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 61 | 福祸一夕叹比年(下)
程远歌2017-11-08 17:562,766

  第六十一章:福祸一夕叹比年(下)

  楚进良闻言赶紧起身立在床边,见朱见深已换了佳节的礼袍,笑咪咪地跨进屋来,赶忙跪下施礼。

  “楚爱卿免礼平身。难为你日日奔走进宫照顾沁田的伤势,却不知他今日恢复得如何?”见雨沁田靠在枕上,双眸微阖只作假寐,便自顾自坐在床上,揽起那细瘦的身子仔细打量。

  雨沁田被他抱得好生别扭,只得睁眼,不自然地往外略挪动些许,皱眉道:“今日是除夕,皇上不是要到各处拈香行礼,接受群臣贺岁,又要赏赐墨宝,作画题福什么的,怎么还有空到奴才这来?”

  朱见深笑道:“再忙也要过来看望雨爱卿啊,看你今天精神,果然比昨天好了许多。看来楚镇抚使的高深内力倒比这一班御医都来得见效。”

  雨沁田望着垂首立在一旁看不出表情的楚进良,身子又想往外挪动,却被朱见深拿住头发,饶有兴味地慢慢梳理,只好道:“皇上今日尚有夜宴,莫为奴才在此耽搁了时辰。”

  朱见深笑道:“正因如此,才过来请你赶紧起身整装,一会好陪朕一道赴宴。”

  雨沁田闻言摇头道:“除夕夜是皇上的家宴,应和太后、皇后和各宫娘娘团圆一堂,哪有臣子参加的道理?”

  朱见深悄声道:“万姐姐那脾气你还不知道,各宫妃嫔凑在一处的场合还是能免则免吧,否则朕过个年也不得安生。索性便将此宴合并一个宗亲宴岂不更热闹些。”

  雨沁田仍摇头道,“纵如此,宗亲宴来的也是诸位皇亲国戚和进宫贺岁的分封藩王诸侯,便是偶然皇上开恩额外赏赐外臣赴宴,也是一品二品的辅国大员。奴才官职低微,岂能不懂规矩,让人耻笑。难不成皇上仍要奴才以内监身份过去侍奉洒扫?”

  朱见深一手抚摸着梳好的满头柔丝,一手轻轻抚过着那尖削的下巴,宠溺道:“瞧你说的,现在还有哪个敢把你当内监使唤?白云观一战,你救的是朕和贵妃的性命,你说那些皇亲国戚和大员哪个有这样的功劳?朕除夕宴请恩人,还要他们批准不成?”说着又悄悄附在耳边,狎昵道:“再说你不是朕最宠爱的枕边人吗,哪个妃子也比不了,便是后宫的团圆家宴你也去得。”

  雨沁田秀眉蹙紧,躲开距离道:“既然如此,那楚大人也是保护了皇上圣驾的功臣,最后元辰殿着火倾塌,奴才武力不支重伤昏迷,全凭楚大人护着皇上贵妃得以脱离火海,居功至伟。更何况妖狐一案,自始至终也全靠他鼎力支持,我方能稍立寸功。皇上若要赏赐,岂能独赏奴才一人?”

  朱见深点头道:“沁田所说正是。楚镇抚使这次带领手下锦衣卫及时赶到救驾,功不可没。今日夜宴,你们自然都要去,届时皆有封赏。”

  说着招呼跟随的一众太监抬上金漆托盘和朱红箱笼,“朕这几天着人为你赶制了蟒袍,你看看合不合意。今日佳节庆典,正好就穿着给他们看看。箱中是朕让尚衣监为你特制的官袍,朕知道你对衣饰搭配独有见地,平时百官穿戴那些颜色与款式岂不辱没了你,给你特制了与他们都不同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雨沁田微斜眼见那箱中衣袍果然都是上等的御用织品,颜色淡雅,绣制精良,与百官均自不同,心下喜欢,面上却不露声色,只淡淡道:“如此让皇上费心,奴才拜谢恩典。”

  朱见深笑道:“你那天穿着百褶官袍打斗时裙裾翻飞的模样令朕终生难忘,好衣自也要佳人配。可惜你病着,等大安了,一一穿与朕瞧。”

  正说着,听见门外一阵脚步声响,“小雨公公,贵妃让我给你送来许多生肌去痕的上好伤药,奴婢这便伺候你上药可好?”清脆的笑语伴着倩影已到近前,正是昭德宫的主管侍女成姝。见朱见深和楚进良也在屋中,笑盈盈下拜道:“奴婢叩见皇上,给楚镇抚使请安!”

  朱见深对万贵妃身边这位美丽又机灵的女官向来纵容,见是她来,笑着起身让开床榻道:“你这姝丫头,怎么还叫他小雨公公,该叫雨掌印,雨大人,今夜过后,恐怕得叫雨督主了。”

  “奴婢和雨大人自小一处长大,十年的称呼了一时改不过口,他不会恼我的,是吧?”说着朝雨沁田眨眨眼,投去一个飞扬的笑容。

  雨沁田见成姝亲自来探病,也难掩故人相见的欣喜,“贵妃娘娘怎么把姐姐派来了?”

  “贵妃娘娘多心疼你啊,特准我这些天过来伺候你。上午来的时候你正睡着,我便回宫把蝶儿、翠儿和小卓子,小邓子这几个你使惯的都调来了,让他们在小院帮着照顾更妥帖些。对了,昭德宫的李妈妈我也给你请来了,你要吃什么她随时都能给你做,包管是你喜欢的滋味。”成姝嘴上说着,手也不停,转眼就把雨沁田榻上床边的物事收拾了一遍,些许的凌乱和不洁也整理得妥妥当当,把朱见深看得嫉妒不已,酸道:“好啊,贵妃和你都是偏心,对朕也不见你们如此上心。”

  成姝噗嗤一笑,“美少年人人爱,万岁你心疼的人儿我们帮着照顾好,还错了不成?皇上您还是先请去谨身殿主持开宴吧,贵妃娘娘叮嘱我帮雨大人好好上药,还带来好些护肤养颜的佳品,您得容我些许时间,帮雨大人妆容妥当啊。”

  “好好好,朕不在这里碍手碍脚,有你在这里照顾着朕是千万个放心。楚爱卿,雨爱卿,一会儿宴上再议。”

  送朱见深出门,楚进良见成姝端上伤药和各种养肤的香膏花露,便欲起身出门,哪知不待雨沁田开口,成姝却亲熟地拉他坐下,奉上香茗,美目流盼,透出聪慧的光芒,笑道:“楚大人和雨大人是什么样的情分,怎么还见外起来。楚大人只管坐着,莫把成姝当外人就好了。”

  说着手脚利落地揭开雨沁田胸前的绷带,见那白玉般的胸膛上一个狰狞的血洞,虽早已止住流血,还是触目惊心。不禁皱眉道:“小雨公公,你怎么伤得这么严重?这一击穿透主脉,离心口不过一寸,何等凶险!”

  雨沁田淡然道:“这么多年受伤早是家常便饭,姐姐岂不是最清楚的人?”

  “那也不能一次重过一次啊。以前我们执行贵妃指派的任务,身不由己。如今你离了昭德宫,掌管御马监如此一份自由闲散的好差,何苦呢?”见雨沁田苦笑不语,也不再问,纤指如风,精准地封住了雨沁田身上几个止痛止血的穴道,小心地挑出伤药,细心涂抹,又重新换了洁净的软纱包扎妥当,方叹道:“你志在千里,成姝明白,敬服。只是别太为难自己,好歹还有知己……”见楚进良端着茶杯,眼光却不时望过来,一笑道:“就像楚大人这样的知己。”

  楚进良望着成姝点穴的手法,心中已是惊讶,早就听闻万贵妃为了执掌后宫培养了一批武功好手,今日看来,这一个妙龄女官功夫都如此了得,所谓宫中的权谋斗争,说来好像人尽皆知,若非身在其中,却实难体会其中的恐怖。也难怪雨沁田性子孤冷,对人对己都如此决绝,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又要成就一番大业,身心所受的累累伤痕,不足为外人道也。

  如今看来,万贵妃的势力网竟是巨大,无论朝内宫外,也不知究竟有多少人在替她办事。听这女官言下之意,自己和雨沁田这半年多的往来,竟也被她了然悉知。但看成姝的做派,倒是一副随意自然,一边服侍雨沁田穿衣梳头,一边轻松地闲聊,提及武功,也不故作遮掩,反倒向自己请教了几式心法,那爽朗真诚的笑容,倒是让人无法拒绝。

  原著:远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睥睨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睥睨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