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食心狂魔 上
笑默淡然2018-02-11 16:223,352

  深山别墅。

  “啊,你咬我干嘛?”

  疼痛使女子第一反应推开男子。右手按住了胸前,正在流血的伤口。跳下床,惊恐的看着男子。

  “你卖的是你身,我买的也是你身,包括你的鲜血心脏灵魂都是我的。”

  男子并没看向女子,其表情极其兴奋,舔了舔嘴上的鲜血,口水直流。再把视线转移地上,还没干枯女子留下的鲜血,如痴如醉的跪地舔了起来。

  女子见到这一幕,吓得全身发抖。再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一身清凉的就往外别墅外的森林跑去。用尽全身力气,边跑边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救,救,救命啊,变态杀人了。”

  男子表情兴奋到狰狞,看向正在逃命的女子方向自言自语的说:

  “你跑不掉的,绝望吧,哀嚎吧、哈哈……”

  话完就从床底,拿出了一把一米之长的大镰刀如漫步似的追赶上去。

  不一会男子就追到了森林处。此时女子再也跑不动了。一路逃亡,脚底被碎石和枯枝扎伤。胸前之前被男子咬伤处,虽然已经止住了鲜血流出,但还是能看到其身上干枯的血迹。在这荒无人烟的森林处,男子的脚步声,如此清晰的“纱纱”踩碎枯枝和碎石摩擦的声音,向女子步步逼近。

  这种恶魔般的脚步声,传入了筋疲力尽,仰卧在地上的女子耳朵里时。求生的意志使女子用尽全力,忍着脚底下的疼痛,不断往男子走来相反的方向卧爬,奢望着能逃离。嘴里还口齿不清的嘀咕道:

  “不,,要,,杀我。”

  男子无情的,一步步的靠近,如魔鬼的步伐向一身血迹的女子处走来。手持大镰刀的男子边走,舔了舔嘴唇对女子说道: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轻易死掉的。我会让你死之前,看到你心脏一面的。”

  “啊……”

  一声惨叫回荡在森林之中。

  ……

  法医院停尸间

  这时子烟拿着笔,在“刷刷”的写着子蓝的验尸报告。

  “死者男,名陈功。全身没有明显伤痕,死亡原因是被雷击致死。判断为意外。”

  当报告写完后,放下了验尸工具,子蓝的手机开始震动。拿起手机嘟:

  “舅舅。”

  电话另一头李文国的声音:

  “子蓝,怎么回事。这陈功怎么又挂了。”

  子蓝听到这个又字,也非常无语。但是收到了我临“死”之前的短信,也见怪不怪对李文国说道:

  “他说他会活过来……”

  “这个陈功是不是寿星公上吊。一死一活的玩上瘾了。算了,你看着他,他什么时候活了通知我。嘟嘟嘟。”

  李文国挂断电话后,留下停尸间寂静的两人一“尸”。

  两天后

  周末时间,子蓝正在家里呼呼大睡。

  “人在广东已经漂泊十年。”

  一个铃声响起。子蓝的美梦就这样被无情的吵醒。看了看手机才六点半,但是来电显示是李文国,子蓝只好无奈的接听电话。

  “喂,舅舅什么事呀?”

  李文国电话那头,声音急速说道:

  “子蓝,别睡了。出大事了。你快洗刷下,五分钟后我在楼下等你,一起去案发现场。”

  “哦。”

  睡眠不足的子蓝,挂掉电话后。无奈的的洗刷下楼。

  下楼后李文国的车早已在小区花坛等待。

  上了车,关上门后,子蓝听到的第一句:

  “怎么才下来。”

  子蓝憋了憋嘴,回答李文国说道:

  “电梯坏了,我是从八楼走楼梯下来”

  面对子蓝的回答李文国并没有说话,启动汽车一呼油门。使子蓝还没来得及坐稳的身子,被后助力往后倾了一下。惯性弹回来后对李文国说道:

  “舅舅,这么急干啥呀?”

  李文国边认真开车,边说道:

  “今天早上接到群众报警,在市里的垃圾堆填区发现一具女尸。根据电话里的了解,死者一身清凉,满身血迹。同事已经把现场封锁了。子烟都在现场了。就差我们了。”

  子蓝不语。十五分钟后。

  两人来到了现场,这时记者们已经拿着相机在警戒线外,开始拍摄,下了车的子蓝和李文国,越过警戒线和子烟来到了女尸之处。由于是泥土之地,地上还有着密密麻麻的脚印。警案人家给报案人录完口供后,实习法医拿着报告来到了子蓝面前说道:

  “报告莫法医,报案人的口供录完了。”

  子蓝眉头一皱,对这位实习法医说道:

  “你别动。”

  被喊停正要离去的实习法医懵了一下说道:

  “啊?”

  这时子蓝继续说道:

  “你们不知道证据是在现场吗?地上的脚印你们提取了没?”

  法医实习生尴尬的抓着头皮对子蓝低头说道:

  “没呢。我这就去。”

  子蓝无语的说道:

  “快去,这么愚蠢的错误都能犯,你们这些实习法医真的是。”

  当这位取证的实习法医去拿工具时,子蓝自言自语的说道:

  “还是那个神经病比较细致。”

  转过身后,子蓝开始了验尸模式拿着工具,带上口罩:

  “死者女,年龄在20到25岁之间,身高一米六到六五左右。手脚有被绑过的痕迹。死相狰狞痛苦。死前有过X行为,要回到院里,才能提取体内是否有凶手的DNA。”

  子蓝拿着一把卷尺量了一下死者的胸口继续说道:

  “胸口有一个二十厘米长的伤口,切割的应该是一把如锯一样的凶器。竖着从死者胸口切开,胸骨都被切断了三根。从而取出了心脏。法医院一级法医莫子蓝,从现场死者取证的证据,将此案列为A级谋杀。”

  写笔录的子眼,也不由自主的鸡皮疙瘩一身。听下笔后对子蓝说道:

  “姐,现在盗器官的都这么猖狂吗?”

  子蓝脱下手套一个二指扣,轻轻的敲了子烟的头说道:

  “叫你认真留意分析,盗器官的肯定会打麻醉药,因为怕死者挣扎,刀会损坏器官。而且死者除了心脏没了,其他都还遗留,说明凶手必定是只为杀人。”

  子烟被子蓝这么一讲解后,也顾不上二指扣在头上留下疼痛。打了一个冷颤说道:

  “咦,好变态恶心啊。”

  “报告莫法医,现场鞋印已经拍照取证,其中有一个四十四码的鞋印,陷土比较深。再从现场抛尸的情况来看,已经将此鞋印列为嫌疑人的脚印。”

  子蓝认真看着报案人口供和现场的嫌疑人脚印照片。沉思了一会对李文国说道:

  “舅舅,你去查一下最近市里有没有失踪X女。”

  李文国二话不说就离开了现场。子蓝和子烟也跟着法医院的运尸车,一起回到了法医院。

  停尸间

  放下快递后,这时停尸间只有子蓝和子烟在。手术刀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开始解剖女尸,进行下一步提取女子体内的DNA。

  这时问题来了。我的“尸体”还躺在最重要的手术台上。所以子蓝和子烟准备把我转移到另一张滑床上。僵硬的我就被这两姐妹,一人抱上,一人抱腿的开始转移。

  “哎呀。”

  子烟力气不足,手一滑。

  “咚”的一声,我就面部朝下扑街在了地上。这还不是最过分。最过分的是子蓝的吐槽:

  “这货都死了两天了。怎么还这么重。先不管了。把他拖到一边先。”

  在子蓝和子烟的一顿暴击后,我就这样的被扔到了一边不远处。子蓝和子烟就继续工作。切开提取DNA处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叹了一声气的子蓝看着女尸,拿着笔在漫步打转陷入沉思。走着走着,一个不留神高跟鞋鞋跟,就踩在了我的手上。

  “啊。”

  这时我清醒了过来,看着那踩着我右手的脚大叫一声。

  沉思中子蓝和子烟被我这么一喊,也被吓了一跳用那高分贝的尖叫声喊道:

  “啊。”

  随后就是又给了我一脚踢在了我的软肋上。

  这时我疼痛的呼吸困难在地上哀嚎着。见状子蓝这才反应过来。和子烟来到我的身前搀扶着,紧张的说道:

  “陈功,你没事吧。”

  过了一会我呼吸顺畅后,断断续续的说着:

  “你,嗯,,我,,叫你,照顾,我的身体。你,,们。。”

  一会过后,疼痛的额头和软肋,虽然还隐隐作痛,但是总算醒来了。气的炸肺的我,对两人审问道:

  “你们姐妹两人啊。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额头会肿了个这么大的包?”

  子蓝脸色尴尬不语,子烟左手食指,饶着脸解释道:

  “是这样的,来了件快递需要解剖,所以想把你移开,谁知道你这么重,所以……”

  这时我才注意到手术台上的尸体。对于我这种人来说,只要有凶案现场,一切都能抛之脑后。来到尸体前,我拿起验尸报告,认真的细读着。读完后对子烟说道:

  “子烟,麻烦你把我宿舍里挂在墙上的小背包拿来。还有肚子有点饿,帮我泡个面来,要酸辣味的。”

  子烟“哦”了一下,就出去了。

  十五分钟后

  子烟背着我的小背包,捧着热乎乎的泡面就回来了。拿出葫芦型容器倒出阴阳液,擦在眼上后,我边吃泡面和子蓝重新验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