子吟,为娘有办法收拾她。”

  两个女儿道了声是,便继续练习了。

  这几天府里一直很安静,大家都在各自忙碌着。仿佛明天过的不是皇后的生辰,而是江宁闺秀们的大型相亲会;而我的脑海里一直惦记着那个画师和那个别具一格的花样子;总想快些见到那个传说中的画师,这一次,只要是在朝为官的人以及亲眷、王爷等。都会去参加。我想,二房的人也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皇后生辰的头一天早晨,天还没亮,我就被暮鼓拉起来梳妆打扮。几个小丫头捧着一系列脂粉膏子和衣裙规规矩矩的站在我面前。我眼皮子抽了抽,这还真的是去相亲的架势;陈妱姑姑亲自为我上妆,我就像一个木偶一样任由她们打理。穿上那日买的衣裙,打点好妆容,发髻上带了那五十银子的发钗。不得不说,真的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散发着一股子似有若无的艺术气息。宽大的葳蕤托在身后,发钗上的雏凤衬着墨玉般的青丝;更显得柔亮润泽。雪白色的脖颈,如同一只娇媚的白天鹅,美艳不可方物,当真是称得上国色。

  我细细打量自己,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有着几分成熟笃定的模样了。眉眼之间也有几分像母亲。却不是那种端庄的美,而是一种妖媚的气息——娇媚入骨,入艳三分。

  但眼神却是极其淡漠,恍若虚无缥缈的烟云,不食人间烟火。也不知是不是这衣裙的衬托作用。我的脑海中顿时浮现了四个字:祸国殃民。

  我似是觉得有什么不够,便随手拿起朱笔,在额头上画了一朵梅花妆的花钿,这才满意的放下了笔。暮鼓眨巴眨巴眼睛,顿时拍手叫道:“小姐真是画龙点睛,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惹人非议?”一旁的陈妱姑姑也赞许的点点头,虽然从未见过,但却是丝毫不影响;反而是更加娇媚可人了。我只是最后淡淡的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然后看着案板上搁置着的画宗。

  “无妨。暮鼓,拿起画宗随我进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