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问
顾温憙2018-02-27 20:344,343

  第二天清早 一个在醉生客栈做事的小丫头正准备给我送来早膳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 那小丫头就吓傻了 早膳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小丫头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 然后头一歪 立马就晕了过去 不排除有晕血的可能

  同时 这声尖叫也惊动了掌柜的 那掌柜的本来就是姬尹的属下和幕僚 听到这大清早的大呼小叫 准备叱责那不经事的小丫头办事不力 但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之后 也开始慌了 他们眼前 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床上 地上 包括墙上 都是已经氧化发黑的鲜血 触目惊心 最里面躺着一个看不清面貌的刺客尸体 刺客的刀上还有大片血迹 闪着点点发寒的银光 要不是心理承受能力稍微好一点 那个掌柜的现在估计也该和那个小丫头一样晕过去了

  戚子吟本人已经不见踪影 桌子和椅子全部都东倒西歪 活脱脱的凶杀现场 血迹多得触目惊心 让人莫名的心慌 这种情况下 那掌柜的脊背一凉

  任谁看了 都会觉得 戚子吟的存活率基本为零

  这件事若是被世子殿下知道 后果真的不是他一个普通掌柜所能够承受得起的 他似乎已经预想到了世子殿下的反应了 昨天晚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若是知情不报 他一定会被世子殿下诛九族的!所以 他也瞒不住

  好在醉生客栈都是世子殿下的人 掌柜的到底是年长见过世面的 若没有这点应变能力 早就被人杀了 也只能说姬尹慧眼识珠 培养了一群机灵的手下

  掌柜的当机立断 立即让人收拾血迹 把刺客的尸体秘密拿去处理了 然后立即快马加鞭的给姬尹报信 立即封锁消息 那个掌柜的看向飞远的经过特训的白鸽 望着湛蓝的天空 因为剧烈的阳光 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似乎有了预感

  看来 宁厥在不久的以后

  又要迎来一场腥风血雨了

  -

  第二早朝过后 皇宫里又爆发了一件大事

  ——御贡的金玉双鸾扣被盗了!

  -

  “老子明明看见了草丛中的血迹!快从实招来!”

  此时的妙仁医馆 一堆人已经把妙仁医馆围得水泄不通 三王党的内部人员得知消息后 已经沸腾了 现在三王党的人 人人自危 唯恐那名册落入他人之手 若是事情败露 三王党的核心人员一个都逃不了干系 他们的身家性命 可都在那本子上头 夏家本来就是三王党的主力 账本为了掩人耳目 所以就放在了夏先令那里

  夏先令昨天晚上的刺杀事件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 刺客和戚子吟统统不见踪影 戚子吟现在属于失踪状态 所以也不能走漏风声 只能对外说是盗走双鸾扣的逆贼 而他派出去的那个刺客再也没有回来 一去不返 他也是一夜没睡 等得心慌

  今天搜查的时候 带头的那个私兵发现城外草丛中有血迹 还没有完全干透 顺着血迹 他们找到了妙仁医馆 进来后发现在地上零星的有止血的棉球和纱布等 看来是最开始没处理干净的 百密固有一疏 他们还是露出了马脚

  妙仁医馆的一家三口被强行秘密押往皇宫

  ——以窝藏逃犯的罪名

  -

  一大早早朝结束后 夏先令等人立即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秘密呈报给了三王党的首脑——秦昭仪和顾温扬 秦昭仪听完密探的奏报 当时只觉得眼前一黑 差点昏死过去 随即立即让所有三王党的私兵和皇帝的亲卫兵一起 以搜查盗走双鸾扣的盗贼为名 让顾温扬带头 马上去秘密捉拿戚子吟

  而且要就地正法

  当时夏先令为了不事发而触怒皇帝 打算暂时隐瞒下来 只能把那本名册交了出去 本来想趁着暗夜把人解决了 没想到现在两个人都失踪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秦昭仪放心不下 命令人继续寻找 说是一定要见到尸体才能放心 那本名册上是有暗语的 还好她早有准备 那名册上 乍一看细细密密的都是名字 但那些人名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所以她并不担心那本名册

  但现在 最重要的 就是要找到戚子吟 然后杀人灭口 只要戚子吟一出来 她就绝对没命面见皇帝 更别说是告发夏家和三王党的人

  与此同时 双鸾扣被盗 皇帝震怒 下令彻查此事

  上次太子府事件仍在交于大理寺卿审查中 只是那些闹事的相关人等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那些黑衣人都是武功高强之辈 一般的人根本无法抓到他们 好不容易抓到了 那几个暗卫相当于死士 统统都服毒自杀了 现在根本无从查起

  但皇室极其重视这件事 所以一直到现在都在不断的审查当中 前太子侧妃现下听说是受了刺激疯了 现在失踪九死一生 谁都不知道是死是活

  现在余波未平一波又起 人们人心惶惶 有的甚至都不敢再出门 秦昭仪得到夏先令消息的时候正愁没有名头拿到皇帝的搜查令 现在可倒是好了 她可还要感谢那个盗了双鸾扣的人给了她一个由头去光明正大的搜查

  双鸾扣被盗 人们自然而然的就和昨天晚上‘逃跑’的我联系起来

  总而言之

  宁厥还张贴了皇榜 说是知情者重重有赏

  闹得宁厥满城风雨

  -

  在醉生客栈的掌柜的和几个下人同时处理干净了一整个房间的尸体和血迹之后 三王党的搜查兵就来了 醉生客栈的所有伙计 都是姬尹精挑细选出来的 为了开这个酒楼 姬尹也整整部署了半年 一般都不会出什么纰漏

  那鸽子日行千里 也是特别培训出来的 算算时间 姬尹应该现在已经知道消息了 而且 昨天晚上 那些伙计都去睡了 而他们也确实不知道有刺客来过 毕竟真的太晚 而且进来之前那刺客还吹了迷烟 他们没有防备就中招了 但他们各个都是有武功的 也算是世子府的影卫出身 所以 平时也只是潜伏在宁厥听消息 算是姬尹的耳目

  妙仁医馆的里里外外都站满了三王党的私兵 对圣上只说是盗取双鸾扣罪大恶极 一定要一家家的客栈搜查 此事扑朔迷离 不辨真假 圣上一听见有了些线索和眉目 登时就来了精神 不过也难怪 敢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偷东西 还真是胆大包天 再加上秦昭仪的煽风点火 皇帝成功的龙颜大怒 于是 皇帝带着杀一儆百 不可放过一个 重振帝威的心思 还是放任他们去办 严惩贼人了

  秦昭仪那一方立即行动起来 密令三王党所有人都协助彻查昨天晚上的所有相关人等 差点就要把宁厥翻了天 醉生客栈的人也都受到了牵连 但所有人都矢口否认 说是不知道也不清楚 搜查兵也搜查了所有的房间 包括我住的那一间 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那掌柜的也算是见多了世面 四两拨千斤 就把人打发走了 但掌柜的自己还是被带进了皇宫里审问 不过好歹是顾全了大局 他现在只要稳住局面 保住醉生客栈 然后耐心等待世子殿下的消息就行了 世子殿下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他想

  不过毕竟昨天晚上我是住在这里的没错 所以 醉生客栈接下来的几天都被私兵包围得水泄不通 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那几个受了戚子吟恩惠的人一大早上就离开去外地找自己的亲戚了 毕竟他们怕夏家的人又反悔把他们抓了进去 也算是走运

  而妙仁医馆的一家三口就遭殃了 直接扭送到了宫里的大牢 严刑逼供 此时的薛妙仁已经伤痕累累 旁边的是醉生客栈掌柜的 再就是那老妇人和薛秀云 各个被折磨得面无人色

  那个在刑房工作的总管太监又是一个烙铁印在薛老伯的腿上 恶狠狠的:“说!昨天盗取双鸾扣的逃犯到底去了哪里!”薛老伯一家都是很正直的人 薛老伯昨天送走了我以后 老妇人和薛秀云把事情的始末都说了一遍 薛老伯重情重义 自然不会出卖我 而且至于什么盗取双鸾扣 他更是不知道了

  更何况 他们一家三口是真的不知道我去哪儿了

  -

  搜查了半天 三王党那边线索又断了 牢里的人几个人根本就不知道我去哪了 再怎么都问不出来 问了几轮以后 秦昭仪闻讯 就亲自过来了 她一身华服 和阴森森的牢房格格不入 秦昭仪挥挥手让那个几个人下去 那几个负责审问的人微微颔首就离开了牢房

  秦昭仪来到那几个被审问人的面前 那几个人都是被秘密带来审问的 对外只是说抓到了盗取双鸾扣的犯罪嫌疑人 但真正的目的 还是要抓到戚子吟 秦昭仪不跟他们几个废话 直入主题——

  “你们只要告诉本宫 那个逃犯在哪里 本宫立马就会放你们离开 若是不招 你们都会以窝藏逃犯的罪名 凌迟处斩!”

  话音刚落 上次被我安置好的那几个一大早就出城准备找亲戚的人也被强行弄了回来 关进了牢里等候发落 他们几个人的手脚全都被绑住 他们也不知道我去哪儿了 他们昨天晚上还以为自己被放出来之后 之后都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没想到又一次变成了这样 而且还是比之前还要糟糕的处境

  几个无辜的人在牢房里哭哭啼啼的 让秦玉茹心烦

  秦昭仪的目光再一次投向了唯一可以得到点消息的妙仁医馆的一家三口 秦昭仪的目光慢慢地从薛云秀清秀的脸蛋边划过 然后 那长长的丹寇死死的扣住薛云秀的脸 眸光潋滟 薛云秀眼中似有泪痕

  “昭仪娘娘…放过我们吧…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秦昭仪把她的脸狠狠的往旁边一甩 冷笑:“不知道?今天你若不说 你爹娘明日就会枭首示众 告诉本宫 昨天晚上那个在草丛留下血印的小蹄子在哪里!本宫听说 那血可是一路到了你妙仁医馆的门口 事已至此 你还想抵赖?”

  薛云秀终于明白 秦昭仪找的不是什么偷盗双鸾扣的盗贼 而是在找昨天的那个满身是血的恩人 但是事实的确如此 她只是帮我治了伤 接下来去哪里 她根本就不知道 但是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爹娘被害死

  薛云秀颤颤抖抖的挣扎着 手被麻绳死死的捆住 无法动弹

  “我说!我说!昨…昨日夜半时分有人敲医馆的门 那人满身是血 求我和母亲医治 当时我和母亲没法子 只能替那人上了药 但我们不知道那个人是昭仪娘娘要找的人 后来…后来她就离开了 带着面罩 我们也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薛云秀说得半真半假 她的确是认得昨天晚上的那个小少年 但她并不想把那个小少年牵扯进来 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 那个小少年和我 都是好人 所以说的模棱两可 难辨真假

  秦玉茹听完 虽然仍然没有找到刺客的尸体和我 但也同时确认是我逃走了 并没有死 夏先令派出去的刺客居然没有得手 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都杀不死 真是蠢到了家

  而且 秦玉茹觉得 我现在一定还没跑远 她一甩袖袍 转头看向那个醉生客栈的掌柜的 如果她没记错 上次楚之问 也是在醉生客栈遭到了埋伏

  那个掌柜的四两拨千斤 嘴角已经因为棍棒交加 嘴边溢出了鲜血 他的头发有些花白 因为牢狱之灾 脸上的皱纹显得更深了:“娘娘…老夫和店里的伙计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冤枉啊…也不知道我的客栈是遭了什么孽 怎么这么流年不利 什么事情全都被老夫碰上了… 只说来者是客 老夫也不知道那是昭仪娘娘要的人…哎呦…这可真是造孽啊…”

  那掌柜的有模有样 一副良民做派 根本看不出来此间玄机 秦玉茹也听夏先令说了 行刺之前那刺客吹了迷烟 那店里的人应该都不知道 但她总觉得 楚之问是在这个客栈遇险的 现在戚子吟也好死不死的去了这个客栈

  这个客栈的来头 就算只是巧合也就罢了

  为了以防万一 现在也有必要查一查了

继续阅读:宠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