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警察当傻子,我可聪明了
奚龙飞2017-09-04 20:492,440

  我叫奚龙飞,首先要澄清的一点是我跟作者不是一个人,名字一样只是凑巧罢了。我只是一个小说里的人物。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一名警察。

  做为一名警察,让我深感为难的是这件案子虽然疑点颇多、案情离奇。但实在是证据不足,或者说证据太足。再加上我能力有限,而且我的戏份也不多,所以发挥的做用也不大。而且我在想这么阴暗的结局怎么可能过审。为了解释我的不作为,我想我可能是一个台湾警察或是香港警察,如果剧情需要,我还可以是一个外国某某唐人街的警察。又或者这不是2017年的事儿,而是发生在不远的将来的。还有可能这根本就是我做得一个梦。反正我知道的不多,都是主角在折腾。好吧,我承认这些都是在扯蛋。让我们回到这个案件本身。

  王洋被判终身监禁后,整个人都变了,准确点说,变得有点神经了。他一天到晚总是一个人在牢房里自言自语,絮絮叨叨。有时候还说自己冷,阴风阵阵。我当时就知道他早晚要出事儿,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事儿。我是很想帮他,也一直在想办法帮他。但是他还是做了傻事儿,他割腕了。听说割得还挺深。

  我是一名警察,我的责任就是维护法律的尊严,我的习惯就是追查到底,记住这不是唱高调,这是我的心声,真实的心声。在重重的迷雾背后真相只有一个,虽然我的戏份不多,但我要加求加戏,因为没有我,这个故事就没法过审,因为我的心声很重要。

  我们身为警察不是盖的,不能让别人这么糊弄。在证据上也没什么可做作章的余地了,罪名已经做实了,而且从证据上入手也太废脑子,不是我的作风。我不是怕我乱,我是怕故事乱。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只是一个实验性的破案手段。我的才智并不出众,只是想象力比别人好一点。我给王洋买了块墓地,还给他立了个墓碑。这都是我自己掏的钱,发票都还留着,可能以后还有用。

  我又花不了银子弄了一个高清4K的针孔摄像头,安在了墓碑的底座。我还从局里面技术科的同事那借了套很好的录音设备。

  王洋是他孤儿,据我所知,这么多年,也没什么人来监狱见过他。所以我想能来墓地看他的只有两种人,一种就是害他的人,是谁我现在还也不知道,但他很有可能会在死去的王洋面前说出真相,当然需要一点运气。

  另一个种就是做为帮凶陷害王洋的人,比如唐曼,如果唐曼是被人威胁或是被人收买的话,那唐曼也一定会因为内疚或是良心不安而来看一看王洋。说不定这个时候,这些人会说出一些我不知道的真相。于是,我在监视器面前蹲守了一个多月。结果没让我失望——唐曼还是来了。

  我并不意外她会来,也不意外她会这么快来,让我意外的是这娘们居然全说了,还说得那么细,连一点想象的空间都没有给我留,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还在描述中用了比喻,在美国受过教育的人确实不一样。这就是女人的嘴,根本守不住秘密,骗过了所有活人,最后还是让死人给坑了。

  案子就这么被我破了,确实有点突然,我推理分析,举一反三等过人之处一点都没用上。这么复杂的案情就这么让我给解决了,真可谓是举重若轻、大智若愚,前无古人,后面就我一个来者啊。我手上的证据,足以扭转案情,这让我感到空虚,实在是没什么意思。我还能做什么呢,剩下的步骤再简单明了不过了,把唐曼、何远、胡勇和杨贵的身份调查一下,确认他们与当年那场车祸的关系。然后又在唐曼去美国之前提前控制住她,半夜十二点,这是个抓人的好时间,总比早起强。天气也不错,月黑风高,正好渲染气氛。

  我来到了唐曼的酒店,找到了他的房间,伸出手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门里的有个女人的声音回问道:“谁啊!”

  “警察!”

  唐曼被捕了,接着是杨贵,面对着铁证,他们还能说什么呢,而且他们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了,因为目的都已经达到了,王洋已经在绝望中死去。在他们看来这么多年的苦心孤诣也没有白白浪费,他们已经为家人报仇了,至少在他们看来这种报复是有意义的。至于自己的下场,已经不重要了。

  但是王洋真的死了吗,他总说自己不是个认命的人,但他也不是个聪明的人,他也想不出来这么样的办法。其实那天的真相是这样的:王洋当时的精神确实已经不正常了,而且很危险,他也确实偷了那把手术刀,而且也确实割了腕,但是割完后,血一流出来他就后悔了,他是怕死的人,虽然他本意是想求死。大半夜的,就是他活生生把狱警喊了过来,声音大到整个监狱都听到了,说实话当时确实很丢人,我要是他,这可是我不想回监狱的惟一原因,但话又说回来,谁又能说这不是好事儿呢。

  案情之所以会水落石出,完全是因为王洋怕死,以及我的将计就计。是我想到让王洋假死,然后封锁消息,用假的葬礼、假的墓碑换来一个假的真相。这是唐曼和杨贵他们没想到的,千里之堤毁于“假死”,功亏于溃。

  最后的最后,愚蠢的人得变得更愚蠢,丧的人变得更丧,王洋虽然洗清的罪名,但那之后,他的精神就一直不太正常,尤其是他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害他之后。王洋曾跟我提出一个很奇怪的要求,他要求我能不能别告诉唐曼和杨贵自己还活着的事实。这是不切实际的,也隐瞒不住的,大家都得在法庭上对峙。我想他可能真的想赎罪,不想让唐曼和杨贵知道真相后因失望而痛苦。但也可能是他不想让这些人再来找他。以我对王洋为人的了解,我猜更多是后者。

  从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事到如今天,他都还没跟我说一声谢谢,不过算了,我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但他确实没跟我说过谢谢。唐曼和杨贵最后也等来法律的惩罚。可悲地是,唐曼被判了终身监禁,杨贵也被判了15年。当然,最后还有我,我得到了上级的嘉奖,还顺便维护了法律的公正。而不得不提的是我给王洋买的那块墓地,居然还升值了,于是,我又倒手把它卖了出去,还送了他们一块墓碑,狠狠的赚了一笔。这件事也就到些为止了,最后,我还得再强一遍,我跟作者不是一个人,我是一个警察。

  作者自述:首先我也强调一点,我是作者,我跟小说里那个警察不是一个人。

  然后我想说得是故事就这么结束了。

  我还想说,猜到结局算你赢……

  那我就不明白了,你赢了又能怎么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手不在服务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手不在服务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