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杀机
骆驼2018-03-07 10:193,362

  第十七章 杀机

  洞中冰柱倒悬,冰寒刺骨。那些倒悬的冰柱彼此之间构成了一座奇异的阵法,灵力流转。

  在那冰洞的最深处,有着一根巨大的冰柱,那冰柱足有四人之粗。

  在那冰柱正中间冰封着一个人,手腕粗细的锁链穿过他的血肉拴着他的琵琶骨。

  若是有炎阳宗弟子在此,一定会认出此人便是他们炎阳宗那已经消失了三年的宗主顾阳。

  “师兄,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魏炘伸手敲了敲冰柱,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哗啦啦!……

  那巨大的冰柱猛然一震,同时那锁链也被拉扯的一阵响动。

  “呵呵呵,都三年了,还是这么脾气大!”

  魏炘丝毫不在意,他知道顾阳根本就不可能挣脱这阵法的束缚。

  “唉!我们是同门师兄弟,从小到大都是你照顾着我,让着我。你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再让我一次呢?这么多年你也累了,将焚天经给我,让我帮你守护炎阳宗好吗?师兄!”

  魏炘低声对那冰封的顾阳道。

  焚天经,炎阳宗圣典!据说此经大成可焚世间万物。没有焚天经,就不能名正言顺的成为这炎阳宗的宗主,掌控炎阳宗。

  “师弟,并非我坐着这炎阳宗宗主之位不愿与你退让,只是你心术不正,若是将炎阳宗交到你手里,炎阳宗怕是要毁了!而且焚天经……也并未如传说所言可焚万物,否则你以为这玄冰囚龙阵能困住我吗?”

  顾阳的声音从冰柱之中传出,充满着些许无奈。曾经他当做新弟弟照顾的人,却将他冰封在了这玄冰囚龙大阵之中,只为了一本焚天经。

  魏炘冷冷一笑,胡须随着脸上肌肉的抽动而不停的抖动着。

  “那是因为你蠢!顾阳,即便是你不给我焚天经,这炎阳宗照样是我的,而且……嘿嘿,我那侄女也长得甚是俊俏,我也一并帮你照顾了!”

  说完之后魏炘一甩衣袖走出了冰洞之中,身后传来一阵阵锁链猛烈拉动的声响。

  ……

  这一日深夜,宋家西院之中。

  许牧之站在窗前,脸上带着那一副修罗面具。房间里依旧摆着两张床,最里面那一张床上曾经上官雨彤的东西依旧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就在此时,忽然外面出现了一阵慌乱的吵闹之声。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敲门声响起。

  “许爷,不好了许爷!”

  是苏起的声音,显得非常焦急,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何事?”

  许牧之透过窗户,借着朦胧的月光能看到西院之中的人正慌慌张张的朝外面跑去。

  “不知道哪个混蛋一把火将药草库房给点了!”

  苏起生气的骂道,药草库房那里面存放的可是他们这一年的辛苦啊。

  “嗯,你想去组织大家救火!”

  许牧之淡淡的嗯了一声,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只不过这一抹笑容藏在面具之后无人能看见。

  “那许爷我先去帮忙了啊!”

  苏起焦急的说了一声一路飞奔跑出了西院,直奔药草库房而去。

  他们不知道,药草库房里面的药草早在许牧之的授意之下被人转移了,现在的库房里面有的只是无数的干草而已。

  “宋文瑜,你终于动手了!”

  许牧之笑了笑,走出了房间。

  “我去他娘的,谁把水井上的绳子弄断了!”

  “啊?什么!那怎么打水!”

  “快去找绳子啊,傻啦吧唧的愣你大爷啊!”

  许牧之还没有走到药草库房就听见一阵阵的谩骂之声,似乎是谁将水井上打水的绳子给剪断了。这不用想许牧之都知道肯定是宋文瑜的人干的。

  大火熊熊燃烧,照亮了半片夜空,整个药草库房已经完全陷入火海之中。

  “有时候真的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在帮我!”

  看着这火海,一声叹息,宋文远的身影出现在了许牧之旁边,在宋文远身后不远处站着王重山。

  一阵热浪袭来,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灼热难耐。

  许牧之啧吧着嘴,摇头叹息道:

  “要是冬天就好了,这么大的火烤起来那得多爽!”

  宋文远脸上肌肉狠狠一抽,这什么人啊这,虽然说药草已经在宋文瑜动手之前转移出来了,可烧的房屋也是他宋家的财产啊!

  “我还真怕你这一把火把我宋家烧没了!”

  宋文远撇了撇嘴无语的道。

  火虽然是宋文瑜放的,可是若没有许牧之的提点宋文瑜会放火?开玩笑呢,放火可是个技术活。

  “烧没了才能出现一个新的宋家!嘿嘿……”

  许牧之直接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从怀中掏出一把瓜子准备欣赏自己的杰作。

  可是瓜子送到嘴边才发现带着面具,遂有些尴尬的将手中的瓜子递给了宋文远。

  “我们又不是没见过你那张丑脸,白天都没见你带着面具,现在有必要带着面具吗?”

  宋文瑜无语的瞪了许牧之一眼,而后一屁股坐在了许牧之旁边开始嗑着瓜子欣赏……火灾。

  “有必要,因为从今晚之后,就没有人见过我的脸,我也不再是宋家的奴隶!”

  许牧之苦笑了一声,当初因为一个龙州大皇子的身份,他不惜给自己打上烙印,只为了能活下来。

  现在他却依旧是为了能活下去,带上了这狰狞的面具。

  上次他跟宋文瑜说过,让宋文瑜消除他在宋家之中的一切痕迹。今夜之后宋家所有的记录上面都会显示那个脸上带着烙印的少年死在了一场大火之中。

  许牧之起身离开,可是不一会儿之后怀里抱着一堆什么东西又跑了回来,直奔那熊熊大火而去。

  “许爷,火太大了,您千万别过去啊!”

  被烟熏的一脸乌黑的苏起急忙拦住了正欲冲向大火的许牧之。

  “滚一边去!”

  许牧之抬腿一脚将苏起踹到了一边,将怀中的东西放下。

  “叫大家都过来!”

  许牧之兴奋的对苏起道。

  “不……不救火了?”

  苏起疑惑的看着许牧之挠了挠头有些不解的问。

  “都烧没了还救个屁!快叫大家过来烤烧烤,过会儿火该灭了!”

  许牧之撇了撇嘴,抓起两个串好的肉串夹在火上就开始烤了起来。

  有了许牧之带头,然后一群脸上熏得乌漆嘛黑的人围着火开始烤起了肉。不但没有人救火了,甚至还有人深怕火不够旺还往里面添着柴火。

  “少爷,他……我怎么感觉不靠谱啊!”

  王重山看着远处欢快的和众人烧烤的许牧之瓮声瓮气的对宋文远道。

  “嘿,不到最后谁知道他布的什么局呢!”

  宋文远笑了笑,起身离开。

  在这夜之后,宋家小少爷一把火烧掉了宋家大少爷管理着的药材库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

  为此事,宋文远还专门跑去和宋文瑜理论了一番。

  也是因为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宋家大少爷和小少爷之间的仇恨已经到了无法化解的地步。

  而且,宋文远更是传出话来不再放任宋家不管,要再次开始插手宋家商业。

  而在这几个月的时间之中却是很少见了许牧之的身影,即便是偶尔出现,许牧之也是脸上戴着那修罗面具。

  渐渐的众人也习惯了许牧之戴着面具的样子,至于许牧之真实的样子反倒是没有人在意。

  宋文瑜抹去了许牧之在宋家的痕迹,也就等于除去了许牧之奴隶的身份。

  宋家福临院之中,如有一个肉球一般的宋文瑜裸着身体躺在那兽皮装饰的奢华无比的大床之上。

  而床上还有着一名裸着身体的女子正趴在宋文瑜腿间行不可言语之事。

  半晌之后宋文瑜发出一声舒畅的呻吟,同时挥了挥手。

  那女子擦了擦性感的嘴唇,乖乖的下床站在了一旁。

  “蝴蝶!”

  宋文瑜眯着那一双原本就小到看不见的眼睛,淡淡的唤了一声。

  忽然,一道黑影出现在了宋文瑜床前。那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衣衫的少女,浑身上下充满着冰冷的气息。

  “少爷!”

  少女朝宋文瑜行了一礼,回应道。

  “去将许牧之除了!”

  宋文瑜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杀机。

  那叫蝴蝶的黑衣少女应了一声,转身就准备出房门,可忽然厌恶的瞪了一眼那站在床头的赤裸着身体的女子。

  嗤!……

  一道刀光闪过,那赤裸着身体的女子瞪着双目双手死死的捂着脖子,可是血水依旧喷涌而出。从始至终甚至就连宋文瑜都没有看清她的刀。

  “你能不能不要总杀我的人啊!”

  宋文瑜有些无奈的道。

  “看着脏!”

  蝴蝶冷冷的道,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不见。

  看着蝴蝶离开,宋文瑜随手拉过一件衣袍披在了身上。

  “许牧之啊许牧之,你虽大才,可是我却不敢留你!既然你帮我出了这个主意,那就麻烦你帮我守住这个秘密吧,不是我不相信你,是我不敢相信你!”

  看着窗外的茫茫夜色,宋文瑜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

  只要杀了许牧之,那么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没有人会知道真相。从他第一次见到许牧之开始,他就没打算让许牧之活着。

继续阅读:第18章:来生不见许牧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