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白姜2017-12-05 13:492,342

  县衙,县丞吩咐专人接待他们一行。

  和武清音想象的不太一样,县衙的态度一反先前不友善,变的甚为礼待。

  吃喝完毕,等候多时的总捕头前方引路,

  武清音一肚子疑问:“还要去哪里?”

  叶鲲回答,眼神落向梵卿:“县丞大人带话说了件稀奇事,我想亲眼瞧瞧。”

  “我不好奇。”

  “等瞧见了,说不定就好奇了。”叶鲲微笑轻声说,非常自然的牵起她的手。

  纤瘦小巧的手掌包裹入掌心,依旧凉凉的毫无温度。

  武清音瞪圆双眼,狠狠吸口气,今儿她说鲲哥不太会和女子打交道,简直被打脸。

  ***

  府衙后院偏僻处,一间不起眼小屋前。

  守门人取出钥匙,等吩咐。

  总捕头:“叶公子,这是敛房的老曲,等一下进去……”意识到女眷同行,他特为提醒老曲,“再多备两件干净的大氅给大家用上。”

  屋内比屋外更冷几分,铁链拴住地面特制铁环。钥匙开锁,捕头和守门人合力掀开宽大石板,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老曲拿出火折子,带头走下长长石阶,越往下,寒意冷冽呼吸凝重。

  保暖鞋袜隔不住石阶寒意,尽头,放眼过去,一人多高的冰窖,一具盖着白布的尸首静静停放。

  “麻烦。”叶鲲冲老曲微微颌首。

  老曲一路沉默寡言,倒懂叶鲲意思停下脚步:“除了县丞大人带仵作来过外,没任何人来过。”

  攥着梵卿,叶鲲走向尸首:“清音举高火折子不用靠太近,其他人原地不动。”

  梵卿微微皱眉,不耐烦神情:到底什么稀奇事?

  “没腐烂。”

  “天气冷,又在冰窖。”

  他摇头否定,又细细端详尸体。

  “你会验尸?”

  “不会。”

  “那看什么?”

  “这人看起来魁梧强壮,生前应该是练家子。”叶鲲检查死者手掌,手指老茧位置显然练过暗器。

  练家子,会暗器。

  叶鲲下意识道:“客栈雇身强力壮的伙计镇店没问题,找个精通暗器高手看守后厨?”

  梵卿不以为然:“高手也得赚银子吃饭,或者他躲避仇家,暂时委屈在客栈打杂。”

  叶鲲嘲弄:“难为你想到这些巧合。”

  “戏本都这么写,你两耳不闻窗外事,想不到也不怪你。”

  叶鲲没反驳,他亲眼见识过超出书本甚至世间常理的,之前的确想不到。

  他忽然肩膀颤了颤,急促又小声:“怎么会……”

  火折子光亮不强,梵卿眸子渐亮。

  死去多天的人,被咬断的脖子几乎一点点皮肉相连,又处在冰窖之下,但伤口皮肉乃至整具身体状态与死亡当时竟没丝毫变化,简直匪夷所思。

  巧合或匪夷所思,或某些特定原因将它们联系在一起?

  ***

  又多一件怪事解不开,费脑,叶鲲一夜未好眠,早起盯一双黑眼圈蔫头蔫脑。

  梵卿送来几个煮熟的鸡蛋,见他莞尔。

  “喏,给你的。”

  叶鲲不主动不拒绝:“有事?”

  “睡不好眼圈泛青,用鸡蛋滚一滚,不对外传的秘方。”

  “你怎么知道我睡不好?”

  “看到的。”说着冷不丁凑他眼前打量,啧啧两声,“瞧你模样伶俐,不是拘泥过往,转不过弯来的人。”

  叶鲲朝后挪,拉开几许距离:“得看对谁,有心没心。”

  “那有心讲和的呢。”

  梵卿敏于行,拿鸡蛋轻敲下额头,蛋壳轻微裂开,她给鸡蛋剥壳,一气呵成。

  她伸手,雪白滑溜的鸡蛋推在叶鲲眼前。

  叶鲲没说话,却慢慢接过。

  她见状更不忸怩,直言道:“玉版是我旧识,长安偶遇,我们相约见面本就没什么。你质疑我身份不明,我每个举动在你看来都包含不轨意图。”

  叶鲲看着她,并没解释。

  “嗯,绝非不轨,但有意图。”梵卿直直地,坦然的、没半点遮掩注视他。

  耳朵莫名烧烫,叶鲲想用鸡蛋滚眼圈,不知怎么塞嘴里又呛了,拳头锤拍胸口好几下方缓和。

  那厢,梵卿好整以暇,那姿态似问是否继续说。

  叶鲲清清嗓子:“来叶家图什么?”

  “死囚劫持你那次,大理寺派兵围剿。”梵卿提醒,“我因此侥幸活着,无亲无故流落长安。幸而得叶夫人庇佑留下,没做过一件对叶家不利的事。”

  叶鲲细想,她在叶家的确规矩。

  “反而你处处容不下我。”

  “那你不也……”

  “我承认对你有时牙尖嘴利点。”

  咦,主动承认错误?

  “你真的诸多缺点。”她叹口气,拍拍叶鲲肩膀,“既然说出来,再多一句,你好看外优点也多。”

  杂学懂得多、眼力佳。

  嗯,还很香呢……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戳他一刀再来上药的老套路。

  套路老没关系,重点有效果,叶鲲心眼透亮,奈何听入耳顿觉舒坦。

  她人投诚,叶鲲以真相待。

  “大理寺历年案卷不乏恶性凶杀,没记载过这般诡异的,连类似的也没。”

  “大理寺案卷都看完,没遗漏?”

  叶鲲心里一咯噔,面上镇定:“是。”

  两人俱无言,过一会儿。

  “以前临川发生过大规模瘟疫,瘟疫传染极快,一下子死好多人,但也有存活的人。我担心杀人的‘那东西’也像瘟疫那样——”叶鲲欲言又止。

  梵卿很平静:“你担心死去的尸体被传染,甚至朔月到来活过来?”

  她一语点中叶鲲心事,怪力乱神式的猜想,目前无法断言。

  “但愿我多想。”

  “多想总比坐等,或奢望答案从天而降要强。”梵卿一拍桌子站起来,“喊上武清音,跟我走。”

  ***

  梵卿一声令下,武清音二话不说抡起飞霜扬手,刀锋凌厉出鞘,就听哗啦啦几声,近处几棵碗口粗壮的树干一并倒下。

  她问:“嫂嫂,这几棵够吗?”

  梵卿过去比划比划,转而问离她们一段距离,仍一脸茫然的叶鲲:“会画画?”

  “会。”

  “什么都能画出来?”

  之前叶鲲尚不解她一系列举动,这会儿忽然略微悟出点意思,不置信的看向她。

  梵卿乐了,一挥手,比武清音扔飞霜更豪气。

  不是说这片林子做什么,最后做出来都是棺材嘛。见证过的作古,没见过的不敢乱试。

  “画幅棺材,做出来。”

继续阅读:第1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