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百无一用是书生
温八无2018-02-02 14:383,139

  燕泊月看到了一片熟悉而又陌生的草原。成群的牛羊在草原上铺展,云底下盘旋着一直等待机会的猎鹰。这是她生活的地方,她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记得这里的一草一木。然而这地方又是陌生的,她有些狐疑,太安静了,色彩太艳丽了,风吹过来头发却没有飘起,阳光照在脸上也没有一丝温暖。

  呼桑朝她跑过来,用头蹭她的脸,她的脸是麻木的,呼桑的鬃毛撩过她的脖子也不像平日里那样觉得痒。她用手摸呼桑的额头和下巴,像摸着岩石一般坚硬冰冷。博古在她头上盘旋了两圈之后,落在她右边的肩膀上,没有重量,她的肩头没有感觉到任何带有热量和重量的生命。你们都怎么了?她难过地问它们,抑或是我怎么了?

  两个人影渐渐在她眼前出现。她很确定他们一开始是不在那里的,黑色的线条突然编织出来两个轮廓,并且在阳光下越来越细密、清晰。

  是额祈葛和额赫。

  一瞬间她的眼眶湿润了。额祈葛、额赫,月儿好想你们。

  然而额祈葛和额赫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额祈葛搂着额赫,站在风与草的势口,用手指着眼前的疆土,好似在和额赫说着多少英雄梦想。额赫一直背对着她,她看不见额赫的脸。记忆中额赫的相貌是塞外最美的,边塞的语言称赞女子美貌是“如清晨的露珠一般剔透”、“如初绽的鲜花一般艳丽”。她觉得这还不够,额赫的相貌应当是“如长空下皑皑的雪山一般高贵”的。

  额祈葛和额赫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里,直至一望无际的天空上突然飘来了一块硕大无比的垂天之云。这云是如此之庞大,不禁使她想到了《逍遥游》里的鲲鹏之羽翼。云翼遮住了天光,草原上妖风四起,牛羊受到了惊吓,纷纷往大地的另一面跑去。

  她心中害怕起来,正想喊父母一同躲避的时候,却在此时,她美丽温柔的额赫毫无征兆地掏出一柄匕首,刺入了额祈葛的左肋。额祈葛脸上满是惊讶和悲苦的神色,看着她额赫凶神恶煞的脸。额赫抽出匕首,又刺入了额祈葛的右肋。额祈葛仰天长叹一声,泪水滚滚落下,终于抬手击在她额赫的头顶,她看见额赫的眼珠子蹦了出来,脑袋碎成了粉末,整个身体又重新化成黑线,被头顶的乌云尽数吸收。

  额祈葛肋下插着匕首,转身朝她走过来,她此时才看到额祈葛的脸,一张充满了疲倦、绝望、悲哀的面庞。

  “泊月,我杀了你娘,你也和她一块儿去吧。”

  额祈葛出手勒住了她的咽喉。她喘不过气来,眼前逐渐黑暗,她挣扎,可是完全不能挣脱。

  泊月,醒醒。

  醒醒……

  燕泊月大叫一声醒了过来,不由得在醒来的同时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乌兰伸手扶住了她,关切地说道:“小姐,做噩梦了吗,醒来就好了。”

  原来……是梦。

  燕泊月定下神来,发现自己睡在一处茅屋之中,身边除了乌兰,还有那个看上去一无是处的书生。“空气”、仆从和与书生在一起的那个人却不见了踪影。她不由得拉拉乌兰的衣服,问乌兰:“其他人呢?”

  乌兰有些沉痛地说道:“小姐,空气和那两位都不幸遇害了。隐杀者行踪不知。您晚上睡着的时候我们遭到了袭击,您中了迷烟,一直昏睡到现在,是这位恩人守着我们杀出重围来到这里的。”

  坐在一边的书生一直没有说话。昨晚的经历委实有些奇异。他们听见有人敲门之后,窗户就被打破,扔进来几枚迷烟弹。他在瞬间冲破了屋顶,避过了迷烟,却就此失去了隐杀者的踪迹。

  他在一个弹指的时间里又从另一个入口进入客栈,看见乌兰守着中了迷烟晕厥过去的燕泊月,正在客栈里与一个戴着面具的人交手。乌兰明显不是那人的对手,加上自身精力未复,几招之后便险象环生,他上前接下那人的攻势,一面观察着客栈里的环境,却一直没有发现隐杀者的踪迹。

  戴面具的人轻功很好,出手角度奇诡,他辨识了一会儿招数,也没有认出这人的来历。那人显然也未出全力。

  书生决定擒下此人,逼问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他正冠、肃容、整衣、掸袖,仿佛要去见一个儒家之长者一般,精、气、神三位一体,眼观鼻,鼻观心,不苟言笑,却轻轻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右手。右手食指前伸,对着面具人轻轻地点了一点。

  一指如点江山、点孤鸿、点云霞、点絳唇,就这么不偏不倚地点在了面具人的面具之上。

  面具人临空倒翻,往后纵越、转体、翻身,再纵越、转体、翻身,如是四次之后,才卸去了这一指的大力,站在落脚处不停地调息。不过面具却“咯吱”一声,有细纹出现,逐渐越来越多,随后裂开,直至分崩离析,从脸上完全脱落下去。

  面具后的,竟是一张姣好的面容。

  她终于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不住旋转的似转经轮又似雷公轰的兵器,对书生说道:“原来你是江南迟家的人。”

  江南迟家,曾经的三大世家之首,跺一跺脚都可以震慑武林的存在。迟家到了迟老爷子那一代更是空前绝后,除了迟老爷子自己独步武林之外,更是有两个武学奇才冉冉诞生。

  一个便是迟老爷子的嫡亲长孙,自创“无的放矢”绝世箭法,号称年轻一代无敌的“逾矩道箭”迟无颜。

  另一个,便是迟无颜的堂弟,在迟家年轻一代里排行第三的迟简郎了。

  迟无颜天资太高,对迟老爷子传授的武学不屑一顾,青出于蓝,自己将所学所想所感所知融会贯通,创了自己的独门武学“无的放矢”箭法,纵横江湖十余年,未遇敌手。

  迟简郎的天资也高,但性格温顺,迟老爷子便选中了他,作为自己的衣钵传人。迟简郎在自己三十岁的时候,便将迟家的两大绝学悉数练至巅峰,连迟老爷子都对他的资质赞不绝口。

  后风云突变,迟老爷子在当时江湖中具有震古烁今影响力的“灭唐”行动中身受重创,不久便撒手人寰。本想将迟家家主的位子传给迟无颜,可迟无颜闲云野鹤,受不得这样的拘束,拒不接受家主的位置。迟简郎在迟老爷子伤重后也是心丧若死,独自离开了家门游戏江湖去了。所以迟家的家主之位最终落在了排行老二的迟静水身上。

  可惜迟静水能力平平,迟家在“灭唐”一役后高手精锐也伤亡不少,导致如今家道中落,渐渐地被江南的叶家赶超,就这么没落沉沦下去了。

  如果不是这一指,谁又能想起曾经被迟家点遍的江山。

  迟简郎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盯着面具人所有细微的动作。

  “能避过我一式‘江山指’实属不易,以你的武功在江湖上不会是无名之辈。再看你戴的面具和诡异的身法,莫非你就是以鬼神之名行走江湖、号称替鬼行道的那个地藏党里的转轮王吗?”

  转轮王桀桀怪笑,笑声和她的面容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我管你是迟家还是叶家的,我法轮已经转起,你的死期到了。”

  转轮王如鬼魅般的身法运展起来,在迟简郎身边恍若鬼影栋栋。她要找一个最好的时机下手,她对自己的轮法极有信心,在她的转轮之下还没有能活着离开的对手。

  迟简郎还是一动未动。他只是缓缓收起了自己的手指,转而握拳,对身边的鬼影宛如未见,喃喃自语道:“我迟家的武学,又何止只有指点江山。”

  然后他动了,动的如此突然,让转轮王都吃了一惊!

  他出了一拳。一拳便锁定了转轮王的真身位置,一拳便定鼎了天下。

  转轮王只觉得这一拳从每一处可以出拳的缝隙处袭来,整个天下已完全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这一拳是宿命的一击,是撕裂黎明的破晓,是蹦碎乌云的雨涝。这一拳不是江山,而是天下!

  指点江山,拳倾天下!

  纵然是与整个天下为敌,这一拳也毫不畏惧。

  转轮王用手中的转轮挡下了这一拳。转轮片片碎裂,倒击在她身上,她不由得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身影一闪,便消失在楼梯后的阴影之中。

  “有暗道。”迟简郎站在原地,又变成了那个看上去百无一用的书生。

  乌兰在一旁看得呆了,听他这么一说才缓过神来,和他一同搜寻机关,研究打开暗道之法。二人最终打开了暗道,从暗道里走出来,找到了这一间无人的茅屋暂时歇息。

  听乌兰缓缓说完这段惊心动魄的经历,燕泊月这才注意起这个看上去人畜无伤的书生来。

  百无一用是书生,唔,倒还真未必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