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修)
白姜2017-12-05 13:312,220

  纸扎铺连后厢院三间房,总体不算多宽敞,院墙一人多高,翻过去不远处小溪潺潺。

  钱钰提气三两步直冲,借院墙助力,双手攀住墙头,一个翻身稳稳落地后。没着急走,而是蹲在溪水边看清水流方向。

  ——顺着溪水流动走,就能找到我。

  换做平时,钱钰没这么大的执着。

  文老头就总说做纸扎这行靠手艺,赚死人钱,饿不死可活着不轻松,活人嫌这行晦气。

  这一行,没半点风光可言。说纸扎做再好,一把火就没了,还难不成能上天。

  少年正青春,上一辈的老生常谈,偏就让他不甘心不服气。

  边想边走,只要沿着溪边应该没错。钱钰忽觉雨点低落,周围景象被朦胧烟雨掩去几分真切,一时半会看什么都云里雾里。

  细雨纷纷成串,钱钰无暇多想,赶紧找地方避雨。

  “这呢。”

  穿过雨水的低语,钱钰闻声看清是谁一时语结,磕磕巴巴,“梵、梵姐姐。”

  油纸伞下,梵卿看似笼了一层轻轻渺渺水雾般。

  “过去慢慢说。”梵卿指一方向。

  钱钰赶忙跟上,有瓦遮头避雨,他老老实实面朝梵卿坐好。

  第二次见梵卿,相比初见时的震撼,他更多几分畏惧。

  若时光倒转,钱钰一定会狠狠揍自己,再三告诫不要贪心。

  一切从他接手县衙义庄说起。

  文老头的纸扎生意其实还不错,经常流连酒肆。喝酒年头久了,文老头手开始不由自主发抖。

  纸扎靠手,文老头丢了手艺,更一头扎进酒中。店里靠钱钰支撑,时常要偿还文老头酒肆的赊账。

  钱钰多个心眼,纸扎不是长久生计,他费心思在县衙谋个义庄帮忙的小差事。义庄是苦差事,但好歹能借衙门这张脸面明里暗里,捞一点点油水。

  “上次一些事隐瞒了梵姐姐。”他犹豫着,毕竟不光彩。

  “嗯,你说。”梵卿目光淡淡随口应道。

  “梵姐姐问我那衣服从何处得来,我说家传的,其实从义庄得来的。”

  准确说是一具尸首的在生亲友带来。

  时隔不远,钱钰记忆清晰。

  那天日落西山,县丞大人亲自带人来义庄认领,平时不过衙门班头。其中缘由,他乖巧,知道什么话该问。

  确认尸首无误,照亲友要求隔天选个时辰下葬,离开前县丞递来个包袱,吩咐一并入棺材埋葬。

  钱钰不否认贪心,当时也多点好奇。

  “主要吧,还因为人奇怪。”

  “怎么说?”梵卿似乎来点兴致。

  钱钰描述道:“大氅从头到脚遮住来人,看不清模样,自始至终低头不语。”他回忆又加重语气,“我估计是女子。”

  “这么肯定?”

  “眼神呀。”钱钰反手朝自己,伸出食指中指虚点双眼,“县丞大人发妻过世不久,正有意续弦,再说他不好男风……”

  梵卿直直地盯住,钱钰脊背发凉,意识到话多不在点上,耷拉脑袋不敢和她对视。

  “你看着稀奇,偷偷藏了。”

  钱钰脑袋越发压低。

  梵卿不以为然:“贪财,人之常情。”

  钱钰声音微颤:“梵姐姐,我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做这档事儿,姐姐喜欢这飞天鼠服,尽管拿去!”

  梵卿皱眉:“我说喜欢了吗?”

  男人无论年少年老,怎么都喜欢乱猜度女人心意。

  钱钰小心翼翼打量梵卿脸色,通常听见姑娘说这类话,一定要谨慎且察言观色作答。

  可横竖猜不透她,似笑似嗔琢磨不定。

  “梵姐姐没说,是我小心眼误会姐姐。”一股脑推到自己身上,总不会错。

  “行了,吓成什么样,好似我会吃人般。”梵卿捂嘴笑,“你来找我什么事?”

  挠挠头,冲动之下寻来,脑袋清醒后,话该怎么说?

  说一怒为红颜,但红颜踹了我?

  不行,既然来了,总得弄出点事,钱钰典型看热闹不怕事大。

  他心思百转生出多少个弯弯绕,还摆出这事儿不好开口的神态,希望引起梵音注意。

  梵卿冷眼不动声色,她发现钱钰小心思多还挺来事,动不动自行上演戏本,反正她时间很多,看戏最能打发。

  “我照梵姐姐交代与叶鲲说,结果被他缠上。”

  避重就轻,听见叶鲲名字心里不舒坦,钱钰主动把叶鲲转移成梵卿目标,十足可怜样:“他抡刀劈我,亏我手脚利落,不然唉……”

  钱钰表情丰富,配合肢体动作,梵卿瞧着有点意思,想象不到想叶鲲抡刀的画面呀,梵卿眨眨眼,原以为他扔支毛笔砸块砚台发小家子气倒可能。

  平时对她不冷不淡,装清高、装友善,道貌岸然的骗子!

  呵呵,一定气不轻吧……

  钱钰琢磨出点意思,梵卿唇角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明显幸灾乐祸的意味。

  “别呀梵姐姐,我按你吩咐做,怎么还笑话我呀。”

  居然没崩住,她对钱钰报以歉意:“没笑你,做的很好。”

  钱钰意外之余颇为兴奋,这招貌似用到点上。

  俗话说,对手的对手就是朋友,但梵卿这样的,一时半会探不出也不敢探她的底。

  “叶鲲找我,一定来问我密林发生了什么,我总躲他不是办法。”

  “他再找你,该怎么样如数说。”

  啊,就这样?钱钰长大嘴愣住。

  一开始不让他说,还特意要他见到叶鲲时说武清音死了令叶鲲失态,她暗测测高兴的很。

  感觉怎么像妻子吃醋,故意刺激丈夫?

  等下,这么一来武清音难道是……

  小丫头凶归凶,可为人够义气,瞧着心思不深,不然怎么就被小白脸皮相骗蒙了心……

  钱钰几乎痛心疾首。

  梵卿从钱钰面部不断切换的复杂表情猜想到他内心胡编乱造的大戏何等狗血。

  “雨快停了,你走吧。”

  钱钰暗自松口气,走了走了,如有机会好好开导开导武清音。

  梵卿突然喊住他,双眸笑如弯月。

  “忘记问一句,之前你说送衣服来要求下葬的人从头至尾没说话,你又怎会知道这东西叫飞天鼠服?”

继续阅读:第8章 (小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