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恋人伤 收小婴
笑默淡然2018-02-19 23:345,061

  宿舍内

  稽首本然清净地,无尽佛藏大慈尊。

  南方世界涌香云,香雨花云及花雨。

  宝雨宝云无数种,为祥为瑞遍庄严。

  天人问佛是何因,佛言地藏菩萨至。

  三世如来同赞叹,十方菩萨共皈依。

  我今宿植善因缘,称扬地藏真功德。

  慈因积善,誓救众生,

  手中金锡,振开地狱之门。

  掌上明珠,光摄大千世界。

  智慧音里,吉祥云中,

  为阎浮提苦众生,作大证明功德主。

  大悲大愿,大圣大慈,

  本尊地藏菩萨摩诃萨。

  一道暗金色佛光从地狱里升起,从我印堂,闯入我的神魂,一股浩瀚的气息散发着整个宿舍。

  阴师进阶成功。

  “三十八不错啊,这么快就进阶阴师了。”

  睁开了双眼,这时我看到的世界,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一些若隐若现的万物灵气在漂浮,看向三十七回答道:

  “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啊?是了三十七,阴师,有没有什么其他技能?”

  三十七还是老样,装的非常优雅的抚着长须说道:

  “有是有的。”

  当我知道这个消息就非常激动的说:

  “快教我,不然下次跳出一个什么大鬼,我可打不过,你说的茅山这么吊,也不派个人来帮我。”

  三十七一脸崇敬的回答道:

  “我们茅山必须是吊,对于你这个问题,我只能告诉你的是。”

  “是啥?”

  面对我的追问,这时三十七干咳两声,仰望着天说的:

  “天机不可泄露。”

  如泄气的气球般心情,我白眼一翻:

  “滚……五个字”

  “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

  子烟设定铃声响起,“嘟。”

  “喂,子烟,有事吗?”

  子烟电话另一头说道:

  “陈功,今天是姐姐生日,时间还早,你快去买礼物,参加今晚的宴会。”

  “哦,哦,知道了。”

  挂断电话的我,惆怅了起来。这次破案奖金也就两万,还债给子蓝都不够。想了一会,我决定还是做了一个随身符。制作方法:

  用制造人的血,画出符印,念其口诀。用法是握符之人,滴上鲜血,制造人就能感应到方位。

  不一会就把符做好了,出去吃了点东西,买了个包装盒,半天又过去了。

  宴会

  二十六岁的子蓝,选择在自家设宴。爬楼梯上了八楼,开门的是子烟:

  “你怎么才来?快,快进来。”

  一进门,这时屋里已经站了约十几个宾客,有男有女。布置的主题也是非常的梦幻,以粉色打底,卡通素材。这些人里,除了李伟我一个都不认识。李伟倒了一杯红酒给我,我就自己坐在一边,喝着闷酒。

  “哟,这不是那个最近院里,经常传的神人陈功吗?”

  我抬头一看,这个人也算是有点印象,就是那个和我一起实习的,万思达。我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所以微笑了一下以视回应。但是这个万思达好像来者不善,有意的嘲讽对我再说道:

  “穷逼,别以为有了点小成绩,就以为了不起,这个世界没钱,没后台,你就是个垃圾,懂吗?”

  这一句比一句难听,我虽然有气,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也懒得跟这人一般见识,直接“哦”了一声,我就继续喝着手中红酒。

  “哼。”

  万思达见我不理不睬,发了一声闷哼就往宾客群去了。

  一首英文曲奏起,今晚的主角出来了。今晚的子蓝,化着淡淡的装,穿着粉色的裙,在那透明的水晶鞋的陪衬下,就如公主一样,优美动人。现场的宾客也各色各样的赞美。

  拿着麦克风的子蓝开场白读完后。子烟就推着,一个三层高的生日蛋糕出来。许完了愿,蜡烛吹熄,蛋糕切完后。

  宾客们纷纷送上了礼物,面对那又是砖石,又是白金的礼物。让我忍不住摸了一下口袋的小木盒。

  这也许就是差距吧,我和她根本不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应该更自私,更贪婪的被捧在手心。像我这样的人,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我渐渐消散于人群,如行尸走肉般走在大街上,脑子一片空白。路灯像是在嘲笑我的天真,流星如数落着我的无知。

  电话调了静音,往宿舍处,原路折返,也不知道是几点回到的,没有洗刷,抱着本来送给子蓝的生日礼物,就盖头大睡了。

  次日

  回到了实验室,听完子蓝上的课后,就来到了饭堂,一个人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了下来。

  刚吃下一口饭。

  “为什么一声不响就走了?”

  我继续吃着饭,并没有回答子蓝。子蓝此时拿着饭盒坐在了我的同桌对面。沉默一会后子蓝继续说道:

  “陈功,你是不是哑巴了?”

  我的饭还剩一半,但此时我是真吃不下去了。拿出了口袋的小木盒,推在子蓝面前说道:

  “生日快乐,使用说明写在上面了。”

  话完便拿着饭盒,头也不回的往出口处走去。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我傻,为什么不选择去面对?而且如今的社会女强男弱这么多,多你一个陈功又如何?对于这种问题,我只能说:

  我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幸福虽说不是拿金钱衡量的。但是当时的我,是确确实实的扑街一个。我和子蓝的级别就是,乞丐和公主的身份。空有一身真本事,而且还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给不了人家的幸福,为什么要选择硬留下。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有一种情叫做祝福,我不舍,我不甘又如何,现实不会同情你。

  回到宿舍内,无心修炼的我,拿着手机看朋友圈。看到了李小明和黄俊杰的图,我都不忍的留了个加油,这两人打了这么久游戏,既然还是青铜五。再往下翻,一个来自转发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个十岁小男孩,溺水后。在确认死亡后,三小时重生了。重生后的小男孩和之前并无两样,只是再也不吃其他事物,只吃人参灵芝这等灵物药材。去医院检查,也查不出结果,而且这小孩还老是对家人说一些奇怪的话。说什么家里的祖坟被人盗了,逝去的爷爷入了畜道之类的。家人以为小男孩乱说,并没多理会。

  但是奇怪的事发生了,一只黑猫总是会出现在这家人的住宿,而且最喜欢躺在那个小孩说的,爷爷生前的摇椅上。农村走进些猫猫狗狗很正常,但是这种会选地方的猫,还真没见过。带着疑问小孩的家里人,决定去山头看下祖坟,不看不惊人,一看吓一跳。家里的祖坟还真被人挖了个盗洞。事情传开后,那小孩就成了村里的灵童。

  确定了事情的真伪后,“呵呵。”灵童我能倒要看看何方神圣。

  坐了两小时的大巴,我来到了这个所谓灵童的村口。这时这个叫做小河村的牌楼,边上插满了香火蜡烛。时不时还有一些来来往往的三姑六婆进进出出。

  步行十分钟,我来到了这个所谓灵童的住处。排队算命的,足足有上百人的长队。见到这个场景,我凝神净气,口诀念起,

  天眼开。

  张开双眼后,平房里溢出的阴气,使得整个屋顶都阴气密布。

  “果然,是这样。”

  心里判断准确后,我也潜入了排队算命。排了足足两小时的队,终于到我了。交上了不贵的十块钱香油钱,走进屋内。我和小男孩单独的面对面对坐着,小孩很有礼貌的对我说道:

  “你好,我叫小婴,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见小男孩神情天真,也没有什么害人之心,我也很平淡的回答道:

  “回去吧,这里不属于你。”

  小婴站起身来,用稚嫩的声音气鼓鼓的对我说道:

  “你到底是谁?”

  “茅三十八。”

  面对我的回答后,小婴既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外面守门的父母见状就冲了进来,看个究竟,小婴抽泣着对其父母说道:

  “你们出去,今天不接人。”

  小婴的父母也一脸迷糊的关上了门,纷纷请走了后面排队算命的群众。安静下来后,小婴紧握双拳,眼睛哭红的对我说道:

  “我又没害人,你为什么要赶我回去?而且我已经很这个小男孩神魂结合一起了。”

  面对小婴的解释,我也很尊重的回答道:

  “你们闯出修罗地狱,来到阳间,已经打破了阴阳平衡了。我也是见你和我遇到的,两修罗不一样,所以才没出手,我也不会灭你神魂。我打开地狱之门,看下来人怎么说,如何?”

  听闻我的话后,小婴坐在地上脚根摩地的哭喊道:

  “坏人,坏人,你是坏人。”

  心神静如水,口诀念出:

  “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旛,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

  脚一跺地,手印变化,九字真言道出:

  “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地狱之门开,急急如律令。”

  就在这时,一个乌黑的地狱之门出现在屋内,小婴看到了门后,哭声更加的凄惨。

  “何人打开地狱之门?”

  “茅三十八。”

  对话完后,一个身穿白衣的身影,渐行渐现,不一会来人白无常就出现在了我和小婴的眼前。

  那长长的舌头,从嘴里伸延到,悬吊在了肚子处,随后牛逼轰轰的说道:

  “茅山小子,这个鬼已经和阳魂结合了,我带不了,除非你灭了他阴魂。”

  面对白无常的话,我也很恭敬的回答道:

  “白前辈,他没做违反阴阳道之事,能不能有别的办法?”

  面对我的尊重,白无常以下的话语非常让我不爽:

  “一个没有后台的垃圾修罗,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好说道理的。”

  这么一句话使小婴,可怜兮兮的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流,看着我并没说话。

  我本来因为子蓝的事心情就没平复过来,被这么一个回答也是气的不轻。

  “白前辈,众生皆平等,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过了。”

  见我语气变了,这白无常更加恶心的说道:

  “你们茅山的人,就是傻逼,一天到晚道理一大堆。”

  这个我是真特么的忍不了,做人被人欺,现在又要被这鬼埋汰,爆发了:

  “你麻痹的,你特么骂谁?”

  白无常见我爆粗,“呵呵,”一笑,阴阳怪气回答道:

  “哎哟,一个小小阴师也这么嘚瑟了?看来你茅山的人真是无法无天了?”

  这时老子忍不了了:

  “艹你妈。一敕不至尔罪不原,二敕不至逆节相连,三敕不至影灭凤烟,天命付我,我命付汝,汝若负吾,天令不许,吾奉真王令。”

  五雷指手印一出,神绝,就向白无常怼去。

  白无常不躲不避,直接一个指头就挡住了我的大招,随后藐视的说道:

  “看来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抬起手正要给我一巴掌,手是举起来了,但是停在了半空,并没能落下,被另一只手拉住了。往手的主人看去,原来是茅三十七。也不知道白无常是挣脱了三十七的手,还是三十七自己放的,三十七面无表情风轻云淡的说道:

  “你刚才是不是说我们茅山的都是傻逼。”

  白无常冷“哼”一句回答道:

  “是又怎样?老子可是阎王爷的大红人,你还敢动我不成?”

  话没完,以下的一幕使我目瞪口呆。

  “啪,蹦,咚”

  跟打沙包一样的声音传出,三十七边捶边有节奏的说道:

  “装逼,嘚瑟。艹你妈。”

  白无常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哇哇大叫喊道:

  “啊,啊,啊。。老子一定要去阎王爷那告你。”

  面对威胁三十七打的更用力更狠:

  “阎王爷?你这个垃圾,别说是阎王爷,就算是如来佛祖来了,都不敢动我茅山。”

  十分钟后,白无常终于被三十七一顿暴揍后,怂了,求饶的说道:

  “大哥边打了,我服了。。”

  三十七停下手,揪住了白无常的衣领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叫爷。”

  白无常鼻青眼肿的惊恐说道:

  “爷,爷。。”

  三十七气不喘,脸不红的说道:

  “孙子,快去给我茅山三十八舔一下眼睛,记住要用魂精。”

  这时我从三十七暴打白无常的场景里反应了过来,对三十七说道:

  “咦,这货的舌头很恶心啊,不舔行不行。”

  三十七抚着长须,微笑的回答道:

  “没事,凑合吧,有点用。”

  既然三十七说有用,我也只能勉为其难了。白无常哭丧脸来到了我的面前,极其不情愿的散发出其阴修的修为。这股气息让我感觉到了窒息,随后用那带着黑血的长舌,往我眼睛一舔。

  这时我看到的世界,完全清晰的有点夸张。就算是三十七不显露出阴修修为,我既然能看到其恐怖的阴气,说句实在的,完全就是一出手就秒杀白无常的节奏。再看下坐在地上的小婴,眉心一股黑气在盘旋。当我还在适应这双眼睛时,三十七“呵呵”一笑的说道:

  “这才是天眼,感觉怎样?”

  得到好处的我,高兴的笑说道:

  “还行。”

  “喜欢就好,没我什么事了,这个婴没邪心,就留着祂吧,希望祂能跟着你,重新修炼,能修成正道。”

  话完就拎起白无常往地狱之门扔进去,随后踏入,地狱之门就关闭了。剩下了我和小婴两人,小婴见不用回去地狱,也不魂飞魄散开心的活蹦乱跳对我说道:

  “谢谢你,我一定会跟你好好学法的。”

  我对小婴微笑以示回答。

  一直以来我只知道,茅山祖师爷是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没想到茅山是这么霸道。连如来佛祖都不怕,看来我也是有后台的人。

  小婴的加入,使我又多了一个伙伴。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经过小婴父母的同意,带着小婴我们一起返回了市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