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增加内容)
白姜2017-12-05 13:442,782

  她说她无亲无故投靠叶府报恩,又为什么假扮男子在外和叫玉版的女子会面,她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为什么故意去书局让他看到,在他们临出长安前夕?

  他不闻不问,不代表任由她找一些理由糊弄。

  叶鲲挺能沉住气,如今出人命案,那东西会不会再返回客栈杀人?会不会找别家下手?

  衙役加上清音,血肉之躯的一群寻常人,那东西吸人血的,一天不逮住,一天不安心。

  至于怎么逮住,叶鲲没头绪。

  最初耐不住清音念叨,他怀好奇之心跃跃欲试,至今肩头担子沉甸甸。叶鲲没大志从不当出头鸟,但男子铁骨铮铮,该承担的责任不可以临阵脱逃。

  “的确,我隐瞒一些事。”

  梵卿正眼看向叶鲲,那坦然的架势一点没打算糊弄、抵赖。

  叶鲲颇为意外。

  “你也不讲诚信把我丢在长安,一人一次,扯平吧。”梵卿冲他嫣然一笑,眼波潋滟,居然带着几分真诚,叫人看了着实没法生气。

  聊不下去,叶鲲别过脸。一拳打棉花上,不仅被卸力道顺带还陷进去。

  “别生气嘛。”梵卿当没瞧见他脸色不悦,“我留下来,说不定可以帮到你。”

  “帮我什么。”

  梵卿提醒:“找到凶手。”

  叶鲲瞪她:“胡闹,你不要命了!”

  她指指叶鲲,再指指门外笑问:“你不胡闹,你们都不胡闹,查出什么了?”

  不仅没,还惊怒那东西,吸了人血不赶紧除掉它,活物都会成为它下一个吞噬目标。

  叶鲲面沉似水,一开口戳痛处,哪里算扯平。

  “来,坐下说。”梵卿见好就收,招呼叶鲲。

  他瞥一眼,刻意距离她些好些远。

  梵卿咯咯笑:“怕什么,我胃口小吃不下你。”她拿出本书样的东西晃晃,“我找到些线索,想看过来一起呀。”

  慢腾腾挪,梵卿嫌他慢,直接丢他面前。

  叶鲲腹诽:什么脾气,一会儿一个样。

  她带来的东西,叶鲲诧异。

  “县志?”

  他做事讲究计划,早早调阅了大理寺存档的临川县志,瘟疫前记录在册不多,瘟疫过,几年空白。

  手中这本更为陈旧,纸页泛黄甚至发脆,梵卿拿发簪尖拨挑。内有几页留下水渍,晕糊写者批注的字迹。

  “哪弄的?”

  “偷的。”

  叶鲲闻言顿了顿,已经慢慢习惯梵卿不同常人地方,她说偷的,姑且听着。

  “不是大理寺那本。”她侧身一手冷不丁捂住他耳廓,凑近细声细气,“客栈老板的。”

  微凉水汽拂过……

  好、好诡异的酥麻僵直感流窜叶鲲全身,片刻脸烫得快烧起火。

  叶鲲目不斜视,专注力一股脑琢磨县志。

  梵卿抬手托腮静观瞧。

  嗯,认真勤勉的叶鲲。

  仔细看呦,你若找不到头绪,真白浪费我一番费心安排。

  挑灯阅,梵卿陪伴。

  太安静好无聊,她手指尖戳点叶鲲视线处。

  “瞧出不对劲地方了?”

  叶鲲头不抬:“一点。”

  两本县志字迹极为相似,这本不仅陈旧还残破,书写极为潦草,仿佛写下这些时心情波动,比划格外舒展,大开大合,不如大理寺那本字字工整规范。

  说明什么呢?叶鲲不解,还是要从内容下手。

  “还需要多久?”

  “难说。”

  “用心点。”

  他就是太用心,不被她没事念叨两句,早错漏了。

  叶鲲突然眼发亮,指尖点一处似水渍晕染的污渍遮住关键字句,他试图解读。

  梵卿露出微笑,伸个懒腰。

  身体虽意识倦意袭来,她枕着手臂依在叶鲲身边睡着。

  ***

  梵卿醒来灯灭、天微凉,一条厚褥子从肩头滑落,叶鲲不知何时离开。

  她拎起被褥摸了摸,冰凉凉的,多厚多暖和的褥子都无法令她感到暖意。

  本来嘛,她冷血的。

  元气恢复越来越慢,别说御敌,造幻境都消耗不少,以普通人来说,她必须要补充元气。

  无奈人世间补药对她无用,只好静养。

  与常人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天三餐,好在她的躯壳一直慢慢长大,现已是妙龄女子,想到这儿,梵卿忽然高兴点。

  “嫂嫂,吃早饭了。”楼下武清音忽一嗓子,叶鲲差点被白粥呛堵嗓子眼。

  他没好气:“一大早不吃东西还那么大声音。”

  “我本来声音就大呀。”武清音头都没抬,给梵卿留的位置上摆放碗筷。

  梵卿的大度原谅,又提升不少好感。

  她牢记鲲哥嘱咐,少接近梵卿,但没说不能喊人吃饭呀。

  二楼开门声,武清音热切切仰头,就听叶鲲轻咳两声。

  武清音手背后冲他摆摆,意思:知道、知道。对下楼的梵卿抱歉道:“只有白粥,先简单吃点垫垫肚子。”

  白粥简单?叶鲲不服气。

  米是他淘的,水是他放的,炉灶火是他看的,哪样简单!

  叶鲲又想想熬夜复阅县志,连喝三碗才放下碗筷,辛苦劳动没人关心,多吃点心疼自己。

  饭后,武清音一刻不闲凑在两人边上,一脸期待。

  叶鲲说:“说正事,你躺着休息去。”

  “我好多了。”

  武清音断然不肯,惊吓过度而已,睡好吃饱又生龙活虎,她搬着凳子挪近梵卿。

  临川离长安不算远,毕竟异乡。

  她、鲲哥、梵卿,三个人相聚,陌生地方突然热闹。什么久别重逢,热泪盈眶应该就这感觉。

  嗯,多加个劫后余生。

  经历生死关头,方觉世间多留恋。

  梵卿不介意武清音加入,她武艺挺不错。能和那东西交过两次手,还精神抖擞,光论胆量不容小觑。

  “把你发现的说给清音听听,咱们三个一同想想,多个人多份力。”

  咱们三个,这近乎的说法光听着叫人心暖洋洋,武清音对她投去认同目光。

  叶鲲没反驳,想支走清音办不到的。

  “在这儿?”

  客栈查封状态,不能开门接待客人,也没谁敢来。伙计们暂且放工回家,叶鲲虽给银子包下客栈,郁掌柜以店为家还住着,平时忙些杂事。

  叶鲲压低声音快速提醒梵卿:“县志偷来的,在人失主地盘炫耀,太招摇吧!”

  梵卿回他一个招摇不招摇,已经偷到手,旁人奈我何的眼神。

  不觉任何问题的理直气壮。

  想什么来什么,郁掌柜过来冲他们客气的招呼,觑见梵卿,愣了愣。

  叶鲲抢先开口:“我们一起的。”

  梵卿微笑:“好巧说着郁掌柜呢。”

  “是小店哪里招待不周?”

  非常时期,郁掌柜生怕失了大主顾。

  “好奇件事,请掌柜的解惑。”梵卿开门见山,“朔月当晚,掌柜说的故事还没个完整。”

  朔月当晚的故事?武清音看叶鲲,后者不语看向梵卿。

  郁掌柜挠挠头赔笑道:“嗨,酒话酒话,有头无尾,姑娘见笑了……”又朝叶鲲连连拱手,歉意连连,“喝多了尽些胡话,让大家扫兴,怪我怪我!”

  ***

  郁掌柜告辞离开,走时看似脚下稳健,匆忙到门槛处一个踉跄,险险地抓住门栏才稳住。

  没故事听的武清音,好奇心放在三个人一同想想的事情。

  梵卿摊摊手:“没得听,咱们说自己的。”

  “县志几处污损,并不能看清楚全部,需要找懂行的修补。”叶鲲顿了顿,“只有等污损修补好,才能全篇对比大理寺存档的那份。”

  梵卿赞成:“清音,你去寻修补的人。价高无所谓,越快修补完整越好。”

  慢了,下一轮朔月很快就到。

继续阅读:第12章 (小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