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山中岁月,指间琉璃
温八无2018-02-02 13:572,064

  “当真是为了那块令牌?”穿白袍的男子有些惊讶地问道。

  “是的。”蒋玉衡肃容应道。

  “据我们所知,燕笑我练的武功便是他们燕云教的镇教武学‘死水微澜’,且已经将此武学练至妙境,纵然是上一代初创此武功的燕胡桑,都未必能在境界上胜他一筹。他如果想将此武学传授给子女,应当是极为简单的事情,为何要用一块令牌来故弄玄虚呢?另外,燕云教虽然势力庞大,党羽已经遍布中原和边塞,可其日常开销也是极为惊人。燕笑我在最后几年经常为账目而烦恼,如果真有宝藏,他又何必将自己放置如许境地?”

  蒋玉衡瞥了一眼兀自在炉子上“汩汩”沸腾的药汤,不紧不慢地说道:“燕云教能够从塞外崛起,完全是依靠当年燕胡桑一己之力。世事如白云苍狗,一代英雄皆化为枯骨。燕胡桑在边塞崛起的时候,迟家老太爷也只年届不惑,号称武林第一人的唐白木仍然如日中天。现如今驰骋武林的迟无颜、唐定禅、朱雀等人,当时还只是黄口小儿。江南迟家受当时中原武林群雄所托,赴边塞与燕云教谈判。燕胡桑与迟家老太爷最终约定以武定夺,连战三场。迟家老太爷拳指双绝,是近百年来空前的人物。可燕胡桑以拳对拳,以指破指,在前两场中与迟家老太爷不分伯仲。第三场二人决定以文代武,各自写下对武学境界的感悟,以此来分高下。迟家老太爷当时写下了影响后世几十年的两句武学妙悟:拳局竞万仞,红颜弹指老。当时此两句一出,所有人均觉得燕胡桑必败无疑。这两句话所包含的武学造诣亦刚亦柔、亦巨亦细,直可谓拳指由心,无人可出其右了。”

  蒋玉衡顿了一顿,喝了一口面前的粗茶,面带微笑地继续说道:“谁知道燕胡桑毫不介意众人的看法,大笔一挥,便在白纸横幅上落下了七个大字:起手碎影舞斜阳。迟家老太爷看罢长叹一口气,投笔认输,从此不再踏足边塞一步。”

  白袍男子听罢点了点头,语气神往地缓缓说道:“以手破影,身舞斜阳。亦真亦幻,亦实亦虚,这种境界,实已是武学的巅峰了。迟老太爷那两句虽然惊艳,但与这一句相比,未免落了着相之弊。不愧是燕云始祖燕胡桑。”

  蒋玉衡正色道:“正是。白袍兄武学素养极高,想来应该可以理解燕胡桑的武学境界了。可是他又何止如此。事过之后三年,燕云教势力侵入蜀中,唐门勃然大怒,想当时唐白木在中原如无上神祇,谁能料到燕云教居然如此胆大,连唐门在蜀中的影响力都毫不顾忌。唐门连续拔掉了燕云教在蜀中的组织,并向燕胡桑发出邀约,可敢来与唐白木一战。那一年,唐定禅才刚刚拜入唐白木门下,燕笑我也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燕胡桑果然没有怯战,他独下四川,单人入蜀中,迎战武林第一人唐白木。江湖各派中人闻此消息,趋之若鹜,连夜入蜀,第二天蜀中唐门的门口挤满了各门各派想一观这惊世一战的人。不过唐门并没有允许众人观战,只是邀请了几位武林中的名人作为仲裁,在唐门府内进行了这场比试。比试的结果无人得知,只是后来燕云教主动撤出了蜀中,而唐门也不再继续追究。”

  叶白袍扶了扶头上的竹笠,显然已被这段往事震撼,半晌没说出什么话来。

  蒋玉衡喝茶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可是武林中人都想知道这场旷世大战的结局,究竟谁更胜一筹?于是各路人马调动各路资源打听这一战的结局。在场观战的武林名宿有人在观战后直接归隐,不问世事。有的从此心灰意冷,不事武学。更有的在回去后每日饮酒大醉,醉了之后就失声痛哭,不成体统。然而并没有人能问出什么来。唐门子弟更是闭口不言。所以后来十几年间这一战的结果一直扑朔迷离。直至唐定禅行走江湖之后,有一次他与迟无颜在漠花林里摘花佐酒,二人共饮一醉后,唐定禅与迟无颜聊到当年一战,有些醉意地说到,唐白木在他面前曾只对两人赞不绝口,一个是朱雀所属的飞鸿会会主,左丘飞鸿;另一个便是燕云教的创始人燕胡桑了。唐定禅当时拍着迟无颜的肩膀,有些唏嘘地说,他实在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可以接的下唐白木的绝学-‘画星雕月,飞翼追风’。”

  “所以,”蒋玉衡看着面前那一顶大竹笠,悠悠地说道:“白袍兄,燕胡桑的武学,又何止‘死水微澜’呢?世人只知道‘死水微澜’,是因为燕笑我继燕胡桑之后,更加扩张了燕云教的势力,燕笑我的威名广为传播。他练武精专,将‘死水微澜’练到极致,并不贪多,然而以燕胡桑之盖世无敌,留下的武学心法图谱又何止只有一门呢?燕胡桑理财有方,将自己数十年积蓄的财宝托付给蓝家人看管,并告诫燕笑我非到生死存亡的时刻不能动用,所以燕笑我才会在后期的账目问题上大伤脑筋。这些情报都是由不流通过各种渠道搜集而来,堆放在大象阁里,当无虚言。”

  叶白袍沉默了一会儿,把手中女子的肖像画递给了蒋玉衡,说道:“燕泊月他们必定跑不出我们叶家的手掌心,此次追踪而去的人,正是家姐。有她出马,地藏党的人不堪一击。这幅画便是家姐的肖像,你认一下,以免自己人误会了。”

  蒋玉衡神情一凛,有些动容地问道:“莫非便是叶家那位在山中独自居住,将世间所有指法融会贯通,并自创‘琉璃神指’的叶琉璃吗?”

  叶白袍陡然站起身来,竹笠下的眼睛里有狂热的神色。他接着蒋玉衡的话说道:“山中岁月,指间琉璃。家姐的指法,当世已不做第二人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