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世上真有鬼
笑默淡然2018-02-19 23:284,728

  “啊。”

  这个破出租屋,我真是够够了。每到这个点,总是被来来往往车辆的喇叭声吵醒。真不明白,这两货怎么这么能睡,完全不受影响。

  本来还想来个告别,看了下时间,到了高铁站都要八点了。还是不管了这两货了,出发。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喂你好,请问是陈先生吗?我是滴滴快车的张某某。”

  “是的,我是。请问你到了XX路xx街了吗?”

  “还有两分钟就到了,麻烦你提前点到相约处好吗?”

  “行,没问题。嘟”

  背上收拾好的背囊。走下楼还真两分钟车就到了。滴滴快车还真是准时。

  “嘣”

  关上车门我做在前排,司机的态度也很好。给完好评。下了车就买高铁票去了。

  摸一摸不见三百多,幸好有的报销。不然我还真是肉疼啊。

  这个时分人流量并不多。买完票,不到五分钟。

  “等等等等。尊贵的乘客大家好,B市南-H市北的列车,将于五分钟后到达,请乘客们进行相应的通道检票。祝你旅程愉快。”

  一上车就睡觉,这是我的习惯,调好三小时后的闹钟。闭眼就睡。

  一路无梦,转眼三小时过去。下了车走出了高铁站。

  大城市果然是大城市。高楼耸立,绿化也这么好。除了空气比较浑浊,人的生活节奏比较赶外。这里还真是梦之都啊。

  拿出我的爱疯牛X,打开地图APP。要坐12号公交车才能到达市区,幸好不用转站。当我正要走出马路坐车时。一个苍老的声音把我喊住了:

  “年轻人请借一步。”

  我转头一看。这是一个老人。

  老人用了个五毛钱的橡皮筋,扎起一头白发。胡须足足有二十公分长。一身黑袍,显得很有那种仙风道骨的韵味。

  “大爷,你是不是觉得我骨骼精奇,乃是绝世练武奇才。然后卖我一本如来神掌呀?”

  面对我的黑色幽默,老人不怒反笑对我说:

  “非也,非也。你并不是骨骼精奇,而是天煞孤星。你自小双亲死于非命,也正好应了此劫。”

  对于这老头的话,我既然被暴击的,怒从心生说道:

  “老头,你是咒我应该扑街吗?不扑街是不是对不起九年义务教育?”

  “呵呵,少年郎,这本书和这个护身符赠予你。能帮你挡过一劫。我们有缘再见。”

  话完。

  就扔了一本书和一个我看不懂的黄色符,老人就不见了。我都没来得及看这是什么破书。

  “傻哔,你特么到底上不上车。站着干瘠薄呀?”

  这时我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被一个极为粗俗的男子骂醒了。而当我反应过来时,已经站在了12号公交车门前了。

  上了公交车,刚才那老头的一幕,就如自己做了一个梦。但梦确是如此的真实。

  “不对书和符呢?卧槽,大白天的我不会是撞鬼了吧。这肯定是幻觉。世上怎么可能有鬼。”

  眯眼睡了一会,再醒来时已经到了H市

  当我来到H市时。就找了一个最便宜的和平出租屋,外表装修本来就一般,当住进时,愁死我了。一个八平方的单间,还连着厕所。吃喝拉都在这八平方。价格还要特么三百一天。

  贵。也就算了。

  零下一度的天气。只配了一张破被子。看着那老到掉渣的空调。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行。拿起遥控按了一下开关。

  “滴。”

  那启动后的空调,发出的响声,既然比我的手机铃声还要大,凑合吧,能用也对得起这三百块。

  还有六天才能住进实习生的公寓,看来还要花些钱呢。。

  苦逼的日子还是要过,心想:

  “还是先洗个澡,出去找点吃的。找份临时工补贴下。”

  就在我拉开背囊,准备拿衣服时。一本书蓝色的八卦封面,叫《茅山阴阳秘笈》大字吓了我一跳。

  “”卧槽,这个我要怎么解释,难道我是被催眠了?还是被下药了?我什么也没丢啊。幻觉肯定是幻觉。”

  懒得多想,反正自己也没丢什么。

  试了下这个破出租屋的电热水器。温度还行,比那破空调好多。

  当秋衣脱下,我再次惊呆了。一根红线锁着一个黄符,既然就这么挂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既然一路都不知道。这一切我拿不出解释,只能继续安慰自己:

  “幻觉,幻觉。。”

  不再多想,草草的洗刷完。穿上一件红色的羽绒。我就走离开出租屋,去夜市逛逛。

  此时。

  我的出租房内一个似哭非哭的声音,在我离开后,渐渐不知从何处传出的歌声:

  “我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

  来到夜市后,我找了间人比较多的麻辣烫,就坐了下来。一天没吃东西,决定来个横扫江湖。

  吃了七十根串各式各样的品种后,还是没能填满我的胃。

  “老板再来串面根。”

  这时,不远处的一个女性和我异口同声同时喊出,面根的要求。

  这个身材肥胖的女老板,面对这个情况很尴尬的说道:

  “只有一串面根了,要不你们一人一半呗。”

  “不行。”

  又是异口同声的我们喊道。

  正所谓好男不与女斗,但是为了面根。就算是林志玲我也不让。

  “老板这个面根我要定了。你叫那位阿姨明天请早吧。”

  面对我的要求,老板也支支吾吾。

  “什么阿姨,你眼瘸呀?会不会说人话。”

  此时在五米之处。

  一个头发细长,五官清秀。身材米六的女性,站起身来看向我。

  如此高颜值,高匹配。使得我也差点被带入了节奏。但我还是坚持不心软,不放弃面根。

  “美女,我口误,对不起。但是这个面根我真不能让。”

  这个女人怎么看也就比我大个两三岁左右。但是其脾气也是绝对不是好惹的:

  “我也不让。”

  老板看到我们在互相不让。也非常无奈的说道:

  “我送你们了,你们自己分吧。”

  这老板,遇到我们这两奇葩客人,也只能用送了。

  “抢劫呀。”

  不远处一个中年妇女,正在追赶着一个青年。

  “无法无天了,闹市都这么抢法。”

  面对此事,什么面根我也不管了。撒腿就追了上去。当追了不到三百米,转头一看:

  “你跟上来干啥呀?”

  和我抢面根的女人气喘喘的回答我道:

  “要你管。”

  一路狂奔把歹徒追了两公里后。

  这时都上气不接下气。

  “你们是不是有病啊?”

  抢劫青年也就十五六岁。五官还稚嫩气喘喘的说道:

  “放下包,和我去自首。”

  面对同样上气不接下气女人的话。青年不理不睬回了一句:

  “傻哔。”

  当青年想要离开时,这女人暴力的一面显露出来时,使我不由自主的冒了一身冷汗。

  其身手的敏捷,还没等青年反应过来。一把就抓住了青年的右手。青年要反抗,伸出左手想将其推开。女人紧抓其手,往后退一步。一个马步微微下蹲,自己的重心带着青年,使其失去了平衡。在青年失去平衡的一刹那。女人再左脚踏出一步,身形转移了一个站位。凌空飞起,双脚夹住了青年的右手臂连头之处。双手紧抓其手腕,扭曲的往反方向移。一气呵成,炉火纯青。。

  这时的我瞪眼咬牙,还发出了“滋滋”的吸气声看着这一幕。

  卧槽。这不是凌空飞起的夺命剪刀腿吗?

  “啊。放手,啊姨这是个误会。。”

  痛的青年大叫求饶。

  面对被喊啊姨的女人,并没有松手。反而更加使劲扭。

  “姐姐,美女,快松手啊。要断了。这是误会。这包是我妈的,我妈的。”

  叫了一声阿姨,差点连手都被掰断的青年。用另一只手拍着地,确实凄惨。

  这时我才后怕的心想:“卧槽,我刚才也叫了阿姨,这货会不会报仇。也给我来这么一发。”

  女人听了青年解释后,就松开了脚。双手扣着青年说道:

  “你说是就是嘛?等我找到物主再断定放不放你。”

  这时我突然发现,完全帮不上忙,全程是在打酱油。

  扣着青年,原路返回。来到被抢包的中年妇女处。经过一番了解。原来这个青年是妇女的儿子。因为不给他钱上网。他就抢了自己妈的包。这一幕刚好被我和这个抢面根女遇到。

  教育了青年一番后,误会解决了。青年也自由了。

  面对这位暴力面根女,我很绅士的伸出手打了个招呼说道:

  “美女我叫陈功。”

  “哼。渣男。”

  一身鄙视话完后,这暴力面根女就转身离开了。

  留下了我特别冤枉的站在原地,无解的接受了渣男这个称号。

  可当我回去麻辣烫准备结账时。使我更加自卑的是。这个暴力面根女,既然帮我把账也结了。没有联系方式,彼此陌生。希望有天能有缘相见还人家麻辣烫之恩吧。

  吃个饭都能摊上事,郁闷的回到出租屋。打开了空调的暖气。

  看了看手机,都十一点五十分了。满身大汗。准备洗个澡,就睡觉。

  一身清凉后,就开始洗刷。当洗到一半时。。

  “我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

  卧槽。谁大晚上放这种歌,脑子有坑啊。

  在我的吐槽下,歌声并没有停止。而且越唱越起劲。那如泣似哭的声音,让我在这寒冷的午夜里,就算热水冲洗也寒毛突起。

  再认真的听其声音,这才发现不对,这里根本不临近闹市,我房间两边都没住客。怎么声音这么清晰。心想今天怎么事这么多。

  “谁呀?大晚上吓老子。出来,不然我报警了啊。”

  “咚咚。”

  卧槽,马德。突然其来的大钟报点声,让我忍不住再次吐槽这个出租屋。每次报点都这么吓人。也不调个时间段静音,这澡真特么的没法好好洗了。擦干身子,大被一盖就准备见周公。

  “你说过很爱我的。为什么要抛弃我。”

  一个带着哭声的女人声,自言自语的像是在倾诉。

  面对这个没完没了的声音,我真是哔了狗了,大晚上这么吵。还人怎么睡。

  “到底谁在恶作剧。有完没完。”

  这时女声像似回答我,更像自言自语:

  “我穿上了那件你最爱的红袍。当煤炭烧起,我的意识渐渐迷糊。但我想的还是和你过去的种种美好。”

  “玩大了啊?别特么再玩了。”

  面对我的怒气,这声音并没有停下。

  “男人都该死,喜新厌旧。”

  “啊。”

  吓死老子了。原来是个梦。

  原本以为做噩梦,随后我就起床小了个便,准备继续睡觉,睡意刚沉醉。

  “我的故事好听吗?”

  “不好听,太吓人了。”

  迷迷糊糊的我,随口就答了一句。等我反应过来时,清醒的睁开眼。

  一个身穿红袍,浓妆黑唇的女子在床边漂浮着。那无风自起的红袍。还有那黑唇,苍白无色的脸。

  “你谁呀?我特么不是又在做梦吧”

  红袍女子用那阴寒的声腔回应我说:

  “你睡了我的床。”

  我本以为还在梦里,只希望这种梦,能快点清醒。用结结巴巴的语气回答道:

  “我,,掏,,钱,租的。怎,,么,就成,了。你的床?”

  “呵呵,没事,上个月我就是烧炭死在这床上的。等我拿了你的阳额去投胎,这张床就是你的了。”

  听到这个解释,我实在不能淡定了。

  “卧槽。”

  做个梦都能见鬼,我要逃出这个房间,逃出这个萌梦。

  但我怎么使劲都打不开房门,这个女鬼一步步将我相逼到了冲凉房。

  “再见了男人。”

  “再见你妹的腿。老子还是个处呢。你这个死鬼,给老子滚。”

  惊中生怒,无论我怎么喊。四处都好像静止了一样。没人能听到我的求救。

  红袍女鬼逼近我时,用那冰冷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渐渐的我就晕了过去。心跳也慢慢的停止。

  当我彻底停止了心跳后,我感觉身体很漂浮,就如空气一样。但是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是存在的。飘飘浮浮意识很模糊。

  就在这时,挂在冲凉房的黄符。亮出了一个卍字符号,吟唱声随之:

  “六道金刚咒普度众生,有无量无边功德。凡耳闻此咒声,或目睹此咒字,或身手触著此咒,均消灭三世业障,将来均得成佛。又此咒对于超度死亡众生,功德尤大。死亡众生虽已堕恶道,亦可出离,往生净土。生前如多念此咒,则死后焚身,即得舍利。”

  “啊,金刚经。”

  女鬼一声惨叫后,就无影无踪。

  我也失去了所谓的意识。脑海中回荡着一个声音:

  “天罡星暗淡,阴阳失调。地府大乱,阴魂易生。你乃刹年刹月刹日刹时生之。命格为天煞孤星。我以茅山第三十七代传人,授你为茅三十八。平乱阳间阴魂之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