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白姜2017-12-05 13:263,406

  寻个借口,叶鲲提溜武清音来书房。

  直截了当问:“她和你说什么了?”

  武清音一仰头:“悄悄话,不告诉你。”

  叶鲲白她一眼,狗肚子藏不住二两油的丫头,越问她越发得胜,索性不追问,压低音量:“少和她接触。”

  唯他面前,梵卿毫不顾忌展露不为人知一面。

  只有一个解释,她不在乎,不在乎他怎么看她。她能掌控全局,而他不能动她分毫。

  他不过是皮相好但没权没势的病秧子,她花功夫在他身上必所图些什么。

  如同半部求仙路,勾得看客甘愿痴等迟迟不见真容的长生笈,白花花银子散出去。

  不过时辰早晚而已。

  武清音澄亮目光直视他:“鲲哥,为什么呀?”

  叶鲲避而不答,对于好奇心重的她,快速转移目标:“还想不想查返魂香的案子?”

  “我知道了,我听鲲哥的话!”武清音立即转风向。

  案子不属大理寺,他擅自走这趟浑水显然越权,程寺卿头一个不答应,好在因他婚事,顶头上司给他假期,叶鲲决定利用这些时日暗中查探。

  清清嗓子,叶鲲坐定。

  “想我帮忙也成,这案子诡谲,咱们规矩定死,凡事以我决定为最终。半途你敢尥蹶子不听命令,咱们散伙!”

  武清音岂敢不从。

  “还有……”叶鲲砸吧下嘴,执笔挥动,“照我写的把家伙置办齐全,一样不能少。”

  叶鲲答应出手,武清音不敢怠慢,虽然他需要置办的东西是驱邪除妖类的,尤为嘱咐行事低调,最好晚上人少时采办。

  武清音额外准备了香烛、元宝、纸钱等祭拜品。

  叶鲲看过心中长叹一口气,根本是掘坟挖墓的架势,这丫头驾轻就熟。

  然后,他们要过最难一关。

  这次阿娘没多问,嘱咐他出门在外凡事小心,叶鲲暗暗松口气。

  “带你媳妇一道出去转转,你身子弱,她在身边照顾你们两个,我放心。”

  内心绝望的叶鲲垂死挣扎:“阿娘,清音壮实的很,一个顶几个人。”

  武清音剜他两眼,抢先一步应承:“嫂嫂同去真好,人多有照应嘛。”偷摸冲龇牙咧嘴的叶鲲眨眨眼。

  行吧,小不忍则乱大谋,阳奉阴违他从小没少干。

  两人一走,叶夫人不免摇摇头,从小看到,两孩子一对眼打什么主意,她心中有数。

  清音身手好,但大大咧咧做事冲动,拿大主意的是叶鲲。万一两人遇事拧一块,没个明白人从旁劝阻的话……

  叶夫人皱眉捂住心口,梵卿端了汤药进来。见状,熟练麻利按抚叶夫人后背,等她情况好转将药奉上。

  “辛苦你了。”叶夫人轻声道,“儿媳妇,男人在外做事,咱们女人守住家就好。可惜鲲儿孱弱,需要你随时照顾。”

  末了,突然伤感。

  “如果不是老爷走的仓促,鲲儿不会成现在这般。”回忆伤人,叶夫人神色黯然。

  梵卿静默陪伴,若有所思。

  **

  长安过去走官道到临川镇不到两天路程,车马、食物、清水备妥。

  为打发路上时辰,叶鲲特为去书局买书带,武清音能睡绝不醒着,到时他不想和梵卿大眼瞪小眼。

  书局自他祖辈起开业,好几十年,藏书浩瀚,叶鲲时常光顾,混的十分相熟。

  伙计安排他阁楼小座,递上新书书单,沏清茶一壶,再上柿团、干果片糕等四小碟。

  茶醇、墨香,唇齿甘甜,浮生半日闲,仿佛置身少年时光,那时阿爹还在世。

  放松片刻,他照书单挑几本感兴趣的,等伙计书库取书闲暇,忽闻陈年楼板一阵嘎吱响。

  阁楼鲜少来人,叶鲲不免抬眼看。

  青衣公子先行,站稳后伸手轻拉后来人。

  叶鲲眉梢微挑,随即低敛目光。

  两人举止亲近,不声不响绕向后方几架宽阔高耸的书柜后。

  叶鲲无声无息起身下楼,此时人少,柜面伙计不知他来,压低声音私语。

  “瞧清楚了,是玉琼楼的头牌娘子玉版吗?”

  “我就远远见过两次,不过看相貌八成错不了。”

  “后面是谁?”

  “不知道,反正后面的小倌人比玉版更美……”

  **

  玉版正襟危坐,素颜男装,无脂粉簪环,整个人清淡如一副水墨。

  梵卿蜷缩一条腿倚靠软榻,闲散至极。

  透过雕花格棱,目光落向长街行走的叶鲲,他刚才喝茶用点心,这会儿又买甑糕,挺能吃呀。他应该瞧见她们上来,楼下伙计们也一定会议论她们。

  毕竟玉版挺有名。

  转头,恰好和玉版对视,对方露在衣衫外的地方白净如瓷,无丁点血色。

  梵卿笑笑:“刚说哪儿啦?”

  玉版抿抿唇:“说完了,我知道的全告诉你了。”她顿了顿,“对了,忘记恭喜梵姑娘。”

  梵卿不忸怩,大大方方邀请:“到那天记得来吃杯酒,热闹热闹。”

  “会的。”玉版点头,笑意若有若无。

  两人临别,玉版走几步再回头,背道而行的她早大步流星远去。

  另一条街,马车等候多时。小丫鬟见着玉版回来,忙不迭扶她。

  玉版自洛阳到长安,长住玉琼楼五年,贴身丫鬟换了几个,这个刚伺候不到三个月。

  “娘子这一去好久呀。”

  “遇见故人聊了聊。”

  玉版一贯冷淡与其他姑娘私下几乎没往来,更没听她说过个人私事。难得这么一回,丫鬟多了句玩笑话,“这故人想来认识良久,让娘子聊的忘记时辰。”

  玉版双手下意识紧握,掌心冷汗涔涔:是呀,真的认识太久,久到她真的以为万事尘封。

  玉琼楼相见,玉版恍若隔世,梵卿模样改变不大,稚气女童到妙龄女子,时光于她委实厚待。

  她歪头笑问玉版:“没想到我活着?”

  那时,小巧娇柔的她险险立于悬崖峭壁,一步之外狂涛怒吼,随时等待吞噬撕毁无数人与物什。

  梵卿就堪堪晃了晃,纸片样孤零坠落。

  尸骨无存之地岂会生还?

  玉版震惊片刻神情复杂:“你找我做什么?”

  梵卿嫣然一笑:“返魂香。”

  **

  半夜,马蹄包裹厚布的马车悄无声息驶出长安大街。

  叶鲲提早与城门守卫招呼好,顺顺利利出城。

  不习惯早起,叶鲲窝车内继续休息,赶车力气活交给劲头十足的武清音。

  一觉睡醒天大亮,叶鲲叫停马车靠道边用早饭。

  武清音活动筋骨,偷摸瞧叶鲲好几次,眨巴眼睛欲言又止。

  一系列细小动作叶鲲自动忽略,反正开弓没回头箭,他认了,就是故意落下梵卿。

  “鲲哥,做人要言而有信。”武清音没忍住嘀咕。

  叶鲲啃一大口酱牛肉馍馍,就一口胡辣汤,食物入腹,人舒坦多。

  睡好吃好,他心平气和说:“没错,不过人言而有信之外,还必须要坦诚,咱们暗查私访,不能及时借用官府力量,保不齐遇上点危险,不能同心同力,还不如一开始就别走这趟。”

  武清音闷头擦刀,叶鲲说在理的,她不辩驳。再者,返魂香此行重中之重,不到托付性命的交情,少牵扯旁人在内为好。

  歇息完继续走,叶鲲不准武清音快马加鞭,他选择非常悠闲方式,有时任马信步。路遇景色迷人之地,甚至停下观赏。

  偶遇沿途游乐玩赏的人,叶鲲变的极为健谈,他对外称行商,回自幼离开的祖籍临川看看,武清音成了他保镖、护卫,还打点一切杂事。

  第三天傍晚方到临川。

  镇子不大,街道旁商家林立,武清音深感小商小贩售卖的种类琳琅满目,眼花缭乱,不逊长安大街。

  和上次来相比,热闹很多。

  人多眼杂,查起案子会不会……

  看出她焦虑,叶鲲安慰说:“年节要到了,南北货商贩聚集,人多,得到的消息自然多。”

  经过每家客栈,叶鲲总放慢脚步留心看两眼。末了,他选了间门脸大看起来又不怎么招摇的停下。

  伙计动作利落前一步招呼:“客官,咱们后院地方大,马和车一准管放下,饲料保准喂足。”

  叶鲲阔气丢他一角碎银子,斜乜道:“只管好的招呼,少不了你银子。”

  伙计喜笑颜开赶车去后院,叶鲲示意武清音跟着。

  踏入内里,叶鲲上二楼临扶栏坐定,视野颇好,大堂、门外、乃至窗外半幅路面尽收眼底。

  武清音回来,他问:“瞧见啥好东西了?”

  “后院大,不止咱们的马车,马厩里养了几匹不错的好马。”

  “没了?”

  武清音刚要点头,又想了想:“我发现个事儿,后院门有两个壮实家丁看守,老板还挺阔绰呀。”

  叶鲲笑了,吩咐她:“去,点两个硬菜,我都饿了。”

  酒足饭饱,伙计带路领他们去选上房,叶鲲看了几间一脸不满意,好容易挑中住处,他额外要了坛烈酒。

  紧闭房门,将烈酒装入水囊,丢给武清音。

  “拿妥当,别洒了。”

  武清音开始没弄明白,再看到叶鲲选的房间,恍然大悟。窗外背街僻静,一条小路延伸尽头与远处黛色山林融为一起。

  叶鲲大字躺好,舒服吁一声,闭上眼睛。

  黑夜吞噬天际最后一丝光亮,黑暗中武清音按耐不住摩挲佩刀。

  终于叶鲲睁开眼,眸光湛亮:“走吧。”

继续阅读:第5章 (小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