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无巧不成书
风云独揽2017-10-28 08:384,342

  耳听着身后有个男人咳嗽一声,把兰盼盼吓得魂飞魄散,还没来得及回头去瞧,就让一只大手从背后钳住了肩膀,动弹不得。她刚要开口喊叫,却被那人的另一只手捂严了嘴巴,任凭她左右推搡,也无法挣脱他的纠缠。

  兰盼盼虽为女流之辈,手无缚鸡之力,但因她经常外出,也曾学过一些粗浅的防身术,以备不时之需,此刻刚好到了大显身手的时刻。

  趁着那个男人的双手不得闲,兰盼盼抬起左脚,直奔他的裆部,猛地往后踢去,谁知那人像是料到了兰盼盼会出此招,竟搂紧兰盼盼的脖子,随之躬身躲避,闪过了她的狠踹,嘴里还笑嘻嘻地骂道:“嘿嘿,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你还学会了女子防身术,真让我刮目相看呀。”

  听着男人的口气,似乎不是头一次光顾此处,兰盼盼哪有闲工夫去咂摸他的话,一击不成,紧跟着又扭身去抠他的双眼,怎知那人竟顺势把脸贴近了她的面颊,用嘴噙住了她的双唇,随后便亲吻了起来。

  一股久违的咸湿之气直冲兰盼盼的脑门,气得她又羞又恼,瞬间别过脸去,摆脱了他的唇舌,又觉着不解气,紧接着回过头来,啐了他一口,愤然骂道:“臭流氓。”

  “嘿嘿,咱们老夫老妻的,何必装作贞洁烈女,老公可是多日没碰女人了,想死我了。”那个男人也不恼怒,双手紧跟着忙乎起来,不顾兰盼盼的拼命挣扎,竟扯去她的睡衣,又要去扒她的睡裤。

  兰盼盼听闻此言,这才如梦方醒,连忙护着前胸,往后退去,惊恐万分地叫嚷着:“别动,你弄错了,我不是芳华妹妹。”

  “胡说,咱们家里怎么会有外人,你平时就喜欢刺激,总想搞点小情趣,老公今晚就满足你,来吧,咱俩接着玩。”那个男人不容兰盼盼辩驳,说着就像老鹰扑小鸡那般,把兰盼盼按倒在沙发上,顺手拽掉了她的睡裤。

  没了睡衣护体,兰盼盼周身只剩下文胸和内裤,又被这个男人死死地压在身底,任由她拼着性命反抗,也无法撼动他的强壮身躯。

  兰盼盼用尽了气力,却也是无济于事,眼瞅着即将让他得逞,忽觉眼前一亮,客厅里的吊灯被打开了,又听到王芳华一声断喝:“王八蛋,你要干什么?”

  那个男人扬起头来,死盯着王芳华足有半分钟,才悻悻地扫了一眼兰盼盼,松了手劲,翻身站了起来,冲着王芳华叫道:“你请了保姆,为啥不告诉我,差点让我犯了大错呀。”

  “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回国也不事先说一声,盼盼姐今天才来的咱们家,我哪有时间和你说,要不是我听到了楼下有动静,今晚的事,你能说得清楚吗?”王芳华拿眼瞧着兰盼盼衣衫不整,又瞅着他的男人不着寸缕,立马就火了。

  “我还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谁知道弄成了这样,再说了,这事也不怨我呀,谁让她大半夜里不睡觉,鬼鬼祟祟地跑到楼下,还东张西望的,我自然把她当成了你啊。”王芳华的男人似有满腹的委屈,穿好衣裤,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神情沮丧地嚎叫着。

  兰盼盼趁着他们吵嚷之际,赶忙捡起睡衣和睡裤,胡乱套在身上,满脸通红地跑回了卧室。

  王芳华却不肯轻易罢休,指着男人的鼻子骂道:“看你就是故意的,谁不知道你满肚子花花肠子,偷偷摸摸地回家不算,还想假戏真做,来个暗渡陈仓,我呸,你个王八蛋,再不说实话,老娘和你没完。”

  “我的妈呀,这大晚上的,也没开灯,我哪晓得不是自己的老婆啊,你也不看看她多大的岁数了,就算我再无耻,也不可能饥不择食吧?”王芳华的男人指着北卧室,无可奈何地辩驳着。

  “别狡辩了,刚才摸着黑,你当然没看清盼盼姐多大年纪了,少拿岁数来说事,我就问你一句,为啥不光明正大地走进家门?”王芳华得理不饶人,哪管兰盼盼还在卧室里,心惊胆战地听着他们两口子吵架。

  王芳华的男人摊开双手,满脸无辜地叫道:“刚才不是说了嘛,就想给你个惊喜,还能有啥啊?”

  “哼,看你就是没安好心,是不是想着回来捉奸,却事与愿违,没抓到奸夫,还差点捡了个大便宜?”王芳华也知她男人或许真的认错了人,但对他鬼头鬼脑地半夜回家,必是心怀叵测,另有所图,心中自然充满了鄙夷之情。

  没等王芳华的男人出口再辩,就见兰盼盼穿戴整齐,从卧室里冲了出来,朝着王芳华摆摆手说:“芳华妹子,你们俩别吵了,都怪我不自重,随随便便地住进了你们的家里,这才闹出了天大的误会,我这就走,不打扰你们的正常生活了。”

  “哎呀,盼盼姐,这么晚了,你去哪呀,都是误打误撞惹出来的事,你别往心里去也就罢了,我只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敲打他一番,省得他以后不知轻重,再闹出个什么是非来,那可就不好收场了呀。”王芳华连忙扯住兰盼盼的手,笑着解释说。

  王芳华的男人趁机也跟着劝道:“老姐姐,都怪我眼神不好使,错把您当成了芳华,得罪之处,还请老姐姐多多包涵,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我老刘也是个好客之人,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也好让芳华有个伴,老刘我给你赔礼了。”

  “盼盼姐,听到没,我家老刘就是一根直肠子,有啥说啥,刚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谁也不许再提,好吗?”王芳华不想再让兰盼盼难堪,便就此打住,不再纠结老刘的鲁莽,满脸堆笑地哄着兰盼盼。

  兰盼盼瞅瞅王芳华,又看看老刘,不免有些左右为难,不知该走还是该留。

  王芳华不由分说地扳着兰盼盼的肩膀,把她推到了卧室里:“盼盼姐,别生气了,我家老刘性子活泼,总爱搞个小动作,你别介意就是了,以后相处久了,不都是一家人嘛,我的好姐姐,赶紧回房睡觉吧,就当是做了一场梦,明早起床全都云消雾散了。”

  兰盼盼心里装着事,也没想真的离开,便挤出些笑容来,木然地点点头,回到卧室,把门锁好,心窝处还是砰砰直跳。

  听到了门响,老刘抬眼望着王芳华诱人的身段,不免有些心猿意马,便催促着她说:“误会解除了,咱们俩是不是也该回房睡觉了?”

  “别想美事了,今晚罚你睡二楼的客房,能否敲开我的门,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哼。”王芳华伸个懒腰,又故意把睡裙往上提了提,嘴里哼着,就要上楼回房。

  老刘坐了好久的飞机,临到半夜才赶到家中,谁知又遭遇了暴雨,还把开大门的遥控器弄丢了,只好从后院翻墙而入,扒开北卧室的窗户,跳了进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和老婆温存一番,以泻憋闷多日的焚身欲火。哪料到,竟在情急之下,差点酿成大错,而今美味就在眼前,却不让他下口,焉能就此作罢,便拽着王芳华的睡裙,可怜巴巴地哀求着:“别呀,芳华,不瞒你说,我这趟回来,全都是为了你呀。”

  “哼,我看是为了你的小弟弟吧,国外的洋妞多得是,个个热情奔放,风骚万种,难道你没吃饱?”王芳华眉毛一挑,眼瞧着老公急不可待,便开起了玩笑。

  “我哪敢呀,就算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闲钱呀,你把我们爷俩的花费都算到骨子里了,除了林林总总的开销,也就剩下几枚钢镚,在兜里叮当作响,这趟回来的飞机票,还是我透支的信用卡,求你了老婆,你就别拿捏了,赶紧的吧。”老刘诉着苦,拉起王芳华的手,就往楼上走去。

  两口子分开了半年多,可谓是小别胜新婚,犹如干柴遇到烈火,王芳华更是春心荡漾,饥渴难耐,但又想起心中的那个计划,就低声提出了要求:“只要你听从我的安排,今晚随你怎么弄,我都不说二话,要是你缩头缩脑,放不开脸面,那可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好好好,都听你的,你说咋整就咋整,反正让我舒坦了,咋都行。”老刘此刻精虫上脑,哪管王芳华要耍什么花样,嘴里答应着,几步就冲上了三楼。

  老刘把王芳华推到了床上,刚要返身去关门,却听王芳华叫道:“别关,开着门弄。”

  “这……”老刘站在门边,想到楼下还有个老女人,总觉着闹出什么声音来,让他有些难为情,便犹豫起来。

  “听我的,开着门,要不然,你就滚回客房去。”王芳华不容置疑地下了死命令,搞得老刘莫名其妙地回到床边,愣愣地瞧着王芳华发呆。

  王芳华嘻嘻笑着说:“她可不是我请回来的保姆,以后还有大用处呐,我就是想让她听到咱们俩交欢的声响,看她这个老寡妇动不动情,守不守得住?你只管大呼小叫,我也配合着你,就当她不存在。”

  “你也太荒唐了吧,为什么还把咱们两口子的私密事,做给她来听,这多尴尬呀?”老刘狐疑地瞧着王芳华,惊愕失色地问道。

  王芳华褪掉睡裙,抬手招呼着老刘:“别瞎琢磨了,来吧,你只管虎虎生风,我也随着你莺歌燕语,不把她的春心撩拨起来,就算你没本事。”

  “我勒个去,你到底唱的是哪出呀,如果不说清楚,我还是回客房睡吧。”老刘盯着老婆的脸,却觉着有些陌生,似是撞了什么邪,心里头惶惶然地惧怕起来,那股子冲劲也消失殆尽,竟打起了退堂鼓。

  “你个怂蛋,老娘把身子送给你了,你却前怕狼后怕虎的,不就是开着门嘛,有啥不好意思的,再不来,我可要睡了啊。”王芳华把手放在丰腴的大腿间,不停地抚摸着,撺掇着老刘赶紧入瓮。

  谁知老刘还是迟疑不决,拿眼瞅着老婆白嫩嫩地身子,咽了几口唾沫,诚惶诚恐地嘟囔着:“你不说,那就算了吧,人家好歹也是个女人,咱们这个搞,是不是太残忍了些,你也不想想,她要是受不了了,那该咋办呀?”

  “嘿嘿,用你管,办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莫非你想发发善心,去给她送温暖?”王芳华不肯道出心中的秘密,只好拿话去激起老刘雄姿再次勃发。

  哪知老刘却指着自己的腹下,苦笑着叫道:“唉,被你这么一吓,我哪还有劲头去抚慰别人啊,就算自己的老婆,也未必能够摆得平了。”

  “你呀,真是个棒棒,胆子也忒小了吧,我也没让你干别的,无非是开着门而已,你却推三阻四,还像不像个爷们啊?”王芳华有些失望地叹道,拿眼瞥着老刘,不住地摇晃着满头的秀发。

  老刘哪肯认怂,回嘴应道:“我这次回来,你咋像变了个人似的,家里不但多了个老女人,你又提出了这么奇怪的要求,也太诡异了吧?”

  “哎呀,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嘛,何必婆婆妈妈,没完没了地问个不休,等到时机成熟了,自然就告诉你了。”王芳华心知老刘头脑简单,藏不住事,此时却不敢实言相告,免得被他坏了大事,那她的这番心思可就白费了。

  老刘还真是一根筋,王芳华不把话说明白,他便王八吃秤砣,就是不肯靠近自己的老婆,两个人各怀悱恻,一个倚在床上,一个立在榻边,竟生生地对峙起来,把良辰美景搞成了临军对垒。

  “你还来不来?”王芳华瞪着默然不语的老刘,心里憋着闷气,语调也跟着冲了起来。

  “你把一个老女人请进家门,还说是为了我,我就搞不懂了,凭啥将我和她扯上关系?”老刘越瞅着王芳华神神秘秘的表情,越觉着不对劲,哪肯轻易就范。

  王芳华掀起薄毯,盖在腰间,不由得感到有些索然无趣:“不来拉倒,我要睡了,你也赶紧滚蛋吧,别耽误我的美梦,哼。”

  “这也是我的卧房,你没权利赶我走,要睡就一起睡,要想吵架的话,我奉陪到底。”老刘也来了牛脾气,委身坐到了床边,气呼呼地嚷嚷着。

  王芳华瞧着老刘拉着脸,撅着嘴,来了火气,不由得噗呲一笑:“好吧,你附耳过来,我说给你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虫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虫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