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风云已往事,一笑显琉璃
温八无2018-02-02 13:582,748

  燕泊月坐在马车里,一直在回味着自己两天前做过的那个梦。死去的爹娘、白雪皑皑的山脉、冰冷的触觉、毫无温度的呼桑、重量不再的博古、刺击熟练的额赫、杀妻弑女的额祁葛,这些景象与人物如同消散不去的迷雾,盘旋在燕泊月的脑海中无法解脱。

  因为从边塞带来的马匹与马车留在了那家诡异莫名的客栈里,所以迟简郎与乌兰二人从镇子里的集市上又买了两匹马与一辆马车,乌兰原本准备自己坐在车架上赶马,却被迟简郎抢过去缰绳,说这样的活计还是让他来做好了。乌兰和燕泊月坐在后面的车厢中,一个满腹心事愁眉不展,一个盘膝打坐恢复真元,二人都没有说话。

  马车的脚程极快,两日后已进入了应天府境内。

  元至正十六年,明太祖朱元璋亲自带兵分三路用十天时间攻破集庆路,并改名应天府,作为明朝京师所在。取名应天,乃“顺应天意”之所谓。京师初立,江湖动荡,原本坐大的以塞外高手为主的逐鹿帮在失去元朝政权的支持下开始崩裂,大批驻派高手遭到明朝内阁拥护的武林势力暗杀,更有一批边塞豪杰见大势已去,纷纷流亡塞外,此时,燕胡桑的燕云教才刚刚在边塞崛起。逐鹿帮的元老高层集结在边塞,本想群起而功之,杀死燕胡桑夺取教权,谁料全部惨败于燕胡桑手下。燕胡桑杀死了坚决不妥协的逐鹿帮长老,其余诸人纷纷投降,表示效忠燕云教,这才是燕云教后来逐渐壮大的第一个契机。

  与此同时,由明朝内阁暗中支持的一个神秘组织-飞鸿会在京师声名鹊起。飞鸿会首脑左丘飞鸿将正在逃亡的逐鹿帮帮主乌鲁特拦截于玉门关内。乌鲁特随从众多,马队不下数十人,还有逐鹿帮四大供奉环伺左右,不可谓不是一股精锐势力,很多门派世家想趁火打劫,却忌惮他们的实力从而不敢下手。而左丘飞鸿身边,只有两个年轻人,一个一身红衣似火,一个一身青衣如墨。

  左丘飞鸿独战乌鲁特和两大供奉,以惊世手法破了乌鲁特名震江湖的“天荒地老唯我独葬”神功,并赤手空拳瓦解了以枪和剑威震中原的两大供奉所有攻击,进退之间游刃有余,笑声入云,说人称“一枪一昆仑”和“一剑一须弥”的二位也不过如此。左丘飞鸿在击退了他们的进攻并击垮了他们的自信之后格杀了他们三人,此时,红衣与青衣也刚刚击杀了其余所有马队成员。

  这一战之后,左丘飞鸿的名声冠绝武林,飞鸿会正式入主京师,一红一青两位年轻人也开始被武林关注,世人才发现,原来他们只是飞鸿七门中朱门和青门的两位门主。

  明朝内阁扶植飞鸿会,一来是为了行官府不能行之事,二来也是为了震慑那些根基坚实的世家和帮派。迟家、叶家、南宫家这些历史悠久的世家也确实都暗地里和飞鸿会有过摩擦,不过都被飞鸿会深不可测的实力所震惊,从而韬光养晦,明哲保身。

  燕胡桑当年也想将势力渗透到应天府里,不过因为飞鸿会在应天过于强大,最终只得作罢。后又欲入驻蜀中,却又被唐门排挤,故尔燕云教虽然名震天下,不过在唐白木和左丘飞鸿手上,燕胡桑不得不说都吃了小小的败仗。

  后明朝迁都顺天府,应天府作为留都。飞鸿会与内阁关系渐渐疏离,左丘飞鸿年岁渐大,也不愿再移步顺天,加上飞鸿会在应天府已经根深蒂固,所有人脉和渠道也都在江南一带,确实也无法再迁移。原本支持他们的首辅丞相李善长在迁都顺天府后因结党营私被满门抄斩,后来新组成的内阁对飞鸿会也是不冷不热,在京师重新培植了八分天下堂之后,便彻底与飞鸿会断绝了往来。

  再后来便是震古烁今的“灭唐”行动,几乎所有名门世家都参与了这场浩瀚无比的行动,蜀中唐门在称霸武林的计划失败之后,奋起反扑,由唐门家主唐南诗组织的唐门绝顶高手阵容对战各路江湖高手,场面之惨烈,战况之空前,未见之人委实难以想象。连江南迟家、叶家、南宫家、飞鸿会、燕云教、八分天下堂都参与了此次事件,各势力的顶尖武力倾巢而出,连迟老太爷这样站在武林顶端的人物都因为伤重而撒手人寰。

  唐白木最后也被数十位绝顶高手围攻而死,死之前他施放出了无人可以比拟的终极暗器绝学-“画星雕月,飞翼追风”,使得十数位原本在江湖中被无数人仰视的绝世高手在瞬间身首异处。这位被唐门塑造起来的武林第一人,也就这样宿命般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燕胡桑和左丘飞鸿并未直接参与本战,只是派出了麾下的顶尖战力,也是死伤惨重。事件结束后,燕胡桑和左丘飞鸿均明确表示过,如果唐白木不姓唐,又何尝不会是他们之好友。

  左丘飞鸿在数年后将飞鸿会会主一职传给了青门之主,自己归隐山林,不问世事。飞鸿会一度受到朝廷打压,更是不断地有八分天下堂的势力来骚扰,幸好自身底蕴十足,内部团结一体,才没有重蹈逐鹿帮的覆辙。现如今核心机构仍然在应天府内,只是做事十分低调,江湖中也鲜有他们的传闻。

  迟简郎坐在马车车架上,看着沿路而去的雕梁画栋,安居乐业的黎民百姓,心中追思着应天府曾经的辉煌与热血,飞鸿会以往的皇图与霸业,不禁有些神往。他虽未参与过“灭唐”一役,也未与飞鸿会打过交道,但是从小在爷爷身边长大,爷爷除了教他武学之外,也跟他说过很多江湖事。他虽书生气重,可内里却是一颗武者的心。

  正当他豪情激越的时候,背后的车厢里传来燕泊月的声音:“迟大哥,我和乌兰有些饿了,能麻烦您停一下车吗,我们去路边买点吃食。”

  迟简朗转头看了下官道两边的小食摊,这才想起来已经两餐未进了。他不由得哑然失笑道:“好,你们二位还是不要出来了,想吃什么跟我说,我来买。”

  他把马车停在官道的路边,看见斜刺里有一个卖梅花糕的小姑娘,心想买两个梅花糕给她们尝尝,也是江南的特色。他从车架上下来,一步一步地往那个小姑娘的方向走过去,走到第三步的时候突然发现,他和小姑娘之间的距离好像一点也没有接近。

  那个卖梅花糕的小姑娘背对着他,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在原地也没有移动过,可无论迟简郎走多少步,和那个小姑娘之间的距离都没有任何改变。

  他凝神、吸气、吐纳、抱元守一,知道马上就会有人主动和他说话了。果不其然,一个阴沉冰冷的女声在下一刻从他的背后传入了他的耳膜:“走进我‘星罗棋布孤寂无边’奇门遁甲大阵,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待着比较好。”

  迟简郎有些没好气地说道:“你家大小姐是不是也来了?她在哪?山上住那么多年怎么舍得下山了她?”

  “何需小姐出手,只我一人便够了。”那个阴冷的女声冷冷地说道。

  迟简郎慢慢回过头来,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眼睛里是完全懵掉的神色,开口说道:“我说布边老祖宗,我迟家和你叶家相距不过二里地,我和你家琉璃大小姐从小一起翻墙头砸铜钱长大的,你从小被安排在琉璃身边做贴身女侍也没少挨我揍,学的那几下稀松平常的奇门遁甲还经常被我大哥嘲笑说是漏洞百出,我说你今天是吃了什么了变得如此丧心病狂?”

  还没等布边反驳,那个背着身子卖梅花糕的小姑娘却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一笑,连声音里都有了琉璃的颜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