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小修)
白姜2017-12-05 13:462,257

  武清音雷厉风行,怀揣重要县志,一刻不耽误。

  不追根问底,办事风风火火,梵卿挺喜欢。如今单纯的人真少,更多诸如身边看似沉默,内心不知转多少个弯的。

  例如,他一肚子问题,非要揪着她自觉自愿说明白。

  叶鲲神情淡淡:“咱们聊聊吧。”

  梵卿乐了,他心平气和找她聊。

  人对她客气,她一贯礼尚往来。

  “你说。”

  思忖思忖要说的话,叶鲲觉着大事小事明面上说清楚。

  “阿娘嘱托你照顾我与清音,眼下这地方只算暂时安全,下一个朔月没差几天。”

  梵卿轻语:“朔月不见月,精怪修人形。”

  “你知道?”

  她笑嘻嘻:“见过。”

  叶鲲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梵卿只好收敛笑容。不知道这人有没觉悟,少年老成的气势与他的长相不搭。

  “万物灵性,动物修炼,吸收天地月华之气,朔月不见月,照理不适合精怪修炼。不过能有无月夜,就有借用无月夜修炼自身的精怪。”

  道理说的通,既存在必有原因。

  “那是什么?”

  梵卿没表态,又问他:“胡柳白黄灰知道吗?”

  “知道。”

  民间传言,胡(狐狸)、柳(蛇)、白(刺猬)、黄(黄皮子)、灰(老鼠)最容易成精。

  “活物成精。”梵卿曲指叩叩桌面,语气凉凉,“借用外界某些力量,死物也能。”

  这一点,点透重点。

  叶鲲脑中坍塌的细沙,抓一手扑簌簌漏掉不成形,梵卿的话仿佛活水注入聚沙成塔,逐步构成清晰骨架。

  一时半会没说话,气氛实在太安静。

  梵卿打哈欠,嘴张一半,听见叶鲲开口。

  “我见过……朔月之后。”

  “吓得迈不开脚吧。”梵卿猜测。

  叶鲲承认:“恨不得长出翅膀,带着清音赶紧飞回长安。”

  梵卿幻想那场景,没想象中可笑。

  危险时候应该想自己怎么活,自顾不暇妄图救他人。想太多,优柔寡断,不是她欣赏的行事作风。

  “如今你在,下次逃跑时,我还得带着你。”

  叶鲲蓦地一句,梵卿咯咯笑道:“带这个带那个,说得你真能事事兼顾。”

  这一笑,瞌睡跑掉,她站起来拖张长凳朝外走,走两步又回头。

  这回没笑,满是安慰的说:“别多想,该来的躲不过,都是命。”

  ***

  整个半天,奔走多处的武清音一无所获。

  找修补人不难,难在县志残破程度,想修补又快又好,光找齐合适的材料没人敢保证。

  嫂嫂第一次交代她办事,出师不顺。

  武清音筷子搅动碗里羊肉汤面,多香的味儿引不起食欲,无意间看见一人端面碗伸长脖子找位子。

  她不自觉招呼:“钱钰,这儿!”

  咦,他跑什么……

  啪一声筷子搁桌上,武清音撑窗借力跳在店外。起落间隙,瞅见前方拐角钱钰冒个头,她运气快步追赶。

  钱钰惊得面碗摔了卯足气力跑,街头到街尾,忽感后脖颈一股大力攥紧。

  “放、放手,快呀!”

  钱钰手摇脚踢,奈何逃不脱,索性放弃挣扎,人朝地上赖。

  本没想怎么样,武清音顺势放手,钱钰赖地没把控好力道,摔的人仰马翻。

  “没事吧?”

  “有事,看见你,和你那个鲲哥,任何一人都好不了!”钱钰气呼呼,临川不大,他尽量远离客栈的地方转悠。

  吃碗面,偏就和他进一家;那么多人,偏就看见他。

  钱钰虔诚无比求过菩萨,只要不再和那两人见面,他发财了一定给菩萨重塑金身。

  当然,这个起誓前他先求菩萨让他发财。

  贪心,让他贪心,不求什么来什么。

  钱钰本心不坏,几次危及关头武清音受他恩惠。她拖累鲲哥,不想再连累无关人,钱钰远离她是好事,今儿见着,武清音想好好道声谢。

  “起来吧。”她伸手作势去扶。

  扭身避开,一脸一身土的钱钰梗脖子斜视她,泼皮德行:“不起来,咋地,你还想动手!”

  武清音手悬半空神色尴尬,她没这么想。

  “钱钰,我——”

  街尾不比街头热闹,但来往往沿街瞧几眼他们的人不少,在武清音跟前,他总狼狈不堪,钱钰越想越不是滋味。

  “不听不听,忘恩负义之人说的话,不听!”

  典型破罐子破摔,丢脸到家算了。

  多凶悍的江洋大盗刀头舔血,武清音眼睛不眨,地痞无赖再横,飞霜在手打得他们哭爹喊娘求饶。

  感觉钱钰快气哭,这样的武清音没办法。

  瞧热闹人群走出一人,没看武清音,径直走向钱钰,给他劈头盖脸一通巴掌。

  “来劲了呀!”

  ***

  乌金西坠,整个下午晒太阳的梵卿拖回长凳。

  楼上,她先照照铜镜,脸颊晒出血色,比擦胭脂更自然。

  想起进门不见叶鲲,她窗口探出半个身子。

  嚯,在后厨忙里忙外。

  吃了晚饭,一天又过去,现在的生活好有规律。

  太规律难免生出无聊,梵卿施施然下楼到后厨。

  这里早被打扫收拾过,飞溅上血迹的墙壁也刷补干净,和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梵卿四周逛逛看看,叶鲲在家十指不沾阳春水,看他做粗活挺娴熟。

  “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

  叶鲲头也不抬:“不知道。”

  梵卿不在意他的回答,点点这个指指那个:“都可以,口味重点。”

  叶鲲埋头吭哧吭哧忙不停,菜刀剁得笃笃笃响。

  后厨场地不算小,梵卿左晃右晃,摸摸这摸摸那儿,没离开意思。

  嫌她绕得头晕,叶鲲终于放下手边活计问:“有事?”

  梵卿莞尔笑道:“算吧。”

  叶鲲眼皮忽然一阵乱跳,没闲情逸致晒太阳的他,一下午可想了不少事。

  搭话就成,她主动问:“不接着问什么事?”

  “说吧,不然我做事不安心。”

  ***

  暮色四合,武清音心情愉悦归来,一个好消息急着告诉鲲哥和嫂嫂。

  客栈冷清清,桌上几碟她爱吃的菜肴未动。

  武清音来回转悠圈,奇怪大晚上他们去哪儿?

继续阅读:第13章 (小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