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
顾温憙2018-01-26 17:353,284

  “麻烦太子多加照顾了 子吟告退”我对暮鼓使了个眼色 太子只是让一个护卫护送我们回府 我想着今天早上的事情 想来回府 又是一场闹剧了 真是丝毫不让人消停

  我回到房内支开暮鼓 看着被顾婴死死拉住的那一块衣角已经皱的不成样子 象征性的拍了拍身上的风尘 鬼九发觉我回来 便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身旁 我又吓了一跳 嗔怪道:“你可吓死我了 以后能不能有点声音 如若不然 我这心脏病可要被你吓出来了”他直接无视了我的责怪 冰冷的声音如同一个汇报机器:“回小姐 属下发现一婢女今日申时去了暮鼓小姐的房中 我已拿回物件 属下查探 应该是您院子里的婢女林清儿”语毕 躺在手心里的 是一块上好的玉佩 上头赫然印着一个‘姝’字

  我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看来二房这家子人 是按奈不住了 想从我的丫鬟身上下手:“很好 现在把它 ‘物归原主’想来马上就要到晚膳时了 估计他们会在那个时候动手 你现在把戚子姝的玉佩放到林清儿的梳妆匣子里 我倒要看看 她们狗咬狗 到底是怎么个闹法”

  “是”他这回倒是没有突然消失 只是慢慢的走到窗子边上 我想起什么:“等一等”鬼九回头 我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镶了一块紫红玉石的青铜短匕 是我趁着顾婴和暮鼓没注意的时候买的 小巧袖珍 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但那店家卖的并不是很贵 估计是个不识货的

  “看你天天在外面打打杀杀的 没有武器傍身怎么行 我今天就看中了一个短匕 觉得你总是要替你那‘尊上’办事又要兼顾我的安全总是分身乏术的 这次又帮了我大忙 这小小礼物 不成敬意”我把那青铜匕递给他 他犹豫的看着那个匕首 迟迟没有接 我快速的把短匕放在他手上 指尖的温热让他愣住了 这好像 也是我第一次离他那么近 我朝他笑笑:“行了 既然你是为了保护我 这也是我该给的 你可别不好意思 你既然是为了我办事 我总不会亏待你”

  他握着那青铜匕 良久未语 看着我的眼神变了又变 好似要把我看出一个洞来 我被他盯得很不自在 打趣他:“行了 看够了没有啊 不收你的钱”他这才回过神 自觉失礼 把那匕首放在腰间 对我做了个揖“多谢戚小姐”然后就消失了

  晚膳时分 我看着一大家子人集聚一堂 看着这场闹剧马上就要开始 不由得一阵反胃 索性不吃了 就等着二房自己挖坑自己跳

  “上次皇后娘娘赏赐的珠宝当真是极好的 与老祖宗那所赠的玉佩有的一拼 这一回啊 咱们戚家可算是长了脸了”二夫人率先发话 看来要开始了 我充耳不闻 老祖宗点点头:“戚家这可是沾了子吟的光 上回我给你们几个姑娘专门做的刺字玉佩 也是宫里头的作品 是我特地央了郢儿让宫里做的 在街上可买不到”我含蓄的笑了笑 二夫人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但一瞬间就见不着了 旋即对戚子姝说:“子姝 老祖宗的玉佩呢 快给我瞧瞧 这么贵重的物件儿 为娘给你收着”戚子姝象征性的抹了抹衣裳 随即惊叫道:“呀 我的玉佩呢”语毕还看了我一眼 我只觉得好笑 老祖宗脸色一白 随即厉声道:“怎么回事”戚子姝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 楚楚可怜 仿佛受尽了委屈:“老祖宗 是子姝的不是…子姝也不知道…子姝一直随身带着的…”老祖宗有些生气:“你可知是放在哪了?”戚子姝慌忙回答:“我就放在自己房间里 未曾远离”要不是我一早就知道内情 看她的表情 我估计也一定会相信那是真的 老祖宗环顾了一下一干丫鬟婆子 眼神有些不善 意有所指:“怕不是哪个手脚不干净的?真是反了天了 小姐的东西也敢拿?给我搜”

  二夫人仿佛就等着这一句话 看好戏般的看着我们这一边的人 四夫人和五夫人也都是一愣 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 四夫人阮筝便是戚子聿的母亲 戚子聿本不是阮筝亲生的 而是戚家远方表亲的一个男孩 他的父亲是戚郢的一个表亲 但是却深染重疾不久于人世 其母也改嫁他人 走前把那刚出世的戚子聿交给了戚郢 戚郢念及情谊 又看着四夫人并无所出 便将戚子聿过继给四夫人阮筝 阮筝因身体较差无法生养 所以也是将其视如己出 现在还在白鹿书院念书 听说是成绩颇为优异 老祖宗也尝尝念叨戚家两个儿子是‘文韬武将’尽管是个过继的儿子 但血缘上也还算是戚家的血脉 便也重视几分

  至于三夫人余氏 我对她并没有什么印象 听说是生了戚子沅后难产而死 后来戚郢有一回阴差阳错赎了当时倚翠居的花魁当了五夫人 便成了戚子沅的继母 也一直是个悄无声息的 只知道老祖宗因为五夫人的身份 一直不够待见五夫人

  老祖宗带头 我们几个都出了门 府里的家丁都在不停的搜查 一时间 整个戚府鸡飞狗跳 不得安宁 随后不知道是哪个家丁 从仆人的院子里出来 大声嚷道:“回老祖宗 找到了”老祖宗更加生气 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二房的人一脸坏笑的跟过去 但定睛一看后 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老祖宗来到那个‘肇事者’的面前 声音不怒自威:“抬起头来”那人缓缓抬起头 脸上明显已经出现了两条泪痕 戚子姝瞪大了眼睛:“林…林清儿?”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明明就是让她去栽赃给戚子吟的丫鬟暮鼓 怎么还让自己被栽赃了?

  林清儿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看到二夫人和戚子姝 跪着的腿艰难的挪向二夫人:“夫人…夫人…真的不是我偷的…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啊…夫人…你要相信我!”林清儿越说越激动 扯着二夫人的裙角为自己叫屈 可惜现在人证物证俱在 她没办法抵赖

  我心中想起那个冷峻的面容 不由得心情大好 看着二房和林清儿狗咬狗的戏码 心里想着回去一定要好好的赏鬼九 二夫人脸色越来越难看 挣脱了林清儿那双手 林清儿看向戚子姝 抓住她的衣裙 脸都已经哭花了:“二小姐 二小姐我是冤枉的呀 二小姐 真的不是奴婢偷的…”戚子姝当然知道不是她偷的 只是这玉佩还能长脚跑到林清儿自己的梳妆盒子里?但是没办法 她只能舍弃这个棋子了 戚子姝看向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我 心中更是恼火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冷冷的看向林清儿 那眼神仿佛在说:“背叛我的人 都该死”

  林清儿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脸上突然变得狰狞 对我说:“是你 你一定是你 根本就不是我偷的 根本就不是…”我厌恶的皱眉 死到临头了还想拉我下水 我只是看着她如同跳梁小丑一样的戏码 声音平静如水:“老祖宗 子吟有罪”老祖宗毫无感情的看向林清儿 挑了挑眉头:“哦?你又何罪之有?”我诚恳的对上戚子姝那恨不得要把我扒皮抽筋的眼神 一副‘都是我的错’的表情:“回老祖宗 子吟对下人管教无方 才使得这婢子对二夫人和妹妹出言不逊 满口谎言 甚至还偷盗二妹妹的玉佩石 是子吟的错 子吟请老祖宗责罚”老祖宗听我这一席话 我这‘出言不逊’‘满口谎言’‘偷盗’这三大罪名狠狠的提醒了老祖宗 老祖宗的神情变得更加嫌恶:“哼 如此恶仆 留在我戚府何用 倒是委屈了子吟帮你背了锅 来人 把这恶仆痛打三十大板给我扔出去”

  林清儿挣扎着 一直在不停地用眼神求助二房 戚子姝只当是没看到 我只为她感到可怜 已经是弃子了 还指望着她们能够帮你吗 既然如此‘忠心’不肯说出实情 那也没必要留着了 我本还在想 若是到这个关头她愿意供出二房说出实情 我倒是还愿意留她一命 现在看来……“且慢”我出声制止 所有的人都看向我 以为我要为她说话 我诡异朝林清儿一笑:“扔出去可不好 到时万一败坏我戚府名声不还得不偿失?老祖宗 孙女恳请将其扭送官府定夺”老祖宗并没有细想 但关乎到戚府名声 立即就赞同了我:“好 就照你说的办”

  林清儿被拖走了 我又何尝不知道 若是被丢出去尚且还有活路 要是被扭送官府 没个牢靠的关系和银子那都是出不来的 戚府也算是个家族 那些个官府的贪官要是知道是我这个做嫡女的亲手把她送了进来 为了讨好戚府 估计林清儿也是活不了几天的

  林清儿彻底绝望了 指着我大骂:“你个蛇蝎毒妇 我做鬼都不会饶了你…二夫人救命啊…”声音越来越远直至再也听不到 我揉了揉发痛的眉心 脸色有些苍白:“老祖宗 子吟有些乏了 先行退下了”老祖宗点点头 暮鼓便和我一同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戚子姝的脸一直都没好看过 绣袍中的手攥的死紧 一个声音在戚子姝的脑海里回荡:

  “戚子吟…我总有一天要毁了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