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网约断舌案 下
笑默淡然2018-02-19 23:305,006

  前事已了结。

  剩下的就交给子蓝她们自己整。

  背起行囊,来到了公家宿舍。虽然简陋但是设备齐全,怎么也有个单间。对于苦逼的我确实是心满意足。

  无聊的我,再次拿出茅山阴阳秘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古人说的肯定没错。

  防鬼咒。

  人来隔重纸,

  鬼来隔重山。

  千邪弄不出,

  万邪弄不开。

  急急如律令令。

  伸出食指点着眉心。

  “哎哟。”

  听到声音,我回过神来。这时茅三十七倒在了我的床边。

  “老人家你没事吧?”

  茅三十七回答道:

  “没事,想不到这防鬼咒你用的如此厉害。果然是青头公。”

  “老人家啥是青头公呀?”

  “呵呵。就是童男。”

  啊……

  “是了你也别叫我老人家,以后我们以代号相称。你就叫我三十七吧。”

  对于老人家的要求我也很爽快的遵从。

  “三十七,我怎么觉得,这个茅山阴阳秘笈有点抄袭佛家的口诀呀?”

  “你也是这么觉得呀三十八。这个问题我也向上几任提过。但是回答我的,你知道是啥吗?”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佛道本一家,都知道是抄袭,但是知道也没用。因为懒得改。”

  “啊……”

  “三十八你初出茅庐,认真练功吧。阳间的事,我不能时常插手。不然逆了天道,我就要倒霉了。”

  面对三十七的要求,我也不知道这之间有什么协议,也不管什么天道。反正我就是想回报社会,抓坏人。这就是我的初心。于是就对三十七回道:

  “我一定会的。”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手机铃声响起了,我拿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喂。”电话那头李文国的声音:

  “陈功,两天了你死哪了?快来停尸间。又出事了。”

  “哦,,来了。。”

  迷迷糊糊的我,挂断电话这才反应过来。怎么感觉一会,就两天了,也没饥饿的感觉呀,不管了。换了个手提包,装上葫芦和茅山阴阳秘笈。我就往停尸间赶去。

  停尸间。

  子烟见我来了,很是开心的对我说道:

  “你可来了,都两天你去哪了?”

  我尴尬的抓了抓头皮说道:

  “睡了个觉。”

  “你睡神啊,一觉睡两天。”

  没等子蓝多说。李文国从门外进来,紧张不已的对我说道:

  “又一件快递还有半小时就送到了。据现场初步检验和林进华的死因是一模一样。领导都重视了。把案件列为了《网约断舌案》。子蓝说你有办法。我就把你喊来协助了。”

  “查了死者的手机没有发现线索吗?”

  “你废话呢?发现用喊你来?”

  子蓝人心是好的。可是就是死鸭子嘴。硬的很,我怎能放弃吐槽她的机会:

  “你不是说我是神经病吗?喊我来干啥?”

  “你。。陈功我告诉你,我莫子蓝对天发誓,是我舅舅喊你的。不是我。”

  “哦。这样子啊。那有没有奖金,我很忙的。奖金低了我不干的。”

  这时李文国出来打了个圆场说道:

  “好了。都别闹了。赶紧想办法破案。还有陈功,这次本局开出的破案奖金是一万块。”

  “哼。”

  我和子蓝同时不爽道。

  快递已到,请莫法医签收。

  子蓝签收完后,停尸间的验尸台上。多了一件男性尸体快递。子蓝也准备好了工具。早已准备好纸笔的子烟,站着等子蓝说。可子蓝却久久不语。停了一分钟后伸出手放我眼前说道:

  “药水呢?”

  我一脸懵逼的问道:

  “啥药水?”

  子蓝鼻孔一抽,压制了怒气说道:

  “上次那个。”

  “哦。”

  我倒出了阴阳液,没玩过的李文国。也跟队的擦了一点在自己的眼上。

  “太神奇了。陈功你这个是什么药水呀。我要去申报买点回来才行。”

  “呵呵,李大队这个是我自己做的。没得卖的。”

  “那你教我们做呀。”

  我尴尬的笑了笑。沉默不语。其实不是我不想教。而是教不了。

  经过一番验尸后,死者是男性。和预计的一样。依旧毫无头绪。

  子蓝冷漠的看着我说道:

  “喂。你是不是有办法?”

  我也不是什么小气之人。但是面对子蓝这种轻视的口气。我真的受不了:

  “莫法医,我不叫喂。再说一次,你可以叫我陈功或者叫我老功。”

  “你。算我的错。陈功,希望你能尽全力破案。”

  “莫法医我可不跟你一般见识。子烟妹妹,麻烦准备一只生鸡,三斗米还有香火蜡烛毛笔。”

  李文国见状也皱了皱眉头。反封建反迷信,相信科学……但是除暴安良,尽早破案乃是公安的职责。抛开思绪杂念,对子烟说道:

  “子烟快去。”

  “哦。”

  不一会,子烟就带着我需要的物品回来了。

  在死者脚前我布置了一个小灵台,只差一身黄道袍。我就真成了山寨版林正英了。

  “李大队。死者的身份报告出来了吗?”

  “陈功你等会,我打电话问下局里。”

  话完李文国就拿出电话拨打。挂断电话后,我得知了死者的生辰八字后,就开始开坛:

  “死者,杨乐欢,男。生于X年X月X天X时辰。我陈功,承茅山祖师爷之命为茅三十八。将为你沉冤得雪……”

  李文国和子蓝嘀嘀细语道:

  “这样真能行吗?”

  子蓝不语。。

  此时我手抓活鸡,一掰其头,鲜血喷洒祭坛黄符,毛笔心随意动一画,一个通灵符画出贴于胸前。左手手印举胸前,右手食指指眉间:

  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茅三十八,拜请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张子贵,东方五鬼陈贵先,急调阴兵阴将,火速前往谋杀杨乐欢之恶灵处,速速领令,火速奉行,茅山祖师敕令。

  元神出窍。

  此时出现在我眼前的一幕,是一个阴森森的森林。偶尔传来催命鸟的叫声。再注意一看,还有一些长满野草的坟墓,有的尸骨更甚的是直接暴露在外,不知多少年。都快风化了。一名阳气极其虚弱,分不出人鬼的年轻长发女子。坐在一块墓碑前,哼唱着不属于这个年代的小曲。

  子蓝这时不耐烦的说道:

  “陈功,你折腾了半天,到底好没?”

  见我没回答一动不动,子蓝摇了我一下。

  这一摇出事了。女子察觉到了,我的元神在附近。此时森林变的乌天黑地,女子的指甲变得三十厘米长,两颗獠牙长到了下巴。胡乱扫大,使得周围的大树都倒了好几棵。

  “啊。”

  我的元神被伤到了,此时我速速念起。

  收兵咒:

  弟子茅三十八,拜请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张子贵,东方五鬼陈贵先,速收回阴兵阴将归法坛。

  “浦”

  回归肉身的我,吐出了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几人见状也吓了一跳。赶紧将我扶起。

  “马德,谁推的我。差点把我搞死了。”

  对于我的怒言,子蓝很愧疚的对我说: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的。”

  此时我才算是真正看清楚了子蓝。我只能用:

  花容月貌,玉颜春心。来比喻。

  哎呀。对不起各位读者,我差点又开车了。回正题。

  “没,没,没事。下次不要在我聚精会神的时候动我。”

  “哦。”

  子蓝尴尬的不语。

  李文国紧张的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是了陈功,有没有找到线索。”

  负着疼痛的我说道:

  “找到了。我对H市不熟。这里附近有没有乱葬岗?”

  “乱葬岗?”

  没等李文国说地点,子烟就抢答了:

  “在东区森林里,有一个叫浮沉乱葬岗的。”

  知道地点后,我既开心也郁闷。这个不人不鬼的女人,太厉害了。我打不过。冒着会被这两姐妹打死的风险,我决定还是问下,看能不能把诛灵符做出来:

  “我们去了打不过那凶手。而且这种事又不能公开带人。所以我想做几个符再去。”

  子烟无心无肺的说道:

  “那快做呀。反正我也不去。”

  我支支吾吾尴尬道:

  “需要材料的。”

  “局里不缺资源,你说吧。我们去整就行了。”

  面对子蓝的爽快回答,我心里也踏实了:

  “我要月阴,请问你们姐妹两能给点吗?还有必须要童女的。”

  回答我的却是十个手掌印和异口同声的:

  “流氓。”

  虽然挨打,但是运气挺好的。姐妹俩都符合条件,而且时间也刚刚赶上。制作了四张诛灵符后。我和李文国子蓝准备妥当后就出发东区。

  东区

  李文国开来十个小时的车,终于载着我和子蓝,来到了东区乱葬岗的山下。

  此时已经是黄昏了。

  一步一步的登山。等来到了那个我熟悉的场景时。天色已经夜幕来临了。

  随说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但是见过灵异的我们紧张得双腿发抖。

  来到长发女子坐过的墓碑时。我们毫无发现。我往前拨开那残旧的墓碑:

  爱新觉罗华丽。

  “呱呱呱。”

  一只白色鸭子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里。

  当时我就奇怪的心想: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一只鸭子?”

  我再看了一眼李文国和子蓝。此时他们双眼无神。

  不好。

  防鬼咒。

  口诀一出。两人渐渐恢复清明。

  清醒过来的两人,向我疑问道:

  “怎么回事。我刚才好像睡着了。”

  “你们被迷惑了。出来吧。爱新觉罗华丽。”

  我话语刚落,一阵阴风没有预兆的刮起。等阴风散去后,一个长发女子漂浮在半空用那刺儿的尖锐声腔说道:

  “好一个茅山传人,如果我大清还在。岂容你如此放肆?”

  “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放下你的姿态。放开那女孩。”

  “呵呵,你以为是我要加害这女孩吗?是她献祭求我,杀了她的前男友。我才帮忙的。”

  “那杨乐欢呢?”

  “这个你要问这个女孩咯。她杀心已生,用着我的力量杀的人。况且杀了就杀了呗。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今天你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呼呼呼。”

  此时此刻阴风阵阵的乱葬岗,把李文国和子蓝吓的失去了战斗力。甚至连自保都是问题。

  “你们盘膝打坐,闭眼心念唵嘛呢叭弥吽。她伤不了你们。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别停。如果我打不过。过了凌晨三点你们就没事了。”

  子蓝抓住了我的手说道:

  “你呢?”

  “别管我,快闭眼,念口诀。”

  话完我口诀心随口出:

  落幡咒

  幡悬宝号,普利无边,诸神护卫,天罪消愆,经完幡落,云旆回天,格遵法旨,不得稽延,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

  一个幡从天而降套住了爱新觉罗华丽附身的凶手。

  “呀”

  一声刺耳之声,我招来的幡被撕裂了。

  随之我吐出一口鲜血。

  “道行这么弱,也敢和我斗。找死”

  此时我也分不清到底是凶手女还是爱新觉罗华丽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的痛吟声,使得子蓝不由自主的张开双眼。

  “陈功。”

  当我觉得我快顶不住时,急中生智,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了事前预备好的。

  诛灵符,往掐得我快断气的凶手女印堂印去。

  “啊。”

  此时两把尖叫的声音同时传出。

  局势逆转,子蓝也喊醒了,正在念六字真言的李文国。两人也拿出了诛灵符,砸在了凶手女身上。

  这个时候我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敕就等众,急急超生。

  超度咒。

  “啊。”

  爱新觉罗华丽的鬼魂和凶手女的肉身开始分离。在被诛灵符击伤后的爱新觉罗华丽。被超度咒开始净化。怨气渐渐散去。

  真是来也一身轻,去也一身轻。爱新觉罗华丽此时一身干净,双手抱腿蹲坐地上。

  “子蓝,你想不想看一下她生前的故事?”

  “怎么看?”

  “来闭眼跟我念”

  随着口诀念起,一个漂亮的二十出头少女,出现在我和子蓝的意识里。

  “我叫华丽,你叫什么名字啊?”

  “回格格,草民杨伟文。”

  “不要叫我格格,我还是喜欢现在的民主风。”

  爱新觉罗华丽并不嫌弃杨伟文。在杨伟文的甜言蜜语下,两人就私奔了。逃回了杨伟文的老家。爱新觉罗丽华选择嫁给了爱情。是个至情至爱的烈女子。

  可惜好景不长。

  杨伟文,渐渐开始暴露出了本性,嗜酒如命。更甚得是,既然卖妻求酒。爱新觉罗华丽不从,经过一番打闹后,杨伟文错手杀死了爱新觉罗华丽。为了不让人知道,杨伟文把爱新觉罗华丽抛尸荒野后,就逃之夭夭。连乱葬岗的坟都是路过的隔壁邻居,给安的。

  子蓝边看边哭的稀里哗啦的。

  “唉,一代清朝格格。上路吧,希望你投胎转世后,能遇到属于自己的真爱”

  做完这一切后,我终于顶不住了。双眼一黑,就晕过去了。

  这里是H市的午间新闻,大家好。

  “我是李露。”

  “我是常志。”

  近日市里闹得沸沸扬扬的网约断舌案,终于告破。凶手万小红在和前男友林进华分手后,心理扭曲将其杀害后,又继杀无辜者杨乐欢。在铁证面前,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