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小修)
白姜2017-12-05 14:202,463

  山脚处残留烧灼痕迹,形似细蛇一溜延展至林中。

  郁掌柜说的,每棵树不管怎么做最后都只成型棺材的林子。

  月黑风高夜,真不适合逛林子。

  忽然,一股软凉滑入叶鲲掌心,梵卿拽住他身侧微摆的手。

  叶鲲倏的看她。

  梵卿很认真对视他:“就这儿,走呀。”

  叶鲲直觉梵卿快到他胸口位置,目光继续朝下……

  小巧的手凝脂白,手背浅浅肉涡,过分的可爱。

  顺势,露出一段莹白手臂……

  叶鲲掌心黏腻的软凉柔滑似久久不散。

  又被她占便宜!

  ***

  烈酒为引线,缺点容易引起山火。算起风落雨的时辰得点本事,叶鲲真不是绣花枕头,梵卿承认低估了他。

  梵卿摸摸一侧树干,估摸树干粗细程度,少说几十年方成:“哎,你说这树为什么只能做成棺材?”

  叶鲲晃悠的心神速速归位:“郁掌柜说是酒后胡话,就真如他所说,亲历的人早作古,真假未知。”

  梵卿点点头,后知后觉的关切:“大晚上咱俩来这儿,你害怕吗?”

  “只要你放手,我马上回去,不带回头的。”叶鲲实话实话,害怕不丢人。

  她笑起来:“我以为叶司直会说正气浩然,不惧鬼神。”

  这话是他上司程寺卿的作风,正气浩然啥样没见过,但他见过鬼还真怕走夜路。

  “没到朔月呢,那东西伤不了人。”

  叶鲲眼皮又突突跳,背后发凉,没好气回问:“你们事先说好的?”

  梵卿好心提醒叶鲲:“我是旁观者,又没喊打喊杀它。它来报仇,又找不上我。”

  叶鲲嘴角颤一颤:理是这么个理,偏要这个时辰说嘛!

  晃晃被她牵扯的袖子,叶鲲哼一句:“万一它以为我们一伙呢。”

  梵卿恍然大悟状一手捂住嘴,下一刻忍不住又笑:“我先把你推出去,折损一个总比两个强,最毒妇人心嘛。”

  聊天聊死就梵卿这样的。

  叶鲲本心直觉她说到做到,如今他跟握烫手山芋般,攥着棘手又扔不得。

  审时度势,叶鲲暗自用力又抓紧点。

  ***

  林深处树影憧憧复杂交错,山风掠过似变调鸣咽,地面烧灼痕迹渐渐褪去。叶鲲回首来时路,一时不太能辨别方向。

  月当空,不能辨向,叶鲲心里小鼓咚咚响。

  故意吁一口气:“来也来了,你到底什么打算?”

  梵卿说:“把包袱打开。”

  叶鲲掂量过一并带来的包袱,不大很轻。不知啥东西,非要鬼鬼祟祟在这里看。

  整整齐齐一块布,抖落开出奇宽大,像一匹摊开的料子。

  梵卿凉凉道:“飞天鼠服。”

  叶鲲啊一声,半信半疑掏出火折子凑近,摸上去非绸非缎,非棉非布,触手极致柔软,甚至感触到余温,

  忽然他眼睛发亮,喃喃自语:“真的呢……”

  真、真、真!

  梵卿懒得再瞧他一脸‘没见过世面’的表情。

  叶鲲一瞬间被吸引。

  ——飞鼠,小而敏捷,善攀爬悬崖峭壁,宽而多毛的飞膜可滑翔。数百年前曾遭方士大肆采猎其外皮制成飞鼠服,试图万里长空无阻。

  然,心行恶,能成者不过尔尔。

  唐初,一方士献飞天鼠服贺寿天子,据闻方士亲自展示长空翱翔,得天子重赏,飞天鼠服收入宫中宝库。

  年代久远,传闻亦假亦真无法考据,阿爹都只是从旧文献里看过记载。

  不知要剥多少生灵的皮做成,叶鲲心觉残忍:“杀生灵制成,罪过。”

  梵卿微挑眉梢,没出声。

  过一会,梵卿说:“试试?”

  叶鲲不解:“试什么?”

  梵卿拍两下他手里拿的,叶鲲看了又看她,确定不是没玩笑。

  他吸口气,果断递出去:“不试。”

  梵卿笑嘻嘻:“不敢还是不会?”

  “不试。”叶鲲微笑坚决。

  好奇分场合、轻重,知进退。

  叶鲲不懂怎么飞,更不想对梵卿不耻下问。

  她让他试,他就得言听计从?

  不,他叶鲲要脸的!

  不强求,梵卿接过手准备揉成一团,派不上用场的再精贵也没用,况且死物。

  叶鲲刚想阻止她粗暴行为:“哎,你……”

  梵卿动作停下,伸手指示意他别出声。

  叶鲲定住。

  难为梵卿从叶鲲面目表情猜到他的担心,肯定的摇摇头,就近把他推至树后。

  叶鲲喘口气,任何飞禽走兽什么的如今简直和蔼可亲。

  他侧耳倾听,衣袖窸窸窣窣轻响。叶鲲低头,不知何时梵卿挨过来。夜风吹拂她一缕发丝,飘来荡去撩拨叶鲲鼻端。

  叶鲲鼻内忽而湿热,一摸一手血。

  同时,梵卿抬头,抿了抿唇,眼底揉进意味不明笑意。

  她默默把手边飞天鼠服递去,无声示意:将就擦擦吧。

  叶鲲身心拒绝,别过头朝旁挪挪,懊恼至极:哪怕不耻下问被她嘲笑笨,甚至飞不起来摔的头破血流被她嘲笑蠢,总比现在有嘴说不清强。

  “哎,叶鲲……”

  不是让他别说话吗?陷入懊恼的叶鲲别扭回头。

  梵卿扬唇轻笑:“你相信世间有鬼吗?”

  荒山野岭,深更半夜谈鬼神之说,聊点别的不好吗?

  叶鲲压低声音,十分严肃告诫她:“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

  怕就怕呗装腔作势,她都听见叶鲲胸膛内擂鼓般心跳,一下比一下快速,蓬勃有力,身体温度陡然升高,散发阵阵又暖又香的气息。

  梵卿深吸一口,愉悦的眸子半眯:“那说什么好?”

  叶鲲没客气:“梵卿,现在试飞天鼠服还来及吗?”

  ***

  叶鲲抓过飞天鼠服抖开那刻,薄薄的飞天鼠服仿佛蓄入无形风力,变的坚韧锋利,叶鲲只觉如生双翼,人瞬间腾空。

  骤然离地,叶鲲脑袋晕了晕,反应过来,不由咋舌。

  人如鸟般翱翔,兴奋、刺激冲击之下,叶鲲澎湃得尖叫近乎失语,待他试着转换方向俯冲而下。

  梵卿眼前的叶鲲眉眼出奇灵秀,朝她伸出手。

  梵卿慢慢搭上,轻呓:“呦……”

  半空俯视一目了然,叶鲲误认为需要防备的响动,是一只山兽夜晚觅食。

  是那么点小失望,却很快消散。传闻中的飞天鼠服,比他幻想的更奇特。

  目光不由自主落向梵卿,片刻:“又偷的?”

  “你怎么不想我点好的。”梵卿摆手撇清,“别人的,我借来用用。”

  叶鲲显然不相信。

  临时编的借口相信才有问题,她感叹叶鲲装心知肚明又不当面说破该多好,至少表面上大家还能平和相处。

  那厢:“这趟私人查访未知危险多少,我不带你来因为……”叶鲲眼梢微斜梵卿,“你,不老实。”

继续阅读:第14章 (重写内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