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万物颓而一,而一已不再
温八无2018-02-02 13:592,741

  一个红色的身影如流光飞萤,转眼间便掠过了月华天街,身影抟扶摇直上,在空中两个起落,消失在山顶的云海之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管理月华街的执事被惊动,探头看了一眼,吐了吐舌头,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这位回来了,惹不起惹不起。”

  红衣身影径直往大象阁掠去,大门无人自开,门上横幅“大象无形”四个字在红衣身形经过的时候突然一阵扭曲,笔画崩碎,呈旋转的散花状在横幅内游移。一楼的卷宗无风自舞,堆叠的整整齐齐的竹简和书轴如穿花蝴蝶般在阁内交织跳跃。

  红色身影尚未踏上大象阁二楼,居然神奇地就消失在一楼与二楼之间的楼梯之上。下一刻,不流所站的窗边位置突然木屑纷飞,阁楼上用坚实的楠木和铁架构筑的观云小窗就此化为乌有。

  不流继续在小小的空间里踱步,每一步踱出,上一步的位置便支离破碎,不复存在。他的表情依然平静如水,像是在自家花园里观赏云海春色一般闲庭信步。每一步踩下都如沐春风,好似身后发生的灭世观感的袭击与自己毫不相干。

  二楼很快就只剩下几根掾木和还没有垮塌的阁顶。红衣身影突然显现在二楼中央,双臂一字型展开,左手狂暴如火,右手冷漠如冰。二楼阁顶猛然掀起,掾木从中间折断,只听一声惊天巨响,阁顶拖着断裂的掾木,远远地往阁外云海之中抛飞出去。

  不流不知何时已站在一楼的空闲之处,看着在空中宛若仙神的红衣人,淡淡地说道:“你回来了,尤真。”

  尤真收回双臂,漠然地看了一眼并没有传来阁顶碎裂回声的云海,如降临凡尘的落魄仙子一般缓缓地落在一楼的地面上,颓然中显着一丝骄傲,低沉里透着一股不屑,用既不火热也不冰冷的语调空漠无比地说道:“尤真这个名字,是那两个疯子用的。与她二人共用此身,一直是我的耻辱,你要是再敢当我面提起那个名字,纵然是在这你视之如命、严禁动手的一楼,我也不会和你客气。”

  不流莞尔笑道:“言之有理,听而受教。那么董嵩淑大小姐此行归来,可有何收获吗?”

  董嵩淑“哼”了一声,很随意地席地而坐,颓废如江湖浪客,可她无论如何消沉,总让人觉得风姿卓越,气质难描。

  她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两个疯子输给了隐杀者的帮手,从武功和岁数来看,应当是迟家老三迟简郎了,没想到迟家除了迟无颜那个妖孽,居然还有一个如此杰出的人才,这些百年世家委实不可小觑了。我沿路跟随燕泊月一行人的行踪痕迹,发现除了我们,地藏党和江南叶家也介入到此事当中来了。不过隐杀者却不见了踪影,目前只有迟简郎和她的女仆二人在保护燕泊月。此时我们如果直接下手,胜算应该很高。”

  不流点了点头,说道:“地藏党与江南叶家都不简单,此时出手未必便是最好的时机,如果引起争夺,还会发生额外的损伤,静观其变吧。”

  董嵩淑不耐烦地说道:“我对你这些事情一点兴趣没有,唯一能让我有些兴趣的便是可以随时攻击你,直到我可以击败你为止。另外,我师傅的事你可上点心,等这件事情完了你要兑现你之前的承诺。”

  不流缓缓说道:“尊师之事,岂敢怠慢。老子《道德经》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尊师可以由此而生妙悟,倒行逆施,主修万物颓而三,三颓而二,二颓而一,一颓而无形无不形,实乃吾生平仅见之极诣。董小姐既然已继承了尊师之衣钵,且你的“万物颓而一而一不再”功法委实日渐精进,想来假以时日必能达到尊师当年的境界。击败区区在下,也只是迟早的事罢了。”

  董嵩淑揉了揉眼睛,有气无力地应道:“听你说话总是想睡觉,唉。你也不要过于谦虚了。你不流宗主武功之高,才是小董我生平之仅见,除了我师傅,我实在想不出来江湖中还有哪个人可以与你相提并论了。好了,我走了,你和躲在云里那个见不得人的家伙继续密谋你们的吧。”

  她转身便跃出大门,头也不回地如一缕轻烟般地消失在了云海之下。

  大象阁外的云海一阵翻腾,云气四散飘开,之前被抛飞入云海的阁顶从其中缓缓升起,虚天云的声音从云里不无笑意地传了出来:“这个你还要吗?掾木的断口处平滑如镜,碎裂的墙垣细如粉末,这一手难度之高,恐怕连我都未必能做到。”

  不流背负双手,望着远处雨后山头蒸腾起的水雾,悠悠地说道:“能继承左丘飞鸿衣钵的关门弟子,必然是有两下子的。”

  那个卖梅花糕的小姑娘这一笑,顿时让迟简郎看傻了眼。

  “我说我的琉璃好二姐,你怎么越长越小了?是不是再过几年你就得喊我叔叔,求我抱着你上街给你买冰糖葫芦吃了?”

  那小姑娘笑着转过身来,便是一张吹弹可破、泛着红晕的可人脸儿。她止不住笑,用手捂着嘴,指着迟简郎一时说不出话来。那后面的布边兀自阴沉着脸,手捏阵诀在无可奈何的迟简郎身后口中喃喃自语,那过分认真的表情和迟简郎呆若木鸡的脸同时映入叶琉璃的双目,更是让她笑的浑身发颤。

  过了半晌,叶琉璃才平复下来,喘了口气,对着迟简郎说道:“这几年一直在山里居住,空山静水,怎不养人。加上我的‘琉璃指’又有突破,心情一好,人自然就显得年轻了些。”

  迟简郎不由得往她的手上看去。修长柔软的手指纤纤一握,看似弱不经风,无缚鸡之力,可迟简郎却知道这一双曼妙的手下败过多少位指法宗师。手指在阳光下一转,好似有琉璃的光彩在指尖闪烁。迟简郎心中一凛,知道她所言非虚,“琉璃指”怕是又有了极为可怕的进益。

  他急忙对叶琉璃说道:“我说,你快让我身后那个痴呆二愣子把阵法解了吧,不然要我出手,我少不得又得揍她个满头疙瘩豆。”

  布边在后面听见了,嘴里“噼里啪啦”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两只手不停地变幻着阵诀,突然喊出声来:“恶贼休得猖狂,待本阵法宗师大阵一成,让尔顷刻间跪地求饶,欲仙欲死!”

  迟简郎:“……”

  叶琉璃正色道:“不急,待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家兄让我来应天府阻截你等,我身为叶家的人,不能不听家主之命。我问你,与你们同行的隐杀者为什么不见踪影?”

  “在客栈遇到地藏党的人之后,他便与我们失散,没有再出现过,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身在何处。不过以他的本事,也没有什么人可以拿他如何。”

  “你是怎么会卷到这件事情里去的?”

  迟简郎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是燕笑我将保护燕泊月一事托付给了隐杀者,而隐杀者曾在机缘巧合之下救过我一命,此次他来找我相助,我必然要鼎力助拳。”

  “那么坐在车里那两人,”叶琉璃压低了声音说道,“可知道燕笑我其实是死在隐杀者手里的?”

  迟简郎吓了一跳,说道:“还有这事?这事连我都不知道,你可别胡说。”

  “这可是大哥亲自查探出来的,我叶家追踪和查探的本事,在武林中说第二恐怕也没人敢说第一了。”

  “可是他杀了燕笑我,为什么还要答应燕笑我守护他女儿呢?”

  “个中原因,已不是外人可以知晓的了。简郎,”叶琉璃轻轻抚着自己的手指,如空山飞鸟,清泉冷咽般地说道:“今日,琉璃对江山,怕是免不了要有一战的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