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白姜2018-01-03 09:342,376

  练武人耳力好,一字不落听入耳中,武清音追问,木匠摆了摆手,如往常做活般沉默不语。

  没再刨根问底,又不是审犯人,旁人不愿开口强求反而问不出什么。

  日头偏西,武清音没看见梵卿来,收工匆忙回客栈,快到门口和叶鲲迎面撞,旁边跟着钱钰。

  武清音恍然觉得叶鲲似乎清减些,难怪了,算起来好几天没怎么瞧见他。

  叶鲲往她身后打量:“你,一个人?”

  武清音点头,顺带看向客栈紧闭木门,不像有人先回来。

  她三两步过去,客栈的确没人,武清音没多想,只当梵卿出门晚归。

  “梵姐不在啊?”钱钰试探问。

  “出门了。”

  “去哪儿了?”钱钰心里小九九噼里啪啦上下盘算多少次。叶鲲没表态他是否留用,重点还在梵卿,她准了,万事好说。

  况且,他可不是死皮赖脸吃白食,靠手艺能耐吃饭。武清音面前,钱钰腰杆子顿时又挺直三分。

  “没说。”

  “什么时辰回来?”

  “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脱口而出,钱钰抱怨完立刻意识到不妙,几乎本能般朝叶鲲那里倒退好几步。

  武清音干笑两声,食指冲他勾勾,随即两手握拳,指节咔啦啦几声脆响。

  钱钰心惊肉跳,往外跑不一定保命,但一定没机会再赖着叶鲲。权衡一番后任命般朝她走去,出于求生本能,他冲武清音挤眉弄眼又暗地指向叶鲲,口型示意。

  ——出事了!

  叶鲲从坐下就没说话,拧紧眉头定定得看向一处,对两人说话动作置若罔闻。

  这模样……武清音招呼钱钰边上说话。

  “重点。”她干脆利落,“麻溜的!”

  隔的真不近,钱钰仍压低嗓音:“叶官人吩咐我必须尽快修复县志,修复完的那几页,他盯着看好几个时辰,不声不响不吃不喝,连带我也……”他摸摸肚子,讨好道,“有啥吃的,随便都成,今儿我连口水都不敢多喝。”

  叶鲲老僧入定般,武清音看了会儿转身吩咐钱钰:“去劈柴,升火。”

  “啊……”

  “厨房有什么菜就做什么菜,越简单越快越好。”

  “你……”

  “我口味重,有辣菜最好。”

  哎呦,真以为住客栈,当他马驴拿出来随意使唤。

  “嗨,我说……”

  武清音一记眼刀劈来,冷言道:“这些都不做,要你何用。”

  一语惊醒,钱钰意识到她在梵卿跟前能说上话,相处下来,她心眼不坏,以后哪怕帮不上忙,不会背地扯他后腿。

  未达目的,腰杆子放低一点,以后成自己人,不丢脸。

  在钱钰哀哀戚戚做饭前,她突然出声:“钱钰。”

  “知道了,我这不就去了嘛。”他肩头突感一沉。

  武清音拍他两下,力道颇有份量,转身时寥寥轻语。

  钱钰方才放低的腰杆立刻挺直如松。

  ***

  天黑透,梵卿进门。

  穿过客堂,内院正厅点了灯。

  她一眼看到叶鲲,微黄光亮描摹出一道温暖光影,哪怕坐着,他身影端正如松柏,清瘦挺拔。

  梵卿脚步轻巧,几乎没声响,忽然叶鲲目光转对她,

  月下夜归人,清辉月色失了几分光彩。

  小别胜——

  莫名其妙想到这句,叶鲲心漏跳半拍,手心顿时汗涔涔。

  稳稳声音,叶鲲说:“回来了。”

  “嗯。”

  一人一句再无下文,四目相对,叶鲲拢袖内的手握紧又松开。

  梵卿离他几步之外驻足,原本安静的气氛似乎一下凝滞。

  梵卿突然笑道:“不问我去哪儿,做什么?”

  直接到他无言。

  梵卿:“真不问?”

  叶鲲正色回答:“不越界,其他随你心意。”

  梵卿笑得更欢:“叫我别越界,你也得先管好自己。”

  什么?

  砰~

  叶鲲眼梢微挑,桌面是她掷来的暖手炉。

  梵卿慢步轻移,眼角斜睨,从暖手炉到他。

  ——“清音不用暖手炉。”

  ——“你送她,其实借她手送我。”

  ——“什么稀世珍宝,我看得多,这点小心思打动不了我,也犯不着。”

  叶鲲安静听,她语速不快,吐字绵密柔长,偶尔乌发丝缕轻触红唇,柔软对柔软……

  她说,犯不着……

  “呵,你知道了。”叶鲲眉头舒展,冲她露出个歉意笑容,“之前对你撒气,我态度不好,你生气应该的。”

  她静静地看了片刻:“所以呢?”

  “我道歉。”

  梵卿不用求证下判断:“求我帮忙。”

  叶鲲再忸怩,就做作了。

  “大理寺存了本临川县志,手里的县志钱钰修复了些,我想拿来对照看。”

  “就这?”

  “清音去拿,主要托你帮我向阿娘报个平安。”

  轮到梵卿不说话了。

  没指望她说什么,叶鲲最后拍板:“尽快出发。”

  梵卿先一步站在叶鲲身边,指尖在桌面轻敲两下,眸光寸步不离绞住他。

  “为什么我回去报平安,清音一样可以。”

  叶鲲不假思索:“你的话,阿娘会放心。”

  梵卿将他上下扫视一轮。

  灯下看叶鲲,果然挨近瞧特别真切,叶鲲眼圈下方两团生生累出的暗青倒没折损他眉眼的精致。

  皮相、骨相绝佳。

  片刻,梵卿指尖掠过叶鲲耳朵,很软很软的耳垂,轻轻一碰,敏感颤动。

  她笑说:“你耳朵好红,脸也好红。”

  “是吧。”

  两字,差点磕巴打架。

  “靠的太近?”

  “是。”

  “叶鲲,你相信不相信,哪怕我离你远远的,你也如此。”

  叶鲲仰脸迎上她:“美人如花隔云端。”

  美人如花哪怕隔着云端,遥不可及的美。她想着想着笑容越发明媚,眸中彷如粹了星子,更带几分自信。

  “你终于承认我比你美。”

  哈哈哈哈——

  听见笑声,叶鲲方反映过来是自己在笑,不能自控,眼角甚至湿润。

  多久没这般开怀大笑,叶鲲笑足一阵,才抹去泪花:“你一直耿耿于怀这个?”

  明明问梵卿,他说完不知想到什么,又止不住笑。

  梵卿静静看了会儿,在她转身前,叶鲲终于停下。

  浅笑还挂唇边,他轻声说,“有好酒,要不要喝。”不等她回答,叶鲲站起朝后厨走,边走边吆喝,“好酒配好菜,我去弄,等等就好。”

  梵卿自然不客气坐下,好酒好菜都比不过眼前人的秀色可餐。

继续阅读:第18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