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白姜2018-01-07 20:302,324

  继而咚咚两下弹窗,和之前一样,不轻不重,不慌不忙。

  讲究,知道敲窗。

  叶鲲记得窗外视野开阔,尤其在三楼,唯独飞鸟可容身栖息。

  里外无声无息,安静且执拗的对峙。

  叶鲲脚跟一点点朝门方向蹭。

  忽闻轻笑:“你倒是快点喊救命呀。”

  叶鲲上前拉开窗。

  *

  千算万算,疏漏一点,人前人后行事说话不一致的人,根本不会听任他人安排。

  叶鲲冷脸。

  飞天鼠服与黑夜融为一体,梵卿乌黑发丝垂落莹白脸庞,和画中人般。手扶窗棱,足尖轻点,杨柳细软似的身段滑过窗户。轻盈宛若尾羽,翩翩落地。

  梵卿解下飞天鼠服,这东西挺好用,就是赶夜路怪累的。她的身体经过人世间烟熏火燎的锻造,渐渐不似从前不知疲倦。

  ——“我向叶夫人报过平安。”

  ——“她挺挂念你,希望你早点回长安。”

  梵卿说,叶鲲不搭茬。

  直到她把飞天鼠服随手丢一旁,顺势躺上床榻,掀起被褥骨碌滚进去裹成团。

  叶鲲来回转两圈,不得不开口:“不成体统。”

  被褥掀起一边,梵卿努力露出一双眼睛,瓮声瓮气:“睡觉还规定怎么睡法才成体统?”

  叶鲲决定不与她谈道理。

  “要睡回自己窝睡。”

  “清音占了,你去赶她呀。”

  他担保钱钰出狱,住在原本武清音的厢房。

  “客栈难道找不到其他一间可睡?”

  她不客气回:“这儿暖和,我懒得再挪窝。”

  “那我怎么办?”不知不觉,叶鲲没了气性。

  被褥掩住梵卿半张脸,叶鲲看不到她此时偷笑。爱干净又认床,叶夫人真了解她儿子脾性。

  见人笑三分的人难得不高兴,就多不高兴一会儿吧。

  “地上大够你躺下,或者……”梵卿眼光戏谑点点床榻,好整以暇看他。

  叶鲲被她气的想乐。

  三两步他踩上床榻,清瘦弱不禁风样的身板立刻占据半张领地,手脚伸展大有攻城略地势头。

  “让不让?”

  嚯,气性挺大。

  眯眼,梵卿从下仰视,叶鲲胸膛宽阔、修长脖颈、逆光的逼仄之地,他面庞轮廓出奇清晰,有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真的,哪行都出精品,凡人中自有出类拔萃之人。

  梵卿心里给他的打分又高出一点点。

  “让如何?不让又如何?”

  叶鲲当即反被问住。

  “打一架或者你求我,你选吧。”梵卿悠哉悠哉给他了抉择。

  叶鲲想了想:“没别的选择?”

  梵卿如毛毛虫蠕动般朝被褥下方挪了挪,最后整个脑袋干脆埋进去。

  同时她声音闷闷的传来:“自己想。”

  叶鲲哑口无言,瞅着成茧状的一团,伸手推推:“梵卿……”

  厚重的“茧团”不堪打扰地扭了扭。

  叶愣了愣,不知怎的笑起来。

  *

  梵卿精神抖擞从厢房出来,武清音没来及惊讶她何时回来,看清楚后面跟出叶鲲,立刻转成惊喜。

  甜甜蜜蜜一声,“梵姐。”她趁机朝叶鲲眨眨眼。

  这丫头,总弄不清状态,叶鲲感叹这些年对武清音的谆谆教导根本就喂狗肚子里。

  “都在啊各位,我回来了。”梵卿清清嗓子打招呼。

  钱钰比大牢那会儿恢复了生机,但蔫蔫的,少不得几天缓和。

  他耷拉脑袋像个鹌鹑挨着武清音。

  牢狱之灾对他影响挺大。

  她特意喊话钱钰:“打起精神,后面有的忙。”

  钱钰一双耳朵竖老高,急切切问:“陶家案子有眉目了?”

  梵卿斜睨叶鲲,示意他动起来,最该发言的人一本正经不声不响。

  几双眼齐刷刷盯住叶鲲,钱钰双眼通红。

  叶鲲:“钱钰,那晚除了陶家女公子凭空消失外,还有什么人突然不见?”

  钱钰摇头,当时他进林中方便时辰很短,出来见陶家寻人,之后一片混乱。

  “想清楚呀。”武清音提醒。

  钱钰脸发白,不由嗓音拔尖:“真没谁,你也不相信我?”

  梵卿插嘴:“祁县丞和陶家人不相信,早晚你重回大牢。”

  对呀,印鉴保他一时,保不住一辈子。

  钱钰如遭雷劈,脑袋乱糟糟,求助地看向叶鲲。

  “真没谁,我没说谎!”

  叶鲲问:“取急货的客人,你记得吗?”

  “记得,脸生,外地客。”

  “这么清楚?”

  生死为大,钱钰老老实实答:“银子给的多。”

  牵出线头,一点点扯长。

  “听说文老头手艺好,特意找来,要的急。”钱钰说完突然顿住,银子糊住眼,如今琢磨出不对劲。

  ——“雨天取货却没带遮雨的油布,还是我拿了店里的给他。”

  ——“走一路感觉他脚程没那么快,不像着急赶办白喜事。”

  ——“我方便出来就没见着他,还纳闷官道前后没瞧见人影,眨眼间陶家呼啦啦一群人冲出来……”

  一个激灵,钱钰脚底被火烧般跳起来,一扫蔫呆颓废相,咬牙切齿:“那厮有问题,肯定的!”

  案子打开突破口,钱钰底气十足。

  叶鲲双手拢袖如释重负:“没被银子迷了心,还有救。”

  梵卿“哼”声,皮笑肉不笑地看过来。

  想到早前她突然问:“带给你的话好用吗?”

  ——银子需用刀刃上。

  叶鲲冲她颌首以示谢意。

  知道感谢就行,她昂首自他眼前走过。

  叶鲲:“一起吧。”

  梵卿没拒绝,没停步。

  迈出客栈,她仰头,久不见的阳光冲破云层,露出湛蓝天空。

  *

  目前掌握的线索琐碎,每个人都很忙,钱钰恨不得和县志黏一块同生共死,叶鲲详细对比两本县志不同处,武清音早出晚归查探钱钰说的取货人。

  梵卿监工木匠做活,叶鲲不解,木匠手艺好上天,但棺材不外乎四四方方带盖的长盒子,还能做出花样来?

  他没直接说出口,本来大家各司其职,做好份内事。

  不知是不是好奇的念想过于强烈被梵卿感觉到,她主动找他,“有事?”

  “没。”

  “那你脸红什么?”梵卿笑嘻嘻,“看我看的吧。”

  叶鲲大方承认:“好看还不给人看。”

  梵卿咯咯笑,他好好说话挺受用。末了说,“不能白被你夸,带你看个稀罕的。”

继续阅读:第21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