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处女不能从事的职业(3)
诡影阑珊2018-03-02 11:081,293

  戴若谷冲李泽宽笑笑:“你们老大脸皮厚多了!”

  李泽宽面无表情的道:“她一直这么厚。”

  戴若谷把报告扔给我,叹了口气道:“其实也不用看了,我做了一百多项毒理检测,根本没有任何超标项目,她简直是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

  我耸耸肩,“你已经做了很多了,查明真相是我们的事了,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好觉。”

  “体恤同僚,承情承情了!”戴若谷一揖到地,潇洒离去。

  我对着他的背影摇摇头,他若是不这么自傲,也许我们还会在一起吧,可是,两个骄傲的人在一起,实在是太辛苦了。

  我突然想起了性格软弱的孙亦轩,嫁给这个杭派小男人,境遇就完全不同了。

  14:00,管子带着弟兄们从暨阳赶回来,失望的脸色明显的告诉我一无所获,果然被我猜中了。

  管子拿起我桌上已经凉透的包子啃了一口,对我说:“情况和吴晓怡说的基本一样,我们把全村人都问遍了,没什么迹象显示她在说谎。”

  我点点头,意料之中。

  “又没吃饭?”

  “不要紧。”管子灌了两口水,“你说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你先歇着,晚点再说。”

  14:30,我带着李倩和周子兮,再次奔向莲城的谢邓杨大酒店,经过半天的调查,颗粒无收。19:00,三人返程。

  我心里大是郁闷:挖眼睛、挖内脏、挖脑髓,极少的出血量,尸体挂在树上,没留下一点痕迹——这个神秘而变态的外科医生,你到底是神,是人,是外星人还是吴晓怡的幽灵?

  怎么会没有任何一点痕迹的?我还得再去一趟事发现场吗?

  我拍拍的开车的周子兮:“改道凤凰山!”

  天已经接近全黑了,下了一整天的小雨仍然在淅淅沥沥的哭泣,通往山里的道路泥泞不堪,还好我们开来的是局里仅有的一辆军用吉普,若换了其他小车,今天恐怕要命丧荒山了。

  山路的后半段已经不能通车了,我们穿着雨披带上手枪、狼眼手电和一些必要装备下车步行,走了半个多小时,差不多到了,只是连绵一天的小雨把现场破坏的差不多了。

  我想起现场勘测报告里的疑点:抛尸现场周围居然没有任何的脚印或者是轮胎印,那么尸体是如何被抛在这深山中的?该不会被我的乌鸦嘴猜中了,真的是吴晓怡的魂魄?我越想越害怕,吞了口口水,有些庆幸李倩和周子兮跟在我身边。

  既然来了,无论如何还是应该仔细找找线索的吧。

  我们三人平行推进,一寸一寸的仔细搜索着地面,这项工作花了我们整整一个小时,到了晚上九点半,在距离抛尸点七米左右的一株大树下我看到一个波浪形的纹路,一个只有5厘米长丝线宽窄的有点像一条数学上的正弦曲线。

  按说下雨天有这样的纹路应该说明地表不平整或是平整的地表下土质结构不同。但这条弦显然不同,它并没有与地面相连接,而是浮在空中的。我从没在空中见过这样的波纹,若不是密织的雨水在空中让它现形,恐怕我一辈子也不会注意到这种透明无色的东西。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难道是“怨弦”或是“灵弦”?我脑中浮现出某本稗文笔记记载的两种怨灵凝聚产生的电磁场,但这种只在野史中存在的东西,真的会让我碰到吗?

  我忍不住伸出手指碰了一下那个袖珍的弦,突然感觉一阵眩晕,我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我身后的李倩,就失去知觉……

继续阅读:第四章 记忆阻滞(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拼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